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1章 骑士上门

郭兴作为小郭村的猎人头领,在武道上的天赋是不差的,而且他本人也十分的勤奋刻苦,见识和经验都不是养济院的孩子能比的。

他跟着郭满演练了几遍,就掌握了长拳十三式的全部招式,在郭满指点几次之后,他便能有模有样的将整套武功练下来。

“小满,你身体刚好,去一边歇着吧,我自己演练即可!”

郭满对他的学习速度很是满意,于是点了点头,到一旁的石桌边坐下,说道:“爹,你好好演练几遍,不必急于体会招式中的韵味,先把招式演练熟练了,以后在练习中自然能够体悟到招式的精髓!”

“我明白!”

郭兴的武艺本就不差,如果家境殷实,有合适的功法修行,以他这个年岁,只怕比起缉捕司洪总管也不遑多让。

此时骤然得到上乘武功,自然十分迫切的想要把它学会。

他沉浸在演练之中,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悟涌上心头,让他一时间摒绝了外物的干扰,连突然响起的敲门声也恍若未闻。

郭满听到声音,便起身打开院门,门外站着的正是昨日来援的骑士。

“咦~”郭满心头一奇,觉得这骑士与前些日子有些不同,似乎多了一丝清秀之气。

只是,郭满与他并不相熟,自然也不好相问,于是拱手一礼说道:“见过差人,不知有何贵干?”

这骑士对郭满上下打量一番,拱了拱手,说道:“不请本捕进去坐坐吗?”

郭满笑了笑,急忙侧身请道:“差人请!”

骑士迈步进入院中,一眼便见到正在练功的郭兴,他驻足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又在院中扫视一圈,问道:“本捕听说,你们家还有一个孩子,叫郭满。为什么没有看到他?”

郭满看着骑士,失声笑道:“在下就是郭满,不知差人找在下何事?”

“你?”骑士满脸狐疑,接着说道:“本捕听说,郭满身体有恙,出门必然身披外袍,头戴兜帽。”

“差人请!”郭满没有直接解答他的疑惑,而是示意他到一旁的石桌边坐下。

骑士大马金刀的坐在凳子上,双目注视着郭满,等待他的解惑。

“不瞒差人,我以前身体有恙,惧风畏寒。不过,经过近四年的治疗,到今天已经完全痊愈了!”

“果真如此?”

“果真如此!”

“本捕姑且信你。”骑士依旧带着怀疑,问道:“昨晚山中悍匪侵犯村庄,与那两个首领作对的人,可是你么?”

“正是在下!”

“这么说来,你是会飞剑之术了!”骑士半倾着身子,向郭满靠了过来,眼神之中咄咄逼人。

“算不得飞剑之术,不过是些小把戏。”他暗运神识,腰间三支木剑相继飞出,左手并指如剑,向一旁的靶子一指,“咄咄咄”三声响起,三支木剑一一顶在靶子上。

他接着笑了笑,说道:“我前年随神医叶慕仁学习医术,结果医术没学成,只学会了一手养神法。练了两年,神念强盛不少,便有了操纵外物的本事。”

骑士看了看靶上的木剑,说道:“这三支木剑,可否给我一观?”

“有何不可。”说着,他并指回勾,三支木剑便脱离靶子,一一落在郭满面前,静静的躺在石桌上。他伸手向骑士示意,说道:“请!”

骑士伸手拈起天剑,仔细看了一下放到面前。接着又拈起地剑,看了一会儿放到面前。再拈起人剑,看了一会儿继续放到面前。

三支并排躺在骑士面前,他仔细的观察着剑上的花纹,说道:“这木剑是何人所制?”

“不才,正是在下!”

骑士心中惊奇,抬头看了他一眼,奇道:“你还会炼制法器?”

“哈哈~,哪是什么法器,不过闲来无事随便雕刻的玩意儿。”话音刚落,三支木剑突然跳起一分,“啪嗒”一声敲在桌面上。

见此情形,骑士突然笑出声来,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为他的脸色更增几分光彩,四颗细小的尖尖虎牙,又为他庄重的神色,增添几分俏皮可爱。

郭满心中一跳,竟起了几分倾慕之感。他急忙摇了摇头,运转真气驱除杂念,暗道:“这骑士明明是个英武的男子,怎么会让我升起这种不该有的想法来。真是罪过罪过!”

这骑士不知道他心中所想,见他摇头,还以为是在抱怨木剑拆自己的台。

笑过之后,他指着木剑说道:“你还说这不是法器么?只看它们这分灵性,只怕品相也不差。”

郭满不欲和他争辩,叹了口气说道:“罢了,你说是便是吧。”

“这’天’、’地’、’人’三字,不知是何人所写?还有这祥云仙鹤、山川溪谷、院落禽畜,又是何人所绘?”

“这三支木剑,是在下为了修炼神念所制,其中字样图形,皆出于在下之手!”

“这不可能!”骑士连连摇头,说道:“这不可能,你不用骗我。以本捕的眼力,还能辨认出来。这三支木剑,本体材质十分普通,之所以能成为法器,就在在字样图形之上。

这三个字虽然丑陋,却为木剑点出了方向。这三幅图样,看上去好似涂鸦之作,却自有一股韵味儿,为木剑开启了灵性。看你年纪轻轻,即便有着家学渊源,也断然到不了这种境界。”

“在下已经说了这字样图画的来历,差人若是不信,在下也无法证实!”郭满虽然敬佩这骑士的勇武,却也不耐烦他打探自己的隐秘,况且自己已经解释过了,他却不信,于是语气中自然多了几分不满。

骑士自己也发觉了不妥,欠身说道:“是本捕失礼了,还望郭小哥不要见怪!”

“无妨,差人还是说一说找在下何事吧?”

骑士面色一正,不再理会桌上放着的木剑,说道:“郭小哥,昨晚悍匪侵入村庄,那女性头领明明已经说出要投降的话,你为何要趁势杀人呢?”

郭满哑然失笑,果然还是被问到了,看着骑士双眼,片刻之后方才说道:“合欢宫是个什么样的所在,想必差人一清二楚。”

骑士点点头:“合欢宫以人为药修炼邪功,高层教众皆是邪恶歹毒之辈,杀之毫不足息!”

“既然如此,我杀她有何不可?”

“郭小哥误会了,本捕并非此意!夏雨嫣修炼邪功,杀人无算,多年以来不知悔改,此人死不足惜。只是,那时她已经投降,自然应当捉拿归案,由官府审问后,依法判决!”

郭满冷笑一声,说道:“那时你们的对话,可是说得清清楚楚。他们若是捉拿归案,就会被人花钱赎罪!”

骑士沉默不语,片刻之后才抬头注视着郭满,说道:“既然如此,郭小哥为什么没有把江未云一起杀掉?”

他看着郭满沉默不语,追问道:“你是担心本捕阻拦?”

郭满正要开口辩解,骑士立刻说道:“本捕单独前来,就是想听听郭小哥的真心话,你可不要拿谎话骗我!”

郭满想也未想,点头说道:“听差人昨日所讲,你是从南京调来本地的?”

“不错,本捕确实是从南京调拨而来,莫非有什么不妥?”

郭满挥了挥手,说道:“并无不妥。差人既然是从南京来的,又是高级捕快,想必知道四年前,缉捕司围捕合欢宫的旧事吧?”

“此事本捕确实知道。只是,那时本捕还不是高级捕快,对此事所知不详。只知道,此事乃是府城城主发起,绸缪数月之久,调拨中都及四京精锐,秘密重建东平府缉捕司。之后暗中侦查数月,又借调翠屏山法堂精锐,才以雷霆之势将合欢宫扫平。”

郭满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时洪总管亲自带兵,一举荡平宝生阁,解救了被关押折磨的近百男女,数百孩童。”

骑士若有所思,问道:“莫非你也在解救之列?”

“不错。看我的武艺,你也应当知道,我天分甚高。”

骑士失笑,却还是点头表示赞同,郭满的武艺不提,只说他的一手飞剑之术,就能看出他的天分极高。

“就在宝生阁被荡平的几个月前,我被养济院院长卖到了合欢宫。夏雨嫣不知用了什么邪法,发现我天分很高。她以邪术将我迷惑,吸取我的天阳地阴之气,修炼邪功。若非洪总管当日带人荡平宝生阁,我只怕已经一命呜呼了!”

“所以,你恨夏雨嫣入骨,却对江未云网开一面!”

郭满笑了笑,说道:“非也。我之所以没对江未云动手,只是觉得不值得为他得罪你。”

“这么说来,倒是本捕救了江未云一命。”

“不敢这么说,若是没有差人赶到,我们不见得是他们的对手。”

“算你还明事理,有点儿良心!”说着,骑士向他翻了个白眼,一瞬间露出的妩媚之态,令郭满的心跳顿时慢了半拍。

郭满急忙转过头去,深深吸气稳住心神,再回头看时,骑士的面色又恢复如常,威风赫赫勇武异常。

郭满揉了揉眼睛,心道:“一夜未睡,难道因此精神恍惚了?怎么会感到一个男人的眼神妩媚呢?”

郭满苦笑一声,重又看向骑士。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异界狙杀异界狙杀秋天的竹叶|仙侠原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某特种部队狙击手东方隼,为完成逝去女友辛薇的遗愿携女友骨灰攀登珠穆朗玛峰,遇险坠崖,与女友双双灵魂穿越到尼古拉世界,在尼古拉世界东方隼为找到辛薇足迹踏遍凡界、仙界、鬼界、妖界、魔界五界最终在神界相遇。完成了这一段史诗一样的爱情。
  • 魔证魔证北冥九哥|仙侠修仙觅长生,热血任逍遥,踏莲曳波涤剑骨,凭虚御风塑圣魂!
  • 弄年华弄年华萧空既然|仙侠曾见山河涌变色,坐观钓鱼十三载。见他琅琊不姓王,忽复梦人泪沾枕,又忆岸边旧伊人。曾见烟凌阁中上,俯见屈子诉衷情,望她杨妃嫁明皇。诌一曲《相见欢》,悲一声《多少恨》!
  • 武破仙路武破仙路真泪自融心|仙侠以剑道胜天下,剑神唯我。回天魔剑入尘世,乱剑斩破苍穹间。遇真人,入仙道,修仙法,习仙术,冠绝天下。山海异兽全诛之,创造神话。灭门之难,镇教神功出世,隐含恐怖真相!数万侠士集于登天顶,只为那一个仙位的争夺。一切的一切却只为一人,海枯石烂,此生不渝。
  • 大道人归大道人归宝粑粑|仙侠每逢乱世将显,神明总是以各种形象现于世人面前,他们慈悲,他们睿智,他们超然世外,他们令人敬畏。那么,这些神明所行,哪些是真,又有哪些为假?一个前朝遗族,一个有着自己忧愁的世家子。在封神之役两百年后,无意之中卷入了这次莫测的风云变幻之中。我贪婪却又无私,我怯懦却又无畏。闻正看着这渐渐与自己不相干的人世间这样想到。
  • 浮世绘妖浮世绘妖杯酒试兵权|仙侠在这浮躁不安的世界,用鲜血描绘一幅群妖乱舞的画卷,烙印上他的名字——猎妖师。这一生,注定只能与鲜血为伴!———————————————————————————————【新人不易,求点击、收藏、推荐,即使是一两章的开篇阅读也是对杯酒的莫大支持,杯酒在此拜谢!】
  • 代天伐圣代天伐圣天宦|仙侠久居高位,泯灭人心,欲代天行事,算计众生,视为刍狗,圣人不仁,人当伐之,欲替天行道,明剑无垢,代天伐圣。
  • 仙极神境仙极神境赋语|仙侠乾坤浩渺,血肉身躯且归泡影,何论影外之影;山河大地尚属微尘,何论尘中之尘;人生天地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唯有修仙问道,方可笑傲苍穹。吾以天地为棺,日月为壁,星辰为珠玑,葬于混沌,待轮回破灭,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仙道之极逆修成神。
  • 断琴长歌断琴长歌几蒲团|仙侠南海有琴,名玄碧,此琴无弦,却灵力无边,可以世间怨魂为媒介,探知往昔事,传言道若是机缘到了,预知未来事,也未尝不可,乃是为修道界众人所垂涎。 昆仑有人,名竹词,是玄碧琴得新主人,而浮雪有人,名故绪,承师父意愿,想要夺得玄碧琴。 但这并不能算是一个相爱相杀的故事,只是牵扯前一辈恩怨,是非众多,最终也是事不由己,唯一没改变的不是人心,是最初那份单纯得相思与情意。
  • 征仙道途征仙道途不禁酒|仙侠一个冥想十余年灵魂异常强大的病人,变成吞金噬石不得饱餐的古怪少年郎,杰出灵魂与强悍肉体的结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何为修行之野望?仙魔两道我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