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试炼山

训练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不对准确来说是即将结束,因为今天是最后一场训练。

“你们记住,比赛比的不只是蛮力,还有技巧。”明执教手握灵符:“试炼山上可是危机四伏,你们只有找到正确的路才能通关。”

“是。”众人应声。

试炼山是嵩梁山上的赤松峰的别称,也是试炼之地。各阁执教一般轮流在这里值守,今天正好是明执教值守,带他们训练到也方便。

夏林威带着师弟师妹一字排开,各选了一条道进入赤松峰。

试炼之地无光,所以需要至少是平步境的心诀或新月境的修为才可进入。

慕容麟暗叹一口气,家里的卷轴还是不错的,现在的他刚刚进入到新月六重,而且第六重修为是九丈高,修为有四十七丈,和启轩师兄新月六重时一样。不过启轩好像就要突破新月七重了,想必要更加厉害,他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只是这心诀嘛...效果甚微,还是求隐初期的样子。

不过现在他也可以看到路了。小小的土路由于之前的梅雨变得泥泞不堪,还可以闻到植物混着泥土的味道,他一路小跑,希望快点走过去。

“吼!”一只灵兽不知从何处冒出,慕容麟着实吓了一跳。

虽然之前见到过不少灵兽,也捕获过不少,但慕容麟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灵兽,像只通体皆黑的大狗,足足有三丈高,一掌下来,怕是不死也要半残。

慕容麟知道这不是要让他们杀死灵兽,当然万不得已之下可以这么做,这是让他们通过去就行。

慕容麟尝试御剑前行,灵兽一跃,朝着他就扑过来,慕容麟一个措手不及摔在了地上,疼到慕容麟怀疑自己骨头是不是摔断了。

这是个麻烦啊,慕容麟想了一想,书上说灵兽可以被控制或着被封印,那他可以试试,实在不行就杀了它。

催动心诀,浅蓝色的火焰出现,慕容麟施展出一个蓝色符箓的定身咒印在了灵兽的身上,灵兽迟钝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常态。

控制灵兽需要特别的封印法术,慕容麟根本不会,眼下是两难的境地。

夏林威此时和灵兽打的不可开交,他遇到了一只火狼灵兽,符咒都没有用,只能硬来。

夏林威的剑法如今已是炉火纯青,招招犀利,就算是启轩也还有不少的差距。虽说耗了些时间,但他还是很快就打死了灵兽。

慕容麟和灵兽对峙了良久,身上也添了不少伤,可就是过不去。

“这是你逼我的。”慕容麟双手结印,口中振振有词,他的剑也渐渐变得不同,通体有光。

“仟凡有令!”慕容麟的剑飞到灵兽的上方“睡!”

只见一道剑形封印应声而下,笼罩在灵兽的上方,渐渐地,灵兽倒了下来。

慕容麟此时也有些脱力,刚刚那个封印,是他根据家里的卷轴修得的,目前使用一次需要消耗大量的心诀,所以他怕是在接下来的过程中都无法使用心诀了。

启轩已经封印了灵兽,此时走到了一个石门面前,石门自动打开。

走进去还是伸手不见五指,启轩催动着修为,小心翼翼的摸索前近。

通道里静悄悄的,启轩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还有水滴声,一点一点,仿佛在提醒时间的流逝。一只飞矢划过,打破了这种寂静,启轩的枪迅速上手,挡下来接连不断的箭矢。

呵呵,就知道有这招。启轩自己都佩服自己,还真给说对了。

箭矢还在不断的增加,启轩只能边走边防,他刚刚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周围没有任何的机关,看样子箭矢是有攻击范围的,只要走过这一段就会好了。

这箭矢看来是锻炼他们耐力的,启轩走了许久都没走完,体力也有了不少的消耗,这些箭矢没完没了的,也是够了。

可是启轩走着走着,越发感到不对劲,箭矢带有一种不知名的法术,抵挡的越多反而法术越强,这可不是锻炼耐力的,这是练肉身的箭矢。

启轩随即敛了修为,不在用枪抵挡,箭矢一支一支的扎在他身上,而后消失,连血点都看不见,只有启轩知道这有多痛,钻心刺骨的痛,就更真的箭矢扎在身上一样疼。

一步一步的走着,启轩强迫自己撑下去,哪怕再疼也要忍着,不为什么,这是变强道路上的必经之路。

陵傲雄凭借着强壮的肉身,在箭矢之中快速前行。

终于走出了箭阵,陵傲雄刚松了一口气,就发现自己进入到了一个结界之中,这下他可完了,就以他现在平步境的实力,要想出去简直比登天还难。

话虽是这么说的,陵傲雄再懒也不能就这么放弃吧,这要说出去,他不被师父大卸八块才怪。

陵傲雄仔细用心诀感应这个结界,是不难,但是以他的实力只能逐步瓦解,从薄弱处下手。

莫志依在和一支巨大的猴子灵兽大打出手后封印了它。这猴子灵兽攻击性不强,但异常敏捷,符箓都贴不在它身上,莫志依可是费可不少力气才将它困住。怪不得师姐她们夸人聪敏说是“猴精”,她今天算是体会到“猴精”的威力了——发冠成功报废一个。

用手帕绑住头发,莫志依内心是无奈的,下次别让她碰到猴子了,否则她会发狂的。

夏林威已经走到了石门通道的尽头,可这门却是怎样也打不开。

“试炼者,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夏林威回头,是一个守卫灵,看来是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慕容麟此时还在与结界苦苦斗争着,这真的很烦人,他在零星之处做文章,如同白蚁蚕食一般逐步瓦解结界。

启轩已经和守卫灵打开了,二者你来我往,短短数息之内已经过招不下百次。

守卫灵的战斗力是新月十二重,他们根本没有胜算。启轩不断的发起进攻,又不断地被打回去,对于守卫灵而言根本没用,只是他自己在白白的消耗体力。

“没用的,试炼者。”守卫灵无情的嘲笑,这点攻击对于它而言构不成任何的伤害。

莫志依在被箭矢扎的几近昏迷之时终于走了出来,没费多久时间就破解了结界,现在和守卫灵打的遍体鳞伤,头发也散了,狼狈不堪。

“小小年纪的,没想到有这么强的实力。”守卫灵看到莫志依的第一眼有些惊讶,这么小年纪到这里来的,她是第三个。交手之后发现这孩子实力不弱,修为有五十五丈,其中第六重是满级十丈,还真是少见。

“嘁”莫志依表示不满,平日中的她定不会如此,只是她面前的是守卫灵,狂妄一些又如何?反正他也说不出去。

“?”守卫灵只有一点点的灵性,其余的只是历代与他对抗过弟子的实力评价,他自然不会知道莫志依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莫志依活动一下四肢,反正打不赢,还不如好好地比试一下,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来得痛快。

身后是六道光条,神庭有着心诀火焰,双手握着墨阳剑,显然莫志依已经做好拼尽全力的准备——死是死不了的,同时又毫无胜算,就这样痛痛快快的打一架也算是尽兴:“玄冰斩!”

这是莫志依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真正的使用墨阳剑,让它发挥自己的实力。

一道强光之下,墨阳剑狠狠地向守卫灵刺去,守卫灵也做好了准备,十二个光条全部出现,散发着浓浓的杀意。

明执教和魏延萼,安莹萱三人正在石室尽头等待着他们。

“执教,大师兄他们会不会有事?”魏延萼一直在走来走去,不停地询问执教,她记得父亲说过赤松峰的灵兽和守卫灵都很厉害,稍有不慎便会身受重伤。

这夏林威他们还要比赛要是万一受个伤可怎么办啊。

“一有事我便会进去救他们。”明执教当年也进去过,熟知其中的危险不会危及性命,倒是挺淡定的,魏延萼这是关心则乱。

只见石室之中好像有一道强光,就是那么一下子,连石门都有了轻微的震动。

明执教有些惊讶,谁这么厉害?不多时,石门打开,夏林威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

“大师兄,没事吧?”魏延萼一个箭步冲上去,夏林威此时狼狈极了,浑身上下全是血,看来是受了不少的伤。

“无碍。”夏林威摆摆手强装正常,在他的眼中自己不能展现出痛苦,那是懦弱的表现。强撑着让自己走到空地上,咳出来一口淤血,这才坐下来疗伤。

安莹萱知道大师兄从来不用玄字阁的人疗伤,一切都是自己扛,可是看着魏师姐那么担心,还是默默地将疗伤的药丸给了魏师姐,让她给大师兄。

“谢谢。”好客气地回答。安莹萱内心止不住的吐槽,大师兄是不近女色还是没开窍,谁都知道魏师姐喜欢他,这都成了公认的事实,大家也不是没有旁敲侧击的说过,可大师兄似乎没个反应,不过有人欺负魏师姐时他还是会狠狠地教训对方,真是奇了怪了。

启轩踉踉跄跄的从石室里走出来,还没走两步便支撑不住倒了下来。

众人赶忙把他扶起来,安莹萱催动修为,不断输入启轩的体内,启轩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大师兄,你真快。”启轩在极短的时间内使用了杀手锏,他以为自己可以比大师兄快,毕竟在解结界的那关他应该比大师兄快,没想到还是差了大师兄一截。

“没快多少。”夏林威习惯性的自谦,快了一刻钟不算多。

在接下来的半个时辰之内,慕容麟和莫志依也都出来了。

慕容麟在石室里看到已经治愈了伤口的莫志依,彼时距离出口还有一段距离,光线昏暗,要不是莫志依用着心诀,他还真的看不清对方是谁。

少女的头发垂在身后,没有任何的首服装饰,清清淡淡的。在那一点点的心诀火焰的照射下,多了种平日里他不曾看到的温柔。

莫志依也明显感觉有人靠近,只不过心诀的火焰太小,她看不清对方的脸。

“志依......师姐”慕容麟的声音传入莫志依的耳朵,在看不到他的脸时,这才发觉他的声音如此低沉有吸引力,像磁石一般。

“慕容麟?”莫志依走近几步,看到了慕容麟惨白的脸。如此近距离看到他,才发觉他竟然长得如此好看:面如傅粉,清新俊逸。说的就是现在的他吧?不过平日的他是:。如今在经历了一场恶战之后,多了一丝虚弱。以前总是因为身份问题在故意躲着他,直到前些天他深夜过来找自己聊了一次之后这才有所缓和。

慕容麟几乎是扶着墙缓缓地向前挪动,莫志依看着他:“我给你疗伤吧。”从这家伙的目前状态而言,怕是走不到出口就倒了。

“......”说实话,慕容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碰到她,这样会显得自己很无能,女子一般不会喜欢比自己弱的人,何况是像莫志依那样的,她应该会喜欢更厉害的人吧?

“你倒了我可不扶。”莫志依看他那副不想的表情,知道他是爱面子,以前陵傲雄和启轩也是这样,认为会没有男人的尊严,早就见怪不怪了。

慕容麟没说话,但还是坐了下来。算了,到时候昏倒更丢人,还不如现在乖乖的接受治疗。反正现在只有莫志依一人,总比到最后倒在众人面前要好。

莫志依见他服软,想起师姐的一句话:男人大多是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最后实在不行了才治疗。

蓝色的修为逐渐转换为绿色,输入到慕容麟的体内。

“志依师姐你会治病吗?”慕容麟想和对方聊聊天,要不然有些尴尬,他想起莫志依曾买过草药,正好可以聊聊这个。

“会,但不喜欢。”莫志依看着他的伤口,都挺深的:“师父不喜欢我出头,曾经让我大量的学习过这些。”这个问题真是白痴,玄字阁弟子基本上都会治愈术,慕容麟难道是傻?

“你是你,何必要听从他人?”慕容麟不明白了,有这么好的天赋为什么要浪费呢?他的世界里有天赋便极力的发展,使自己变得更强才是正确的选择。

莫志依没理他,继续治疗,治疗完就起身向出口走去。

“志依师姐,哎,你等等我。”慕容麟艰难的站起来“你慢点。”

听到他这样叫自己,莫志依回过头,差点撞上慕容麟。

“记住,不要在大师兄他们面前这么叫我,要叫莫师姐。”莫志依对着高出自己半头的男子,抬头看着他深邃的眼眸:“传出去很不好。”要不是看在这家伙帮自己想办法摆脱婚约的话,她才不会让他这么称呼自己的。

慕容麟机械性的点点头,姑娘的语气凶凶的,像极了小狗,小小的一只,刚到自己的鼻子高,完全没有杀伤力。

同类热门
  • 邪神尊邪神尊枭辰梵|仙侠上古时期有尊邪神天生骄傲,直到一天生命到了终点,为了可以不让自己永远的消失,他选择了转世天生骄傲的邪神重生必定会有前所未有的浩劫除非~~~~~
  • 我是诸天大佬我是诸天大佬西门炮|仙侠【2019极限爽文】 周禹在洗剑池里捡到一座城堡,原以为到了阴曹地府,结果莫名其妙当了魔仙王。 十大监狱摆在面前,里有囚禁着各路神魔妖仙。 叮!你抽取到一把黑铁钥匙! 叮!你抽取到一把黄铜钥匙! 叮!你抽取到一把白银钥匙! …… 叮!你抽取到一把混沌钥匙! 不一样的仙侠路,各路牛鬼蛇神齐上阵,呼风唤雨。 大家好!我叫周禹,我的座右铭——要装就装最大的逼!要逆就逆最强的天!
  • 仙珠易仙珠易清酒将炙|仙侠拜入仙门的苏云得到了一件神奇的灵珠,在灵珠的照射下,炼器炼废了,不要紧,残渣可以回复到未炼前的状态,炼丹炼废了,不要紧,药渣可以被逆转成灵草,……苏云:我不仅炼丹师天才,我炼器也是天才,还有……
  • 葬仙传说葬仙传说幻灵天下|仙侠阴冷黑暗的星空,见证了古代历史兴衰,时代变迁,曾经逐鹿天下的大时逐渐走向灭亡,留下得却是无尽文明与科技,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劫数过后,历史又会走向怎样的极端一面?柴晓飞,一个拥有葬仙之体的现代人,因缘际会下得到造化仙镜,回到仙古大时代,一梦回仙古,天路了无痕,当命运的巨轮推动着狂野的逆天之心,碰撞出来的是怎样的火花?是重塑仙古?亦或者覆灭如初?所谓的仙古秘辛又会是怎样的呈现?这是一个恢宏浩大的仙幻世界,平地可化圣,一念能通天,圣人当道,葬古铄金。
  • 创世之子灭世剑创世之子灭世剑临城小叫花|仙侠“灭世之子创世剑,九幽圣境得重现。创世之子灭世剑,九天之上风云变!”一把追溯到上古时期的神秘古剑,一对自小分离的双胎兄弟,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创世之子?阴谋阳谋谋而后动,明争暗斗斗破苍穹!
  • 九逆仙途九逆仙途过桥米线|仙侠仙道茫茫,多少世俗红尘事。身为外门低阶弟子的齐弦,为了野心,为了红颜,纵然碎骨粉身,万劫不复,也要披荆斩棘,迎难而上!哪怕是九逆仙途!
  • 逆入洪荒劫逆入洪荒劫橙子澄cc|仙侠洪荒历一万两千五百三十二载,凤尊游历洪荒大地,带回一子,先天而人体,疑是父神盘古遗子,自此,洪荒暗流涌动。
  • 混元证道混元证道阴阳两相仪|仙侠『起点第四编辑组签约作品』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却不知人即是那地、地既是那天、天即是那道、道即是那自然自然即是那人,斩却三尸、认清自我、方证混元推荐几本强书易刀85964《流氓大英雄》《超级帝国》书号76688《泡妞三十六计》书号83289《虫骑》书号82875《猎艳高手》86704《回到清朝当海盗》83252特种兵回到清末,海盗也开上航母纵横四海《鬼舞十七》(主要包括长篇小说《暗香》(敦煌文艺出版社)、《失忆之城》、《阴阳道》等),书号11406
  • 邪王专宠:惊天大小姐邪王专宠:惊天大小姐珍珠幽泪|仙侠她,二十四世纪全能杀手,五岁入组织,无知天真,慢慢的,在无尽的杀戳之下,她渐渐认识了世面。就在这时候,她穿越到了没爹疼没娘爱的废材大小姐墨雪馨身上。他,寒国明王殿下,冷酷邪魅嗜血睿智,武道天赋更是无与伦比。莫名其妙的身世,玉之铃的诞生,一道道谜团围绕着墨雪馨,她到底是谁?他,又是谁?沐云族的传人?看威武霸气的明王殿下如何被墨雪馨大小姐耍得团团转,看英明神武的墨雪馨大小姐如何绝处逢生。
  • 修真莽徒修真莽徒舞观风月|仙侠我有仇也有恨,我多情也无情!我不想成为杀人机器,茫茫修真路让我迷茫!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道,我要找到属于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