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鸣凤府。“央云,央云!”

“唉,先生有什么事?”

“郡主有什么消息传来吗?”

“没呢。先生,你说这都过去两天了,姑娘怎么还没有消息来呢?你说姑娘会不会有危险啊!先生!”

“哦,柔柔还没来信?三天后若是还没来信就带人剿山吧。央云我困了,你走吧。”

“是。”

江柔已上虎岭两天有余,现在正在匪窝地牢里呢。江柔在这地牢里过的……还挺滋润的,就是有点冷。

“唉,你们几个快过来,快点儿!麻溜的。”

“姑娘你有什么事?”

“烦,快过来陪我唠唠。”

江柔搁这寨子里过的到是舒坦,她这坐牢跟在自己家里一样随便,一点都不急,在这里吃好的喝好的,除了睡觉有点冷之外和在家里没什么区别。现在就是不知道车夫大叔怎么样了,还有巫明那呆子,也不知道来看看,难道是大叔失手了?可是不应该啊,这么厉害的大叔对付这些宵小之辈还是挺能耐的啊,而且现在这白虎寨的二当家本就是个怂货,巫明他爹也是个厉害的啊应该。郁闷……

“唉,你们几个怎么对我这么好?这么听话?不是应该特别凶的吗?”

“姑娘,我们几人本来就不是这寨里的人……哎呀……”

“什么鬼……你们给我放出去…快!!!”

江柔如遭霹雳,合着白白在这地牢里呆了两天?现在江柔嚷嚷着要出去,守门的那几人无力,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哎呀,我…我我肚子疼,突然不舒服了,你们几个先看着吧。”

“唉唉唉唉,等一下,我肚子好像也有点不舒服。”……

“这些东西是不是坏了,姑娘,我们先不陪你了,肚子疼的厉害,唉!你们几个等等我!”

一群混蛋,江柔现在可不惬意了,现在一肚子火,到底是誰这样闲的捉弄她,出去后一定要弄死他。可是到底是誰呢?巫明?她爹?不可能啊,江柔百思不得其解。

“姑娘,我们回家了。”

想着想着,江柔的思绪被打断,抬头看了一眼来人,大叔果然给力,不仅打了人家,现在还把人家给绑来了,这一寨子举足轻重的人都来了,大叔太给力了。

“大叔,你可算来了,在这里烦死我了。”

“现在不是能出去了么?出来吧。”

只见大叔长剑一挥,锁链应声而落,江柔现在心里是“大叔威武!”拉着人,身后浩浩跟着一档子人。

牢里,白虎寨大当家看着那锁“完了,又得去换锁了,这大兄弟每次来都要弄坏一把锁,是跟锁有仇是吗?”

“锁儿啊锁儿,你又死了!唉……”

原来这白虎寨的大当家如此可爱。

解决好了一切,拿回了鸣凤府的药材,绑了白虎寨的内贼二当家,砍坏了人家牢门的锁,带着人和药材打道回府。

虎岭上,大当家巫悫看着远去的马车,转头看向他儿子巫明,但是人呢??刚刚还在这的,这臭小子是又跑了是吗?难道还放不下吗?

日落西山,风也吹够了“推我回去吧。”

夕阳下,轮椅上的人尽显苍老。

“大叔啊,你以后能不能早一点?这荒郊野岭的可是有狼的啊!”

“没事,有人喂给他们,不会伤着我们的。”大叔瞥了一眼二当家宋齐,这二当家本就是个怂货,听这么一说腿抖的厉害,就快吓尿了,也不知道当初巫悫是不是瞎了眼,这种人也提拔为二当家?简直是毁了绿林好汉啊!!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同类热门
  • 医品娇娘子医品娇娘子柠檬妤|古言前世她一手好牌打得稀烂,落了个活活淹死的下场。 重活一世,她誓要将前生跳过的坑避开,吃过的亏躲过,那些蒙骗她算计了她的渣人们,走着瞧! 至于那个上辈子被她辜负了的未婚夫,她竟从不曾发现,他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 救命啊!
  • 祸水校花求生记祸水校花求生记故事口袋|古言电影学院校花重生在东晋,动荡年代,一张红颜祸水的脸蛋,一个注定在男人塌间辗转的命格,轻贱的如风雨飘摇中的浮萍,重生的那一刻,所有的大势力目光便都集结到她的身上,每行一步,便有如狼似虎的大势力盯上,那权倾天下的嫡家世子天天将她绑在身旁,当做禁脔;那所向披靡的契丹王子天天对她念念不忘,千万汉子性命都抵不上她的回眸一笑;那神机阁的神秘主人立下毒誓得不到她不死不休。且看她到底如何在底层挣扎,到底如何顶着卑微角色将自己的命运握到自己的手里…
  • 小宠将门烈女小宠将门烈女脚底抹油君|古言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不论如何错过,不论如何回转,仍躲不过那一根月下红线。水熙偞是将门不受约束的顽劣小女,天性活泼好动,随了水将军五大三粗的性格,以至于芳龄十八却无人提亲,急得二老快白了发。好不容易皇上念及老将军为国尽忠职守,做一把红人牵线,让她嫁给九王爷羿濯月。拜堂过半,竟传来太后薨逝的消息,九王爷一句“以死者为重”,当即“扔”下她风风火火的走了。她也不是老实人,趁乱逃婚,自此潇洒过活。闯军营,偷上战场,“无恶不作”。但她正乐颠着,竟发现自己“红杏出墙”了!那是一个沉静内敛的闷骚货,意气风发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无意之举”,以无比淡定的态度,潜移默化的助长她的小情种~
  • 翔鸟若坠霜翔鸟若坠霜帝娜凛|古言没有人知道这个少年的真实姓名,名字是别人取的.父母也好,占卜也好,辞书上手指瞎点也好,由不得他不同意.他每天不思进取,玩不实用乐器,长大后恐怕是无法养活自己.生活无甚突破,空怀梦想,梦想怎么会成真呢?有病啊."不管别人怎么想,我一定要弹出最美的声音."年少的虚妄总是让心中暖洋洋.
  • 重生之侯门孤女重生之侯门孤女鹊桥|古言侯门嫡女,郡主之后,本为金玉之贵。奈何亲娘离世,被后母欺凌,逼嫁疯傻夫君。因不甘受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涅槃归来,撕下后母伪善面具,惩治薄情亲爹,亲手毁掉不平的婚约,且看她笑傲人生、曾受的苦难,一一让仇人十倍还来!
  • 论一个女配的自我修养论一个女配的自我修养五香煮栗子|古言李娉婷自我介绍: 女配一名,重五十,上得了刀山,下得了火海。打得了女主,当当得了祸害…… 但儿女情长什么的,真的很影响我行走江湖。(直白点:我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 白栖吾: 吾虽是反派,但吾只想做你一人的太阳,在你心底的每个角落发光发热。 李娉婷: ……我怕晒黑! 白栖吾: 不当太阳也行,那吾要做一直站在你身旁的那个人, 李娉婷: ……我不缺门神 白栖吾: 不想要命就直说(备注:吾是个反派) 李娉婷:呵呵,开玩笑的,当然是要你(命)。
  • 一场花落一场空一场花落一场空黎千叶|古言我本是一国公主,家国安泰,平静幸福。原以为我可以相夫教子,淡淡一生,却是造化弄人,背井离乡;原以为我即使不爱,也可以平静面对一切,却在他面前崩解;原以为上天怜惜,让我重新遇见他,却不想,仍是泡影浮华。一切的一切,犹如落花流水,镜花水月,终究只是,一场空罢了。
  • 独宠萌妃:王妃萌萌哒独宠萌妃:王妃萌萌哒莜忘年|古言一朝穿越,她萌性不改,誓要笑死人不偿命。他贵为王爷。冰山,万年面瘫是他的标签,他,誓要宠她如命。小妾来袭,不过是个渣而已,分分钟秒杀的事!伪善白莲花,爱装?一次让你装个够!烂桃花?某爷表示交给他!女主名言:姐一般不记仇,因为有仇一般都报了。男主名言:如果她是毒,那么他甘之若饴。
  • 将军小妾来种田将军小妾来种田穆九晨|古言赶上了一波穿越潮流,二十一世纪的新新女性田熙悦穿越成了不知名的朝代里的将士小妾身上,赚银子,逗包纸,便宜夫君回来了在逗逗便宜夫君;“将军,皇上让你压敌”“滚滚滚,老子去了,辛辛苦苦种的菜谁来收。”
  • 妹惑天下妹惑天下子书公子|古言天下尊者,玉公子也;天下贵者,重名公主也。看公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玩弄朝廷,运筹帷幄,顺便把纨绔妹妹收下。妹妹篇:这个男人好漂亮,这个男人身材好棒棒,这个男人好性感,这个男人好想把他扑倒,这个男人........为什么是他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