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6章 番外一:出宫 胜却人间无数

青月容闻言微笑道:“原来你是怕朕打坏了你父后,想要代父受罚。”

青芷兰赶忙道:“不是。母皇下手自然有分寸,只是……母皇多年来从未责罚过父后,此番父后的确犯了大错,还请母皇看在父后多年来辛勤侍奉的份上,纵施责罚,也莫要因此怨怪于他,与……父后生了嫌隙。”

青月容闻言又是一笑:“原来兰儿是怕朕不宠你父后了。”

青芷兰被说破心事,低着头道:“母皇恕罪。父后与母皇的事,兰儿也曾听皇祖母说起过一些的。父后为了母皇放弃了王位嫁到我青洲国来,母皇千万莫要……让他伤心。”

青月容笑道:“兰儿不必担心,朕怎么舍得真罚他?只训斥了他几句便了。易儿你告诉兰儿,是不是这般?”

白流易忙不迭地点头:“嗯嗯,兰儿放心,你母皇没有罚爹爹。”

青月容又道:“兰儿,你尽可放心,朕早已发过誓,此生只娶你父后一人,一生只爱他一人,怜他宠他,绝无二心,此心也绝不会改变。”青月容满怀深情地看向白流易:“易儿就是朕的命,朕的全部,朕对易儿此情,一生不渝。”

白流易被青月容的一番话说的心中又暖又羞,顿时双颊绯红,赶忙对青芷兰道:“兰儿,你都听到了罢?父后没事。”

青芷兰见到青月容坐着,白流易却站着,又道:“父后为何不坐?父后感了伤寒,还是应保重贵体,莫要劳累。”

白流易闻言红了双颊,他如今若坐下定会痛呼出声,但若不坐,则会引起青芷兰怀疑。正当白流易不知如何是好时,青月容竟一把将白流易拉到自己怀中,教他坐在自己腿上,tun bu悬空。青月容面上笑意不减:“你父后呀,他就是不会照顾自己。”

青芷兰见母父如此亲昵,自己在一旁看了也觉不好意思,便赶忙告退。

青芷兰离开后,白流易眨着眼对青月容撒娇道:“月容,那你还生不生易儿的气了?”

青月容宠溺地刮了下他的小鼻子,说道:“不生气了。但你以后也不许再犯了,记住没?”

白流易忙不迭地道:“记住了记住了。”白流易轻揉了一下自己的pg,立刻撇着小嘴撒娇道:“月容,疼……”

没想到青月容却道:“疼也不许上药。”

白流易不满地道:“凭什么?”青月容这才道出了她的苦心:“身为皇后私自出宫已犯了大错,何况你还惹出了这么大的祸事。太皇原本定会责罚你。然你如今已受了责打,太皇见你身上有伤,自然不会忍心再责打你。你是想挨杖刑还是想挨巴掌?”

白流易这才明白青月容打自己也是为了帮自己少受皮肉之苦,不由得赖在青月容怀里撒娇道:“月容,你对易儿真好。”

翌日,果不出青月容所料,白流易被太上皇青水涟叫去训斥了一番。青水涟见其已受过责打,便未再施责罚,反倒教人传旨给青月容道:“皇后身子金贵娇弱,当不得责打,今后管教皇后当以口头规训为主。”白流易闻知后得意不已,但他也知太皇的恩典也是因为青月容对自己的宠爱所致。

白流易靠在青月容肩上撒娇道:“太皇她老人家虽那般说,但今后易儿若不听话惹月容生气,你该打还是打,你放心,易儿不会告诉太皇的。”

青月容刮了下白流易的小鼻子:“打你一下跟从朕心上剜一块肉一般,你不怕疼朕还怕呢。”

白流易甜蜜地一笑,只觉天上人间诸般种种加起来,皆不若自己与身边这人共度的时光。

没过多久,青洲国后宫就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每隔几月,帝后便会微服出宫一回,青月容体察民情,白流易出宫戏耍,一举两得。帝后微服出宫不惊官府,不扰百姓,青月容还时常会借此机会为民申冤,深得百姓爱戴。

而白流易也逐渐开始学习如何做一名合格的皇后。数年后,白流易作为一代贤后,名扬四海。

(番外一完结。)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白夜公主白夜公主欧洲大聋瞎|古言陈国公主陈留仙可不简单。 有人说她终日沉迷酒色,荒淫无度,性情暴虐。 也有人说,她是心智过人的女政治家,杯酒间便可将危机化解。 却也有不同寻常的传闻如此说道:白日里的陈留仙和夜晚中性格截然不同,好似一幅身躯,两个灵魂……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凤倾天下:废材逆天四小姐凤倾天下:废材逆天四小姐洛星陌|古言她,21世纪的金牌杀手,却一朝穿越成沐府最无用的的废材四小姐。他是人人仰望至极的晋王殿下。她是沐府的废材小姐人人对她唯恐避之不急,唯有他独聚慧眼对她死命纠缠誓死不放手。一场灵力测试让他傻眼了,什么吗?如果她是废材全世界的人都是废材了好不好……
  • 邪王追妻,冷妃很孤傲邪王追妻,冷妃很孤傲miki猫猫|古言重生后,她在众人眼中是费尽心思勾搭男主的心机婊,在男配1眼中只是棋子,男配2眼中是白莲花。
  • 花开半边花开半边红藕水清浅|古言士农工商,听起来我们商人得身份是最低人一等的,我偏偏要用着是商人之女得身份嫁给世上最好的儿郎,过的风风光光,活的闪闪发亮。
  • 凤鸾鸣之锦绣未央凤鸾鸣之锦绣未央Y余阿四|古言那年,他功成名达,她是豆蔻年华。他是盛世天朝的皇子,她是官宦人家最不受宠的四小姐,也是京都最精通医毒的人。他的出现,给了她一段不敢奢求的爱,太子登基为帝,他成了王爷,她成了她的王妃。他们的情却越来越淡,他纳妾休妻。同年选秀,她转身成了皇后。他和她之间,还剩些什么?
  • 一城木槿一城木槿西玦|古言木槿花朝开暮落,犹如昙花一现。求而不得,得而复失。城槿觉得她这一生旁人看着艰辛,实则不过几十年的辗转反侧,从没什么后悔的。她身边的人都带着虚伪的假面,在她最幸福的时候;当所有人都露出了真面目,她却不得不戴着假面生存。乱世狼烟,谈何初见。“这一场荒唐的梦做了百年还不曾停息,可我知道,它落下帷幕的那天已经不远了。”
  • 名门乐女名门乐女陆零柒|古言各位看官,本君陆零柒乃是说书先生一名,今日在此开堂讲书,还望各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献丑了,闲话休提,醒木一拍这就开讲······话说大梁洪武二十八年,盛京城久负盛名的青楼——名兰苑迎来了一位头覆面纱的年轻女子,女子善琴弹唱,仅三日就成为了名兰苑的头牌乐女,今晚这头牌乐女更是要拍出她的······预知后事如何,各位看官且往下看。
  • 晓雪飞来晓雪飞来万嘉|古言苏晓雪心里还有那个人,可他已经不是她的了。 “欧阳,如果有来生,我们也不要再相遇了。” “我想你,但我不爱你了。” “再见。”
  • 乱世情之所至:一生一世一双人乱世情之所至:一生一世一双人陳常常|古言“赶紧给我让开,否则不客气~”女子狠厉的道。“娘子,不要那么凶吗?为夫好怕怕~”男子赖皮的道。“我呸...不要脸...谁是你娘子”女子怒气冲冲的道。男子倾身上前一把抱住女子在她的脸颊亲了一口,笑着道,“我们已有肌肤之亲,我就是你的夫君...”女子猝不及防,石化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