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第四章

“呼哎!呜哇!爽啊啊啊啊~”

雪琼坐在游乐园的过山车上,扭头看向夜羽,顺手摘掉他的面具。

夜羽俊美的脸显露,在阳光下,令女子嫉妒的俊颜熠熠生辉。

好在过山车上的乘客都无法分散注意去看,才避免一次骚乱,但雪琼还是悄悄地给夜羽的俊颜下了一个禁制。

对于雪琼的行为,夜羽仅仅只是皱了皱眉。

“你也喊出来试试呗,你一定是第一次来游乐园吧,嘻嘻。”

“……你不是第一次来?”夜羽淡淡的飘去一眼。

“唉,就是因为第一次来嘛,所以要玩个爽嘛。呦呼~”过山车又过了一个高坡。

“啊啊啊,太爽了!要是六长老爷爷在的话,就不能在玩啦!啊啊啊!”雪琼与同乘一辆过山车的游客们一起吼叫。

“你不会害怕了吧……”

“滴滴”过山车结束,缓慢停止。

“呵。”害怕,这点速度值得本尊害怕吗。

雪琼滴溜溜转着眼睛,“我们去鬼屋吧。听说是这个城市中最恐怖的~”不等夜羽回复,拉着他便冲向鬼屋。

呼~冷风吹过,滴答声连绵不断,不时出现几声电锯声,在阴暗的环境中令人毛骨悚然。

“啊啊啊啊啊!”雪琼叫出声,顺手抓住夜羽的手,此时她们眼前正挂着一串吊死鬼。

“……”夜羽毫无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向‘吊死鬼’挥去,‘吊死鬼’飞开。“你只是想叫吧,冰雪一族的圣女会怕这等赝品?”

‘本尊连真的都见过,但这个界面的人应该见不到的,为何如此逼真?’夜羽对二十一世纪的地球充满好奇。

雪琼冷眼看着某位不解风情的黑衣人,‘这真是我的劫数之人?’

“你没谈过恋爱。”雪琼下定结论。

“……未曾,但……爱过……”夜羽眼中闪过从未有的温柔和痛惜。

“呵,只是爱过,应该还是暗恋吧。你这般不解风情,你所爱之人会爱上你吗。”雪琼的话中带上了些许嫉妒,但她并没发现,夜羽亦是。

“闭嘴!”夜羽神情突然一变,嗜血的红光从眼中闪过。

一道残影向雪琼的脖子袭去。

“呃!”雪琼勉强避开夜羽的袭击,但余威仍对她有一定伤害。

“不,她也爱我!都怪我!都怪我……”

夜羽的血金色眼睛染上疯狂、愤怒与自责,灵力幻化成刃疯狂的毁坏周围的建筑,雪琼给他下的禁制骤然崩碎。

“不好!竟然失控了!这次玩大发了!”雪琼脸上显出焦急,‘先控制住夜羽,使鬼屋中的人不受伤害。唉,没想到他这么不禁逗。’

雪琼的右手飞出冰莲,一朵朵冰莲绽开,花瓣飞舞,形成一片水晶罩封锁住疯狂的夜羽。

“啧,你这个臭羽毛,竟然这么麻烦。”左手聚灵,加固建筑的同时也不忘发牢骚,全然不记得夜羽是因何而疯狂的。

冰罩内温度骤降,夜羽的行动被限制,他身上浮现一层冰霜,并逐渐被冰封。

雪琼带着冰封的夜羽一个瞬移离开,走前留下一句话“冰蓝,善后。”

“是,圣女。”

——郊区某别墅——

雪琼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夜羽,戳着他的脸道:“多大的人了,居然还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的历劫之人是这么个弱鸡,唉:-(,咦,脸还挺软的,不错不错,以后有的玩了。”

雪琼一只手“蹂躏”夜羽的脸,一只手给他下了一个封印。

“嘶,这是哪。”醒来的夜羽不禁捂住被雪琼蹂躏的脸,问道。

“嗯……冰羽阁,我(们?)的……寝宫”雪琼憋笑,装作一脸严肃的说。

“怎么回事。”

“呦,还断片了,询问别人还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你还想让我爱上你……嘁,你也是真弱,情绪都控制不了,要不是我,你会死哦。”

“……我究竟是因什么而情绪失控你不知道。”夜羽冷冷的看着她。

‘该死,又是那冷漠的眼神,只有‘她’才会令你有真正的的情绪吧。’雪琼不禁嫉妒起来。

‘等等,我在想什么!我难道爱上他了?!’雪琼突然意识到自己此时的情绪。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公子,你长得像我未来夫君公子,你长得像我未来夫君星情忆昔|幻情苏月儿,天使和恶魔的化身,她拥有天使般的面孔但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恶魔般的性格。在世人眼中她是个可望而不及的人,而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没心没肺腹黑大小姐一枚。在外人眼里她是个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可谁知她是个爱食如生爱财如命的逗比。当这样的逗比撞上冷酷魔帝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咦?为毛妖王这货又来横叉一脚?咦?为毛这个今人闻风丧胆的王子又在这甜甜地喊姐姐?天哪!这个世界混乱了!
  • 媚世修仙之娘子妖娆媚世修仙之娘子妖娆小绒兔|幻情据说,只存在于远古时代的天灵师乃是世间最强大的存在,特殊的天赋让他们得以调动四周灵气为己用,控制空间里的一切,掌握世间流速。他们能够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茫茫仙界,群英荟萃,却无人能敌,一场天地大战,生灵涂炭,让天灵师永远消逝在了这个世间,当万年流逝,天灵师只成为了一个历史,曾经的辉煌也不过沦为神话,众人却不曾想到,世上还有一位幸存的天灵师,那便是南宫清。❀本文一女多男,女强。一朝穿越,她成了万人唾弃的昏庸暴君。本以为自己是废柴灵根,无法修炼,却不曾想到竟是万年前远古时代中的至尊强者,她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天灵师。凡是进入她的范围之内,无论人,妖,魔,甚至是仙,都无力抵抗,修炼等级越深,控制的范围也就越大,她可以运用周围的灵气形成空间漩涡,让无形的灵气变为刀刃,让对手出其不意。天地万物,皆为吾所用。本是万年难遇的废柴,却在一夜之间转为惊世绝伦的天才,无尽的光华也从此展现,成为一代天骄。❀至于她的废柴体质么:小样,别说寡人是废柴,天材地宝?那是寡人用来喂猪的。炼器?本小姐的无限生命空间是旷世之宝。契约?咱最不缺的就是神兽!炼丹药?这都神马年代了,寡人早就突破炼药大师级别了。她仅仅是在掩藏,掩藏风华绝代之后的惊人天赋。但尽管这样,也仍然有各种风情美男的投怀送抱—————一、“陛下。”一道温润的声音从背后悄然传来。“谁?”南宫清转身,见轩辕梦倚在栏杆前,微喘着气,病态的脸上微微泛着红光。他张开薄唇,似乎是要说些什么,却有即可停住,一双美眸只是静静地凝视着她。“爱卿此次前来,所谓何事?”她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听他的各种冷言讥讽。“我。。。我。”他竟有点语塞。“爱卿若是觉得难以启齿,寡人便先行一步了。”说完,欲离开。突然之间,一个欣长的身躯猛然拥住她,淡淡的药草味涌入鼻间,他把他倔强的头颅深深地埋在她的怀里,“陛下,我爱你。。。”清凉的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淌过她的手臂。他抬起头,苍白的俊美熔岩中出现粉色红晕,宛若初绽的粉嫩桃花,娇弱含羞。“爱卿不是说寡人是残酷至极的暴君,我们势必水火不相容吗?”她挑眉。“陛下若是酸,我愿成碱,只为伴君,一生一世,永不离弃。”他松开手,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回答,此刻,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他从来都没有如此害怕过遭受一个人的拒绝。南宫清荷思考片刻,”这对于寡人来说有何益处?“她笑的十分龌龊。”若陛下不嫌弃,臣愿以身相许。“他面带娇羞,双眸含情。一秒、二秒、三秒。。。却听“嘭”的一声,她卧倒在地,轩辕梦着急地上前去,取出银针的手却刹时停住,只见,南宫清荷的鼻间有两道殷红的血迹欢快地流淌。二、美妙的乐曲婉婉地从亭阁里传来,南宫清被这美妙的乐曲吸引住了,不禁停下脚步,向前望去,一白衣美男在优雅的弹琴,某皇立马向前,“嘿,美男,你芳龄几何啊?”白衣美男缓缓转身,神圣不可侵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出现了愤怒的神色,“陛下,您怎会前来?”说完,一阵强烈的掌风袭来。南宫清荷不慌不忙的一个转身,调动玄力,组成紫色的漩涡,吞噬了那股力量,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你是在挑战寡人的耐心吗?给你多少次机会了,还不知悔改?”白衣美男微微一愣,她怎么会武功,她不是有名的废柴皇上吗?什么时候功力如此的深厚?南宫清荷妖娆的脸蛋上出现了一抹决然,“来人,拖下去,斩了!连同他的那个淫妇!”“可是,皇上,公子他是。。。”南宫清荷的声音里带着致命的毒液,“怎么?想找死?告诉你们,这个皇宫,寡人才是真正的主人!”脸上闪过一丝阴霾,这个朝廷,是该清理一番了,且看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征服整个时代!宝贝们,收藏哦!
  • 卿莫长独卿莫长独路旻|幻情一个冰冷(?)师傅无意间被两个徒弟缠上(?),却不想引出一系列的事情
  • 失落的身份失落的身份叶凌懿|幻情有什么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一个人的记忆?身旁的亲朋好友?自己的父母?还是自己在短时间内所经历的翻天覆地?这个问题,只有自己真正经历过才能有答案……
  • 《“羽少”不要太疯狂》《“羽少”不要太疯狂》落麟|幻情在漆黑的森林中有着一座堡垒,堡垒的外面爬满的白蔷薇,看似古老,有些许的破烂,可没人想到,这里面住着人,住的都是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玄音,是一个杀手,她奉命去杀一个古堡里的人,人,没杀死,奇迹,却发生了!
  • 冷傲邪妃妖孽帝冷傲邪妃妖孽帝灵兮流|幻情她,21世纪暗夜女皇,杀人不眨眼,一朝穿越神凰大陆,修炼、虐渣,两不误,却误惹一个神一般的男人, “风轻落,谁给你的胆子,敢打本皇子。” “本座给的,有意见!” ... “帝君寂,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了。” “不能。” “为什么?” “你是我娘子。我要妇唱夫随。”
  • 魔妃惊华魔妃惊华陌上离卿|幻情不过是无意之间与魔珠融为一体,为何天界那三殿下总要追着她喊打喊杀? 打不过怎么办?她就只好吃点亏,使美人计了。 “殿下,你看我怎么样?”她露出自己精致的锁骨。 孤高冷傲的三殿下冷眸一瞥,“滚!” 被拒绝了?好吧,看来她只好在一次夜黑风高的夜晚将他灌醉扛上床了。
  • 狂妄如妃之逆天妖孽太娇媚狂妄如妃之逆天妖孽太娇媚破碎了唯一|幻情群穿?神女转世?玄气世界?各种穿越各种狗血……乔罂粟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命啊,会如此坎坷……唉!世态炎凉……好好一个弱女子就这么生生“熬”成了强大的女汉纸……这让人情何以堪!?对没错都是这只喜欢用伪苏剧情来讨女主的作者搞的鬼!快去群殴这个文笔烂掉渣的作者吧!期待你们的群殴~(谄媚,谄媚)新人上路求指点,对没错,本人就是那个喜欢用伪苏情节来套女主的求群殴的小唯!加油!
  • 寒幽天笙梦之花寒幽天笙梦之花凌霜凤寒|幻情他,是冥后与神皇的大儿子,冷酷无情,从小在冥界成长,却不知有弟弟。她,是冥王和神后的大女儿,残忍无情,从小也在冥界成长,却不知有妹妹。他们从小是兄妹,他独来,她独往两人各不相干,去不知情已蔓延。他,是冥后与神皇的二儿子,温柔如水,从小在神界成长,深知有哥哥却不能重逢。她,是冥王和神后的二女儿,可爱如花,从小也在神界成长,深知有姐姐却不能重逢。他们从小是兄妹,他宠她,他爱她。
  • 画卿入骨:狼君大叔别过分画卿入骨:狼君大叔别过分婧依|幻情女大当嫁,叔大了也得嫁。自杀殉情不成反坠狼口。借腹生子,这种事情我许墨滢誓死不干,更何况是生一个比我大好几千岁的怪物。“许墨滢,是你从天而降钻进我怀里,这娃你生也得生,不生也得生”,狼大叔冷冷威胁。“娘亲,你是我看中的给爹爹做媳妇儿的人,生个妹妹给我,是你的职责”,狼宝宝一本正经的教训。宁可死不可辱,这娃生不起!惹不起你狼父子还不会躲吗?可是狼大叔阴魂不散怎么破?各位小主,看官,妖精,鬼怪,神仙,路过请留步支招,小女子墨滢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