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冤死人(六)

时间不长,但是陈露觉得自己好像晕了一个世纪,这一个世纪里自己在与什么人打架,最后不得不用“万佛朝宗”才赢了对方,然后就醒了。

之前那一瞬间,他明显觉得自己掌控不了这具身体的原始记忆,如果与前身无关的事情发生了,他还能掌控的住,但是一旦发生与前身有关的事情,必然会出什么幺蛾子,这难道就是灵魂复生的后遗症?

作为一个现代的有为青年,他才不会觉得一个死了的人还能留下什么,不过后来想了想,先还是保留意见吧,毕竟连穿越这种事情都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嗯~”陈露捂着额头假装自己醒了。

“陈大哥,你醒了啊!我去叫福伯。”花萝很担心,自己这个便宜大哥看上去真的挺脆弱的,见血就晕了。

“萝卜,先别说这个了,王元贞一家怎么样?”陈露突然想起这个事情,拉住了花萝。

“非常抱歉,陈大哥,当我们赶到的时候,王员外家三十二口人全部被杀了,无一活口,而且手段及其残忍,连看后门的狗都没放过……”说到这里,花萝的心情似乎也变得很差。

“砰!畜生!”陈露用力的砸了一下床边,他恨死了自己,若不是自己急切想要将这些幕后的畜生绳之以法,那个姑娘也不会死,王家一家也不会遭此横祸,人命在他们眼里真的一文不值……

“陈大哥,我从未遇见过如此丧心病狂的组织,那一家子死的真的太惨了!”花萝虽然年轻,但是自从叉器让她接手事务以后,见识的确比一般人多很多,但像是这样一家人鸡犬不留的,这还是第一次,随后她又安慰陈露道:

“陈大哥,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我们应该振作起来,找到幕后真凶,还死者以公道,慰民众之担心。”

“你说得对,让我捋一捋,自从昨天晕了之后,我脑海里想起来很多事情,记起了很多之前不记得的事情。”

“真的么?当初剑叔说你记忆缺失,我一开始是不信的,只是后来见你连我也不认识,也不得不接受那让人悲伤的事实,那现在陈大哥,你记起我来了么?”花萝带着期待问道,随即她又想起来,刚才他好像叫自己“萝卜”来着。

“啊!不对,刚才陈大哥明明叫我萝卜来着!”花萝一脸欣喜,开心的在房间里转了好几圈,像个孩子一样,其实这也不怪她,陈露落水失去记忆,最担心他的便是她这个萝卜了。

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是巧合的事情,陈露灵魂附身的这个前身原本就不是个简单的人物。陈路本身是个孤儿,只是那一年大雪纷飞,挡住了得胜而归的当朝太尉陈定北,银装素裹的江山那叫一个美啊,陈定北没有和大部队一起慢慢的走着,而是与家中妇孺一起乘轿回归,他们轻装出发,没有了沿路官府的招待,速度远超得胜军,谁料大雪封路,不得已怕是只得绕路,在众人正打算绕路的时候,突然陈定北听到数声急促的小儿啼哭声,冰天雪地中,那几声嘹亮的声音当真是如落地针般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中,于是连忙差人去找,最终循着声音在一个斜路口的草丛里发现这个婴儿,那胖嘟嘟的小脸都冻红了,最终他们循着斜路口的这条小路返回了神都,等到神都的时候才知道他们本来打算去绕的那段山路被雪崩覆盖,很多绕行的人一辈子都被埋在了下面……

于是,那个孩子便被叫做“路”,简单方便,容易记。

陈定北那是谁?得胜而归的将军,那是谁也要给点面子的,皇帝开心之下直接封了陈定北“定国公”,陈定北一战定北狄,打的北狄国主让自己的弟弟送了自己一个儿子过来做人质,至今已二十多年了。云、赵、燕、鲁、陈五国早已在这之前相继被灭国,因此帝国打退北狄之后便没有什么动摇国本的大战了,陈定北便也赋闲在家,如今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在家种田,偶尔出门会一会好友……

话题转到我们的小可爱陈路,这个家伙从小便不是一个容易管教的孩子,那些名满天下的大儒没有不被这小子欺负的,虽然如此,但是最后这小子还是败在了十几年前的那个没有功名的“白衣秀士”蒋进酒手上,于是自打八岁以后,神都能看到他的人便没有几个了……

要说起这个蒋进酒,那可又是一段传说了,此书便不再赘述。但是据说五器和他都是认识,不认识不行啊,这家伙把自家和“五器监”之间的墙推了,和五器做起了邻居,几人之间经常走动,这一来二去的,陈路便和那边的很多人都熟了,五器监也成了他的后花园,因没人敢得罪那个白衣秀士(欺负陈路的都被陈路欺负回去了),他就像脱了缰的野马,岁月蹉跎中才按照蒋进酒的“遗书”要求去参加了科举。

花萝便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陈路,说是青梅竹马也没什么不对了,只是每次闯祸都是这个可怜的小萝卜背锅,即使这样她也没什么怨言,还是一直跟在陈路屁股后面,直到很多年后陈路参加科举的时候才被叉器带走。

这一晃,便是五年过去了,陈露从记忆中醒来,往事一幕幕像电影一样在他的记忆里被翻出,他摸了摸花萝的头说道:

“小萝卜,这些年你一定吃了很多苦吧!”此刻两个记忆合二为一,陈路便是陈露!

一句话,花萝便偎在陈露的怀里不愿意起来了,只能听到微弱的呜咽声。

——————————————

陈露醒来时便已经是下午,和花萝相认又花了点时间,等到他们出县衙的时候,大雨早就停了,雨后的太阳燃烧着大地,此时此刻街道上连雨后的痕迹都几乎消失了。

这座城池建立在望云山下,站在城墙上便能看到望云山的青葱森林,那连绵的绿色在山风的推动下一片挤着一片,像是绿色海洋里的浪花一样,浪花里尽是安逸和宁静,陈露和花萝站在西城墙上,美美的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宁。

“小萝卜,这些年你有没有找过你的父母?”

“找了呀,不过我很小的时候便被父母抛弃,一个五岁的孩子记忆毕竟有限,这么多年过去,对他们的印象早就模糊不清了,倒是陈大哥,你呢,你有什么消息么?”花萝收回看向望云山的目光,看向陈露,那男子仿佛一尊雕像一样,在她心里稳稳的扎了根。

“嘿!你知道的,义父捡到我的时候我还是个婴儿,哪有什么记忆啊,再说了,义父和师傅待我极好,我根本就没有找过那从未见过面的爹娘……”陈露没有注意到花萝的眼神,眼光从望云山拔高,继续说道:

“小萝卜,你看,太阳虽然会落山,但是明天它照样会从东边升起。这样美丽的夕阳,这样如橘子一样的橘红色晚霞,难道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欣赏的么?我们也正年轻,就像这个帝国一样,他正处在一个及其危难的境地,年轻,充满朝气,却也有很多不足。师傅曾说,大丈夫在世,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们作为这个帝国的一员,理当为他做点什么,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吃饱穿暖,每一个孩子都有书读,每一个家都有希望,而不是像几十年前那样只能依靠卖儿卖女才能苟活于世。”陈露指着晚霞对花萝说道。

“小萝卜,我们经历过那些痛苦,我们最有感触。每当别的孩子有爹娘接送上学堂的时候,我也很羡慕,我陈露没什么本事,只是是拜了一个没有功名的秀才为师而已,定国公说起来也只是我的义父,他的爵位与我毫无关系,即使他愿意给我,我又怎么能要呢?我和大部分人一样,是一个从出生开始就确定是一个平凡者,但是我没有放弃,我的师傅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的见识是这个世上的人所不能比的,我的义父是这个国家最厉害的将军,我不能给他们丢脸!你知道么,小萝卜,虽然我做不到十全十美,但是我想做一个不留遗憾的人,这个帝国的百姓太苦了,他们刚刚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振作起来,帝国不能再次陷入动乱,谁要是想让这个帝国不舒服,我便让他不舒服,他便是我陈露的对手,而我对这些人从来都不是仁慈的!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唯有这一腔热血罢了!”陈露收回目光,坚定的信念,像一道闪电似的光一样,噼里啪啦的射进了花萝的心海。

“路哥哥说得不错,谁要是让帝国不舒服,就是和我们为敌!”花萝的眼光也从未变得像今天这样坚定过。

两人下得城墙,步行至县衙。秦寿等人早已在县衙中等候,此番自那女子被杀到王元贞一家被杀,使得所有人都看清了那个教派的真面目。

“大人,那些人今日在大街上分发分发食物,信徒越来越多,此番若是再不行动,以后可能更加困难了!”秦寿说道。

“大人,刚刚咱们的人从外面回来,得到了这个!”王勃递上那张纸条,纸条上什么也没有,唯有那黑色莲花上,一簇圣火现在已经变成了两簇,陈露眼里神光一闪,道:

“看来,即使我们愿意低声下气,对方怕也是不愿意接受的了,再说,哼!本官也没想过要对他们,低声下气!”陈露捏碎了那张纸,扔进了荷花池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天下龙图天下龙图续命膜蛤|历史十数年前,长安大火毁去无数人家,三月之际,地动山摇,一座水晶宫从废墟之下裂地而起。先帝自以上天表其文治武功,遂从开封迁都长安,凌驾水晶宫内,岂料天命不足,重病而薨。自此而始,变法之举中道崩阻,朝廷动乱,时相公安石避退朝堂。临退之际荐武侯之后诸葛传灯入相,朝纲一顿终免于大厦倾覆。庙堂风云已去,然江湖却任然动乱不止。尘封千年的天地奇物纷纷出世,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血雨腥风。天地动而神龙现。魔教秘传,妖族异动,这个世界将迎来怎样的变迁?且看天下龙图
  • 一个军医的前半生一个军医的前半生巴山明月|历史朝鲜半岛,风云再起,六十多年前的朝鲜战争,记忆犹新。故事讲述一个普通军医在朝鲜战争前后的爱与恨。
  • 东汉末世录东汉末世录城西旧事|历史意外落水,竟错穿东汉末年!对于一个在现代屡屡碰壁的慕楚究竟是好是坏?是机遇还是上天对其新的一次虐玩?“天道酬勤,自不负天下怀志男儿!”“硝烟四起,吾必在这乱世争一席!”“问鼎中原,唐刀在手谁人敢一战!”“万般皆空,重义者自当为情所缚!”
  • 盛金王朝盛金王朝三戒之戒|历史曾经我是社会主义接班人,我很低调,从不告诉别人,不过,已经没有机会了,直到有一天,有个人告诉我,可以接班封建社会,我该答应吗?
  • 神通三国神通三国呼噜娃|历史秦武意外重生在东汉末年,但这个世界与他所认知的完全不同!传闻圣人张角无敌天下,一根发丝斩山断岳!九原战神吕布坐镇虎牢,一戟挥下苍天泣血!常山赵子龙善使百鸟朝凤枪,凤凰虚影一出杀神诛魔!这是神通时代,哪怕普通人都能力举数百斤巨石当做投石机用。重生在这个时代的秦武,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辅助神通改造术,改造术可改造神通者,窃取他人的神通与气运,在这个大时代中他该终老一隅,还是凭借改造术问鼎霸主宝座?当异族的利刃划破一个个汉人的喉咙以此为乐时,他做出了决定。战!凭我一腔热血,杀出一个朗朗乾坤,哪怕身首异处,我也要向天怒吼!
  • 鬼公子鬼公子弃之|历史机关算尽,成就千古吴越!前世情愫,望尽天涯陌路。钱风与女友一起穿越北宋,一人成就鬼谷门阴诡传奇,一人得宠帝王母仪天下。已然丧失前世记忆的鬼公子钱风,每一步算计,都留下不见血的伤疤。
  • 江山美人江山美人浪漫爱人|历史游戏玩家张小平被一场意外的旋风突然带进了平行世界,回到了中世纪的唐朝。他不得不按照命运的安排去履行自己的使命……他与朝廷作战、与倭寇作战、与蛮夷作战、与西洋联军作战……他在夹缝中求生存,在黑暗中寻出路;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让他越战越勇、越战越强!然而巅峰时刻到来之时,困惑也接踵而来……
  • 神话版清末神话版清末宙之剑|历史“我朝圣祖康熙大帝当年率领几万大清将士平定了东北方,那一战,我大清将士一口气在400步之外骑射杀死了几百罗刹人,我朝圣祖一箭就射杀了1000步外的罗刹人的将领,红衣魔晶大炮一炮就轰碎了雅克萨城的城门··············““虎门之战,我朝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率领我大清水师直冲英人的船舰,关天培大人率领少数精兵一跃调到了英人的船舰上,那一战摧毁了英人的2艘战列舰啊,可惜寡不敌众啊,我,朝还是输了”叶文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说个没够,还不喘气的老头,他脊背后面还背着5米高的木柴,看样子一点也不觉得累。再转头看看那20米高的城墙。不由的无语问苍天:“天啊,这是个什么时代啊,我该怎么活啊?”
  • 首席国士首席国士江山与美人|历史青年相声演员因意外穿越到了封建时代,开讲评书唱小曲,包装明星搞娱乐,美人娇笑杨柳岸,狼烟风举大江东。什么?跟哥斗诗词、比智商、拼银子、抢女人?哈,天下英雄谁敌手,且看咱首席大国士手段如何!
  • 燕战天下燕战天下真命虎哥|历史一名超级佣兵,穿越到战国末年,附身于衍水河上的燕国悲剧太子姬丹。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荆轲血未寒,秦军的怒焰已经烧遍大半个燕国,燕王姬喜退守于襄平城,太子姬丹避祸于衍水。衍水河边,秦军如狼似虎、不死不休,欲得姬丹人头进献于秦王;襄平城内,燕王居心叵测、杀机重重,不惜以亲子之头请退秦军。生死一线间,死亡触手可及!且看拥有一颗穿越的灵魂和一粒随之穿越而来的“狼神”药丸的姬丹,如何从绝灭之境逃得生天,如何力挽狂澜阻挡嬴政横扫六合之势,如何凭区区三百门客起家逆战天下、一统华夏。让我们拭目以待!PS:本书主杀伐和热血,绝不圣母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