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章 改变世界的钥匙

(为什么李凤一定要死,为什么我回去拯救这么多次还是无法成功,为什么……我觉得我一定错过了什么,所以才会导致无法拯救李凤的生命的,按照白猫所说的话,拥有时间能力的我是可以改变过去的,所以改变李凤死亡这件事情也一定可以做到。可是,我究竟如何做才能拯救李凤,这改变命运的钥匙又到底是什么?)

吴雨晴胡乱快速的翻动着课本,发出啪啪的声音,然而吴雨晴的心思全然不在课本上。

原本吴雨晴翻动课本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不过现在班级正是自习的时间,就算是一根针掉到地上,都可以发出震耳的声音,何况是这个吴雨晴这个翻书的声音。班上的同学都向他投来厌恶的目光,可是有碍于吴雨晴现在已经腐烂的眼神也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吴雨晴同学,虽然知道您翻书的速度非常快,可是你能不能顾虑一下大家。”吴雨晴背后那个男同学再也忍不住了,出声说。

看到吴雨晴回头后那死一般的眼神之后,那个男同学被吓得往后退,他以为吴雨晴要出手打他,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抱歉。”

那名男同学松了一口气,一瞬间有种的得救的感觉,之前看吴雨晴的眼神只是凶恶的样子,可是现在吴雨晴的眼神就像无尽的深渊一样,从他的眼睛那里那位男同学看到了地狱的存在,那是只有死人才有的空洞的眼神。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有出现这样的眼神)

吴雨晴的眼神的变化,其实宋晴初很早就已经知道了,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宋晴初觉得吴雨晴最近的变化很大的,她觉得逐渐变得无法了解吴雨晴了。

“雨晴,今天李凤没有来上课,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下课之后宋晴初就来到吴雨晴的座位上询问,因为她猜测或许吴雨晴的转变和李凤有着一定的关系,可是这种关系并不是很大。

“李凤死了,就在我的面前死的。”吴雨晴抱着自己的头,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一样,“我想救她的,可是我失败了。我没有成功救到她,最后只能看着她在面前死去。”

宋晴初虽然很想追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她放弃了,因为如果现在继续追问下去的话,那么吴雨晴所要承受的伤害只会翻倍。现在的吴雨晴已经到达奔溃的边缘了,她可不想看到吴雨晴彻彻底底的疯掉。

宋晴初把吴雨晴抱在怀里,对吴雨晴说:“是,是,雨晴已经很努力了。”

(虽然不知道李凤死亡对雨晴这件事情为什么伤害这么大,可是我不能看着这样的雨晴不管。等他冷静下来的时候再问他吧。现在的话,这样就好。)

“可是我失败了。”

原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吴雨晴被宋晴初这么一出,就再也忍不住了,他在宋晴初的怀里低声的哭泣,就像一个拼命为了主人战斗的小狗在受到挫折之后,拼命的向主人摇尾巴,寻求安慰。

“我知道,可是你不是为了李凤努力过了吗,所以李凤不会怪你的。”

吴雨晴虽然觉得这样非常的羞耻,可是吴雨晴完全就没有要推开宋晴初的意思,他拼命往宋晴初的怀里蹭,不断的向宋晴初索求温暖。宋晴初被吴雨晴弄得痒痒的,她还是忍住不笑,而是温柔的看着吴雨晴,抚摸着他的头。

时间尽好,如同停止一般。

“呐,你们人类真是有够奇怪的,原来这样也可以治愈受伤的心灵。”

白猫再次出现在吴雨晴的面前,用它那稚嫩的语气说。

周围的一切都被白猫停止了,现在只有吴雨晴和这个白猫能够动。

“呐,那个女生的怀里温不温暖?我也想投进她的怀抱里一次。”

“别无视我啊,你这个家伙。”

被无视的白猫因为被吴雨晴无视了,在吴雨晴的周围跳来跳去。

“你来这里做什么?”

吴雨晴从宋晴初的怀抱里出来,然后怒瞪着白猫。

(都是你这个家伙玩什么拯救的游戏弄得我成这样,而且最为可恨的就是这个游戏根本就无法通关)

“嗯,你终于搭理我了。”白猫高兴地用它那肉爪拍起掌来,“你刚刚是不是想说为什么我要你去玩这个根本就无法通关的游戏。”

“没有。”

被窥探到心里话的吴雨晴此时有点心虚。

“不用骗我了,我可以读人的心哦,所有人的心里话我都可以读。”白猫跳到宋晴初的头上然后从她的脑袋里拉出了白色的丝带,看了一段时间之后,把那段丝带放回到晴初的脑袋里面。

“你在做什么?”

吴雨晴知道白猫现在不会对宋晴初出手,并没有阻止刚刚白猫的做法,而且就算吴雨晴去阻止也是无法成功的,他知道这个道理。

白猫对吴雨晴说:“我只是向你证明我的能力而已,刚刚我从这个女孩的脑袋里面读取一定的记忆数据,真是太有趣了。你是不是以为她一直拥有着圣母的性格?”

“没错。”

“虽然说现在的她是这样没错的了,可是她的体内还蕴藏着其它的东西哦,虽然说这个东西和我有点渊源。”

“你是什么意思?”

“算了,现在告诉你还是太早了,一直玩这个游戏的话,只要玩到最后你就可以知道我的话语的意思了。还有,李凤的死亡可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哦,我只是这个游戏的观测者,不会插手这个游戏里面,也不会出手杀死这里任何的一个人。”

(你以为你说出这样的话语我会信吗?)

“信不信由你,好了。你现在这个状况似乎想要放弃游戏啊,这样的话多没趣啊,一点都不好玩。算了,给你一个可以通关这次游戏的提示吧?”

“什么提示?”

白猫摇晃着头说:“什么提示呢?对了,就这样说吧,你觉得李凤的死亡到底是怎样造成的?”

(这个白猫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不是被李杰叫出去,然后才会被打死的吗?而且我已经把那次死亡扭曲了,还是没有拯救到她。”

“嗯……你这样说的话只能对一半吧。这个只是游戏而已,所以你要用游戏的看法对待这件事情,这样的话你才能成为一个出色的游戏玩家。”

“谁要成为这样的东西。”

“你每次玩文字游戏的时候类似这种状况的时候不是也经常遇到这种死胡同的缘故吗,无论你怎么选择,最后都只能走到BAD END 这条路,可是只要你发现了避免这条路的方法,那么世界就会随之改变,这就是这场游戏的精髓,这场游戏的乐趣。好了,说了这么多还真的不像我,再见了,小雨晴,我期待你的表现。”

白猫说完后就在吴雨晴眼前离开了。

(真是搞不懂白猫说出这样的话语的意思?难道一开始我方向就已经错了。)

“晴初,我好很多了,可以放开了吗。”吴雨晴红着脸对宋晴初说。

“嗯。”宋晴初点着吴雨晴的头说:“下次遇到伤心的事情可不要自己一个人承担,偶尔依赖我一下也行的哦。不过嘛,这件事情等会儿你可要给我交代的清清楚楚。”

宋晴初抬手给吴雨晴的头来了一下手刀,吴雨晴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你在做甚么?”

(把我的感动还给我。)

“谁叫你甚么都没有跟我说,这是惩罚。”宋晴初一字一顿的说。

“这样的话,心情缓和了一些吗?”宋晴初担忧的看着吴雨晴。

“嗯,被你打精神了。”为了不再让宋晴初担心,吴雨晴笑着说,“我已经好很多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吴雨晴决定再回到过去一次。

(为什么我回去了无数次还是无法拯救李凤,难道我的时间能力只是摆设,无论做什么都无法避开世界线的波动吗?不对的,我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就如白猫所说的,现在我已经陷入到一个死胡同里面,所以我才无法改变李凤的死亡。)

那么,要想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做,那就只能重新玩这个游戏了。吴雨晴把自己脑海里的记忆就像数据那样提取出来,然后回忆关于李凤的所有记忆,李凤觉得只要能找到这个可以解开死结的钥匙,那么自己就有可能改变这一切。

这个钥匙到底是什么?吴雨晴不断的翻阅着自己的记忆,想从里面找出突破口,他觉得里面肯定有被他遗忘的东西。对了,那封信,那封信就是突破口。

吴雨晴觉得这次一定能行,怀抱着这样的想法的他,再次回到了9月3日那天。

同类热门
  • 死亡之气之祭天死亡之气之祭天小熊熊快跑|奇幻拥有死亡之气,则拥有天下,这是当时的一句传说,因这句传说死人无数!
  • 墟灵传说墟灵传说滑稽与嘤嘤怪|奇幻每天,都有许多新的生命降临在这个世界,每天,都有许多旧的生命凋零在这个世界。当有一天,这个世界的旧生命不再凋零,而是以另外一种形态存在,相安无事?不存在的!
  • 血月魔王血月魔王梵枯|奇幻一次机缘巧合,远古魙族的灵魂碎片与大学生莫鸣珂融为一体,这致使他被强行拉到处处暗藏危机的异次元世界。为寻找传说中的宝藏四处乱窜的勇者,将异族视为眼中钉的人类王国,行踪诡谲的神秘势力。都将成为他寻找其余灵魂碎片的重重障碍......
  • 异世界科学家异世界科学家梦幻脚步|奇幻周鹏是一名化工专业的普通大学生,在一次尝试制作硝化甘油(炸药)时由于手残发生意外,他本以为自己会与马克思会面,睁开眼看到的的却是一位长着毛茸茸耳朵和尾巴的银发美少女。“您就是至高神艾利莫带来的智者吗?”美少女问。周鹏才发现,自己有了新的身份:智(Z)者(Z)
  • 幻想之神界幻想之神界暗夜之塔|奇幻我们是死亡之后,依靠幻想而生存的人,世界也会因为我们的幻想而改变。是扭曲世界的怪物,还是缔造规则的神明,也许,并不是那么容易分开。不要停下脚步,找寻一切的真相,在未来的尽头,等待我们的,到底是什么?
  • 赐死赐死赝品大师|奇幻上半部是主角前身后半部是故事的开始
  • 狩猎恐惧之人狩猎恐惧之人子非咸鱼也|奇幻直视吧,那幽深的黑暗里,不可名状的恐惧。聆听吧!那献给伟大支配者的祷告。 越接近真相,也就越接近疯狂。 在那混乱无序的世界里,是随波逐流,还是逆流而上? 让我们披上理智的盔甲,向着布满疯狂的前方,勇敢地踏出步伐。 直到,疯狂为止。
  • 洛苍洛苍苦瓜馅的粽子|奇幻一亿两千万年前,地球已经不在适合人类居住,苟延残喘的地球人类被迫实施“轮回”计划,对满目疮痍的地球进行彻底净化,并向茫茫宇宙发射了一万艘载有人类基因和希望的太空飞船。 一亿两千万年之后,“闹钟法则”陆续开启,流浪在宇宙中的地球人类慢慢觉醒,藏在地球人类灵魂深处的回家梦也越来越清晰。 在距离地球三千万光年的洛古星球上,地球人类建立了无比强大的文明,他们在为回到那颗美丽的蔚蓝色星球做着最后的努力……
  • 猎梦国度猎梦国度寂寞屠苏|奇幻蓝色的死亡。白色的梦,挣扎与苦痛之间,正邪交锋,恶首再生。
  • 校花贴身狂医校花贴身狂医天枢星|奇幻有妞不泡,大逆不道,有妞就泡,替天行道。在这花都,我便是那替天行道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