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8章 争吵的源头是欺骗

客栈的灯火已经熄灭,人群也各自安歇。

方行健坐在客房的桌子前,想起今天的种种,当真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孙婉仪坐在他的右手边,也是一言不发。

方乾早已睡去,他今日玩了半天,后来被心情不好的母亲捉住,做了半天的功课,早就精疲力尽。

此刻沉睡在梦乡的方乾,眉头紧锁,嘴巴是不是说着一些含含糊糊的话,方行健凝神一听,反复都是“夫两仪之内,唯人最灵,禀天地精英之气,故与天地相参。天一生水,刚柔渐形。是以人之始生,先成其精;脑髓既足,筋骨斯成;皮坚毛长,神舍与心;头圆法天,足方向地;两目应日月,九窍应九州······”

一段大约二三百字被不断念诵,方行健苦笑一声,对孙婉仪说道:“你又何必在梦里还逼着孩子。”

“他梦里的事,我又能做的了主?”孙婉仪话里有话,“我又有什么能做的了主!”

方行健怎能听不出,他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孙婉仪突然抱住他,埋在方行健的胸口,她的身子和往常一样柔软温暖,但声音已经颤抖:“我好怕。”

怕?方行健一愣,他抚摸着妻子的背,希望可以借此慰藉自己妻子的心。

孙婉仪继续说:“我今天下午听说了,你好兄弟没了。”

方行健的手停住了,脸上柔和的表情逐渐消失。孙婉仪没有注意到她丈夫的情况,而是说道:“我下午坐在庭院凉亭里,呆坐的时候一个人就会胡思乱想。我好怕,好怕,我们这次都不能回去了。”

她抬起头,盯着方行健的眼,那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眼睛清澈明亮。她曾经就是因为这双眼决定了自己的婚事。

现在那双大眼依旧是清澈,但她最喜欢的明亮却已经被一种她为之担心害怕的东西替代。

那种东西叫仇恨。孙婉仪知道这个东西不属于他,但却必将跟着他直到仇人死去。

更令她提心吊胆的是,仇恨下有种她做了十年夫妻也不知道的东西,那东西幽深而又可怖,让孙婉仪隐隐感到,他们迟早要被这个东西吞噬。

“答应我,无论怎样。”孙婉仪拉起方行健的手,“我们要让儿子去程府习武。要让他长大成人,要让他平安喜乐。”

平安喜乐,这句话让方行健的脸上更是阴晴不定,他沉默了一会说:“他到底是我的儿子。”

“可他连那位叔叔的面都没见过!”孙婉仪终于确定了方行健的心思,心中的不满终于爆发出来,“他甚至连帖子都从没递过!”

“因为······”方行健下意识想要辩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吞吞吐吐一会,说:“如果换做是我死了,他也会一样的。”

孙婉仪知道他的主意已定不容更改,心中更加生气,她的脸上露出一种难言的讥诮,冷冷道:“方行健,我和你做了十年夫妻,如今才知道你和其他江湖男人没什么不同。”

“你们轻生死重义气,可以做到矢志报仇全然不顾家中妻小。”

“你有没有想过,你不仅仅是江湖的好汉,更是这个家的一员。”

“你可以为了朋友死,死了还能获得一个好名声。却不肯为家人活。”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死了,我会多伤心?儿子这么小就没了爸爸,他又会多伤心?”

“你从来都是这样,我知道,从十年前你隐居那一天开始,你就渴望着,重新回到江湖。”

“这十年,你从来没有一天真正开心过。”

孙婉仪初时还能克制自己的面部,但越说越激动,脸上愤怒之情愈发明显,说至最后她已经是怒瞪方行健。

“我没有。”方行健反对道。

“你没有?”孙婉仪冷笑。

“真的?”

方行健万分肯定:“比真金还真。”

“那我问你,你每个月都要去清风帐三次干什么?”

“我自然是去喝酒。”清风帐是方行健镇上的青楼,方行健听到孙婉仪提起这个,心中不由一沉,神色也变得慌乱。

孙婉仪看着他,突然流下泪:“你到现在还骗我。”

“我······”方行健摇头道:“我没骗你。”

孙婉仪擦干了泪,宛若一朵带露梨花,凄惨一笑道:“你又骗的了谁?”

“这十年,你不曾动过武,便是连拳脚,你都说懒得打。”

“可书房的书却越来越多,从最基本的《孙子兵法》,到最新的《拳纲》,基本你能搜罗的都搜罗来了。”

“那些只是一时消遣而已。”方行健脸色有些不好看。

“好,那我问你,书房花架下有个木箱,里边放着的东西你又是从哪抄来的?”

方行健脸色一变:“你翻我东西?”

“我哪敢进你书房啊,大老爷。”孙婉仪的大老爷三字,叫的阴阳怪气。“要不是乾儿乱翻,我还真不知道,我的枕边人是这么有耐心之人。”

她的泪又流了出来,“十年,整整十年!你表面装作已经对江湖没了兴趣,想要和我隐居在老家。”

“却在清风帐看了十年的《武经》!”

《武经》是一本由白玉京承办的期刊,半月一刊,除了各家各派的武功讲解,更有一位宗师授道解惑,是昔日赵越渊为了天下无门路无师承的武人所准备之路。其上固然没有什么精妙绝伦的东西,但对于众多苦于精进无门的武人来说,总会有所启迪,少走弯路。

这书本就是纯讲武学,又不讲神功妙法,所以除了有意武道者,根本不会有人订阅,更不要说翻看,摘抄了。

方行健万万没想到孙婉仪竟然看到了自己整理的摘要,神色也不在像之前那般淡然,他扔向挣扎道:“那摘要不是我写的。”

“当然不是你。”孙婉仪不再流泪,她对眼前的男人已经彻底死了心,她的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说出的话却像昔日王守义的剑一般。

精准而致命。

“那位姑娘为你抄了十年,你每次给她五钱银子,是不是?”

上一章第17章 好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顾三郎的刀顾三郎的刀执萧|武侠顾三郎。一个多情、薄命的男人。一个擅长用刀的人。一个断了右臂的人。残身不残志,风流的男人,有许多故事。披荆斩棘,如风如电。他会是一个狠辣的高手。
  • 江湖废稿江湖废稿刘乙宏|武侠中原大唐富庶繁华,西域楼兰古老神秘,漠北草原铁马金戈。时江湖正道九门联手对抗诡异莫测的魔道三宗,星星战火在历史的长河中绵延不息。又有天机与神谕两大神秘门派明争暗斗,恩恩怨怨,难以言尽。故事开始于一封信,一封来自大唐定远大将军白青石遣人送至昆仑山的求救信.时隔十二年,昆仑剑魔苏天青为救故人重返中原。一场声势浩大的战役,一群青葱少年的成长,即将在这片广阔无垠的土地上拉开序幕。
  • 凶徒霸业凶徒霸业草根族|武侠一步一个脚印,仰望苍穹,瞻仰他,足一跺,地龟裂!迎着朝阳,身披浴血,挺直脊梁,无怨无悔的前进,直到尽头!尽头?只是开始?愕然?张狂大笑!国术武技对抗精良火器!国术武技对抗黑暗生物?国术对抗变异生化生物?这一切会是怎么样?猪脚的武学,是外家拳术,不过不是普通意义中的外家拳法,走在一条不同与其他外家拳法的道路,开前人未有之先河!纯粹武学的追求!极限武学的巅峰!仰首阔步,无怨无悔的接近着....&凶徒霸业&群号:22079934(希望喜欢国术的朋友,多多参与,互相探讨研究。)
  • 龙血劫龙血劫瞰海|武侠唐末乱世,象征中土龙脉之血遭外番强敌窥视,为保苍生社稷和中华龙血正统,各路人马逐鹿中原,各类武林豪杰,奇人异士层出不穷,上演了一幕史上从未有过的乱斗。
  • 伞中剑伞中剑一个人住QD|武侠元朝末年,明教揭竿起义,前教主张无忌称霸武林后退隐江湖不问世事,继任教主便是后来的明太祖朱元璋。朱元璋带领明教众多英雄好汉,打下了大好的大明江山。然而,武林上的屠龙刀和倚天剑,却随着张无忌的退隐,峨眉派掌门周芷若的闭死关,最终下落不明。
  • 红马踏黄沙红马踏黄沙君在前哨|武侠大漠风云变,千里下战书。江湖仇杀、儿女情长、放眼大漠,何处是归程?庭院深几许,萋萋满别情。看英雄最后,何处红马踏黄沙!
  • 绝刀梦绝刀梦九归一心|武侠蝴蝶村放羊少年周中云,在一次放羊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少女虚心柔。于是便开始了奇怪的冒险
  • 东邪重生之金庸游东邪重生之金庸游心中逍遥|武侠此书是关于东邪夺舍和重生当东邪临死时灵魂被带去别的世界金庸世界(笑傲江湖-倚天屠龙记-神雕侠侣-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此书暂时暂停,剧情难想,读者换本书(令狐冲重生之路)
  • 江湖之雾锁临安江湖之雾锁临安旧日容颜|武侠南宋开禧年间,正值开禧北伐的关键时刻,太行山义军首领丁一品奉命南下联络官军,在江北一座小庙借宿时突遭不明身份的杀手袭击。同伴死伤殆尽,只逃出他一人。丁一品来到临安,想查明真相报仇雪恨,在替同伴郑斌交还遗物之时,被其未婚妻夏百合误认,他也对夏百合一见倾心。而夏百合的哥哥殿前指挥使夏震看出他一身武艺,也希望为己所用,极力拉拢。丁一品想查明真相,而杀手一方临安府十三差官却想除掉他而掩埋真相。背后的主谋却始终深藏不漏。
  • 鬼王符令之浑圆剑庄鬼王符令之浑圆剑庄华胥江南|武侠北宋真宗景德年间,辽国以虎狼之师,入侵中原。真宗皇帝赵恒与辽国签定“澶渊之盟”后,数额宏大的岁币,让人民赋税沉重不堪。此后,真宗皇帝的身体每况愈下,经常午夜恶梦缠身。后宠信王钦若,丁谓为相,二人以天书符瑞之说,蛊惑真宗相信禅事,广建宫观,横征暴敛,同时仪仗权势,荧惑朝野,结党营私,排队异己,使得刚刚稳定的大宋王朝再次处在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之中。此时,江湖上各大势力与帮派犹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彼此间明争暗斗,相互倾轧,仇杀……以江南浑圆剑庄为首的诸葛家庭,以匡扶正义,遵守江湖侠义之道,获得武林人士一致好评。于此同时,一个代表神秘势力的“鬼王符令”恶魔之牌,出现在江湖中,再次让武林陷入恐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