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2章 大结局

“岳丈,您就让我进去看看澜儿吧,我已经有十六个时辰没见到她了!”秦昭衡站在宁国公府门口苦苦哀求。

“你小子给我滚蛋!谁准你叫我岳丈了?!我告诉你,就算你们下个月就成婚,你也得成婚之后才能给我改称呼,别在这儿胡乱攀扯!”宁国公一手柱着自己许多年未曾请出来的战戟挡在门口毫不客气地警告道。

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四个字——“我不好惹”!

一墙之隔的姚云翊院中

听着外头鸡飞狗跳的动静,江怀玉抚着自己已经显怀的肚子,有些戏谑地看着姚婧澜打趣道:“王爷又来了,你真不打算出去把他请进来?”

姚婧澜撇撇嘴满不在意地道:“管他呢,他们俩闹着玩呢!让爹爹出出气也好,反正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

江怀玉觑她一眼,“你就是嘴硬心软。不过也怪不得公公,你们成婚之后你便要随他回封地了,这里离定南王府有数千里,公公哪里舍得。”

她一提起这事儿,姚婧澜就不由有些失落,眼神一黯。

她亦放心不下爹爹和娘亲,只是他们的大婚一拖再拖,秦昭衡也在京中赖了这么久,再不回封地恐怕朝中那些言官的折子又要一封接一封的上个不停,到时候即便是陛下也要顶不住了。

见她神色有异,江怀玉不由有些懊恼,连忙换了话题道:“前几日我和你哥哥商量过了,这孩子的名字想请你来起。”

姚婧澜看向她的肚子,眼神一亮,“真的么?”

姚云翊和江怀玉成亲之后不过两个月,江怀玉就有了身孕,可把他们全家高兴坏了,姚夫人更是把她当心肝来疼。

姚婧澜还时不时地跟姚夫人撒个娇,埋怨她只疼嫂嫂和小外甥,不疼自己,说自己失宠了,直让姚夫人哭笑不得。

其实如今江怀玉还没过头三个月,距离孩子出生还要好长一段时间,更不着急给他取名字,可姚婧澜当真是欢喜极了自己这个还没出生的小侄儿,现在就张罗着给他置办什么婴儿穿的衣服、玩的玩意儿。

江怀玉温柔地点点头,“自然。”

姚婧澜思索了好久,最后却有些泄气地道:“算了吧,我不会起名字,还是回头让爹爹或者姚云翊来起吧。”

江怀玉见状柔声安慰她道:“没关系,还有这么长时间呢,你好好想想,总能想出来一个好名字的。”

姚婧澜这才眼神亮晶晶地点点头,“好,那我一定好好想想!”

当晚秦昭衡再次轻车熟路地摸进了自己准王妃的房中,一见到姚婧澜他就一脸委屈地控诉道:“澜儿,你如今都不向着我了。今日我被岳丈大人打得可惨了。”

姚婧澜看也不看他,冷哼一声:“活该!”

秦昭衡神色一僵,果然女人都是喜新厌旧的,之前还对他百般体贴温柔,现在竟然如此绝情。

不过,那能怎么办呢,自己挑的媳妇儿,也只能自己宠着。

*

大婚那日,姚婧澜一大早就被身边的几个丫头拽了起来,眼皮都没睁开呢她们就开始往她头上簪珠戴玉的,脑袋沉得她睡意都没了。

金绣云霞凤文的丝罗裙,霞帔上绣着云凤花样,从大袖衫背后下摆的底部开始向上延伸,由领后绕至胸前,下垂至膝,底部坠着金坠子,莲步微移间摇曳生姿。

姚婧澜平日里不爱打扮,因此当四个小丫头给她妆扮完之后看着那张芙蓉面眼中都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惊艳的神色。

许是因为长了几岁,她的五官也随着张开了,看上去不再是粉嫩可爱的娇俏模样,眉眼间反而透出几分清冷的气质,配上精致的五官,微微上挑、眼角延伸出勾人的弧度的一双眸子,让人移不开眼。

不得不说,这身霞帔极为衬她,将她整个人的气势烘托出来,却又压不住她的气度。

不知道为何,直到被姚云翊背着送上了轿子,她的脑海中还一片茫然,像在云端飘着一般,没有几分真实感。

然而那迎亲队伍的鼓吹声一起,她突然觉出了不舍,心底涌上一股巨大的恐慌感,仿佛有人紧紧捏住了她的心脏一般。

怎么办?她有些后悔了。

她不想离开爹爹和娘亲,不想离开宁国公府那个她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地方……

两只手死死地攥紧了衣摆,她拼命抑制着自己想跳出轿子逃婚的冲动。

直到一只大手将她的手紧紧地握在手中。

秦昭衡似乎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一般,趁着牵她下轿的功夫附在她耳边低声道:“别怕,倘若你想回去,明日我便带你去岳丈大人那儿蹭吃蹭住。”

听见他这话,姚婧澜的心里突然莫名其妙地平静下来,一时间还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婚礼上就已经盘算着第二日就带着新娘子回老丈人家“蹭吃蹭住”的人,她可真就只见过他一个。

许是秦昭衡的插科打诨让她放松了心情,剩下的流程她都觉得挺轻松的,似乎没怎么觉得累就结束了。

姚婧澜刚在床榻边上坐下,突然就听见喜娘一声惊呼,眼前便是一亮,抬眼只见秦昭衡一手还持着秤杆,脸上挂着明朗的笑意望着自己。

秦昭衡身后的喜娘着急地碎碎念,如此可是坏了规矩的,这可怎么是好……

然而却没人理会她。

姚婧澜没有错过秦昭衡在看见自己的第一眼时眼中一闪而逝的惊艳,想到这儿,她眼底突然有了一丝狡黠的神色。

她故意扬起小脸,笑容明媚地看向秦昭衡,“夫君~我好不好看啊?”

少女眉目如画,笑意盈盈,眼底清澈地映出自己的影子,活像山林里的妖精。

秦昭衡低哑着声音,眼神变得深邃,看向她的目光让姚婧澜突然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低声斥道:“都滚出去”,却并没有回头,眼神依旧紧紧地盯着姚婧澜。

关门的声音传来,姚婧澜迎着他逐渐幽暗地眼神讪讪一笑,不由往床榻上缩了缩,“那个,我、我开个玩笑……”

长相俊美的青年俯下身将人圈在怀里,“开玩笑?可为夫却没在和娘子开玩笑哦……”

“那个,白、白日宣,那啥,不好吧?”姚婧澜指指窗外透进来的光,外头天还没完全暗下去,夜幕尚未降临。

秦昭衡却头都未抬,他挑眉,神色难得轻佻地故意问:“宣什么?娘子在说什么为夫怎么没听懂,要不,娘子教教我?”

“不,不用……唔,秦昭,唔唔……”话没说完就突然戛然而止,之后便是红浪翻滚、满室春光……

风停雨歇,姚婧澜疲惫得几乎睁不开眼,脑子里迷迷糊糊地想到也不知道外头是什么情况,本该亲自招待宾客的秦昭衡没有出现,还指不定明天这东都会传成什么样子……

然而她实在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就算担心外面的情况,想要做些补救也是有心无力。

秦昭衡的手指突然轻柔地抚上她的眉眼,轻声道:“澜儿,我爱你……”

傻子,我也爱你。

最后一个念头在脑中闪过,她终于撑不住地沉沉睡去。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璎落簪花璎落簪花红墨i|古言为了他,她甚至可以亲手毁了自己一生,为了他,她可以杀尽天下人,一次又一次地从梦里惊醒。尽管被他伤得体无完肤,也从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他爱她入骨,却又互相折磨。我从不乞求,你能原谅这一切,恨我也好,爱我也好,从你登基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今生已陌路,我做的这一切连我自己都不能原谅,又怎要求得到你的宽恕?“娘亲,爹爹快死了!”……“我有没有教过你不能跟那个登徒子联合起来骗娘亲?”“这怎么能算骗?为夫这是教自己孩子上道!”
  • 有女如玉有女如玉巧心柔|古言她,本是现代的一名女设计师,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一个架空的时代。遇到几个性格迥异的男子,会发生什么事呢?她是夏府的七小姐,夏天凌最疼爱的女儿,三番两次的到处惹麻烦,令他头痛不已。她身边总是有神秘的人出现,那些人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总有人想杀害她,却总有人救她于危难之中。她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吗?娘亲和爹爹究竟瞒着她什么事?她身世到底是什么?(敬请期待,作品持续更新中。。)
  • 农门秀色之医女当家农门秀色之医女当家桑非白|古言【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宠文,无虐。】 一朝穿越农家女,父死母弱奶奶恶。 季菀认了。 好歹姑娘我是中医教授,还会一手好厨艺,总不会饿死。 采灵芝,卖人参,收山货,盖房子,救死扶伤得美名,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却一不小心,被人赖上了。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季菀翻白眼,“我救了你的命,你还要赖上我一辈子,这叫碰瓷,懂吗!” “何为碰瓷?” “就是恩将仇报狼心狗肺天地不容…” “身为大夫,本着悬壶济世之心,姑娘就更应该收容我这个已无立足之地之人了。” “…” 季菀看着某人祸国殃民的脸,痛心疾首道:“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未免你再祸害他人,我就委屈点,收了你吧。” 某一天,她发现自己家的这货,竟是个大人物。季菀只觉得,天上掉下了大馅饼,刚好砸中了自己。
  • 残梦之遥残梦之遥透骨的伤|古言人心的起伏,转折的故事,王朝毁灭只在君王的一念之间。毁仙下山,扑溯迷离的故事展开……
  • 画锦画锦凉风微醉|古言他,乃大清第一才子。她,却家道中落。原本以为形同陌路,却只因过路道士一句话定了姻缘。洞房花烛夜,盖头挑开,她欣喜,原来是你。他却决然转身离去。一步一步,骄傲如她,卑微而不动声色的恋着,终于换的他回首,却为时已晚。
  • 摄政公主世无双摄政公主世无双公子忆卿|古言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她是孤儿,被培养成一代冷血杀手,却在一次任务中离奇失踪,成为兰幽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公主--兰月颖。在武林一袭白衣不知倾了多少女子芳心,在四国一袭红衫不知成了多少男子的梦中情人,而她却不懂情爱为何物。国师:”你欠我两世情缘,来世记得还我。”北冥太子:”就算不能和你在一起,我也会守护你。”紫夜国太子:”我可以为你放弃一切,只要你能接受我。”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此文写的主要是女主强大,不喜请勿入坑。
  • 梓夜梓夜南宫梓棋|古言某天某个十岁的小盆友出了师……当天凌晨蓝凌国和席亦国交接处的那座灵山上传出一声接一声哀怨的声音:“夜夜,师傅错了!夜夜不要走!夜夜……”。。。蓝凌国的未来注定会有一位睿智的小国师……
  • 歌后穿越腹黑娇妻萌萌哒歌后穿越腹黑娇妻萌萌哒筝墨凉|古言楚落音原本一个A市的歌手。当代杀手组织的一位强者。再一次演出中与他搭档的一个同伴凌言居然当众求婚。离奇的是,那个求婚戒指一发光。楚落音和凌言就这么没有预兆的穿越了。····嗯,穿越了。而且凌言还是楚落音的弟弟!!!!这又是个什么逻辑??不过既然穿越了,那楚落音和凌言不干点什么都对不起他们的性格那就请看她一步一步走向强者巅峰看她俯瞰天下。可是谁能来告诉她!这个会卖萌,会打架,又气死人不偿命的王爷是谁。明明她家王爷冷酷霸气,杀人不眨眼。关于凌言呢因为字数问题所以不介绍了。亲们可以放肆的读文章了哦(??????ω????)??????
  • 皇妃无心皇妃无心糜音|古言她的心遗落在皇宫里带着残缺的身体,她回到皇宫寻找那颗消的心。并且查清当年的真相。却被暴君屡次三番骚扰。"璃璃,你知道什么是疼么?""可惜我已经麻木了!"过往的真相,渐渐浮出。她能否穿越时间的空隙,找回失落的感情!
  • 一妃冲天,师弟滚远点一妃冲天,师弟滚远点青暮洛洛|古言初见,某女娃对着眼前漂亮的不可方物的小男娃流了一地的哈喇子,将他认作了“她”。相处下来,酷爱美男的她决心收他做自己的软萌小弟。本以为背靠小弟好猖狂,从此可以狐假虎威地在坐拥天下美男的道路上越奔越远,孰料软萌小弟崩坏长成一只“狐狸狼”。每日里将她看得死死的不说,还不让她勾搭任何雄性生物。这怎么可以?某女怒,转身投入师父门下,但求榜上一只强大爆棚宠她逆天的师父,从此过上师父在手,美男我有的美好生活,可是谁能够告诉她,眼前这个称她为师姐的东西又是个什么鬼?PS:本文甜宠有虐,甜时可虐单身汪,虐时请自备纸巾小手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