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0章 鬼航班

自从在张褚那里拿到那张照片之后,这几天一直惴惴不安,我不知道上次他是如何逃脱的,又如何出现在缅北,现在唯一的好消息是许桀在云南被抓住了,这次需要我过去把他押送回来,章彬给老姐安排了其他事情,她也就不能陪我去了,这次由周骞和我去执行押送任务。临走时,老姐再三嘱咐我们一定要当心。

去云南和那边的同事做好交接工作,当地同事便送我和周骞押着许桀来到机场,我们搭乘的航班是晚上的,我看了一下航班号后面的数字,皱了一下眉头:4504,尽管我不迷信,但看了这个数字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我们搭乘的航班,除了我和同事,许桀,几个机组人员,便没有其他人了,我们上了飞机和几个机组人员闲聊,得知,这架飞机之前出过事情,有一名空姐出了意外,死在了洗手间里。新来的空姐叫张婉,是没来多久的新人,,看到被手铐铐住的许桀,她很是害怕,我们笑着安慰她我们会看好他,只有三个小时,很快就会过去的。

据说,这次这架飞机除了搭载乘客,还运送一些快递。

许桀从上飞机开始情绪就很不对劲,

“这架飞机有脏东西,会出事的,我们要重新换一架。”

“那有什么脏东西?是你亏心事做多了疑神疑鬼吧。老实点。”周骞厉声喝道

我们押着许桀来到座位坐下,周骞挨着许桀坐着,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我和周骞闲得无聊,便只好拿起报纸看了起来。

“能不能也给我一张报纸,还有一支笔?”周骞旁边的许桀问道

“看报就看报,还要笔干什么?真是多事,给你。”周骞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随手在自己手里抽了一张,拿出自己的水笔,递给他,他道了声谢,便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看起报纸来了。我看了他一眼,此时的他很认真,和我在小区里在图书馆里看报纸的大爷们并没有两样。

机舱异常地安静,刚才那个叫张婉的空姐走过来,轻声问我们“请问两位需要点什么?”

“我要一杯咖啡。”我回答道,旁边的周骞看着她直发愣,我拍了一下他“喂,人家问你话呢,老盯着人家看干什么?”

“我,我也要一杯咖啡。”周骞反应过来,慌忙说。女孩被他逗乐了,捂着嘴笑了一下,又指了指旁边的许桀,问道

“他呢?他要不要啊、”

“一杯热茶,谢谢。”周骞还没说话,许桀看着报纸抢先一步说道。

“你还真不客气,知道的认为你是犯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位大老板。”周骞挪揄道。惹得小姑娘又是一阵笑,我也笑了,他似乎是天生的段子手。总能逗别人笑起来。

“她问的是我又不是你”许桀把周骞呛了回去。看着他们两个,我暗自好笑,这师伯还挺有意思的。不一会儿,空姐端来两杯咖啡一杯热茶,递给我们,道了声谢,我们边看报纸边喝咖啡,同时留意着许桀。我们要坐两三个小时的飞机,现在是晚上,我和周骞都有些困了,虽然喝了咖啡,但是并没有起到多少提神的效果。

“我去洗手间洗把脸,你注意点他。”我解开安全带,拍了一下周骞,说道。

‘’嗯,你快点,我也想小解。”他看着报纸说道。

穿过走道,来到卫生间,我敲了几下,确定里面没有人,走进去,小解了一下,来到水龙头下洗手洗脸,离开洗手间,正要去商务舱,突然感觉后面有人在看我,我回头,进了经济舱,什么也没有,是我又多心了吧。

周骞不断眨眼,看来他也很困了,旁边的许桀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看他一脸淡定的样子,仿佛根本不是被我们押送回警局等待调查处理的犯人。或许像他这样的人见惯了怪事,心理素质一般都要高于常人。

回到座位上,系好安全带,拍了一下许桀的肩膀,说道:“我看着,你去上厕所吧”

“嗯。”他睡眼惺忪,含含糊糊地说道,解开安全带,往卫生间走过去。

过了许久,他始终没有过来,是拉肚子吗?不会是在厕所里睡着了吧?我不放心地看了许桀一眼,他依旧在闭目养神,很规矩地坐在那里并没有其他异常举动。我忐忑不安地来到厕所,敲了一下门,

“喂,你在里面干什么啊,上个厕所还上睡着了。”

“啊,我快好了。”里面传来周骞半死不活的声音。我回到座位不久他便回到许桀旁边坐下。这时厕所又传来高跟鞋走路的声音,紧接着洗手间的门又关上了。

现在距到站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我眯着眼打会盹,许桀有周骞看着,还有手铐限制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不知何时,我醒了,看向旁边,他靠倒在座椅上,周骞眼睛睁得很大,嘴巴张着,塞着一张报纸,取出来,报纸里塞了一支笔,一只手上被拷了一个手铐,而许桀早已没了踪影,还是被他跑了,飞机就这么大,他会去哪儿呢?

我赶紧走到周骞旁边试了一下气,已经没有了气息,我赶紧按了座位上方按钮,迟迟没有回应,我又按了一次,依旧没有。我起身去了头等舱和普通舱连接的地方,那里有空姐专门休息的地方。还未走近,便已经看见休息室里面有血溢出来,我赶紧过去,掀开门帘,空姐已经靠倒在墙边,眼睛圆睁着,嘴里塞着报纸,我抽出来,里面是一把餐刀。许桀不知去哪里了。

我立马转身折返,一路来到驾驶舱,副驾驶的一直眼睛被捅瞎了。看到我,上气不接下气说着:“犯人往普通舱跑了,快去追。”

“我没看到啊。”我大惑不解,我确实没看到普通舱过道上有人,也没听到那边有声音。

“不可能,我亲眼看见他往那边跑过去的。”副驾驶说着。我看一眼,他旁边的驾驶员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了,很可能已经死了。我不敢再耽误,赶紧往普通舱跑过去。

来到普通舱,脚被什么绊了一下,没有站稳,随即一个人扑过来,来人正是许桀,他手里拿着一支笔向我捅过来。我赶紧一闪,从腰里刚要拔出手枪,手便被他摁住了,他顺势夺过手枪,对准我的脑门。

“老实一点,走,去驾驶室。让他们通知地面,给我准备逃跑的车子,否则你和副驾驶的命都别想要了。”我无奈只好暂时放弃抵抗,起身,被他押着来到驾驶室。

“你不去找许桀怎么又回来了?”

“通知地面,给他准备逃跑的车子。”说完给他使了一下眼神,他立马明白了。按照我说的,把现在的情况通报给地面机场,把许桀的要求转达给他们。

“你,蹲在那里别动。你来开飞机。都给我老实一点,别搞什么小动作,否则我要你们的小命。”许桀拿着手枪对准我们,我们只好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灯闪了几下,客舱的灯忽然由远到近依次熄灭,脚步声由远及近,但是没有人过来,许桀和我们都慌了,他朝着那里开了一枪,我意识到机会来了,赶紧扑向许桀,把他压倒在地,他手里的枪也甩了出去。他虽是和我爷爷一样在他们师傅那里学过奇门遁甲之术,但并不像我爷爷,他力气比其他师兄弟都要大,很快我又被他压在身下,他死死摁住我,让我无法动弹。他又掏出笔扎向我的眼睛,我赶紧闪过,侧脸看向驾驶舱外,黑暗之中,一个浑身是血披头散发的女人,瞪着眼睛看着我们。她走近了,许桀也发现了她,觉得她的威胁比我要大,便不得不把我扔在一旁,开始对付她,几个回合下来,许桀只有抵挡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他退到墙边,右手握着餐刀划了一下,握住拳头,手里的血溢出来滴在地板上。张开手,在手掌心比划了一下,那女鬼扑过来,他一掌打过去,随着一声雷响,只听得一阵惨叫,那穿着血衣的女鬼便消散无踪。黑暗的背景中,一个穿着和服披头散发的娃娃立在那里,她的眼珠一转,发出少女银铃般笑声。口中呢喃着我们听不懂的话。她的长发伸过来,缠住许桀和我们,可能是先前同我和那个女鬼的打斗耗尽了他的力气,他没能挣脱娃娃的头发,这些黑色的头发像蛇一样缠住了他的脖子,他神色越来越痛苦,我明白如果他死了下一个就是我们了,唇亡齿寒的道理我们自然懂,但是我们的身体被头发缠住,如今即使想帮他也无能为力。

他逐渐放弃了挣扎,副驾驶再被头发缠住之前赶紧开启了无人驾驶模式。虽然想提高飞行速度尽快回到地面获得支援,现在他也被缠住不能动弹,即使有这想法也无计可施。

许桀停止了挣扎,头发散开,他的魂魄也飞了出来,跑进了那个娃娃的口中,被她吃掉了。她看了看我们,缠在身上的头发变松了,这些头发逐渐褪去,她飞过来,笑眯眯看着我们,副驾驶的手不听使唤地在仪表盘上胡乱按着按钮,我咬破手指,在手心划了一道驱邪符,打在她的身上,毫无作用,她的头发再次伸过来,把我和座椅绑在一起。

我只得眼睁睁看着副驾驶胡乱按着按钮,在一个似乎是表示飞行高度的显示表上,读数在不断降低:2000…..1500……800….

透过窗户,前方远处出现.几座山岳,我们的飞机正向它们撞过去,近了,近了,又近了,已经可以清晰看到山崖上的暗红色巨石,飞机不受控制地向它撞去,耳边洋溢着娃娃少女清澈悦耳的笑声…….

“啊~~~”我不由地尖叫起来

醒了,原来只是个梦啊,看向旁边,周骞倒在走道上,许桀早已不见,我浑身激灵一下,立马醒了,赶紧起身去找许桀,来到普通舱和头等舱相连的地方,和梦里见到的差不多,空姐靠倒在墙上,地上有一大片血迹,我过去探了一下鼻息,她没有死,只是被打晕了,我拔出腰间的手枪,四处寻找许桀,但是没有看到人影,我正诧异着,后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找我吗?”我猛地回头,许桀站在我的面前,不等我做出反应,便把我的手枪抢下,

“老实点,去驾驶室,问他们飞机储放快件的位置在哪,东西就在那里,我要把它扔了,不然大家都得死在这。”

“嗯,好吧,我带你过去。”手枪在他那里,我只好暂时服从他,带他来到驾驶室。敲门。

“谁啊?”

“是我。方宇轩”我回答道。

“你怎么来了?呃?”门打开了,副驾驶看了我,脸色立马变了。下意识地把手举起来。正驾驶回过头,许桀喝道:“看什么看,把你的飞机开好。”驾驶员回过头继续驾驶不敢再多话。

“说,你们今天托运的货放在哪儿?”

“飞机下半部分的货仓啊。”

“快带我过去。那里面有问题。”

“哦,我喊小婉带你们过去。”

“不用了,她正在睡觉呢,你带着我们就好了。”许桀说道。副驾驶起身,正要带我们去货舱,

驾驶室和外面的灯闪了几下,驾驶舱外由远及近传来脚步声,但并未看到人影,声音近了,人影也逐渐显现出来,是一个浑身是血,披头散发的女人,虽然也穿着空姐的制服,但不是今晚那个叫做张婉的空姐,我突然想起来刚上飞机时,在闲聊中,他们曾提起过这个飞机曾经死过一个空姐,死因至今不明。

她径直往许桀那边扑了过去,和许桀交手,我企图趁她不注意去把周骞和张婉救出来,刚要起身,走出驾驶室,发现休息室走来一个一男一女两个人影,近了,又近了,是张晚和周骞,他们一步步向我走过来,眼睛空洞无神,伸着手臂。我见没有把握便退回驾驶室,这时,许桀又被打倒在地,女鬼看着他,笑得很是得意,他右手握着餐刀划了一下,握住拳头,手里的血溢出来滴在地板上。张开手,在手掌心再次比划着,嘴里念叨着,那女鬼扑过来,他一掌打过去,只听得一阵惨叫,那个空姐的鬼魂就此消散。

女鬼是解决了,但还有个更麻烦的东西。周骞和张婉似乎被控制了,一步步向我们走过来。

许桀见状咬破了手指在手掌比划着,向他们打过去。他们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他们倒下后暴露出来他们后面的娃娃。

他们再次爬起来,加快速度向我们扑过来,我学着许桀的样子在手掌比划着,复述他口中的咒语,他们扑过来,再次被我们打中,倒在地上。许桀在他们的身上点了几下,他们便倒在地板上,我惊讶发现他们的嘴角有一些头发,便赶紧扒开他们的嘴,从他们的嘴里扯出一根根粗细不一的头发。

再看那娃娃,它又笑了一下,口中呢喃着我们听不懂的咒语。她的长发伸过来,缠住了我们。许桀不断的挣扎着,可能是之前同我和那个女鬼的打斗耗尽了他的力气,他没能挣脱娃娃的头发,这些黑色的头发像蛇一样缠住了他的脖子,他神色越来越痛苦,我明白如果他死了下一个就是我们了,唇亡齿寒的道理我们自然懂,但是我们的身体被头发缠住,如今即使想帮他也无能为力。

他逐渐放弃了挣扎,驾驶员被头发缠住之前赶紧开启了无人驾驶模式。虽然想提高飞行速度尽快回到地面获得支援,现在他也被缠住不能动弹,即使有这想法也无计可施。

副驾驶被头发缠得紧紧的,不断地挣扎,但似乎挣扎幅度越大,头发收得越紧,很快,他眼睛开始上翻,手脚挣扎幅度明显减弱。最后彻底失去了抵抗,一个白色的人影从他的身体钻出来,又飞向娃娃张开的口中。

许桀也快不行了,停止了挣扎,头发散开,他的身体摔倒在地面上。这些头发逐渐褪去,她飞了过来,没有理会奄奄一息的许桀,停在驾驶员旁边,他的手突然不听使唤地在仪表盘上胡乱按着按钮,我咬破手指,在手心划了一道驱邪符,打在她的身上,毫无作用,她的头发再次伸过来,把我和座椅绑在一起。

我只得眼睁睁看着驾驶员胡乱按着按钮,在一个似乎是表示飞行高度的显示表上,读数在不断降低:2000…..1500……1000….

“东起泰山雷,南起衡山雷,西起华山雷……五雷速发……”旁边的许桀突然又醒了,用手撑着身子,我趁她精力分散挣开头发,扶起许桀,只见他在掌心画了一个符,用尽力气打向那个娃娃,一声炸响,那个娃娃惨叫一声,炸得粉碎,碎片散落到舱室各个角落。

虽然把这来历不明的娃娃解决了,但是飞机已经来不及控制了,

透过窗户,前方远处出现.几座山岳,我们的飞机正向它们撞过去,近了,近了,又近了,已经可以清晰看到前面绿色的林海,没有了娃娃的干扰,驾驶员赶紧转向,并提高飞行高度,但是还是晚了,飞机不可避免地往下面一片森林里面扎进去,我们赶紧往飞机门走去,那距离机头较远,如果爆炸,打开舱门跳下去,说不定还有一些生还可能。

周骞和张婉醒了,驾驶员要求留下来帮我们打开机舱舱门,我们没时间再多说话,也就随他了,背着许桀来到舱门口,飞机不断下坠,我们连站都站不稳,更不要说跳下去了。刚来到舱门附近,便都摔倒在座位旁边。正当我们努力爬起来向舱门移动时,爆炸声从驾驶舱传来,紧接着,一团火焰从驾驶舱由远及近向我们涌来,我离舱门最近,再不敢犹豫,看下面有一棵树,纵身跳了下去。随即,上面机舱里传来一阵尖叫声…….

“啊……”身体动了一下,一阵疼痛,让我不禁喊出声来

“你终于醒了。”一个女孩的声音传过来。睁开眼,一阵光射进眼睛,让我很不适应,只好又闭上眼睛,过了一会,眼睛慢慢睁开,总算好一些了。看向旁边,一眼认出来这是在医院了。一个女孩坐在旁边,看到我,欣喜的笑了起来。

“我睡了多长时间了?周骞那小子呢?”我隐隐约约想起来我似乎是和周骞押送一个人回来,结果中途出现意外飞机失事了。

“就你一个人活着回来了,据我们所知你是在附近一条河的旁边的树上被当地农民发现的。搜救队只在飞机残骸附近发现几具烧焦的尸体。通过数字和航空公司提供的资料才确认出身份的,后来是村民报告才找到你的。早知道这样,那天我无论如何也要和你一起去的。”一张熟悉的脸呈现在我面前。是老姐,看她满脸倦容想必又是好几天都没睡好觉吧。

“这次你是真走运,要不是附近有居民,你早被附近的野兽当尸体吃了。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这么一伤,上面给你批了半年的假期,还是带薪休假。真是羡慕啊。”站在旁边的章彬开了口。

“那你也来试试咯。连动都不能动,有什么好羡慕的。”我没好气地说

“反正你也不能动了,以后家务活就交给我们吧。这段时间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小诗莞尔一笑

“姐,我发现你越来越好看了。”听到以后不用做家务,心里一阵开心,忘掉了身上的伤痛。

“你先别急着高兴,你出不去,也用不着钱,所以你的钱由我和小诗替你保管着,你放心,我们会把它用在合适的地方的。”老姐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我看着眼前这些人,瞬间石化了,身体才刚受了重伤,现在钱又被她们分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逆光飞行逆光飞行梁子非|短篇本文同《守望麦田的瞎子》和《梵高在麦田里开了枪》。用三个短篇小说来讲述同一个人的成长故事。都是个体体验的作品。我想在其中挖掘出一些所谓的深层次的意义。在成长的过程中,我像飞蛾一样挣扎着盲目地朝着光明的方向飞奔。飞向光明的路途虽然短暂,却让生命感觉真实。这是我写这三篇文字的最初本意。这三个短篇将陆续在小说阅读网上与大家见面。
  • 陨落的星耀陨落的星耀其夙夜|短篇白宇浩是一名追逐在梦想道路上的小说作者,机缘巧合下,他认识了一位跟自己一样追逐在梦想道路上的漫画家,但社会的现实一步步把他们逼近绝望......
  • 予一生安予一生安时四0l|短篇王一一以为云予安是爱她的,因为他说要买一串珠子去寺庙里面开光求平安给她,王一一信了。 虽然当时的对话是这样的,云予安看见街上姑娘戴在手上的串珠很好看,便问一一她喜欢不喜欢,一一看了眼,戴着真碍事不符合我女侠气质,但望予安如期待的神情,一一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简单。 “喜欢”, “那我下次选一串好看的,到寺庙里开光后送给你。”予安看向一一。 “为什么要去寺庙开光?” “听说佛图山上的寺庙很灵,我想..给你求个平安。”予安看向一一的眼里有光。 “可以求其他的吗?”一一低头思索。 “你想求什么?” “暴富!” “.………”
  • 岁月最后——鹿晗岁月最后——鹿晗MR鹿勋|短篇时光匆匆,当你再次出现时,我们还会是原来那样吗……
  • 一场无疾而终的单恋一场无疾而终的单恋飞花不见叶|短篇许多年以后,小泽问我:你当初为什么不去追求他? 我讶然:难道男神不是用来仰视的吗? 她想了想,说,你大概是对的。
  • 你敢不敢自掏腰包把自己嫁出去你敢不敢自掏腰包把自己嫁出去牛莹|短篇鸡汤
  • 霸总说他暗恋我霸总说他暗恋我许安愉|短篇【大宠小虐】第一次见白笙时她才六岁,巧克力吃的满嘴都是,睁着眼睛怯生生的看着他。 “我没有爸爸了,哥哥以后会保护我吗?” “会!” 儿时的承诺他一直履行,直到白笙谈恋爱跟人跑了! —— 愿你跨过千山万水,归来仍是吾妻。
  • 瑾瑜共此生瑾瑜共此生轻风拂柳|短篇高冷学霸好不容易被痴缠学妹追上,却不想她突然消失。 几年后,变成商场精英的学妹再次遇上学霸精英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 奈河引奈河引慕顺|短篇生活中的每一次决定,都有可能成为悬在我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亲眼见证,走向死亡。那是多么残忍。 真相难以抵达,人性是迷雾困境。
  • 林生求仙传林生求仙传夜色微晗|短篇真亦假时假作真。 一个雨夜,一间客栈,几个人。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关于求仙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