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86章 ,太子的秘密,

赫连胤天站在瓦脊之上,借着微弱的月光依稀能看到一个灰白色身影,覆手站在院子当中,轻轻一跃,平稳的落在男人的身后两米处,

“父亲……”

赫连胤天很不情愿得叫了一句,

“嗯,事情进展的如何?”

男人没有回头,只给了赫连胤天一个背影,

“还算顺利,赫连宗非常疼爱我,明日早朝就能宣布让我学习监国,”

“嗯,不错,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望,行了,你回去吧,”

男人摆摆手,示意让他离开,

“父亲,我母亲可还好……”

“嗯~”

男人显然有些不耐烦,却又假装安抚赫连胤天,

“只要你好好完成我交代给你的任务,我会保证你母亲的安危,反之……”

男人没有说完,赫连胤天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不会的,不会的,请父亲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做,请父亲善待我母亲,”

赫连胤天连忙跪下,祈求,

“行了,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自始至终,男人都没有看赫连胤天一眼,一直是背对着他,

“是……”

万般的不甘,到最后也就只有一个字,

“行了,你先回去吧,小心一点,别让人看出了端倪,”

没说几句话,男人已经开始赶赫连胤天了,

“是,”

没有多余的话,赫连胤天怎么来的,又怎么回去了,远处的树叶随风摆动,像是在催动夜的凄凉,

待赫连胤天远去之后,男人慢慢的转过身,带着大大帽檐的黑色夜行服将男人包裹的严严实实,脸上还带着一个白色的魔鬼面具,看起来如同暗夜里的修罗,

赫连胤天回到荣格院已经是丑时三刻了,小心翼翼的探听了所有人的动向,确定没有任何人清醒着,这才怯手怯脚的走进自己房间的内堂,晚上让婢女打的洗澡水已经凉透了,没办法,只能用凉水来洗澡了,

沐浴过后,赫连胤天又小心翼翼的穿好衣服才上床睡觉的,确定自己没有一丝错漏,这才安心入眠,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睡梦之中的赫连胤天满头的汗珠,口中细语喃喃,

“住手,我都听你的,放开我娘,”

猛然间睁开的双眼,遍布着猩红的血丝,赫连胤天无助的坐起来,双手抱住膝盖,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主子,您醒了吗?”

门口的小太监轻轻的询问着,

“如果您醒了,那奴才进来跟您更衣了,已经寅时三刻了,您该洗漱更衣,用膳了,”

“进来的,”

赫连胤天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沉着声音,唤小太监进来,

“主子,您怎么都已经穿好了,”

小太监一进门就看见赫连胤天站在床头低着头双手正在轻轻拂去身上的浮尘,

“没事,从小的,都习惯,了,”

说完,赫连胤天还苦笑了一下,

“太子爷,您现在贵为一国太子,将来更是一国之君,这些小事奴才来干就好了,”

帮赫连胤天整理好后背的衣服褶皱,小太监端来了净面用的水盆,

“皇爷爷呢?”

搽干净脸上的水渍,把毛巾递给小太监的时候顺嘴问了一句,

“回太子殿下,陛下此刻应该是刚起身,”

小太监毕恭毕敬的回答让赫连胤天笑了笑,

“去皇爷爷处用膳吧,”

“是,奴才这就去通知膳房,”

小太监十分兴奋的跑出了太子的房间,去通知皇帝处的膳房,

没过多一会,赫连胤天就来到了老皇帝的寝宫,

“孙儿给皇爷爷请安,”

刚进门,赫连胤天就给老皇帝跪下了,

“天儿,你怎么来了,快起来,快起来,”

老皇帝连忙把正在行礼的赫连胤天扶起来,慈爱的看着这个失而复得的孙子,

“孙儿今天起的早,想着皇爷爷可能还没用早膳,所以就过来想和皇爷爷一起用,”

“好好好,”

一连说出来了三个好字,足以证明老皇帝此刻内心的激动,

要知道赫连胤天自从被老皇帝找回来一直郁郁寡欢,言语支零,平日里也都是谨小慎微,很少主动做些什么,

“陛下,早膳准备好了,请陛下和太子殿下一同用膳,”

一旁的林申语气十分和缓,

“好,用膳,用膳,”

老皇帝一边拉着赫连胤天的手,一边带着他走到了桌子一边,

赫连胤天能清楚的感受到老皇帝对他的喜爱,仔细想想,老皇帝迟暮,而国中又没有能继位的人选,苦苦找寻了半生的亲孙子总算找到了,无论是在亲情又或者国家上这都是一件值得愉悦的事情,不忍老皇帝伤心,赫连胤天露出了明媚的笑容,与老皇帝诸多亲近,只是为了弥补自己骗人而留下的愧疚感,

早膳过后,

朝堂之上,一切都进行的十分顺利,老皇帝赫连宗下旨意,由太子学习监国,文武百官皆小声嘀咕,为了撇清关系,国师大人还假意的阻止,结果自然是阻止未果,太子成功监国,

时间就这么平凡的过了几日,

“清音兄,这件事你怎么看,”

短短几日,颜慕夜与清音已成了知己好友,

“颜兄,这件事情我觉得未必是坏事,太子监国,说明老皇帝坚持不了多久,而这位太子殿下就更好办了,老皇帝去世,事情必然败露,到时候你只要亮出身份自然能明名正言顺的继位,以至于后边的事情我们还需要走一步看一步,”

清音一边说话一边看着颜慕夜,像是在询问的的意见,

“清音兄,晚上我想再探皇宫,上次的那个太子我总觉得不太对劲,可是哪里不对劲还想不出来,今晚我想再去看看,”

“也好,晚上我陪颜兄再探皇宫,”

入夜,凉如水,高墙瓦脊之上,两个身影一纵一跃,平日里看起来威严不可侵犯的皇宫到了夜里却显得有些凄凉,

经过这几天的摸排探究二人很快就找到了太子的荣格院,

屏息了自身的气息,颜慕夜和青音二人稳稳的落在荣格院的上头,悄悄的拿起一片瓦砾,透过瓦砾的小孔,颜慕夜和清音清楚的看到了一个女子坐在梳妆台前梳理着如墨的长发,

本来二人也没有多在意,以为是太子暖床的婢女,或者是哪个妾室,可是二人定睛一看,妥妥的吓了一跳,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太子,赫连胤天,

发现了这么大的一个秘密,颜慕夜和清音二人相视一笑,飞身离开了诺达的皇宫,

同类热门
  • 侯门闺秀:嫡女重生记侯门闺秀:嫡女重生记蘅蘅|古言前世,岳清脂的儿子被害死了,父母兄弟也被害死了,就连自己也被深爱的夫君与亲爱的妹妹连手送上的一碗砒霜索了命,勾了魂。重活一世,岳清脂向上天祈求:平安顺遂,远离渣男与贱女。可惜偏偏来了个厚脸皮,这厚脸皮还是个王爷,打不得骂不得。为了自己的平安顺遂,岳清脂决定,嫁了!
  • 穿越事务所二三事穿越事务所二三事花生小西饼|古言你有没有做过梦?梦里,你也许是百战百胜的将军,是倾国倾城的王妃,是指点江山的帝王……不论是什么,那好像既是你又不是你,遥远的让你充满迷惑,又熟悉的让你心如擂鼓。如果你真的做过那个梦,恭喜你被幸运的选中做我们穿越事务所的客户了,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您只需要付出一点儿简单的代价——一元硬币。-------------------晋文公的霸业后是相思湖流不尽的思念,烽火戏诸侯为的却不是博美人一笑;桃之夭夭的兄妹禁恋下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过往?汉宫里深藏的美人画像下又是怎样不堪的真相?靖康之耻下埋没的红颜堆成了白骨山,女皇的洛阳神宫又曾经有着怎样的故事……
  • 狐妃不好追狐妃不好追蝶会飞|古言有神自天来,落在了祈月山。带来了瘟疫,滋生了变异的物种。于是,五国城民恐慌,恐慌,还是恐慌!法宝在手,天下我横着走!所以哪里有妖物,就必定有我——白孤烟!一支人骨玉笛,所向披靡,他就是五国闻风丧胆的祈月山大魔头。一首控魂曲,操控着上万人的灵魂。一句无心之语,她白孤烟亲手把白家送进了坟墓!是帝王的残暴?还是长生不老之术根本就只能是个传说?面对前世发小的报仇,今世的五国共敌的孤独冷月的良苦用心,感动之余,三世情缘在爱恨情仇之间,她将如何去决择?(女主性格欢脱,文风以喜剧相融,如遇雷点,请自备避雷针!)——片断抢先看:(一)“公子,五万两已经是本小姐折算出来的最低友情价了!”白孤烟站着,垂着清幽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宇文成双,“你看,你撞了我,我掉进了湖里!湖里水又那么凉,我一个姑娘家家的,身子原本就不是很好!说不定以后就因为这一次被冰水一泡,从此落下什么风湿腰腿疼痛啥的,那可是很严重的。最最重要的,你个挨千刀的,居然三番两次在我爬上岸的时候,还把我再次推进了湖里,只当好玩!”......“我的小心肝又大受了刺激,说不定回家生了梦魇呢?说不定因此受了寒,以至于日后嫁了人,不能孕育了呢?说不定终生治不好呢?以至于相公不爱,公婆不喜而被夫家休了呢?还有我与喜儿一起扶你到医馆的劳工费,洗衣费!还有,你也不想想,你有多重?一般人根本就扶不动你,好吗?!当然,我扶你,虽然很辛苦,不算工钱倒是没有关系,但喜儿是我爹安排伺候我一个人的,她没有义务照顾你,所以,这个费用,你是必须要给的!”白孤烟扳着一根一根葱白玉嫩的手指,细细地数来。宇文成双的手紧紧地捏着笔,手背青筋凸出,墨汁滴下几滴在白色的宣纸之下。感情,就因为她的丫鬟扶了自己一把,她家请丫鬟的终身银钱就要自己全数付?还有,她是不是扯得太远了一点!就差没到老死时,让自己付安葬费了!(二)佳人在怀,怀里独特的芳香暗动,孤独冷月目光中柔情一闪,手臂用力,俯身向着那片香唇凑了上去。白孤烟机灵地双手一推,及时地打断了某人,杏眼怒目:“干什么,不许动手动脚,知道吗?”“嗯!”孤独冷月点头一允,表示赞同,遂即一个蜻蜓点水的快速在白孤烟嘴角一吻,满足而妖娆,“娘子,你看相公多尊重你,你说不动手脚,我就不动!”尼玛,怎么就和这人说不清楚呢?咬牙恶狠狠一吼:“你这也叫不动手脚?!”“娘子,这叫君子动口不动手!”
  • 江陵春江陵春西墙有茨|古言听说:江陵春色,名满天下。沈朝歌近来有些愁:该如何将自己青梅竹马的贵公子晏清扑倒?她是宣和的公主,上有哥哥护着,下有弟弟可供欺负,自小众星捧月,掌上明珠。他从小陪她伴她,替她挡了联姻,救她性命,带她走街串巷,蒙混国子监考试。……就似那年春满无边,深夜里,她悄咪咪翻到他的床边,一双眸子漆黑而迷离。他眯了眯眼睛:“你干什么?”她掀开他的被子,笑眯眯着:“小哥哥,今晚月光真好,你要不要娶我呀?”--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邬怨之是妃邬怨之是妃洪辛|古言一个跟头没翻好,摔了个大马趴,起身后却发现身处在轿子里,摸着稍疼的脑袋掀开轿帘,迎面的是一群身着黑袍的男子……哇,要不要这样大费成本,开个玩笑也没必要搞这么多人吧,切,让小爷看看你们还有什么诡计。“哇,好怕怕哦,我是穿越了吗?”
  • 劫念泪劫念泪云i甜|古言是梦?不,是现实!......“也许,我们的相遇就是个错误......”她美丽的脸上流下两行清泪.......“依儿,原谅我,好吗?我真的爱你啊!......”他俊美的脸上显出恳请,一丝无奈......“爱?若伤我就是你的爱,我要不起......”看着她离去的身影,他慌了,可,能有什么办法......“依儿......”他追她,却再也追不到......……
  • 佳人怨长安佳人怨长安执笔赴雪月|古言她以为他负了她,终是伤心欲绝。他以为自己不喜她,却发现早已离不开她。两人到底能否相确对方情意?愿她与他同携其手,享这人世繁华。
  • 废材狂妃萌萌哒废材狂妃萌萌哒狐安君|古言洛柠檬一个普通医学院的法医,该死的罗绝居然让她当第一个解剖的学生。这不是要她的命吗。“我…我要怎么下手”洛柠檬心里想,手中的手术刀悬在空中,还不停的颤抖。罗绝在一旁的脸色让他更害怕了。……这里是哪里,洛柠檬看着红色的房屋和精致的摆设,低头看自己还被绑着。一袭白衣的男子如同梦幻般的穿来。。。“姑娘你没事吧”他温和的语言说道。“我…我觉得以身相许”洛柠檬心嘚咯了一下,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这样的话。绝尘我们要一直在一起。。。非常感谢言士免费小说封面为我做的免费小说封面,没封面的童鞋赶紧去吧,百度“言士封面
  • 北疆奇遇记北疆奇遇记黄小牛|古言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苏家有女初长成,名叫苏明越 回到古代来,纵然面对贫穷,权贵,各种奇葩亲戚以及各路小人,在与其斗智斗勇的过程中, 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谱写了发家致富的赞歌,找回人生的自信,最终,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 长生约长生约瑾山先生|古言传闻五庄的三主子花三姑娘,嗜杀成性,暴戾恣睢。 平生有两样事物最叫人垂涎。 一是能撼鬼神、得天下的断风刀,一是能活死人、肉白骨的长生肉。 这第一口长生肉,活了一个死了多年的前朝女子,倒成就了一段两厢不老情。 第二口长生肉,肉了花三自己的白骨, 最后是与君长别离。 这第三口长生肉吃下去…… 却是归期未有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