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6章 建厂

马斯特不仅仅是一个商人,更是一名拥有战略能力的智囊。

这让时经很是惊喜。

在有关于政治、经济方面的能力,马斯特明显超出了卫老、琳娜等人一大截。

加之他年龄只有三十岁左右,未来还有成长的空间。如此人才,一个月只需要十金币,真是有些廉价了。

时经摸了摸下巴,一双眼睛满是笑意的看着马斯特,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之情。

只不过,赞赏归赞赏,他的建议时经并不打算施行。

“下策太缓,上策太急,中策倒是很有趣,但依靠大量廉价商品,大规模掠夺其他村子的财富,却会增加我们的恶名。”

时经扫视了一圈众人,口气平静的道:“其他人还有什么可行的建议吗?”

此言一出,卫老、琳娜等人均是对视了一眼,然后连连摇头。

马斯特更是神色一黯,他显然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思筹划的三策,时经竟然一条都看不上。这让他很受打击,脸色也隐约有些不好看。

马斯特不说话,其他人也都默然不语,一时间大厅再度陷入了沉默。

“昨天,我拿到了一份村子的财政报表,上面的赤字很严重。为了想办法提高村子的财政收入,我左思右想,考虑了一晚上,也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

时经摊开双手,环顾四周,侃侃而谈。

“但,今天听了马斯特的三策之后,却打开了我的思路。不错,想要大幅提高村子的财政收入,除了战争、掠夺之外,还是要依靠贸易。并且,是高附加值的高端贸易,而并非廉价粗劣的低端商品。”

马斯特闻言,神色一动:“高端贸易?领主少爷的意思是……我们要生产十分贵重的商品,去赚取那些贵族的金币?”

“不错。”

时经口气平静的道:“普通村民,一般身家都比较拮据。而那些贵族,则是拥有大量财富的人。跟贵族做一笔生意,抵得过跟普通民众做一百次生意。故而,我们应该把注意力放在这些奢侈萎靡的贵族身上。”

马斯特来了精神:“这些贵族虽然有钱,但寻常的商品,可是无法打动他们的。少爷打算生产什么商品?”

“瓷器。”时经道。

“瓷器?这是什么东西?”

此言一出,马斯特、琳娜和熊烈等人俱都露出了一脸迷惑之色,显然他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瓷器’是种怎样的商品。

看着一脸懵逼的众人,时经却呵呵笑道:“瓷器是一种类似于陶器的陶瓷工艺品,但外观和形状要美观许多,并且材质晶莹如玉,形态美轮美奂。如果我们能够成功生产出瓷器,每个月只需要一百件不到的瓷器,便能够换取大量的金币收入。”

“可,我们根本没听说过瓷器,更不知道如何生产。难道,领主少爷知道怎样制造瓷器?”

马斯特一脸吃惊的看着时经。

“呵呵,的确知道一点。制造瓷器需要高岭土,也就是一种白色的特殊土壤。我之前在村子四周勘探地形的时候,发现望山的一处山脚下便有此土。我们可以用高岭土为原料,辅以一些特殊材料,来烧制瓷器。为此,我们需要建造一座烧瓷厂。建造图纸今天我就可以制作好,关于烧制瓷器的具体步骤,我也会一一传授给工人。”时经呵呵笑道。

听到时经这番话,大厅里的众人均是露出一脸崇拜之色的看着时经。

马斯特更是忍不住感慨道:“少爷全知全能、才华横溢,真是令我等钦佩不已。少爷亲自烧制出来的瓷器,真想尽快见到。”

……

光靠时经自己,肯定是无法想到炼制‘瓷器’来赚钱的。

多亏了马斯特之前提出的‘制陶厂’,才让时经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了‘瓷器’这种特殊商品。

在这个时代,是没有瓷器的,至少时经从来没听说过哪个地方有瓷器生产。

也就是说,时经将要炼制的瓷器,恐怕是这个世界上的独一份。

不过,时经也不知道自己脑海中为什么会有‘瓷器’的各种详细情报和资料。它就好像是一直尘封在时经的脑海深处,只有遇到恰当的时机,才会忽然间被唤醒一样。

“莫非,我梦中那段记忆是真的,我来自于一颗遥远的蓝色星球?”

伏案而坐,正在绘制建造图纸的时经,念及于此,忍不住皱起了眉毛。

但过了一会儿之后,时经还是叹了口气。

“不管以前如何,我现在至少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还是将注意力放在眼下吧。”

叹息之后,时经打起精神,全力绘制起了烧瓷厂的建造图纸。

七天后,在时经的亲自督促下,在老王、老黄这群专业建筑工队的昼夜加班下,烧瓷厂建造成功。

这是一个集结高炉窑洞、轱辘拉坯间、釉料间、原料间和仓库于一体完整瓷厂。

建造完工后,时经亲自剪彩,并将其命名为‘青灵瓷厂’。

随后,时经亲自带着众人去收集高岭土、各种重金属釉料,并制造了十台轱辘拉坯车。同时大量囤积木材、木炭,以为原料。

这些前期准备工作,又花去了三天时间。

等到十月下旬,风高气爽、渐有凉意的一天,时经正是开始了第一批瓷器的烧制工作。

因为这十天来,身为领主的时经一直全力围绕着‘青灵瓷厂’做工作,故而烧制第一批瓷器的时候,吸引来了包括马斯特、琳娜、卫老在内的大量村民围观。

甚至,还有几名商人不远百里的赶来,一个个露出好奇之色的在青灵瓷厂门口守着,想要看看时经准备烧制的瓷器,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东西。

不知不觉间,第一批瓷器还没有烧制出来,厂外就已经乌压压的聚满了人。

他们一边低声交谈,一边露出好奇之色的对着瓷厂打量个不停。

不过,对于绝大部分的村民而言,他们认为时经所炼制的‘瓷器’,大抵也就是跟陶器差不多的东西罢了。因为,时经建造的瓷厂,除了多出一个釉料间,高炉窑洞规模也更大一些之外,似乎跟寻常的陶厂也没什么不同。

“即便如此,少爷亲手烧制的陶器,也一定是十分精美的好东西。若是便宜的话,我也打算买一件回去用。”又高又瘦的村民竹竿,满脸笑容的如此说道。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最后的毁灭者最后的毁灭者工藤金建一|奇幻该作品讲述的是创世神奥赛拉创造了魔法世界卡瑞纳,在她离开之后,将世界交给她的三个徒弟掌管——撒瑞帝、法拉?蒙德、法拉?瑞希。因为理念不同,最终撒瑞帝发动了一场战争,战争的结果是魔法世界遭受重创,撒瑞帝被封印,法拉?蒙德战死沙场。仅存的法拉?瑞希带领人们重建家园并将撒瑞帝留下的十件邪恶神器封印起来,将它们埋藏于世界的各个角落。魔法世界经历了四百余年的和平时期。某天由精灵使者为一个小村带来了的两个不平凡的孩子将这个世界再次扰乱,其中一个被认作是恶魔的转世容器,究竟是福是祸,故事会为你慢慢揭开一切
  • 破晓战争破晓战争破晓的风|奇幻在这片支离破碎的大陆上,黑暗的力量蠢蠢欲动。七个种族,七把传说中的武器,是为了国家的兴亡而战还是为了个人的命运逃避?究竟是选择苟延残喘还是洒血疆场?一场生与死、光荣与怯懦的抉择即将在大战中展开。
  • 神秘开端神秘开端重伤者|奇幻左彦穿越了。在这个叫阿洛比斯的异世界城市里,有只开几十公里就要停火等冷却,才能继续行驶的老爷车;以高贵姿态姿态走下饰有贵族徽章的马车,低胸束腰的美貌少女。一身黑袍裹身,曲线分明,整天喜欢摆弄各种奇怪试管液体的妩媚女巫,浑身都是生人勿近,你敢近我敢弄死你的气质。不时地,会有一些会动的人体器官,从阴暗的城市角落里跑出来,如只有一根中指的手掌,如半只被火烤过,有五分熟的肾……当夜幕降临,早已失落的镇子村落,会再度归来。被撕开的大地上,文明燃烧后存在的灰烬之民,会将它们所能看到的所有人,带去无法回归的地域。还有各种廉价至极的枪械,论杀伤力足以媲美小型炸弹,但却始终没人会去购买,除非是倒贴……而这一切,才只是开始。
  • 我和作者有个约定我和作者有个约定AM苏小苏|奇幻李尘微:老子要冲破次元壁,捶爆作者狗头!
  • 盗天意盗天意消风|奇幻这个宇宙类似于一个生命,却又与生命有些不同,某些地方更像是一种机械,他有着更黑暗的秘密。“外面的世界”也等待着那个人。
  • 祈愿吧祈愿吧试海|奇幻异世界不是好混的,异世界每天都充满危险,异世界会告诉你,什么才是真实,当许愿可能被实现,你能生存多久呢?
  • 杀手之神话杀手之神话万年老尸|奇幻神恩大陆之上只有传说,没有神话。神灵永远是高高在上,冷漠地俯视人间。神灵不仁,以人间万物为蝼蚁。但是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难道说其他生灵永远无法摆脱被神灵玩弄的命运吗?维克尔,一个小小的杀手,他的实力甚至是在人类之中都不堪一提,但是正是这样一个小小的人物,却不甘心为命运所左右,想要凭借他那柔弱的身躯和手中锋利的匕首,为这个天空之下的所有生灵争一口气,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神话。杀手之道是毁灭之道,杀手不敬神,不畏险,不亲人,以杀戮为目的,以成功为准绳。绝对地理智配合绝对的实力和智慧,一切以杀戮为重。“杀手的最高境界不是灭杀生命,而是灭杀精神,让一个人生不如死永远比直接杀死他更为可怕。”维克尔如是说。这七界之中又有谁不是杀手呢,只不过使用的武器不同罢了。整个宇宙的历史本来就是一部血腥的杀戮史。在那历史微红的天空之下,一条条杀手的黑影悄然掠过,一个个杀手的神话在无声无息中诞生。
  • 亡灵之书——划时代亡灵之书——划时代孤独的枭雄|奇幻“真正的英雄,是在看清生活的真面目后,依然热爱生活的人。”——罗曼.罗兰(法)而落辉,从来都不是什么英雄。在遭受到命运的无情抛弃后,他选择了死亡,解脱。却从此开始了一段新的人生旅程,穿越到一块陌生的异界大陆,卡拉迪亚。在这里,他看到了一块千疮百孔的大陆,被愚昧无知、迂腐不堪的贵族们,推向那迂腐落后的旧时代潮流中——面临毁灭。也迫使怀着雄心壮志的他,去依仗自己的亡灵之书,逆浪前行,领导各路乱世杰才们,共同推助起一波又一波时代的逆流,谱写出一部划时代的恢弘史诗!这部史诗,既是歌颂英雄们的神话,也是属于所有普通人的传说!
  • 艾泽诺斯编年史艾泽诺斯编年史月蚀01|奇幻魔界再临,战火重燃。面对魔界,艾泽诺斯、洛伦特,两大人类帝国的命运将何去何从?少年离开学院,踏上寻找灵体之谜的道路。他又会与三大势力擦出怎样的火花?神秘的魔法大陆,究竟谁主沉浮?
  • 卡焰卡焰寒绪|奇幻面对灾变而成立的人类联盟一分为二已有两百多年,南方神风联邦南部的地陵行省的贫民区,同其余行省的贫民区一样生活着不计其数的低等民。 在这行省被分为三六九等的人类中,一位身为七等贫民的普通少年寒续,真实身份却是人人皆欲抹杀的极徒。 “这个世界吃人,所以,我要吃了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