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3章 无可奈何

“大姐姐!”白威压低声音道。

古老板停下动作瞥了白威一眼,白威立刻噤声,向林清茶招了招手。

林清茶走到白威旁边,古老板也没说什么,只是继续专心着手头的工作。

银饰品的手工制作基本要经过熔银,锻打,下料,做铅托,雕花,焊接,洗银的工艺流程。

此时,古老板正在进行的是第三个步骤,下料。

他面前工作台上摆着图纸还有材料,那张图纸不是昨天那张,而是重新誊过一遍的,比昨天那张更细致些。

他正比照着图稿一点点稿下银片,不过稿下的银片比图纸上的似乎要略大点,大概是为了留出加工的空间吧,就跟雕刻时留余地的原因一样。

林清茶饶有兴趣的看着,脑子里却是想着昨日的灵感,要怎么呈现出来,如果就以银饰店为背景去写的话,手工制作银饰这手艺与这行业,她需要了解的又有多少……

相比起林清茶的心有杂念,白威却是自林清茶走过来后就再没分过神,全神贯注的盯着古老板手中的动作,小肉脸上满是认真。

下料这一步,林清茶来的时候古老板就弄好大半了,所以没过多久,粗加工的银片就弄好了。

“时间差不多了,其他小孩儿应该来了,你们要出去吗?”古老板停下手对二人道。

林清茶点头,她本来就是好奇来旁观一下,差不多就行了,倒是白威一脸意犹未尽的模样。

他问道:“古叔,下面的步骤你什么时候做啊?”

“马上。”

白威捏了捏自己的手指挣扎了一下,然后做出决定道:“那我不听故事了,就在这里继续看古叔制银饰!”

“行。”古老板直接答应了。

林清茶看向古老板,感觉他看白威的眼神有些熟悉……

她仔细想了想,然后突然想起,这个眼神,不就跟昨天古老爷子看古老板拿出满意的图纸时的眼神一样吗?

欣慰。

……

“那我先出去了。”林清茶向古老板礼貌点头,然后朝门口走去。

白威忽又喊了她一声,然后跑过来,从口袋掏出一个纸包。

“呐,答应给你带的酸角片!”

呀,乖乖的小孩儿最讨喜了,都想生儿子了!

不过,很快她就冷静下来。

算了,对象都没有呢……

接过酸角片,林清茶也从口袋拿出一块巧克力递给白威,顺便捏了一把他肉肉的小脸。

咳,忽然感觉自己像个怪阿姨。

回到前厅,古老爷子身边已经围了好几个小朋友,每人一个小马扎,乖乖吃着茶果,眼巴巴等着老爷子讲故事。

“出来啦,自己找把小马扎坐啊~”

“好。”

因为今天天冷,所以古老爷子将地点放在室内,前厅本就不大,人一多,更显得有些拥挤,不过,倒也热闹。

在一堆小萝卜头中,成年的林清茶显得尤为特殊,不过她依旧很自得的样子,把自己也当成六岁就好了嘛~

不过,古老爷子完全没有问白威出不出来,像是早料定了他不会出来,看人差不多了就直接开始讲故事了。

故事一开始,小萝卜头们也不再有心思关注她,皆盯着古老爷子认真听了起来。

古老爷子毕竟年纪大了,也不会一直连讲一两个小时,他身子也受不住,所以讲一会儿,歇一会儿,然后回答小朋友们一些天马行空的问题。

时间很快过去,林清茶拿着笔,在自己带的小本子上写了不少东西。

等小萝卜头们渐渐散去,古老爷子看着林清茶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道:“其实老头儿我有点好奇,林姑娘你为什么来琨明?其他的旅客来这儿,可能为了散心,为了美景,美食,或者纯粹无聊找个地方玩儿,你呢?”

“你看起来有点不一样。”

林清茶合上本子,温和笑道:“我是一个导演,我在寻找下一个要拍的故事。”

“找到了?”

“找到了。”

“那挺好。”古老爷子点了点头。

林清茶看了隔间一眼,白威还没出来。

“古老爷子,白威,是古老板的徒弟吗?”

古老爷子摇了摇头:“还不是。”

“为什么?我见他似乎对银饰制作很感兴趣。”

“是啊,阿威对这个很感兴趣,也好学,我们也愿意教。”古老爷子微叹一口气,“就是他年纪还小了点,我们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而且他的父母也不太同意他到这儿来学徒。”

“阿威的父母是什么想法?”

“他们也是为了阿威好,希望他认认真真读书走出去,而不是留在琨明这么一个小银饰店里做一辈子银匠。”

“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了,银饰工艺也受了机械化影响,没人再愿意来学我们这种费时费力又赚不到多少钱的手工艺了……”

林清茶能感觉到古老爷子心中的悲戚。

时代在进步,有得就有舍,而这些传统工艺就是最容易被舍的一部分。

有许多人也在努力的保护这些工艺,避免它们被淹没在时代的洪流中。

可是,这种努力有时候并不一定有作用,这是无可奈何的一件事……

林清茶不知该如何劝慰古老爷子,只能保持沉默,默默听着。

……

从古家银饰离开,林清茶的心情忽然有些沉重,古老爷子的心情,她有些感同身受。

不止手工艺行业,就是如今电影行业的发展,又是也让林清茶有些无措感。

来到这里这些时间,她在这个行业感觉到了一种浮躁感。

她看了很多这二十年出来的新影片,发现,许多导演不再是为了讲述一个好的故事而拍电影,而是为了金钱。

只要能赚到钱,什么样的电影都能被拍出来。

最近,《归》快要准备下线了,票房接近三亿,成功打破了华夏国产文艺片总票房纪录,并超出许多。

之前舒献仪提的那个国产精品电影论坛这几天也准备召开,据说已经有人提出了一个问题——

究竟是时代创造了《归》,还是《归》开创了新时代,一部文艺电影的成功,能否代表华夏电影市场在持续近5年的膨胀和商业冲击后进入多样化拐点?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一世为诺一世为诺如嫣似梦|现言她跟他的第一次见面,是养父将她当礼物送到了他的床上,然而,那晚,她没有成为他的女人,养父却狠心得将她赶出家门,她阴差阳错到了他的酒店打工,却意外闯入了他的生活,当他发现自己已经爱上这个女人的时候,她却离开了他,直到五年后,他们的再次相遇,一段虐恋至此拉开......
  • 足踏落花起舞足踏落花起舞童洛依|现言火辣的太阳,与你的相遇,这个夏天注定不宁。这条路我走着走着,才发现最终却还不过是一个人。在你离开了,我却还依旧在走着。终究命由天定,注定缘浅。可是,我不后悔。
  • 贴身保镖养成记贴身保镖养成记夕颜蕊|现言一个女保镖和一个小胆儿总裁的爱情故事,爱情往往就是互补,你的坚强,和我的细腻
  • 隔壁竹马是老公隔壁竹马是老公懒懒最真|现言对随家小丫头来说,隔壁的小哥哥总是爱爬窗进她的房间。而且他还很霸道,听妈妈说,她的名字都是他从她爸爸手里抢过来给取的。 自随曲在娘胎起,她和易听两人就是熟识,他承包了她的胎动,取名,公主房,连带着以后全部的喜怒哀乐。 小剧一: 易小姑娘还没出生时,她爸爸易听就把名字给她起好了——易襄随,不论男女,都是这个名字,至于为什么起这么早?那是因为她外公从她妈妈怀孕起,就虎视眈眈的要报仇! 小剧二: 易襄随出生后,随曲很轻松,因为所有带孩子的事都被易听包揽了,某天晚上,易听去哄女儿睡觉,随曲等了很久都不见他回来,她出去找他,却在书房里发现他正在低头看东西,她走近一看,是一份厚厚的笔记本。随曲抢过来看,她合上本子,发现上面有五个稚嫩的字——曲曲成长录。打开,里面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都是密密麻麻的字,记录了她成长中的一切事,里面的字迹也从稚嫩到锋芒再到内敛成熟。 小剧三在评论里(这里放不下了::>_<::)
  • 时间会让你了解爱情时间会让你了解爱情苏溯|现言5年后的重逢,一个是美国大律师,一个是国内一线男星,经过四、五次的错过,终于见上一面,可是……
  • 入骨暖婚:神秘老公好心急入骨暖婚:神秘老公好心急莲二猫|现言(绝宠)“不要了,老公,我好累,腿都快断了,为什么总要追我!”“谈情,说爱。”他是暗夜帝王,杀伐果断,冷酷无情,唯独对她情有独钟。“你说过要一直宠我!但是你每天都在欺负我!我要离婚!”“老婆,你每次说离婚,我们都会添一个孩子,孩子都生了一群了,还想生?”呜呜,求重来,她不要嫁给不知疲倦的他啦!
  • 强势掠爱,高冷总裁耍无赖强势掠爱,高冷总裁耍无赖不是MM|现言一次旅游散心,她和他在海边相遇。美好的恋情在浪漫的滨海边发生着;当她拿着孕单去找他时,他翻脸比翻书还快:打掉!她不相信:为什么这样对我?他冷漠狠绝:本来就是玩玩的,何必当真? 她的心在滴血,毅然离开。 *** 六年后,两人竟然在生意场上相见;彼此针锋相对,各不相让;他带着娇俏柔美的未婚妻招摇张扬,她天天收到玫瑰。他怒了:我花粉过敏,再发现有人收到玫瑰,炒掉! *** 一个小孩子蹦蹦跳地出现在他面。他靠近:这孩子像我,莫非你当年没打掉?她娇笑:沈总,你想多了,我儿子可是有父亲。她扔给他一本出生证明。 那一刻,他慌了!
  • 深情总裁柔心爱深情总裁柔心爱落英飛决|现言娇弱的杜丹花经历风吹雨打依旧—悄然开放绽放出属于它的光彩。交流群:251891168
  • 你在我的回忆里出现过你在我的回忆里出现过江小麦|现言有那么一个人是否一直停留在你的回忆里久久挥散不去?他,是你美好时光的印记。或她,是你青葱年华里想守护的人。当爱和被爱的时候,是幸福的。当你转过身回头发现,他或她一直在你的身边默默付出着。一个人,一辈子。两个人,一辈子。你的回忆却是永远地这样延续下去。
  • 腹黑总裁来袭娇妻请接招腹黑总裁来袭娇妻请接招沐以熙|现言“BOSS,夫人要去游乐场!”“让她早点回来。”“BOSS,夫人要和别人一起去!”“嗯,让她买点东西给朋友!”“BOSS?”“还有什么事?!”“夫人是...和...和尚少去。”“嗯!?蠢货怎么不早说,去买张门票,我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