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13章

三皇子随便地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怎么?太子也要训会儿话?需不需要弟弟我给您端茶送水润润嗓子,然后再开始训话?”

“倒不如你先喝两口茶堵住你的嘴?”太子瞥了他一眼,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三皇子轻轻地笑了,“一直以来,我就讨厌你的这副模样。”

说罢,他起身去拿过了茶壶,就听见太子说了一句,“彼此彼此。”

得,果然是相见两相厌。

“不过,你就这么随便放过了?”三皇子倒了一杯茶,靠在椅背上,问。

太子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

说到这个,三皇子有些气闷地哼了一声,他们都知道这次到底是谁下的手,除了晋高帝以外还能有谁?

晋高帝所为何事?不就是想要断了太子的后路吗?接下来肯定还会做些什么,恐怕会是危及性命之事。

“万事小心!”三皇子有些别扭地看向太子说道。

闻言,太子一愣,老三和他斗了这么多年,这还是头一回听他与自己说这样的话,太子笑了,“若孤真的出了什么事,只求你能帮孤护着那个丫头。”

那个丫头?

“届时,孤会遣人送她去江南,孤记得你在江南有一处庄子,若能多看护些的话,孤感激不尽。”

三皇子被他这话惊得张嘴就要骂他是不是疯了,这种时候交代后事,却偏偏交代的是跟个女人有关的!

“哐啷”一声,就见三皇子衣摆上似乎沾了一些茶水,气呼呼地从太子的书房里走了出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周遭的宗室们和宫人们都觉得三皇子应该跟太子谈得很不痛快。

林馨莲从秦侧妃处出来,听自己的丫鬟说四皇子已经上马车了,她点了点头,与宗室的其他人告别。

上了马车,见四皇子神色莫名,她管自己坐好。

“方才秦侧妃可与你说了些什么?”

林馨莲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女人家之间的话也值当四殿下如此介怀?”

四皇子被她这话一噎,就别过了头去,不搭理她了。林馨莲倒乐得自在,不过,四皇子总是时不时地看过来,让她很不舒服,于是,在经过一处的时候,林馨莲就说要下车去买点点心带回去吃。

“抛头露面,成何体统?”

林馨莲回过头去,像是夸奖一般,“原来您还知道体统二字啊?”

这仿佛是在说他刚才在东宫与三皇子争论的事情,这让四皇子更加的不快,还没等林馨莲下马车站稳呢,四皇子就直接让人驾车回去。

随云一愣,这……这是闹什么啊?他看了一眼林馨莲,只好抱歉地说了一声,“娘娘,属下派人另外送马车过来。”

林馨莲点了下头,摆了摆手,说:“你且跟去吧。”

随云赶紧就转身离去了,在心里叹了口气,唉……真不知道殿下这到底是怎么了?

林馨莲还巴不得呢,许久不曾这般自在了,若不是因为在外面,她真想惬意地伸个懒腰。

上一章第612章
下一章第614章
同类热门
  • 吾妃吉祥吾妃吉祥月烬九州溪|古言无限好书尽在阅文。
  • 国师大师惹不起国师大师惹不起墨染天下|古言林钰,神医世家之后,一朝穿越成身份不明的弃女 父不详,母亡故。 身份被人顶替,还要暗杀她? 养父救人致残,刚穿越就被人退婚?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若不整得那些人身败名裂,求死不能,岂不是当她是好欺负主。
  • 岁岁不相离岁岁不相离抚长离小仙女|古言时人都羡慕荣国公家的五小姐姜羡,家世好容貌高,母亲是长公主太后的亲女儿,皇帝一母同胞的亲妹妹。父亲是荣国公世子,忠义候,建威大将军,不纳小妾没有通房。自己是皇帝舅舅亲封的昭阳郡主。几个哥哥都是同父同母亲兄妹一家子和家子和睦。本以为可以米虫一世,眼看着渐渐长大了却被一只狼崽子给叼走! 陆见辞认为这一生做的最庆幸的一件事就是认定姜羡,娶她做妻子并与之相伴,从此岁岁不相离。 当我牵你衣袖,与你执手,我的生死便尽赋予你,相伴相依,或生,或死。
  • 卿本薄凉君不知卿本薄凉君不知法码与升斗|古言她冷艳,她妩媚,她又是武林中最冰清之人。她,三面佳人,诡谲天下。他说:“你我二人的恩怨,为何要牵扯到天下人?”她笑,眼眸敛尽风华:“你我二人?你我有什么干系?”“寒儿。”他这一声,疼痛,镌深,忍俊。“我再说一遍,我叫韩君若。”“寒儿。”她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冷极,艳极。是他把她变成了这个样子吗?她玄紫的衣袂逆着风,赤色的长发,绕着她的衣袂。“风卿尘,要么你倒在我的琴音之中,要么我死在你的长剑之下。”她的声音灌着内力,回响在平地之上。她恨他,她竟这么恨他!
  • 三世珞铧嫁给我三世珞铧嫁给我羽旧恋|古言“哈哈哈,旬渊,他真的要杀我。”胡羽牙的声音越来越小,略带颤音。“羽儿,你清醒点儿!”旬渊大吼。“你说的对,我输了。”
  • 凰图腾之明月歌凰图腾之明月歌雁秋南|古言传说,找到身上拥有凤凰诛印的人,就能找到圣墟之国…她,重活一世,成了世人口中的纨绔少女。说她纨绔?她偏纨绔给你看?说她胸无点墨?她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才华惊艳!他,是离国的玄王殿下,却缠着她誓不放手!她的到来,使六界看到了希望,他们一起寻找散落的神器,阻止妖星出世,这一切能否水到渠成?三生石上的眷刻,注定与他纠缠一世,红颜太美,只是无罪,到头来,终究不过是他的一场谎言……绝望到支离破碎的心痛,只为心中的一抹执念,一夜白发。一袭红嫁衣,染红了天际,注定了与他天涯相隔……命?他们谁都不信,只知道命由己,不由天!一场游戏,本就注定了他们的结局,又能否逆改天命?
  • 秋芊赋秋芊赋换锦|古言作为一个看似冷漠的面瘫小透明她暗恋上了同样面瘫且真?冷漠的他然而她的暗恋还没能摆到明面上来却慢慢被卷入一场危险中……封面来自贴吧@地狱暗淡
  • 悍妻威武悍妻威武泡泡卷1|古言一朝穿成农门妇,得了温顺乖巧的便宜儿子、冷漠俊朗便宜相公。 姜薇撩起袖子就是干,解决极品亲戚、挣钱养家、偶尔调戏便宜相公。谁知便宜相公一心相弄死她、怎么破? 重生后,萧清南一心想要姜薇死,那料换了芯的姜薇反而勾了他的心。
  • 半世华殇半世华殇梨舒棠|古言十二年前的爱恨情仇,成了一个局中局,十二年后,阴谋再现,相依为命能否越过灭门之恨。 楚流云,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怎么选择……
  • 本宫注定为后本宫注定为后黑非嘿|古言那年长白山上飞雪落满头,也算是与你共了白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