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4章 躲过一劫

我想了想最后决定还是拍个电报回去给李长贵,待会等呈渊来了问问他家的电话,让李长贵有什么事情的话直接打电话过来给我们,筱松对于我的提议没有任何异议。

我跟筱松收拾好行李到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呈渊开着一辆桑塔纳过来接我跟筱松和她的两个朋友一起去一个叫不老村的地方,路上筱松给我介绍这里是私人会所,一般不对外开放,他也是托了好大的关系才订到一处包间,那时候的我对于这些什么会所啥的还没有什么概念。

到了会所以后立马就显现出我跟筱松的土包子形象了,我两一身粗布长衫在这里显得十分显眼,服务员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跟筱松,我甚至都能听到一阵窃窃私语:“咱会所怎么会招待这种人?”

呈渊似乎也听见了服务员的窃窃私语,为了避免尴尬,呈渊立马对他们大声嚷嚷道:“服务员,我们订的包间在哪?”

这时一个大概领班模样的女子走了过来面带微笑的对我们说道:“请问您的包间号是多少?先生贵姓?”

“我姓呈,包间号777.”呈渊大声的说道。

一听包间号777那女子笑容略微僵直了一下,转瞬间又恢复到那职业般的微笑对我们说道:“请跟我来。”

到了包间后呈渊就吩咐那女子赶快上菜,同时给我们斟满了一杯茶水,细细品了一口,我眉头紧皱,感觉这间包间阴气十足,我立马警惕起来。

筱松见我那表情凑到我耳边小声的问道:“你懂茶道吗?品出什么感觉没有?”

我没有理会筱松,在房间里巡视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发现,刚刚在来的路上对这里的格局我也大致看了一下,这里应该是受过高人的指点的,但总感觉有一些瑕疵,似乎有些年头了才导致这里的风水有些轻微的变化。

那呈渊见我没说话,一边散着香烟,一边给我介绍了他的两个朋友,我也没心思去管他朋友叫什么,只是随便应付了一声,忽然我感到了一阵尿急,我只好起身对着我们身边的服务员问道厕所在哪里?

那服务员领我到了厕所后就转身离开了,进了厕所后给我的感觉都比我家的客厅还要豪华,怎么说我也是村长家长大的,经济条件在咱们村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了,可跟这大城市的厕所都比不上实在是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当我尿完甩了两下以后,这时进来一个中年人,大约四五十岁年纪的样子,体型微胖,脑袋微秃,穿着也比较考究,一看面相就是一个财大气粗的主,但我再一细看,发现他额头微微泛着红光,那红光夹在他的财气当中,不是那么显眼,不注意看的话很容易忽略到那一点红光。

那大叔来到我身边开始方便起来,我提好裤子忍不住对他说道:“大叔,看你天庭微泛红光,想必是有血光之灾,这几天你要稍加注意啊。”

那大叔显得很有修养,方便完了以后打量了我一会并没有因为我的穿着而看不起我,只是微微一笑道:“小兄弟懂面相?”

我这会刚刚因为甩的那两下甩手上了,正在那里洗手,见大叔这样问,我答道:“嗯,在老家跟我师父学过一点。”

“那你说我该怎么注意?”大叔还是面带微笑的说道。

“嗯,根据面相来看,你最近应该生意连连失败,但最近要有一笔大的财运落在你的头上,但这笔财是带着血光之灾来的,我劝你三思。”说完以后我甩了甩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一下转身出去了。

回到包间后,满桌子的菜肴是我在山沟沟里都没见过的,筱松这会也是一脸苦恼的看着我,咱丢不起那人啊,没见过自然也不敢乱动筷子,怕出洋相啊。

呈渊见我回来,连忙热情的招呼我落座,随即给我斟满了一杯白酒,我皱了皱眉,只好推脱道:“对不起,我不会喝酒。”

那呈渊又试探性的问道:“要不来点葡萄酒吧?”

一听是酒,我脑子都疼,什么葡萄酒白酒的?没听过,坚决不喝,我还是拒绝了呈渊的提议,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随着声音越来越大,我们也忍不住好奇走出包厢门外想要看个究竟。

来到门外后我发现刚刚在厕所遇见的大叔这会正坐在地上,满脸鲜血的叫骂着,我问了问身旁的服务员怎么回事。

那服务员告诉我那大叔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这刚吃完饭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自己的车忽然倒溜,要不是那大叔闪的快说不定这会就丧身在车轮之下了,现在只是摔了一跤身上擦破了点皮而已。

那大叔叫骂了一会以后忽然看见了我,连忙爬了起来来到我身边对我说道:“小兄弟,你看看我是不是已经躲过灾难啦?你刚说我有血光之灾这么快就应验了。”

我看了看那大叔,眉头紧皱,因为我发现这会的大叔面呈土灰色,全身散发出一种死气,比之前的面相更为严重,那大叔见我眉头紧锁,一直没说话,连忙紧张的问道:“怎么了小兄弟,你倒是说啊。”

我沉思了一会以后对他说道:“刚刚从厕所回来你干了什么?”

那大叔被我这么一问,愣了好久,好半会这才嘀咕道:“我啥也没干啊,就是签了一个合同而已?”

“合同?什么合同?”我不解的问道。

“哦,一个工程的合同,你刚也说了我最近生意一直不顺,这不刚谈拢了一个两亿的合同,我如果不签的话那我就要喝西北风了。”那大叔解释道。

“我刚怎么跟你说的?你有一笔大财运但夹着血光之灾你为什么不听?”我有些生气的说道。

“可我不能看着到手的几千万就这样不要啊,再说,我现在是不是已经破了那个劫难?”那大叔惶恐的问道。

“破个屁,你现在面带死相,已经时日无多了。”我没好气的说道。

一听我说这话,那大叔立马就慌了神了,连忙来到我面前跪下哀求道:“哎呀,还请大师救命,多少钱都可以。”

看着这个年纪快要赶上李长贵的男人跪在我面前,我也实在无法拒绝,我稍作考虑对他说道:“你先起来吧,顺便告诉我你的生辰八字,我看看有没有办法化解。”

那大叔见我愿意帮他,连忙起身对我说道:“小兄弟,我是一九七二年三月初八夜里两点出生的。”

我按照马老道笔记中的卜算之术帮这大叔在心里默默推算了一翻以后,我发现有点不对劲,因为这大叔命理就是一个大富大贵且寿终正寝的人,可现在的面相呈现出来的是不久这大叔将要横死,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那大叔见我久久没有说话,不免着急的问道:“怎么样啊小兄弟?有办法吗?”

我想了一下问道:“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那大叔见我这样问他,连忙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说道:“没有没有,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很和善的,从来不与别人计较,即使别人得罪了我我也不会去计较的。”

我观那大叔的面相也是一个和善之人,可这就让我想不通了,到底什么原因导致这个大叔的命理发生了变化?

“走,去你家看看。”我想了想以后说道。

呈渊见我要去那大叔家连忙急了,上前说道:“马道长,还没吃饭呢,还是吃完了再去吧。”

我摇了摇头道:“时间紧迫,我就不吃了,你们吃吧,吃完把我行李带回你家,我忙完了就去找你。”

那大叔见我这样感动的不知道如何是好,非要亲自开车带我跟筱松一起去他家。

当车开到一个转弯的地方的时候,我连忙对那大叔喊道:“快停车,快。”

那大叔被我这么一吼,也吓了一跳,有些不解的把车慢慢的停向了路边,车刚挺稳,我们后面的一辆小车飞速的行驶了过去,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径直撞向了转弯处的山坡上,瞬间车毁人亡,那大叔看见眼前的一幕,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问道:“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因为就在刚刚,我看见了前面有一个鬼影正趴在我们的车前引擎盖上,当我们停下后那鬼影瞬间出现在了我们后方的那辆车上。

我们下车后,看见远方远远的竖立着一块警示牌,上面写着事故易发路段,请谨慎驾驶。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立马紧张起来对那大叔喊道:“走,快走。再迟就来不及了。”

筱松有些不明白的问道:“什么来不及?”我有些气恼的说道:“刚刚死去的那人命不该绝。”

“谁在叫我?”那大叔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我心里暗叹一声,这下糟了,恐怕想走也走不掉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布谷鸟原创小说系列:绣楼里的女人布谷鸟原创小说系列:绣楼里的女人孙频|小说《绣楼里的女人》是孙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写的是晋商家族四代女性在历史巨变、社会变革、家族兴衰中与命运的抗争。四代女性都生活在晋中幽深神秘的大院里,每一代女性的命运又各自不同,绣楼这种建筑代表着一种压抑女性的文化符号。这样一种代表着男权文化的环境里,女性们为求生存最大程度地压抑了自己,从而造成了女性之间的悲欢离合。《绣楼里的女人》中充满对女性命运的思考,人性里永恒和被扭曲了的东西,都在岁月中被一笔一划地勾勒了出来。
  • 杨家将杨家将熊大木|小说是一部著名的英雄传奇小说,记录北宋杨家将抗击聊邦入侵的英雄群体及其传奇故事,从宋太祖平定北汉写起,演述杨业归宋和以他为首的杨门将士与辽作战中出生入死的事迹。杨业遭奸臣陷害,作战失利的壮烈牺牲,杨六郎继承父志的不屈不挠,杨宗保、穆桂英的威震敌胆,焦赞、孟良的忠勇无畏,以及后来十二寡妇征西等等,向为人们津津乐道。
  • 下一站温暖下一站温暖顾艾艾|小说谈婚论嫁在即,田恬遭遇背叛,五年的感情灰飞烟灭。没有哭泣,没有愤怒,不是自己的男人,再挽留也毫无意义。切,分手就分手,老娘有才有貌有品有德,没了你,老娘照样活得很精采。川渝府,拼命地吃辣…吃得涕泪交流之际,咦,眼前这个帅到爆的男人,看着我作什么?没见过美女流着眼泪吃辣吗?
  • 古龙文集-月异星邪古龙文集-月异星邪古龙|小说十年前,卓长卿眼睁睁看着父母被温如玉和尹凡杀害,一夜之间,这个幼小的孩子尝尽了人间的悲伤和仇恨。十年后,卓长卿艺成下山,欲报亲仇,一次天目山之会将当年那场悲剧的所有当事人和目击者聚集一地。而此时,“丑人”温如玉的唯一弟子温瑾,却意外得知自己的亲生父母实为恩师温如玉所杀……最终,两个年轻人——卓长卿和温瑾,在面对自己杀亲仇人时,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在丑人“温如玉”的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未说出口的爱与真相?
  • 高山下的花环高山下的花环李存葆|小说反映部队生活的优秀小说《高山下的花环》,围绕着一个普通边防连队,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战前、战中和战后的生活进程,塑造了众多的丰富的艺术形象,并展现了广阔的社会生活画面,用比较高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来再现对越自卫还击这一历史事件,从而受到了广大读者的赞赏。
  • 生活的门生活的门罗伟章|小说罗伟章,1967年生于四川宣汉县,毕业于重庆师范大学中文系、上海作家研究生班。曾获人民文学奖、小说选刊奖、中篇小说选刊奖、小说月报百花奖、四川文学奖等,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被有关专家称为“活跃的同辈当中分量最重、最突出、最值得关注的作家之一”。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居成都。
  • 开冲床的人开冲床的人王十月|小说本书主要内容包括开冲床的人、国家订单、成长的仪式、梅雨、短歌行、白斑马……《深圳当代短小说8大家:开冲床的人》是深圳当代短小说8大家之一。
  • 死者的警告(十四分之一第三季)死者的警告(十四分之一第三季)宁航一|小说十四天时间已过大半,悬疑作家们的故事也愈发精彩起来——知名女作家的新书匪夷所思地与另两名作者的新书情节雷同——书中的主角会在反光的物体中看见—个吊颈而死的女人。那两名作者相继上吊自杀,诡异抄袭事件的背后,隐藏着怎样令人毛骨悚然的真相?开夜车撞了—个男孩。醒来后却失了忆。不识字、无痛感、力大无穷、生吃猪肉……这个从坟墓边冒出来的男孩,究竟是人还是僵尸?游戏继续进行着,可紧接着就出现了第二个死者,主办者在背后又有了新的行动。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到底是谁?剩下的人,能否活着离开?
  • 小说选刊(2013年第4期)小说选刊(2013年第4期)杜卫东主编|小说本期收录了众多名家的优秀作品,如方方的《涂自强的个人悲伤》,苏兰朵的《百合》等,以飨读者。
  • 暴富年代暴富年代语龙|小说《暴富年代》有着对当年困顿生活里温暖友爱的无限眷恋,也有对今天物质丰富,但人心叵测的无奈和失望。对于改革开放后中国历史的演进,它力图探询出其真实的发展脉络。作者选择了一个南中国的乡镇企业——龙口电子厂作为故事的起点,从“能人”余世杰抓住改革机遇顺应中国国情,开展“关系营销”讲起,到不拘一格启用南下创业的研究生何家全、欧阳成和孙洋,引进现代化生产工艺、营销手段和管理模式,把加工作坊发展成真正的工业企业,再到何家全、孙洋敏锐抢占先机进军信息产业………在惊心动魄的商战故事里,作者把中国企业从农业到制造业再到信息产业的发展历程清晰呈现,可以说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中一段忠实的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