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4章 天领册

天狐的惨叫拉回了众人的思绪,想要杀天狐的,想要救天狐的,一片混乱之中,不知是谁伤了藤蔓,后果却让天狐更是伤痕累累。

“狐生藤蔓不是你所控之物吗?”苏芮接收的到事情经过并不完整,事情发生突然,牵扯太广,彼岸也来不及细讲,有一句算一句,粗略的知道了些。

听到苏芮的话,狐生嗤笑一声,藤蔓是哪里来的,他居然不记得了,莫名其妙身边有了妖藤相伴,还自信的以后但是尽在掌握之中。

如今再回头看看,与之前又有何不同,千百年前他为刀,狐族为肉,执刀人让他们互相残杀,除却天狐,那血流成河的场景介是他亲手造成,随了执刀人的人心愿,他也成了击溃叛乱有机会飞升的妖王。

“我…我选错了。”狐生痛苦的扯着自己的头发,若他听了,飞升成仙,在他眼下存活是否会好些,这些天狐也不必忍受这般酷刑。

“你最好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扔到脑后,飞升如何?天狐不在九重天上吗?只要有威胁,就是神仙也得在洗练池走一遭,你还不明白,与选择无关,等着你始终是一条死路。”天命可知,不可改,更不可传,那日,她看到了,狐族死,妖仙毁。

“天帝可满意?”冥王双目紧闭,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思绪,只有他自己知道什么才是心绪如麻。

天帝倪了他一眼“既然没人动手本君就帮上一帮。”

“你还要如何,当真要赶尽杀绝!还不够吗?狐生随为妖仙却从不与其他妖王结交,身为天帝怎可指染数以万计的性命!”冥王彻底坐不住了,杀鸡儆猴,这次是狐生,下次就是他吧“若是做戏给我看大可不必,我这条命,你要忌惮,我自己动手,绝不脏了天帝的手,污了天帝的千古美名。”

“本君身为天帝,为天下苍生着想,危害三界者,绝不姑息,冥王说笑了,冥王秉公执法,阴间冥府井井有条,本君怎会容不下你。”天帝自带上位者的压迫气息,冥王一口恶气也只能吞下去,他不知道掌管三界需要忌惮什么,保持怎样的平衡,冥王这头衔他也不在乎,冥府的鬼使小妖那是他在无边孤独里唯一的慰籍。

冥王看着环境中纷乱不堪的景象,鬼使的伤痕亡魂,小妖的尸体,有看着彼岸的执意阻拦,这唯一的慰籍等他回去怕是也没有了吧。

九重天上众位仙家皆是无欲无求,冥府之中,那一个两个鬼使妖仙竟然能与冥王称兄道弟,看着冥王时而奸诈时而穆如春风的笑容,天帝从来不曾体会那种其乐融融的感觉。

“在自己制造的幻想中乐得快活,冥王未免心大了些”天帝操控这身处地狱的天狐,天狐痛苦不堪,很久之前她就知道天上容不下她,她本以为只是天狐,却不曾想到是整个狐族,从未怪过狐生,她明白就算不是狐生也会别人,谁都可能是那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

眼看狐生的表情痛苦扭曲,她想告诉狐生没关系的,狐族不能成为他的包袱,只要他活着,多少还有几分希望,可她什么也说不出。

嘴巴无力的张合,血液从喉咙源源不断的涌出,溢出嘴角滴落在地上,因为想要表达,喉咙发出断断续续呜咽的声音。

你个傻子,你看看我,你看着我的眼睛,不打紧的,不必如此自责,疼痛逐渐吞噬这每一寸肌肤,可她还是一寸一寸的动着,想在碰一碰狐生。

“真是感人啊,你们若是寻常的小狐狸该多好。”天帝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似乎任何事情都不足以引起他的波动。“哼,是啊,最好是如今人间的小狐狸们,出生时有灵基的便过不久,过的久的就是不能修炼的狐狸。”

天帝并不想理会冥王,天帝随手一抬,金色的光芒出现在掌心,之后消失出现在天狐体内“啰啰嗦嗦,煽情的戏码,就此打住吧。”

随后,天帝转身看着冥王“为了三界祥和,狐生必死无疑,至于彼岸,冥王,你护不了她。”

语罢转身离去。

“是啊,我护不了她,更护不了我自己。”

天狐体内一道金光,撑破了皮肤,若隐若现,皮肤撕裂的疼,体内灼热的疼,逼得天狐放声惨叫。

绕是见过太多人与妖的生死,各种惨目忍睹的死法的苏芮也着实看不下去,错开眼光。

苏无洛则是被那一道金光吸引,内心有一道坚定的声音告诉她,那就是天领册。

苏无洛掌心聚火,想去夺取却被狐生拦下,二人手掌兑在一起,狐生妖力之大,苏无洛生生被震断一只胳膊。

苏无洛抱着受伤的手臂冲着狐生大喊“狐生,你疯了吗?那是天领册啊,狐族都死了你有什么见面活着,你看她,你看看她。”苏无洛指着天狐,天狐的挣扎让妖藤渐渐苏醒“如此活着痛苦不堪,不如让她解脱。”

长剑分出十把,直冲苏无洛,苏无洛左右躲闪,可还是被一剑刺入肩膀,被长剑的剑气带到岩石上,长剑钉入岩石,苏无洛刚想开口,长剑分身直指苏无洛的心窝。

“苏无洛,你我之间,我有我的办法,狐生的事,你胆敢多说一句,我让你灰飞烟灭!”苏芮被这样的苏无洛的惊到了,除了名字,除了皮囊,他哪有苏郎的万分之一呀,若她当时寻到了,守到了,他也不会如此,这长剑刺入他的身体,也刺进她的心里。

耳边模模糊糊能听到他们之间的只言片语,天狐心中明白,狐生曾经亲手杀了族人,如今又怎敢动手伤她,他做不了这个决定。

天狐开始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屏气凝神,这个决定她自己来做。

被扔进洗练池,消损了她一生修为,凌依法力强大,纵然跳入洗练池去了仙法却留了妖力,她随比不过凌依,好歹也是狐族之中修为最高,剩下的几分妖力,就定在这里吧。

妖丹逐渐凝固,看到妖丹狐生就知道不好,彼岸拦着想要出手阻止的狐生“狐生,这是天狐最后的尊严,也是她的抉择。”

“嘭!”妖丹开裂,天狐爆体而亡。

“蠢货。”天帝看到这一幕彻底放下心来,天领册出现,该有定局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墨上花开,待柒归墨上花开,待柒归纯之恋|古言翻船?穿越?架空?!无意牵错姻缘的夫君,究竟是同病相怜的废材,还是那青云之巅的人上人?他说,他不会爱,他不能爱。她说,她会努力,努力到强大如他,但她心知肚明,他们不能永远。最后的离别,他终于说了实话,他会一直等她,等她再次归来。墨上花开际,只待柒归来。
  • 落花有意流水多情落花有意流水多情箐泠泠|古言阴差阳错身不由己地穿越到一个不知名的朝代,看江湖恩怨,朝廷纷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为爱情。
  • 权倾弃妇权倾弃妇小怜伶|古言在现代刚被未婚夫背叛抛弃了,连劫难后的穿越,还是一名弃妇,而且还是顶着贵妃头衔的弃妇,什么?不对?又成王爷的弃妇了?总之就是难逃弃妇的命运,汗,唉,为什么真心的付出,换来的总是利用、欺骗、背叛,那就让我从今绝情绝爱,做个爱情的旁观者吧。(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闷骚王爷来找茬,王妃太清纯闷骚王爷来找茬,王妃太清纯旿佐小酋长|古言这本书是某位神经质且傻白甜,外形小黑莲的么么哒作者在某一天在好基友的怂恿下,从此走向无厘头,写下一本情节小污污,人物关系小乱乱滴文【你懂得,奸诈脸】不喜勿喷!
  • 丑妻倾城:邪魅妖夫碗中来丑妻倾城:邪魅妖夫碗中来妖鸾风华|古言"一无是处!无良丑妇!这些都是她的名声债——她是夜间止小儿哭闹的罗刹,她是别人手中的玩物,命不由她。临产之际,长姐亲身示教,教她如何取悦男人,而那个男人正是她的夫君!取悦不成反被辱,枕边人一掌送掉她亲子性命,长姐一刀了断她的芳魂!重生归来,她以幼童之身藏着七窍玲珑心。这一世,她定要护好一切爱她之人,将那些负她的,陷害她的,操纵她的,通通踹下地狱!丑妇?真颜一出谁与争锋;废物?仙丹妙药当糖吃,修炼神速跌人镜!他是神帝国的太子,神秘莫测,修真强者。可他眼中只她一人。
  • 恃宠不骄枉为妃恃宠不骄枉为妃落月沉香|古言穿到哪个朝代不好,为什么她要穿到清朝来,还是弘历? 我是不是该问一句:“皇上,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原谅女主,还珠格格的对她影响太大。不过这里没有紫薇小燕子哒! 她现在是一个格格,入府两年了,连弘历长啥样都不大清楚。 他还只是亲王,还没有当上皇帝,可后院一直都很热闹。 这不,自从她来了,自从她得宠了,这后院可就更热闹了,说鸡飞狗跳那都是谦虚的。
  • 穿越之嫡女无双穿越之嫡女无双江灵月|古言"蓝府嫡出三小姐,生母死后生活一落千丈,受尽欺凌,偶然撞破庶出大姐姐的秘密,被她下药丢进莲花池里,香消玉殒。现代都市小白领在产房产子,灵魂意外穿到死亡的蓝月儿身上,自此性格大变。"
  • 田园喜事:开挂农女有空间田园喜事:开挂农女有空间吃饼干的猪|古言穿越到古代,不仅丧偶还带着一个小奶娃,家徒四壁,好在空间在手,发家致富之路简直不在话下。 可谁来告诉她,这突然冒出来自称是她相公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从此她的生活除了发家致富又多了一项被无下限宠爱的任务。 “娘子,鱼骨都给你挑好了,来,我喂你。”“娘子,衣服洗好了。”“娘子,洗脚水打好了。”“娘子,#@&*%” 这就算了,可这男人一副乖宠求抱抱举高高的又是怎么回事? 说好的高冷傲娇呢?怎么全都卡机狗带了? 【1v1宠文,甜腻不偿命,欢迎各位小姐姐入坑。】
  • 缭乱紫禁:夕妍雪缭乱紫禁:夕妍雪亿可|古言她,是秦淮河烟花女子的女儿。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皇,当她被他的弟弟利用时,他勾起她小巧的下巴,冷笑着嘲讽她。她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又被处处陷害。她虽不是国色天香,却还是让他动了心,他拢着奄奄一息的她,嘴角绽开一抹笑,“哪怕是死,我也陪你……”
  • 奈何桥说那些事奈何桥说那些事许言诺|古言奈何桥,传说是人死后要通过的地方。在桥的那头有位孟婆婆,会给你喝一碗孟婆汤,让你忘记前世。有些人不愿意忘记前世,便会在喝孟婆汤前将自己的故事将给奈何桥听。每听一个故事,奈何桥那头的彼岸花便会多一朵,如今,岸的那边已是一片红火……(本书讲述的故事与现实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