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戏中有戏

“还有,冰……剑衣啊,关于十年前……”李晟想心平气和地和失散多年想念多年的妹妹,从前他们的冰儿、现在的李剑衣解开一些误会。

“以前的事,”剑衣用冷冷语气急忙打断了李晟,她看向李晟的眼光却似乎不似看天松那般决绝。

“现在也确实还不是谈这个的时候,”崖主说道:“有一件事需要剑衣连夜赶去办。”

“也请将军能给予我们信任,我用这个……”他说着从袖里掏出一个小玉葫芦的瓶子,“和将军借一样信物。”

天松李晟睁大眼睛看向了崖主,“崖主这是?”天松还有些疑惑。

“演戏的台子搭好,唱戏的两方就要粉墨登场,怎么能缺个看戏的人呢?而请此人需要将军的一样信物。”

“是吗?究竟是他需要还是,你需要?”

“看来将军是不信任我们,我也不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变成交易或是,要挟,所以,将军还是好好再,考虑一下……”

“不用了……”天松毅然决然地看向崖主,月光下两人森冷的目光一如清辉。

……

第二天清早,天松李晟醒来各自发现手脚酸麻不能动弹,周身是被鞭打后淋漓的疼痛,被严严实实地捆绑吊在了绝无崖的大门坊下,其他随行的甲尉在山下的驻营也被下迷药了捆绑起来,两人都没意料崖主会来这么一出!真是个老狐狸!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啊。

旭日东升,绝无崖内崖外山路过的人看到两人这番模样都唏嘘不已,“真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啊!想不到赫赫威名的卢大将军也会沦为阶下囚啊,啧啧。”奚落他们的人正是那个守山门的绿锦衣领卫长。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小泥腿子啊,纠正一下你的话,不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而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李晟嘲骂起人来也是犀利。

“你……哼,我看你们还能嘴硬到几时,你们”,他喝令看守的人道,“现在开始不能给予他们食水,我们绝无崖的供粮不能喂给这些佣兵自重危害社稷之人。哼!”

那个年轻小俊的绿锦衣领卫长叫陆川,是个骄傲的人,天资聪敏武功也不错,在绝无崖外山是个跋扈的存在,只是入内崖试炼中也是因为张扬,惹了李剑衣的眼,入崖挑战中都被李剑衣一招秒,立下约定能过她三招便可入崖,可这五年来他最多也就是三招倒,所以一直对李剑衣怀恨嫉妒在心。

绝无内崖,忠义堂内气氛沉闷,上四剑庄的人显得忧心忡忡。

“崖主如此行事是否欠妥?毕竟那两个人无论谁我们怕也开罪不起啊!何况那上头的人……”

“老冢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不这样做只怕我们在这场争逐中更加被动啊!”

“我们只是担心放的这把火不至于烧到自己。”龙泉剑庄的上官荻庄主附言道。

“庄主放心,如果真有什么事,绝无崖自然不会让你们也受连累。”

“崖主,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禀崖主,有情况了。”来奏的人贴耳与崖主说了几句,崖主眼孔一收缩,那样的表情想来是不好的。然后他叹了一气,“果真是他,看来剑衣当初担心的是对的。各位,线已放长,接下来就等着鱼来吧。”

……

骊山内某处山神庙,两个男子对坐在庙内院一棵杏树下对弈。年长的三十多岁著紫衣华袍,拇指戴镶金白玉环,食指中指夹携着黑子,腰佩绿玉孔雀佩,仪容尊雅尽显富贵气度;年少一点的身材高挑,白皙细腻的手指纤长执白子,一身漆金丝黑长袍批帽遮掩下只露出了顶好看的鼻梁和有长纤曲线美感的嘴唇,已过弱冠之年又三四的模样,却似不爱束冠,批得一袭洒脱长发,饰物无多只一有好看流苏的承露香囊,一炳七星龙泉长剑。

紫袍男子落了一字封了自家一路棋眼,黑袍男子刚携了子的手在空中凝了一下,然后干脆松指将子落回盒中,收手拢拂衣袖,嘴角咧开一弯浅笑,立直身子行了一礼,用幽柔的声音恭贺道:“王上高招,某输了。”

“哦?明明孤输了你一路的黑棋子,又怎会赢了你呢?”那男子假做不解道哉。

“是然,但若收去了这多于的黑子,则王棋路柳暗花明,得以洒脱施展,而某先前的围封徒然已。”

“哈哈,与慧者弈,乐不自胜,想不到谷主棋艺也不逊于武绝啊!”

“王上谬赞,某何有才?”

“唉,此言差矣,想当年阁下只身一人便夜闯了那龙泉剑庄禁地,夺了这七星龙泉宝剑,这是多少江湖中人乐道的轶事啊!”

“都是年少轻狂事,不值王上一提。”但他却暗狠地紧握了一下佩剑的剑柄,因为他知道自己所配的贴身物就参与了十三多年前杀害他父亲一事,此仇此辱他何曾忘记过,他要用他一一地讨回来!

紫衣男子虽然谈定地引起了茶,但他自然是觉着了这隐情,怕也是故意说与黑衣男子听。

一会儿,一个黑袍纹鬼头的差卫抱了只信鸽进来交于紫衣的侍卫,侍卫取了信条交于紫衣。紫衣看了面色如土似有些不安,放下信条踱起了步子。

黑衣男子拿过信条,看了面色一下冰冷,开口的语气变得幽冷而狠戾,“这就是王上合作的诚意吗?以某为牺牲的黑子?”

“谷主先勿动怒,且听孤言。”紫衣男子不由得紧张起来。

“那好你且说说,‘已制卢李,刑得玉龙,酉时三刻,栖凤山下,以云易之’,此语诉状,某探已察具属实,王复何言?”

“属实?谷主你是聪明人,他绝无崖主是什么人?卢天松又是他什么人?你,可知?”

“我与那该死的老崖头交过手,他使得一手了得的枪法,据查与卢天松的枪法颇为相似,他们……”

“何言相似,分明就是,嫡传嘛!”

“如此,他们便是师徒,而他,注定是我的,死敌!”说罢他举了一子,往紫衣男子棋盘隐蔽的一处摁下,紫衣与他的局便成谜局,难断输赢。

“呵哈哈,是孤看低了阁下,阁下的棋不在孤下,但是无论如何,齐力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你觉得呢?”

“那是自然,王上对他们这出苦肉计又该唱回哪一出?”

“自然是,一样地唱!”

“哈哈哈!”

两人笑过便接着再过棋招。

骊山行宫,一袭黑衣避过守卫视线神不知鬼不觉地闪进某处宫邸。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冷王爷之傲骄夫君冷王爷之傲骄夫君谈九爷|古言一个现代的冷杀手穿越到了女尊王朝,有了家人的爱,也遇到了他,却不想----------------------------又遇到了与他相似容颜的另一个他----------------------------当他回归,是否要放开另一个他的手-----------------
  • 倾世幻情倾世幻情南情北离|古言她是一府之主的掌上千金,他只是被收养的一名遗孤,数年前他扬言定要娶她,她没有回他,但是一直放在心里,数年之后,他已长大成人,知道当初的诺言有多重,有多么难如登天,位高权重的皇子公侯,肃壁边戎的掌军大帅,她该如何抉择……
  • 浮生若梦之落叶千秋浮生若梦之落叶千秋烟花易冷09|古言落叶千秋,浮生若梦,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她是一个医女,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他是王爷,高贵傲慢嗜血无情命运让他们两个撞在了一起,从此不再分离。情路上坎坎坷坷,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将他们卷入生死离别的阴谋,但有情人终成眷属,命运让他们再次相遇,再也不会彼此错过了,我会永远守护着你。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烟花新作,望亲们喜欢。
  • 一宠成帝一宠成帝不欲倾城|古言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她,异世之女他,天之骄子他是她舅舅,对她宠之入骨她是他侄女,对他百依百顺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这场禁忌之恋又将何去何从?--------------------------这是一篇先甜后虐再甜的古风文,有兴趣的可以点进来看看哟!唯一门牌号:544478909验证信息是本文女主的名字哟
  • 英女传英女传君书染|古言她从云端跌落到谷底,从温暖幸福变成了一无所有。 亲情、友情、爱情,一一离去。 在任何人都无法相信的世界里,一个孤女又如何一步步走向那无人之巅。 在这残忍决绝的世界里,她又如何守住她身边出现的一丝丝温情。
  • 废后为妃废后为妃文若纷飞|古言那一年,为他,她遭逢剧变,满门被诛!再相遇,她容颜尽掩,一夕间从侍婢到皇后,再到废后,竟被赐他为妃!新婚之夜,她坦诚相见,他却轻蔑冷笑,肆意讥讽,只因,她是别人羞辱他的一枚棋子。她是他的王妃,是弃妃,不被遗忘,却总遭受欺辱奚落。破茧成蝶,待她繁华看尽,绝情绝爱时,薄凉如他,却深情道:“今生,朕独爱你一人!”是以,她回他的,只是唇畔的那抹冷笑……
  • 绝世召唤师:倾城五小姐绝世召唤师:倾城五小姐安陌涵儿|古言“绝不能让她醒来。”“那我们应该怎样做?”“这样这样然后在那样那样……”
  • 任性皇妃:我要另选夫婿任性皇妃:我要另选夫婿琳水琀|古言她,是九天玄女转世,在现代受尽心灵上的创伤,最终跳楼自杀,老天爷眷顾,让其在古代重生,成为樱家大小姐,接收到在现代从未接受到的亲情;他,是玉帝最宠爱的三儿子,抱着对人间的好奇任性地来到凡间,单纯萌呆的;一次偶然的机会,从未接触过爱情的两人都对对方产生一丝情愫,两人从相遇,到相恋,再到两人决定要相守一辈子的时候,玉帝发现了,密派人下凡间将其两人分开,两人被迫分离,立下了三年后再相见的约定。她苦苦等了三年,最终却等来了致命的伤害,一次次的绝望,一次次的心碎,最后再一次重创后绝望的爆发了,恢复了真身和所有的记忆,回到天庭。为救苍生,再次重生,家庭纠纷,接触皇室,融于江湖,寻灵器,找神兽.....再次与他相遇,命中注定,愿望圆满……魂飞魄散。凛涳,没想到重生的我居然还能遇见轮回的你,这真是命中注定啊!好,既然如此,就让我们再任性一百年吧!一直与你纠缠着,这次怕是只剩这一百年了吧!因为身份的缘故我们不能在一起,可是我们……即使是你不停地轮回,我们总能相恋,希望这一百年是我以后几万亿年最美好的回忆!
  • 暮雨倾城暮雨倾城斯若|古言军阀割据的战乱年代,慕汝馨只想找一个知心人,平淡地过完这一生。谁料父亲的野心使自己不得不嫁给那个腹黑薄情的司空宇,从此,远离家乡、远离爱人,在阴谋与权势里挣扎——但是内心所执着追求的,还是那有温泉一般笑容的男子,他曾发誓,要带自己远离纷争,过上平淡而幸福的生活……千帆过尽,她能否与他相守?
  • 绝世狂妃:妖孽帝尊别乱来绝世狂妃:妖孽帝尊别乱来顾奶茶|古言“娘子,暖床的来了!”某妖孽一脸期待,某人:“.......”“娘子,今天你在上还是我在上?”某妖孽凭空冒出,某人:“...”“娘子,我饿了!”某人:“........”她是21世纪的王牌特工,一朝穿越,却被外表高冷,内心腹黑的帝尊缠上,不知不觉,落入他那温柔的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