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1章

画面渐渐暗去,当它再次缓缓亮起,一条繁华的街道便呈现在眼前:行人们踩着黑色的沿街石,不时饶过街边几棵枯败的树木,熙熙攘攘的逛于这条街道之中,一派热闹的景象。

“嘎吱”一辆灯笼车在街道边停了下来,后面的车门缓缓打开,从车上走下来一位穿着黑色长袍,腰上缠着阎曼的马头执法官,手里拿着一个黄色的信袋子,转身走进了一扇有侍卫守护的黑色的大门里,往上一看,大门上还悬挂着印有“魅萝所”三个字的牌匾。

那马头执法官走进大厅里,站在了印有行法室三个字的大门前,敲门喊道:“各位执法官,政法所有新的命令下达,是神官大人亲自颁布。”

狗头执法官说完,以为里面的执法官会立马请他进来,没想到过了一会儿,门内才传来声音:“请进!”

马头执法官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只见行法室里,五名执法官围着一张圆形的会议桌坐在了一起,成玉也在其中。花架上的灯笼花正幽幽散发着光,它的光芒浸在了快叠满文件的桌面上,也有几条光线跑到了官员的镀银而又刻有条纹椅子上,给它染上了别的色彩,也发现了椅脚下,官员们的脚还踩着柔软的地毯。

”听这声音总觉得有点熟悉,原来是玛尔啊,”坐在成玉的旁边,一名熊头执法官笑道,同时拉开旁边的椅子,“请坐。”

“不了,我来这里是给你们传达政法所命令的,”玛尔摇了摇头,脸上突然涌出了一股可叹的脸色看着熊头执法官,“柯达,我也相信你马上就笑不出来了。”

成玉摸着银质的扶手,看着玛尔手中的信袋子。

“难道是什么不好的消息?”柯达皱了皱眉头问道。

其他执法官也全都盯着玛尔。

玛尔却不言语,带着微笑看着他们。

“把袋子里的命令念出来吧。”成玉对玛尔说。

“好吧,希望你们调整好情绪,”玛尔拆开信袋子,抽出一张白色的文件,把它拿在手中,低头念道,“兹魅萝所事关重大,维系明华城的魅萝供给,魅萝所改号“魅萝议事部”由神官为部长,议事员为部员全权负责魅萝所的日常事务,现魅萝所所长在四十个小时内去前往摩天楼与雷蒙议事员完成交接,并且率上下官员撤离魅萝所回去待命,命令,神官明华桀!”

玛尔念完,在数道惊慌的目光之中往前走了几步,把信封放到了圆桌上,说道,“命令我已经放在这里了,希望你们尽早把它交给你们所长。”

“他疯了吧!”柯达猛的站起来骂道。

成玉也站起来了,脸色不太好看,低头拿起那张纸看了起来。

另外几位的执法官的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一时间气氛变得十分紧张。

“柯达,你这性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烈啊,传进神官的耳朵里可不好,不过我理解你们,魅萝所这么好的肥差就这么没了,换谁换也心疼。”玛尔转身朝门外走去,“而且还有别的问题各个部所都已经满编了,你们该往哪里去?神官大人这一下动作,可是把好多人都给吓到了。”

“明华城的天别是要变了,再见。”玛尔扭头朝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关上门走了。

玛尔一走,桌上响起了几声爆响,是这群执法官们把愤怒发泄到了桌子上,同时他们骂道:“

“这才重新当选多久,他眼神也是瞎了吧,不知道是谁让他当上神官的!”

“我看还不如让梅林当,怎么不一脚踢爆他的脑袋!”

“真想一刀杀了明华桀,感觉天都要塌了!”

………

“成玉,看来你当初说的话错了。”一名男性执法官对成玉说道。

成玉将目光从雷蒙的名字上移开,把文件压到了掌,深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我一个人决定不了谁当执法官,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不能在魅萝所当执法官我们或许还能承受,就怕会更惨,”另一名执法官一脸担忧的说,“明华桀这个死东西,要把我们全都害死啊,话说可笑,成玉你这个帮了他大忙的人,不会要落得一个被恩将仇报的下场吧?”

柯达冷哼一笑:“就算她所说的,谁能知道发生这种事呢?”

成玉用冷冰的目光扫过他们一张张脸,说道:“但是我想都不用想,我都知道你们为何要说出这些话,也知道你们说这些话对现在的问题一点帮助都没有。”

“希里!”成玉呼唤自己阎曼的名字,“嘶”希里从窗帘下钻了出来,缠在了成玉的腰上,手臂已经不适合希里缠上去了,毕竟它不再是幼年,身躯比之前大了不少。

“现在安静下来吧,等我走了,随便你们怎么骂。”成玉转身朝门口走去,用力拉开门走出门外,接着她把门往后一带,门便猛的弹回来,“砰”的一声像被撞击一样卡上了锁。

成玉脸色难看的走出了魅萝所的大门,她轻昂着头,看着前方来往的行人,他们虽然穿得华丽,但是他们的身上却散发着低贱的气息。

“大人好!”

“大人好!”

……

几个从她身边走过的平民,都毕恭毕敬朝成玉问好,然后才慎然的离去。

成玉收回目光,抬脚前往前走去,前方的人群立马慌忙的给她让出了空间,让她径直的走到了街边,自始至终,成玉的脸都是冷疑的,有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姐姐!”从人群里突然传来阿麦的声音,成玉眉头轻轻一触,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衣着靓丽的阿麦从人群中艰难的挤了出来,一脸可怜的朝成玉走来,带着哭腔说道,“对不起,姐姐,对不起,我知道我不配再来找你,但你对我的好就像梦魇一般天天折磨着我,我必须来找你忏悔。”

周围人群的大多目光都集中到了成玉和阿麦身上。

成玉用平静的目光把出阿麦上下打量了一遍,才缓缓开口:“你不必这样,你可是不知道得罪多少人,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成为茂凯的小老婆的。”

“有些事情做过之后才知道后愧,如果能换得姐姐的原谅,我什么能原意去做。”阿麦急切的朝前一步想要靠近成玉。

“希里,”成玉唤了一声自己阎曼的名,希里立马伸出身子,朝阿麦张开了利牙,“嘶”的发出了警告声。

阿麦脸色一变,惊吓的往后退了几步,接着神色变得十分委屈,好像眼睛里马上要流出泪要来,说道:“姐姐……。”

成玉把她的话打断,说道:“你刚刚不是说你能为我做任何事吗?只要跪下来骂自己十声贱人,我就立马原谅你。”

周围的人听到成玉竟然这么说,大多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时看了看左右同在旁观的路人。

阿麦被成玉的话弄得有点举手无措,呆在原地。

成玉盯了阿麦一眼,然后淡淡的对她说:“不说,以后你就想说都没机会了。”

“姐姐我……,”阿麦想向成玉解释,成玉再次将之打断,并不耐烦的转过了身,说道,“去找你的茂凯去吧,别再浪费我的时间。”

“砰!”成玉听到身后响起膝盖跪地的声音,她转过身,果然见阿麦轻咬着唇,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在了大街上,面朝着她。

阿麦可怜兮兮的看着成玉,终于张嘴喊道:“我是贱人,我是贱人……”声音响亮在大街上,让旁边的行人都惊呆了,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

成玉看着阿麦变得低贱的样子,脸上保持着平静,唯有一双眼睛有什么情绪在闪动。

阿麦喊了“贱人”十声之后,完全不理会周围刺目的目光,从脏肮的地面上站了起来,用希冀的眼神看向成玉,说道:“姐姐,现在你能容许我靠近了吧,我也能真正的叫你姐姐了是吗?”

“哼!”成玉听到阿麦这么说,脸上不由划起了一丝冷笑,转身伸出手往前轻轻一摆,招呼着一辆来往的灯笼车停了她的脚下。

“姐姐,你让我做了这么残忍的事,你应该是原谅我了吧?”阿麦见成玉的神色不对,有些着急想要上前问她,却又被希里给吓退了。

成玉看着眼前的车门缓缓打开,回头朝阿麦冷笑道:“傻瓜,我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你还真跪了,原来你真有这么贱啊。”她嘲讽的看了阿麦一眼,回头缓缓登上了灯笼车,而阿麦意识到原来自己只是被成玉给狠狠戏弄了,一张脸顿时失去了血色,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灯笼车将车门缓缓合起,转动着轱辘,驶去前方了。

“哈哈!”周围赫然爆发出笑声,一瞬间阿麦成为了一个小丑。

这个小丑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周围对她指手划脚的人,然后撞出人群溃逃而去。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圣衍之主圣衍之主孤影蓝山|奇幻力量与权力纠葛的世界,波云诡谲的平静之下,掩藏着足以颠覆世界的阴谋。 一位即将逝去的皇帝,在风雨飘摇的王朝里留下的退路。 一个矿工死里逃生的奇遇。 凛天将至,究竟谁才能拨开笼罩着世界的阴云。 权谋纷争,这是一个小人物在权力游戏里故事。
  • 兽群战争——最后的太阳祝福兽群战争——最后的太阳祝福山风长|奇幻毁灭过后人类又熬过了漫长的战火煎熬,这才迎来了一个意外的和平年代。身为斥候组织的一名年轻斥候,我与许多年轻人一样享受着这个和平年代。而我的养父则是战争年代里的一个传说。我与传说之间,横亘着无法逾越的理念上的巨大障碍。因一次委托,我看到了和平年代的结束以及传说谢幕的姿态。在巨大的悲恸中我第一次认清了这个毁灭之后的世界。身为父亲理念的继承者我该何去何从?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帝国战神帝国战神扎啤人生|奇幻天地间位面无数,唯我独尊!生死间血染九天,唯我掌控!混沌的宇宙,看我王为之杀神屠魔,成为不二主宰!
  • 应见黎明应见黎明溪森洛林|奇幻吸血鬼,阴阳师,妖怪共居同一世界,相应的三者之间不可避免的有着交集,而人类中的一个组织则是为了在这三者之前寻求生存。
  • 剑之信条剑之信条第零罪|奇幻一场大火烧毁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学校,也燃起了一个孩子内心的火焰,刚开始,他仅仅只是想要复仇
  • 这位卡师,我们有缘这位卡师,我们有缘握了棵大宝|奇幻请等等,这位卡师,我们有缘啊。嗯,缘是什么,嗯……缘,妙不可言
  • 风云赞歌风云赞歌云泽下|奇幻每个人都有故事。故事像锁链一环锁一环,这是宿命。有人与宿命抗争,搅动属于自己的风云。你是其中一环吗?魔鬼,龙侠客,河神,圣光。四个宿命长河中的人会怎样乘风踏上云颠,冰火的视角,不一样的故事。
  • 魔兽与漫威的父慈子孝魔兽与漫威的父慈子孝灰色死神|奇幻这是一个年轻人,鬼泣五维吉尔的力量之后,来到艾泽拉斯种田的故事。 所谓,拳打燃烧敬老院,脚踢古神幼儿园,一切只是为了圆梦。 特典 伊利丹:玛维,感受这被囚禁了一万年的怒火(爱意)吧。 玛维:啥子,你再说一边?今天晚上不想上床睡觉了? 伊利丹:老婆,你听错了,我说的是爱意,怎么可能有怒火。 玛维:这还差不多,行今天晚上允许你暖床。
  • 圣塔之战圣塔之战游老怪|奇幻世事变迁,百转沧桑,时光见证着。 那座屹立的通天之塔,一次次的更换着它的主人。 这份至高的荣耀,一次次的驱使着人们,朝着那条通往圣塔的路前行。 用铁和血铺就的道路尽头,写着名利、欲望,还有那忠贞不渝的梦想。 当苍天红月,当地裂山崩,当圣城的钟又一次敲响的时候。 过去将终结,秩序将殒裂,传奇将抒写。
  • 杀戮天使与反乌托邦杀戮天使与反乌托邦A.K.海勒|奇幻比温柔更可靠的,是武器。 比武器更可靠的,是权利。 在这个等级分明的反乌托邦式社会里,她仅凭借弱小的身体和魔鬼的力量发动一场革命! 有人说她只是圣徒会的会长。 有人说她是这个国家的女王。 更多的人说她是天使的化身。 不过一名军情七处的特工却说:她是魔王的女儿!是杀戮天使! (现实向近代种田文,无系统,非小白文,已有百万存稿,可放心入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