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83章 战旗飘扬,千里姚望

第八十三章:战旗飘扬,千里姚望

西沙滩旁,旌旗飘扬。

先前震耳欲聋的战场杀伐声已逐渐散去,潇潇寒风刺骨。浮山一起一落,不知将多少具尸体遮掩于这片中西大陆交界地带,无人问津,无人知晓,甚至,连他们的血与骨也只能藏于地之下!

沐贤低头看了眼满是血迹的衣袖,皱了皱眉,很快挽起来,向立于战车上的夏敏走了过去。

“陛下,巫族人已全数溃败,仓皇逃回西域地界。我们现在是否整顿兵马,班师回朝?”

此时的夏敏整个人身着战衣,英姿飒爽地负手当前,秀发披肩而落,眼睛一动不动地姚望着千里之外的西域腹地!

“听闻西域之内,有一更为神秘的部落,曰:西天界!”

“西天界?!”沐贤下意识地吃惊道。

“五日前暗侍卫来报,说他自巫城同那西天界皇交手后,便失去了踪影……”

“你”指代的是何人,沐贤最清楚不过了。

“当初陛下执意西征巫族,帝国各大诸侯纷纷出兵援助。虽说巫族大败,死伤不计其数。但帝国将士亦然!北楚趁机偷袭,东晋蠢蠢欲动……难道”

“够了!”

夏敏随即转身,冷峻的面容尽显威严,强大的宗师境实力完全散发出来!

一时间,战车旁的马嘶鸣不止,双腿踏空,不少士兵更是直接被震退出去。

“你,是在教朕如何做事吗?!”

“咕隆……”沐贤咽了口唾沫,情绪略显急促,低下了头。

“臣不敢……”

“沐贤,你虽有沙场之勇,过人之胆识,尚可修为。但你没有学到你父亲的沉稳和长远眼光……”

夏敏双脚轻轻运气,轻轻落地。

“朕承认此一役,帝国伤亡颇多。但是,他们的牺牲换来的是大陆之东的百年稳定,更是让朕能有正当理由灭了北楚,击退巫族。他们的牺牲换来的是帝国疆土的扩张,是百姓多年的稳定生活……这些你可考量过?!”

面对夏敏的威武之势,沐贤低头不语,嘴角感到越发的苦涩。

这次尸首遍野的征战,是他第一次真正的踏上战场,也就是这一次,他彻底看透了杀伐的冷酷,人命的草荐……

这一瞬的夏敏也是收了收凌厉的气息,有些痴呆的转身,望着千里之外,低声道:“救他……是我夏敏的私事,我又何曾想过让战士们为他而死呢?!……”

“你……”

听到此处的沐贤突兀的抬起头来,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夏敏,他似乎嗅到了不安的气息。

“三军听令,整顿兵马,明日班师回朝,归朝之日,论功行赏!厚葬所有阵亡者,由其家属承袭官爵,职位升三级,奖赏翻倍!”

“万岁!万岁!万岁!万岁!”

刹那之间,这片天地,跪谢声震耳欲聋!

“沐贤,禅位的圣旨我在来之前便留在昭仁宫内的匾额后。我二哥的长子夏雨为帝国的下一位皇。我钦定了五位辅佐大臣,你也是其一。”

“夏……女帝?!”

“而我,想去找他,同他面对所有!沐贤,希望你能答应我的请求:尽心辅佐好我的侄儿”,保我大夏帝国江山!

说完,夏敏坚定地转身向荒芜的沙漠内飞去,没有犹豫片刻。

……

巫城内,整个族长府邸如今被西天界的高手把守的水泄不通。

“已经过去整整十日了!为何?馨儿还没能苏醒过来?”

乾烨略显急促的声音有些颤抖,守护在躺在水晶棺中的上官馨儿。

“年轻人,这移花接木之术施展在巫族秘术上救人成功一事,江湖上从未有人亲眼所见,都是些传闻,你……”

“不!不!我不信!馨儿一定可以活过来!”

乾烨有些癫狂的吼着,释放出来的威压让一旁劝解他的西门泽也是一惊。

“报!”

“何事?”

“禀报四殿下,西域边境刚传回消息,被大夏帝国杀退的巫族余孽正向巫城方向走来。”

“哦,夏国竟然没有将他们赶尽杀绝……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立刻调集距离他们最近的人马,将其悉数尽灭,一个不留!”

“是!”

若是换做之前的乾烨,他定会被西门泽的话所触动,甚至会出手阻止他。

可是此时的他,所有精力都在上官馨儿身上,根本顾不上其他。

这时他身后早已疲倦不堪,面色干枯的烟波客缓缓向他走来,轻轻拍了拍肩膀。

“馨儿目前还处于昏迷状态,短时间内可能醒不过来。你先去休息会吧,已经五天五夜没合眼了。”

“师傅,我”

“别说了,快去休息吧。我想她醒来也不想看到你此时的状态。”

望着乾烨同其他人都离开了,烟波客迈着有些迟钝的腿,搬了张凳子,坐在水晶棺旁,一脸慈祥的看着棺内之人。

“馨儿,你可一定要醒来啊。婉儿用自己的命为引,就是希望你能活过来。婉儿……爷爷的婉儿啊,你怎么那么傻……”

烟波客用干瘪的手擦了擦眼泪,心绪很是悲伤。

“爷爷我本想用自己的残烛之躯救你姐姐,可是你为何要执意牺牲自己呢?!额呜……来之前我就查过多部典籍,测了自己和馨儿的五行,完全符合啊!爷爷本向用自己的命,给你姐一生,让你们好好生活下去……”

“命运弄人啊,乾烨被迫参加生死战,无第二人施展移花接木之术,行医……”

“若爷爷让你从小多学学医术就好了,这样你就可以替我了,你就可以和馨儿好好地生活在世界,婉儿……”

上官馨儿如同一朵血色的病态芙蓉一般,血色的红装,精致的五官……

只留下发丝飘絮,和淡漠惨白的面色,让见着落泪。

烟波客悲痛过度,有些支撑不住疲倦不堪的身体,木讷地低下了头。

就在这时,冰凉的眼泪从上官馨儿的眼角流出,沿着她那姣好的两旁流淌着。

相比之前,如今她的睫毛不再只是漆黑纤长,更是多了一种妩媚柔顺。

眉目之下的明眸也缓缓开启。

“婉儿……”

一声轻轻低吟,背后皆是无限的失落和悲伤……

上官馨儿轻轻用手抚摸着心口,回味着妹妹的温暖和关于她的记忆。

她有意识已经有一会了,但是奈何心口的压抑和疼痛,迟迟无法清醒。但是乾烨同爷爷的对话她都听见了,包括爷爷的独白。

轻轻拭去泪珠,上官馨儿轻轻一拍棺底,潇洒站立而落。

看着依偎在冰晶棺旁熟睡的烟波客,她心中如同五味杂陈般,有愧疚,有怜爱,有恍惚,有犹豫……

“也许,对于爷爷来说,更希望婉儿活着吧!”

这段日子在乾烨和烟波客的连续护理下,她的伤早已康复。

这些天,她的脑海都是婉儿的模样,以及她的记忆。

可以说,这几天她之所以有意识却无法醒过来便是因此。毕竟,如今她的心是婉儿的!

她看到了自己的那个傻妹妹,就算在临死前脑子还都是乾烨的身影……

“乾烨,你这个自私而有虚伪的小人!从此之后,你我互不两欠!”

洁白的皓齿带着恨意轻轻地咬合。

“馨儿!馨儿你醒了?!”

刚从侧门进来的乾烨看到完好无损的上官馨儿站在自己眼前,激动地喊道!

上官馨儿转过身来,两人四目相对。

她额头中央,眉宇之间,出现了奇异的画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承影无双传承影无双传小.余哥|武侠李府:“想娶三娘?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姓刘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没镜子用水盆里的水照照,小心镜子给你照破咯!” 刘知远:“三娘,我被选上入伍了,从此后我们顿顿都可以吃肉,军饷还可以给你买胭脂水粉。” 三娘幽怨地说:“我只要你好就行,那些玩意没用。” 刘知远眼眶一热说:“他日我成事了,跟你一起富贵。”
  • 剑吞天下剑吞天下美味番茄汤|武侠长剑为笔,天下为纸。高歌一曲,绘一幅悲壮山河。世间苍茫,剑走偏锋,问道百变,当戳穿这个天下。
  • 图卷天下图卷天下宝树黄叶|武侠一代武林传奇青衫客留下五幅图卷,这里面藏着怎样的秘密? 身居五方的封王各自都怀着怎样的心思? 初出江湖的温润儒雅的少年,西风烈马的刀客,执鞭独行的少女,放浪不羁的浪子……他们又将在波涛汹涌的武林演绎着怎样的故事? 动荡天下,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 剑有归途剑有归途深夜碰头|武侠天剑客独占剑道八分风采,绝灭王再现天下大乱,江湖庙堂我自有一剑问世间诸敌。
  • 刀剑移情刀剑移情有时候想笑|武侠有什么情,可以到永远?有什么恨,可以绵绵无绝期?有什么舍弃不了的情仇爱恨?又有什么忘不了的人?
  • 命世之才命世之才布那那那|武侠善恶一念之间,向经典武侠致敬,用最新颖的故事讲述武侠故事。
  • 武府乾坤武府乾坤霜知颖|武侠天元大陆,正逢乱世,平民饥不果腹,世家大豪却是奢靡不堪,江湖帮派林立,武学之风盛行。一山村小子,饥饿难耐之下,却开启了另一个故事。
  • 侠武九天侠武九天砂末客|武侠每个人都不是主角,每个人又都是自己的主角,这是一个经历见识了欺骗,利用,仇恨,爱恨纠葛的人一生的冒险,他如何用自己的剑保持自己的本心,并且继续向前走下去……本书无系统,无金手指不无限流,希望路过的书友能加个点击收藏,砂子感激不尽……
  • 金缕衣金缕衣文作瑾|武侠一曲相思为谁谱,多少人懂痴情苦,总有千百般,初心依然.愿君常思金缕衣,山盟誓,此生相恋勿要相欺,愿君珍惜金缕衣,玉璧完,至美无暇最是难惜,愿君不忘金缕衣,昙花现,妙龄红颜一瞬即息,两心相印人相依,再不能别分离、从此双宿又双栖,金丝银线玉编带,天巧织机绣嫁衣,花烛夜红蜡息,唯愿此生白首相依!
  • 蝉鸣记蝉鸣记龙樟楼主|武侠武侠小说全书至少五十位男女主角情节不紧不慢荡气回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