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戏中有戏

“还有,冰……剑衣啊,关于十年前……”李晟想心平气和地和失散多年想念多年的妹妹,从前他们的冰儿、现在的李剑衣解开一些误会。

“以前的事,”剑衣用冷冷语气急忙打断了李晟,她看向李晟的眼光却似乎不似看天松那般决绝。

“现在也确实还不是谈这个的时候,”崖主说道:“有一件事需要剑衣连夜赶去办。”

“也请将军能给予我们信任,我用这个……”他说着从袖里掏出一个小玉葫芦的瓶子,“和将军借一样信物。”

天松李晟睁大眼睛看向了崖主,“崖主这是?”天松还有些疑惑。

“演戏的台子搭好,唱戏的两方就要粉墨登场,怎么能缺个看戏的人呢?而请此人需要将军的一样信物。”

“是吗?究竟是他需要还是,你需要?”

“看来将军是不信任我们,我也不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变成交易或是,要挟,所以,将军还是好好再,考虑一下……”

“不用了……”天松毅然决然地看向崖主,月光下两人森冷的目光一如清辉。

……

第二天清早,天松李晟醒来各自发现手脚酸麻不能动弹,周身是被鞭打后淋漓的疼痛,被严严实实地捆绑吊在了绝无崖的大门坊下,其他随行的甲尉在山下的驻营也被下迷药了捆绑起来,两人都没意料崖主会来这么一出!真是个老狐狸!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啊。

旭日东升,绝无崖内崖外山路过的人看到两人这番模样都唏嘘不已,“真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啊!想不到赫赫威名的卢大将军也会沦为阶下囚啊,啧啧。”奚落他们的人正是那个守山门的绿锦衣领卫长。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小泥腿子啊,纠正一下你的话,不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而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李晟嘲骂起人来也是犀利。

“你……哼,我看你们还能嘴硬到几时,你们”,他喝令看守的人道,“现在开始不能给予他们食水,我们绝无崖的供粮不能喂给这些佣兵自重危害社稷之人。哼!”

那个年轻小俊的绿锦衣领卫长叫陆川,是个骄傲的人,天资聪敏武功也不错,在绝无崖外山是个跋扈的存在,只是入内崖试炼中也是因为张扬,惹了李剑衣的眼,入崖挑战中都被李剑衣一招秒,立下约定能过她三招便可入崖,可这五年来他最多也就是三招倒,所以一直对李剑衣怀恨嫉妒在心。

绝无内崖,忠义堂内气氛沉闷,上四剑庄的人显得忧心忡忡。

“崖主如此行事是否欠妥?毕竟那两个人无论谁我们怕也开罪不起啊!何况那上头的人……”

“老冢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不这样做只怕我们在这场争逐中更加被动啊!”

“我们只是担心放的这把火不至于烧到自己。”龙泉剑庄的上官荻庄主附言道。

“庄主放心,如果真有什么事,绝无崖自然不会让你们也受连累。”

“崖主,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禀崖主,有情况了。”来奏的人贴耳与崖主说了几句,崖主眼孔一收缩,那样的表情想来是不好的。然后他叹了一气,“果真是他,看来剑衣当初担心的是对的。各位,线已放长,接下来就等着鱼来吧。”

……

骊山内某处山神庙,两个男子对坐在庙内院一棵杏树下对弈。年长的三十多岁著紫衣华袍,拇指戴镶金白玉环,食指中指夹携着黑子,腰佩绿玉孔雀佩,仪容尊雅尽显富贵气度;年少一点的身材高挑,白皙细腻的手指纤长执白子,一身漆金丝黑长袍批帽遮掩下只露出了顶好看的鼻梁和有长纤曲线美感的嘴唇,已过弱冠之年又三四的模样,却似不爱束冠,批得一袭洒脱长发,饰物无多只一有好看流苏的承露香囊,一炳七星龙泉长剑。

紫袍男子落了一字封了自家一路棋眼,黑袍男子刚携了子的手在空中凝了一下,然后干脆松指将子落回盒中,收手拢拂衣袖,嘴角咧开一弯浅笑,立直身子行了一礼,用幽柔的声音恭贺道:“王上高招,某输了。”

“哦?明明孤输了你一路的黑棋子,又怎会赢了你呢?”那男子假做不解道哉。

“是然,但若收去了这多于的黑子,则王棋路柳暗花明,得以洒脱施展,而某先前的围封徒然已。”

“哈哈,与慧者弈,乐不自胜,想不到谷主棋艺也不逊于武绝啊!”

“王上谬赞,某何有才?”

“唉,此言差矣,想当年阁下只身一人便夜闯了那龙泉剑庄禁地,夺了这七星龙泉宝剑,这是多少江湖中人乐道的轶事啊!”

“都是年少轻狂事,不值王上一提。”但他却暗狠地紧握了一下佩剑的剑柄,因为他知道自己所配的贴身物就参与了十三多年前杀害他父亲一事,此仇此辱他何曾忘记过,他要用他一一地讨回来!

紫衣男子虽然谈定地引起了茶,但他自然是觉着了这隐情,怕也是故意说与黑衣男子听。

一会儿,一个黑袍纹鬼头的差卫抱了只信鸽进来交于紫衣的侍卫,侍卫取了信条交于紫衣。紫衣看了面色如土似有些不安,放下信条踱起了步子。

黑衣男子拿过信条,看了面色一下冰冷,开口的语气变得幽冷而狠戾,“这就是王上合作的诚意吗?以某为牺牲的黑子?”

“谷主先勿动怒,且听孤言。”紫衣男子不由得紧张起来。

“那好你且说说,‘已制卢李,刑得玉龙,酉时三刻,栖凤山下,以云易之’,此语诉状,某探已察具属实,王复何言?”

“属实?谷主你是聪明人,他绝无崖主是什么人?卢天松又是他什么人?你,可知?”

“我与那该死的老崖头交过手,他使得一手了得的枪法,据查与卢天松的枪法颇为相似,他们……”

“何言相似,分明就是,嫡传嘛!”

“如此,他们便是师徒,而他,注定是我的,死敌!”说罢他举了一子,往紫衣男子棋盘隐蔽的一处摁下,紫衣与他的局便成谜局,难断输赢。

“呵哈哈,是孤看低了阁下,阁下的棋不在孤下,但是无论如何,齐力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你觉得呢?”

“那是自然,王上对他们这出苦肉计又该唱回哪一出?”

“自然是,一样地唱!”

“哈哈哈!”

两人笑过便接着再过棋招。

骊山行宫,一袭黑衣避过守卫视线神不知鬼不觉地闪进某处宫邸。

同类热门
  • 快穿之白月光她倾国快穿之白月光她倾国月亮你不甜|古言苏雨因为天天被自己美貌美晕,被一个系统盯上了,然后强行发布任务,虽然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好好的貌美如花就好了…,本来很轻松的,结果碰到了一个比她美还不自知的,所以苏雨选择了和他杠到底。 苏爽文,第一次写来练手1V1
  • 公主莫想逃:穿越之羽落微漾公主莫想逃:穿越之羽落微漾月斓曦|古言一个古风网络写手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自己笔下一个炮灰人物的床上,惊恐万分的她开始了改变命运的茫茫征途......“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会如何?”“我会找你!”“如果找不到呢?”“那我就会一直找,一直等......”
  • 绝宠倾国妃绝宠倾国妃xili|古言她,北宫纯,现代的冷酷杀手,却穿越古代,成了北宫家的废材四小姐......
  • 战妃世无双战妃世无双挑灯明|古言玉明橙作为大学机械系的高材生穿越而来,凭记忆在这片大陆闯下自己的天地,与战凌王一起统一大陆……
  • 卿本纨绔:夫君碗里来卿本纨绔:夫君碗里来夜家美人|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为女尊王朝嗜血残暴,十三岁时一战成名的冷血夜王。初遇,他是温婉贤淑,温润如玉的丞相嫡子;他是淡雅如风,恍若天人的神秘风族少年;他是风姿卓绝,气宇轩昂的镇国将军嫡子……【简介无能,请看正文,决定宠文,一宠到底!】
  • 医妃倾天下(又名:权宠天下、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又名:权宠天下、元后传)六月|古言【又名《医妃倾天下》】天才医学博士穿越成楚王弃妃,刚来就遇上重症伤者,她秉持医德去救治,却差点被打下冤狱。太上皇病危,她设法救治,被那可恨的毒王误会斥责,莫非真的是好人难做?这男人整日给她使绊子就算了,最不可忍的是他竟还要娶侧妃来恶心她!毒王冷冽道:“你何德何能让本王恨你?本王只是憎恶你,见你一眼都觉得恶心。”元卿凌笑容可掬地道:“我又何尝不嫌弃王爷呢?只是大家都是斯文人,不想撕破脸罢了。”毒王嗤笑道:“你别以为怀了本王的孩子,本王就会认你这个王妃,喝下这碗药,本王与你一刀两断,别妨碍本王娶褚家二小姐。”元卿凌眉眼弯弯继续道:“王爷真爱说笑,您有您娶,我有我带着孩子再嫁,谁都不妨碍谁,到时候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花千骨之千年不变花千骨之千年不变黎明更好|古言花千骨恢复了记忆,但是不知怎么,突然被人攻击,三魂六魄被打散,必须转世,到了千年以后,白子画得知此消息,穿越到了千年之后,但是失去了记忆,变成了幼体,被世界二富收留。之后又穿越回了后蜀。会发生什么呢?
  • 新少年包青天之侠者新少年包青天之侠者天命之子|古言包拯,坚信真理,追求公道,不畏惧一切强权,他有侠义,也有柔情,永远相信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
  • 九皇叔的世子妃九皇叔的世子妃小俊男|古言前世她一世名医无人能及,手拿银针无不让人闻风丧胆,银针落下之处就是死人也能给你从阎王手中抢过来。 偏她今世一穿就被当男子养,这样也好,整日的游手好闲,京城第一纨绔,调戏姑娘,调戏美男,倾城的容颜下有颗流氓心,顶着世子的头衔不作是不是太对不起自己的名声了。 他是,世人仰慕敬而远之受万人追捧的九皇叔,调戏谁不好非要惹上这妖孽,调戏不成反被调戏 ……
  • 神医王妃:三娶为后神医王妃:三娶为后暖罗衾|古言侯府嫡女,与尊贵的九殿下有着一纸婚约,奉天朝最让人羡慕的女人,过着比庶女还不如的生活!不公平!嫡女地位她自己夺,嫁妆她自己收,未婚夫,你们想抢,没门!家里白莲两朵,外面白莲朵朵,抱歉,遇到她,你们长不起来!重来这一世,努力成为最精致的女人,清理恶妇,清理假爹,助弟成才,自然莫名地招惹了奉天朝尊贵女人的象征物——九殿下。“九殿下,你是不是对我有一些意思。”“哼,我对你的意思,何止一些。”第一次,成婚失败。“今年,奉天朝禁止娶亲!”第二次,成婚失败。“我成不了亲,让那个人一辈子光棍。”第三次,成婚成功。“牵紧了王妃,跑不掉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