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4章 天领册

天狐的惨叫拉回了众人的思绪,想要杀天狐的,想要救天狐的,一片混乱之中,不知是谁伤了藤蔓,后果却让天狐更是伤痕累累。

“狐生藤蔓不是你所控之物吗?”苏芮接收的到事情经过并不完整,事情发生突然,牵扯太广,彼岸也来不及细讲,有一句算一句,粗略的知道了些。

听到苏芮的话,狐生嗤笑一声,藤蔓是哪里来的,他居然不记得了,莫名其妙身边有了妖藤相伴,还自信的以后但是尽在掌握之中。

如今再回头看看,与之前又有何不同,千百年前他为刀,狐族为肉,执刀人让他们互相残杀,除却天狐,那血流成河的场景介是他亲手造成,随了执刀人的人心愿,他也成了击溃叛乱有机会飞升的妖王。

“我…我选错了。”狐生痛苦的扯着自己的头发,若他听了,飞升成仙,在他眼下存活是否会好些,这些天狐也不必忍受这般酷刑。

“你最好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扔到脑后,飞升如何?天狐不在九重天上吗?只要有威胁,就是神仙也得在洗练池走一遭,你还不明白,与选择无关,等着你始终是一条死路。”天命可知,不可改,更不可传,那日,她看到了,狐族死,妖仙毁。

“天帝可满意?”冥王双目紧闭,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思绪,只有他自己知道什么才是心绪如麻。

天帝倪了他一眼“既然没人动手本君就帮上一帮。”

“你还要如何,当真要赶尽杀绝!还不够吗?狐生随为妖仙却从不与其他妖王结交,身为天帝怎可指染数以万计的性命!”冥王彻底坐不住了,杀鸡儆猴,这次是狐生,下次就是他吧“若是做戏给我看大可不必,我这条命,你要忌惮,我自己动手,绝不脏了天帝的手,污了天帝的千古美名。”

“本君身为天帝,为天下苍生着想,危害三界者,绝不姑息,冥王说笑了,冥王秉公执法,阴间冥府井井有条,本君怎会容不下你。”天帝自带上位者的压迫气息,冥王一口恶气也只能吞下去,他不知道掌管三界需要忌惮什么,保持怎样的平衡,冥王这头衔他也不在乎,冥府的鬼使小妖那是他在无边孤独里唯一的慰籍。

冥王看着环境中纷乱不堪的景象,鬼使的伤痕亡魂,小妖的尸体,有看着彼岸的执意阻拦,这唯一的慰籍等他回去怕是也没有了吧。

九重天上众位仙家皆是无欲无求,冥府之中,那一个两个鬼使妖仙竟然能与冥王称兄道弟,看着冥王时而奸诈时而穆如春风的笑容,天帝从来不曾体会那种其乐融融的感觉。

“在自己制造的幻想中乐得快活,冥王未免心大了些”天帝操控这身处地狱的天狐,天狐痛苦不堪,很久之前她就知道天上容不下她,她本以为只是天狐,却不曾想到是整个狐族,从未怪过狐生,她明白就算不是狐生也会别人,谁都可能是那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

眼看狐生的表情痛苦扭曲,她想告诉狐生没关系的,狐族不能成为他的包袱,只要他活着,多少还有几分希望,可她什么也说不出。

嘴巴无力的张合,血液从喉咙源源不断的涌出,溢出嘴角滴落在地上,因为想要表达,喉咙发出断断续续呜咽的声音。

你个傻子,你看看我,你看着我的眼睛,不打紧的,不必如此自责,疼痛逐渐吞噬这每一寸肌肤,可她还是一寸一寸的动着,想在碰一碰狐生。

“真是感人啊,你们若是寻常的小狐狸该多好。”天帝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似乎任何事情都不足以引起他的波动。“哼,是啊,最好是如今人间的小狐狸们,出生时有灵基的便过不久,过的久的就是不能修炼的狐狸。”

天帝并不想理会冥王,天帝随手一抬,金色的光芒出现在掌心,之后消失出现在天狐体内“啰啰嗦嗦,煽情的戏码,就此打住吧。”

随后,天帝转身看着冥王“为了三界祥和,狐生必死无疑,至于彼岸,冥王,你护不了她。”

语罢转身离去。

“是啊,我护不了她,更护不了我自己。”

天狐体内一道金光,撑破了皮肤,若隐若现,皮肤撕裂的疼,体内灼热的疼,逼得天狐放声惨叫。

绕是见过太多人与妖的生死,各种惨目忍睹的死法的苏芮也着实看不下去,错开眼光。

苏无洛则是被那一道金光吸引,内心有一道坚定的声音告诉她,那就是天领册。

苏无洛掌心聚火,想去夺取却被狐生拦下,二人手掌兑在一起,狐生妖力之大,苏无洛生生被震断一只胳膊。

苏无洛抱着受伤的手臂冲着狐生大喊“狐生,你疯了吗?那是天领册啊,狐族都死了你有什么见面活着,你看她,你看看她。”苏无洛指着天狐,天狐的挣扎让妖藤渐渐苏醒“如此活着痛苦不堪,不如让她解脱。”

长剑分出十把,直冲苏无洛,苏无洛左右躲闪,可还是被一剑刺入肩膀,被长剑的剑气带到岩石上,长剑钉入岩石,苏无洛刚想开口,长剑分身直指苏无洛的心窝。

“苏无洛,你我之间,我有我的办法,狐生的事,你胆敢多说一句,我让你灰飞烟灭!”苏芮被这样的苏无洛的惊到了,除了名字,除了皮囊,他哪有苏郎的万分之一呀,若她当时寻到了,守到了,他也不会如此,这长剑刺入他的身体,也刺进她的心里。

耳边模模糊糊能听到他们之间的只言片语,天狐心中明白,狐生曾经亲手杀了族人,如今又怎敢动手伤她,他做不了这个决定。

天狐开始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屏气凝神,这个决定她自己来做。

被扔进洗练池,消损了她一生修为,凌依法力强大,纵然跳入洗练池去了仙法却留了妖力,她随比不过凌依,好歹也是狐族之中修为最高,剩下的几分妖力,就定在这里吧。

妖丹逐渐凝固,看到妖丹狐生就知道不好,彼岸拦着想要出手阻止的狐生“狐生,这是天狐最后的尊严,也是她的抉择。”

“嘭!”妖丹开裂,天狐爆体而亡。

“蠢货。”天帝看到这一幕彻底放下心来,天领册出现,该有定局了。

同类热门
  • 惊封逐月惊封逐月平生空四海|古言沈霁月有两个青梅竹马。 多年以后,一个成了皇帝,一个成了叛军头领,而她则成了声名赫赫的女将,奉旨西行除灭反贼。 却没料到,阴差阳错,反贼头领失忆了。 \\\ 古代架空,含蒸汽朋克设定。
  • 帝女妖娆之吾本倾城帝女妖娆之吾本倾城云陌z|古言一场阴谋却让她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好在苍天有眼,又让她重生在异世,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宁可我负天下人,也不愿天下人负我!她的到来,让无数男子趋之若鹜,颠覆了无数人的命运,这究竟是上天垂怜,还是有所阴谋…… 小片段:“苏苏,他们说我是男颜祸水”某男一脸可怜兮兮地看向某女。某女“想让我哄你就直说”某男“好啊,那苏苏你哄我啊”某女“除了亲亲,都可以”某男“嘻嘻,好啊” (q群717452798,本文是作者的第一篇文,不喜勿入)
  • 小白白的狐狸日记小白白的狐狸日记七月殇|古言在腐女包围中长大的莫小白,模样很“诱受”,毕业相亲,被腐女老妈设计,对象是个极品攻!老娘,我是直男啊!莫小白含泪无语,两眼一翻穿越了!醒来后,莫小白发现自己成了夕月国的潇月王爷,名字还是叫“小白”。司徒潇白。莫小白跑了,这个王爷他不当了可以吗?(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君寻琪君寻琪帝倾琪|古言水沫光影,世轮回现,魂来重生,凤女惊乾。尔虞我诈,乱世沧溟,琪心誰得,笑看苍凛。南天断,雨重楼,君寻倾卿卿赋,笔点墨墨殇魂情。
  • 牙璋辞凤阙牙璋辞凤阙许遥笙|古言失踪了三年的郡主,再度归返王城,已是风起云涌。正所谓兔死狗烹,女皇下令道她父谋反,诛杀连歼百余诸侯势力。她不介意让女皇知道她自己所言非虚,这江山的确是要易主了。自古道江山美人,她怎会或缺其中之一,自是美人在怀,江山在握
  • 腹黑王爷:独宠逗比妃腹黑王爷:独宠逗比妃檀沐子|古言“琰琰,小琰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某女哭嚎。“你还想有下次?!!”某男的脸色更黑了,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别走那么快,我好累啊~”某女继续叫,可是看到前面的男子并没有停下来,大叫“喂~你媳妇儿掉了!!”男子怔了怔,转过身去,看到她抱着腿揉着,似乎是真的累到了。他最终还是松了口气,走上前去,“知道错了吗?”某女拼命眨着眼,连声点头“知道,知道。”“错哪了”“我不应该打扰刚刚那两位大哥,我应该躲起来,偷偷地看着他们干上。”某女委屈道。又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看着面前的某男慎重的点点头,“你放心,下次他们不会再发现我了!”“……”
  • 琴瑟兀琴瑟兀小杨班长|古言他,既是高冷孤傲的江南首富之子,又是高冷孤傲的江南首富之子。她是护国大臣膝下之女。原本毫无牵连,却在一场风波后意外结缘。 生离死别,爱恨情仇,两人的命运究竟走向何处…… “我只愿你好,我喜欢你与你无关,可你不喜欢我却与我有关” “我心之所向便是于你。”
  • 白玉成霜白玉成霜春旬|古言一个车祸穿越的少女,在河边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眉目玉琢的少年。一个心地至纯,一个天煞孤星。 少年温润貌美,气质如华,倾城无双,失去了记忆与她相濡以沫。 但是,背后的秘密如豺狼虎豹,一步步将她吞噬。 原来,他是她的劫…… ———————— 我在河边捡到了白钰。 那时候他只是一个笑得温润的翩翩公子,一身白衣,眉目如裁,立在江边,比天上蔓延一片的火烧云还要好看。 那时候他只是我的白钰,我一个人的白钰。 我很想他。 ———————— 他蜷着身子,痛的说不出话,怕得瑟瑟发抖,走丝秀丽针脚绵密的厚靴子在他面前走来走去,踢得地当当作响,有力极了。看到他身子抖如筛糠,那些女人爆发出愉悦至极的大笑来。 “世子,世子,地上冷,你莫像猪狗一般窝泥潭。快快起来,让本公主看看你的脸,世子,抬起头来。” 白钰乖乖抬头,懵懂的眼神还未触及那靴子主人,一个热辣辣的巴掌携着掌风“啪”地一声甩到他脸上。 “这小畜生真真听得懂人话,我让他抬头领巴掌,他便抬了。”
  • 倾城绝宠之公主太低调倾城绝宠之公主太低调无聊的方盒|古言她是玄武国至高无上的公主殿下,是国君独宠的女儿,她是过世的皇后之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拥有倾国倾城的绝美容貌。 为了国家的平安,需要联姻,嫁给青龙国的太子殿下——宇文空,一切的腥风血雨从那一天开始了—— ...... 她喜欢用男装示人,一场阴谋,一场联姻。 第一次的不友好遇见,在他眼中,她精于算计阴谋诡计不断。宇文空,如果你是这样看待我的? ———————————————— 新婚当夜,她的身上是红色的嫁衣,被男人推倒在冰冷的地面上,他眉宇间全是厌恶,说道:“花颜泪我是不会爱上你的!” “那么,现在你想去哪儿?” “我侧妃的房间。” 宇文空如果我们没有遇见? 她外表柔弱,确实一个骨子里的“狠女人。”差点被毁了容貌,被打入冷宫,一切随着玄武国的灭亡开始......
  • 重瞳世子妃重瞳世子妃尧三目|古言狐皆赤色,艳影灼灼,生而九尾,冠盖皇者。 ——《九州-慕若传》 一把狐面雪绒伞,一双钟灵毓秀眼,我欲此行红尘去,九九八十一道难。 华夏第一特工一朝坠入异世,镇国府活死人推棺重生。 她生就重瞳,阴阳决断,却不思进取,顽劣不堪。 酒足饭饱,抖抖衣袍,正要去往红尘深处浪一浪,哪知美人如花,冷面带霜。 “你若敢踏出这燕云一步,我就打断你的腿!” “……” 这就是一个妖孽奸诈伪公子和冷艳腹黑高岭之花相爱相杀的故事。 想知道最后谁压了谁,进来一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