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6章 凤凰山旧事(番外)

番外《凤凰山旧事》

一、巴山夜雨

浩宇一千年,凤凰山八百里凤凰花花开不败,火红的凤凰花如火似霞将天边染透,煞是壮观!山腰处,几颗梧桐树下,一处庭院青砖碧瓦,掩映在火红闪烁的花海里,清净幽远却又不乏炫丽,正是先战神火凤隐居处,乐梧居。

院内几点小雏菊簇拥着一脉青草牵引着青石板蜿蜒向前,曲径通幽处,一间雅致的厢房便是火凤的书房了。

一个小雨微微的寒凉夜晚,书房里隐隐传来窃窃私语声……

“北海,天之北极,离紫微宫最远,终日未见阳光,海水冰凉、黑暗,是天界流放犯人和羁押凶兽的地方。

六界传说,就是在这个黑暗至极的地方,每十万年会出现一次炫丽壮观的星光景象,名唤北极光。

据《上古秘籍》记载,以北极光加昆仑山上的七颜花炼制可以医治不辨颜色之症。”

透亮的橘红牛皮窗纸上闪过一个男性剪影,挺拔清癯。

“兄长只知其一,据传那北极光是远古上神封印上古凶兽的法器,取之恐引起大乱,不妥、不妥!”

一个压得很低的声音钻出窗外,浑厚充满磁性,正是前战神火凤的声音。

“咣当”,窗下似乎有什么打碎了花瓶。

“何人?”话音未落,一道白光闪出窗外将一个白乎乎的毛球卷进屋内。

那毛球在空中打个滚就势扑入那个白衣公子怀里,“呼”地长出两只小手勾住那公子的脖子,撒起娇来:“天帝伯伯好些日子不来了,来了为何不来看雪翯?雪翯可想天帝伯伯了!”

天地有正气,浩然惊宏宇,那白衣男子正是玉面小仙天帝浩宇。

“雪翯,你怎来了?娘亲呢?”火凤微微皱了下眉头。这小子鬼得很,颇有几分像当年的青釉,不知刚才的话偷听了几分?

“爹爹,娘亲在哄锦凤睡觉呢,不知为何?锦凤今夜总是不睡,不是娘亲在,赤焰都要打他了!”雪翯不自觉地拧起眉毛,似乎有点着恼。

“莫非锦凤身子不舒服?”浩宇抬眼望了望火凤,摸摸棠樾的头,“你叫冰玉赤焰,不怕她恼你?”

“反正她打不过我!”雪翯一梗脖子,吐了吐舌头。

浩宇温暖地笑笑,亲亲雪翯的额头,蓦地神色有点黯然,天界流传之老话忽然自耳边响起:天帝,才是天地间最大的囚犯!

“兄长,一起去看看念淼吧,顺便看看锦凤,前两天他还在念叨你呢!”

浩宇的落寞自然没有躲过战神火凤的眼睛,他热情地挽起浩宇大步朝内室走去……

(二)北极光

子夜,一只白鹤掠过乌黑的夜幕,隐入一弯玄月当中……

月影西斜,玄月如勾,缓缓扯出一片黑绸,当黑绸渐渐铺满天边,玄月终于志得意满跌入紫黑如茄汁的海水时,一道白光嗖地从月中飞出,正是那只白鹤,但见它低低地压着水面向北飞行……

“等等我……”

“还有我……”

此起彼落的两声呼唤划破寂静的夜空,皆是童声。一声尖锐似女声,一声奶声奶气不辨男女。

飞驰的白鹤只得一个急拐弯,在空中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身化成人形停在水面,正是白衣飘飘的雪翯。他心中叫苦不迭:糟糕,两根尾巴没甩掉!

“赤焰!你怎跟来了?锦凤是否也来了?”看着妹妹冰玉得意洋洋地出现在眼前,雪翯气不打一处来,凶巴巴地质问她。

“那是自然!哼,你们休想丢下我!”稚气的话音自黑暗中传来,一只锦色小凤凰刺啦飞下……

雪翯抓了抓头,伤脑筋啊,才两百岁的锦凤也跟来了!

“锦凤,你不是睡着了吗?”被雪翯称作赤焰的冰玉瞬间气晕,举手就打,口中喊道,“姊姊明明看到你睡着了,你这个鬼灵精!叫你骗姊姊,小胖手打你……”

冰玉抓住锦凤胖乎乎的小手就往他脸上打去,被雪翯一把拦住。这个小弟弟,爹爹一向是把他藏在心尖上,片刻不见,就要寻找,这会儿,恐怕爹爹就要追来了,可没闲情打闹。

“赤焰,你负责看好锦凤,若他有何闪失,大哥唯你是问。”雪翯一把拉住赤焰,顺手把锦凤往她怀里一推,翻身飞到半空。

“我才不要你们看护!”锦凤气得挣开冰玉,跳起来,他双手叉腰,仰头霸气大喊:“你们都忘了天帝伯伯的话了?他说我比爹爹还厉害呢!大哥,我知道你要干大事,你别瞧我小,我能帮你!”

确实,锦凤的真身是只红白羽毛的凤凰,白是如雪般纯白不染一丝杂色,红是张扬鲜艳的大红,漂亮极了。不光漂亮,他还遗传了爹娘全部优点,既不怕火也不怕水。

锦凤之言顿时让雪翯哑口无言,他摸摸后脑,琢磨着怎么支开锦凤?忽然冰玉惊喜地指向北面大呼:“快看,那是什么?”

只见一道道炫丽的光束从黑暗的水面成弧状升起,红、橙、黄、绿、紫各色霞光在黑天鹅绒般的夜幕上交织晕染出各种闪亮的图案,顷刻间死寂的北海梦幻般犹如太虚幻境。

“北极光!”锦凤高兴地直拍小手,“快,大哥快收集北极光,娘亲的眼睛有救咯!”

“赤焰,小心护住弟弟!”雪翯惊喜地一边挥动长袖,双掌对着北极光推出,继而手腕一翻开始吸收北极光,一边小心地四下张望嘱咐妹妹照顾好弟弟。

“嗷……”

伴随一声嘶吼撕破海水,一个黑乎乎的鱼形怪兽从水里蹿出。怪兽头大如虎,牙如利剑,尾如山石,模样丑陋至极,它嘶吼着向雪翯扑去。

“北海鲲!”赤焰大喝一声,随手将腕上的串珠向怪物甩去……

那串珠是火凤每次涅槃时凝结的火晶石所制,抛出即燃。顿时那鲲身上起火,它惨叫一声跌落水中,再次腾空而起时,它已化为一只大鹏,煽动巨翅向三人撞来。

“我倒要瞧瞧,究竟是谁厉害?”奶声奶气的童音未消,锦凤现出金光闪闪烈焰腾腾的火凤凰真身,快如闪电撞向大鹏。

“咚……”大鹏竟然毫无招架之力,全身着火顷刻间化作一个黑炭跌入水中。顿时北海又被无边的黑暗笼罩着,只在雪翯的掌心闪出一道五彩炫光。雪翯收集北极光终于大功告成,它已经被他炼成了一颗小小的五彩珠子。

“北极光不能久留,三天便消失殆尽。你们把这个先带回家,我去昆仑采七颜花,时间紧急,我先去了!”雪翯将五彩珠子交给冰玉,腾升而去。

(三)战神遇难

“二姐,咱们这一回去,肯定要受责罚!大哥倒跑得快,就会丢下我!”看着雪翯如风而去,锦凤气恼万分。

“不怕!咱们虽是偷跑出来的,可也是为了医治娘亲的眼睛啊。爹爹不会责罚咱们。”冰玉摇摇头,毫无压力地说道。

她想:娘亲是花神的女儿,六界第一美人,却不辨五色,看不到红的花,绿的草,给我挑件衣服选个口红都做不到,每次都叨扰爹爹来帮忙。爹爹是大英雄的嘛,还要管这些破事,难道爹爹不心烦吗?如今咱们帮他解决了麻烦,他欢喜还来不及,怎么会责罚咱们呢?

被锦凤叫作二姐的冰玉其实也只有六百岁,也还是个孩子呢,是以思维亦是孩子的视角。

“二姐,爹爹从来不责罚你,回去你可要帮我向爹爹求情啦!”

锦凤可不这么想,在他的视角里,爹爹火凤除了威严就是严厉,对他极其苛刻,似乎他不是亲生的。

事实上,锦凤不仅是火凤亲生的,还是他三个孩子中唯一继承了他凤凰真身的孩子,锦凤和他一样,是一只骄傲的凤凰。

大儿雪翯是一只白鹤,浑身白毛漂亮极了,又是火凤膝下第一个孩子,天界、花界、魔界等众亲友是宝贝得不得了,实力团宠啊!

小雪翯如今才一千岁,也还只是个懵懂少年,却放浪不羁,风流俊逸,成日里惹得一群迷弟迷妹流哈拉。有句俗话“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这白鹤再长个三四千年,估计会有一箩筐的桃花等着他。

每逢想起雪翯未来,火凤就后悔不迭。他暗中打定主意,若老二出生,一定要更换养育模式。

可老二出生却是个女孩,真身还是一片火红的凤凰花瓣。长得娇媚动人,活泼开朗,热情似火,更兼凤凰花是火凤与念淼第一次定情的见证,所以老二,火凤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宠溺无比。更换养育模式,早忘到爪洼国去了!

及至老三,是个凤凰,且遗传了火凤和念淼的所有优点,水火兼容,聪明至极,长大法力定在火凤之上,这点毫无悬念。

可是这却让火凤甚为操心,一般来说,天才若是成才则是栋梁,若是歪才,则是灾难!故火凤对锦凤管教甚严,是三个孩子中管教最为严厉的。

“锦凤,包在姐身上。”冰玉捏捏弟弟的脸蛋,豪气冲天地说,“放心了,你这只小凤凰,咱们走吧。”

“哈哈哈哈……饿了十万年,终于又有吃的了!还是一对童男童女!哈哈哈哈……”

死寂的北海突然间响起震天的笑声,那笑声时而沉闷如锣,时而尖锐如哨,闻之耳膜欲裂。

姐弟俩儿捂着耳朵寻声望去,只见漆黑的海水向两边激烈翻滚,卷起乌黑的浪花,一只通体青紫,长着九个狮头,头上长满尖角,身上满是蛇头的四条腿怪物缓缓从海里爬出……

一出水面,那怪物张嘴就去咬火凤,锦凤一跃化成凤凰飞起,一个转身喷出火珠射向怪物。

可惜锦凤实在年幼,那小小的身子还未及怪物的嘴巴大,灵力有限,火珠劲道不够,那怪物闭着眼睛嘴一张,竟然将火珠全部吞掉了。随即,它一张口将火珠悉数喷入水里,锦凤随后发射而来的闪电也被怪物一掌击落。

无奈之下,锦凤想起娘亲教的水系寒冰法,他一个盘旋,定于空中,口中源源不断地吐出冰凌,无数冰凌像雨柱一样射向怪物,海水渐渐被冰冻,怪物也似乎被冻住了。

锦凤大喜,屏住呼吸伸出利爪欲抓怪物的眼睛,却见那怪物“嗷”地一声怪叫,用力一挣,顿时冰凌四溅,怪物爬出冰海朝冰玉扑去。

原来这怪物看似蠢笨,实则聪明。它看出锦凤虽是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其实不好惹,干脆先把那个一身火红的女娃娃吃了。虽然它好像特别不喜欢红色,但是它懂吃柿子得挑软的捏。

一直在旁边观战的冰玉躲闪不及,眼看就要被怪物扑住,危急中一股水柱将赤焰托起抛向空中,跟着一道金光射向怪物的眼睛。

“嗷……”一声怪叫,怪物张大嘴巴,一口咬住金光。

“锦凤……”冰玉心痛大喊,原来那道金光是锦凤,为救姐姐他情急之下,不惜以身冒险。

“啾……”在这危急时刻,一声长鸣,一道劲风将冰玉卷过一边,只见一只火凤凰箭一般飞来,除了凤头清晰可见,身形已全被烈火掩盖,霎时间北海通红一片。

“爹爹!”冰玉惊喜交加,望向夜空,心中热血沸腾,是爹爹,战神火凤来了!

战神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但见他收起真身,双掌合力推出,一刹那间,五彩斑斓的光束从他身上四散射出。一条条射线交织重叠汇聚成一张无比壮观的大网,将黑暗的北海笼罩,顿时北海的夜空又出现了炫丽的北极光。

“哞哞……”那怪物闭上眼睛,张嘴惨叫,全身颤抖。说时迟那时快,火凤腾升飞起,接过锦凤轻轻交给冰玉,伸出尖嘴猛朝怪物的肚脐啄去,怪物终于“砰”的沉入海底,跟着火凤也跌落下来,双眼紧闭,满嘴鲜血。

“爹爹!”冰玉和锦凤扑了过去,大哭。

“终是晚了一步,唉……”一声长叹,一股劲风袭来,一道白影闪来,三人全部消失于死寂的黑暗中。

第四章念淼托孤

凤凰山,近在咫尺,天帝浩宇却觉得远在天涯。他脚步蹒跚,心中忐忑:晚了一步,终是晚了一步,怎么面对念淼?

眨眼,乐梧居已是近在眼前,浩宇抬眼望去,心下一愣:怎的人影绰绰,似乎宾客盈门?略一愣神,已然解惑。

战神虽然隐居,但侠心义胆未藏,只要有事相唤,定拔刀相助,仗义锄奸。故朋友遍布六界。如今他出事,六界岂能不知?定是六界的朋友们来了。

“恭迎天帝陛下!”浩宇硬着头皮踏进院门,六界主持皆鱼贯而出,拱手相迎。

“玉面小仙。”一声急切的呼唤,一个袅袅婷婷的身影朝天帝浩宇跌撞过来。

“淼儿。”浩宇扶住那轻轻颤抖的身影,瞧着一身白衣,披头散发的念淼仙子,嚅嗫着,“我,唉,我还是去晚了一步!火凤,他以元神将上古凶兽‘年岁’封印海底了。”说着将袖一甩,轻轻将袖兜里的三人放下。

“娘亲,爹爹他死了吗?”冰玉和锦凤一落地便扑进念淼怀里大哭。

“娘亲,这,这是怎么了?”念淼还未曾来得及开口,又一个白影跌过来抱住她的胳膊,惊慌地喊道。

“小白鹤,不要吓着了弟弟和妹妹,先放开娘亲听娘亲说。”温柔熟悉的身影响起,一个青衫公子翩然而来拉开雪翯。

“噗嗤君!”念淼惊喜交加,“这些年你在哪里?”

“淼儿,我还以为你再也不能重生,一心想躲开这伤心地,便回到我师祖身边,这些年一直隐居昆仑。”青衫公子擦了下眼睛,悲喜交集地说道,“昨夜遇上小白鹤,才知道你现在的一切。”

噗嗤君是蛇仙青釉,和浩宇一样都是当年念淼仙子的好友。

“淼儿,凤凰,号称不死鸟,他一定不会有事的!倒是你不要负了孩子们的一片心意。”青釉凝神看了看沉睡中的火凤,掏出一朵七颜花递给念淼。

“还有这个,娘亲,给你。”看见七颜花,冰玉猛然想起,从怀里掏出了那颗五彩珠子,“娘亲,有了它们,你就可以看见各种美丽的颜色了!”

“好孩子!”念淼接过北极光,把三个孩子全搂在怀里,轻轻说道,“你们的爹爹太累了,要长长地睡一觉。娘亲要守在旁边陪伴他,不许任何人打扰,你们暂且离开娘亲一些时日,要听话哦!”

“娘亲,我们也要陪着爹爹!”三个孩子面面相觑,眼中泪花滚动,哭着说,“我们不要离开你和爹爹。”

念淼摸摸这个的脸又摸摸那个的头,最后在雪翯和锦凤额头亲了一下,果断牵着他们来到浩宇身旁,对他行了个鞠躬礼。吓得浩宇礼让不及,连声喊道:“淼儿,你这是为何?如此生分,是怪浩宇了吗?”

“玉面小仙,淼儿没有责怪你。也请你不要自责,此乃火凤之劫数无法避免也。”念淼泪中含笑望向浩宇,轻轻说道,“大劫既已发生,不必再想了。倒是如今淼儿有一事相求,还请陛下答应!”

“淼儿,不管何事,只要是你说,我都应允。”浩宇抬眼看着念淼,频频点头。

念淼将锦凤和雪翯的手递给浩宇,说道:“玉面小仙,此后锦凤和雪翯就暂且托付给你,有劳陛下了!”

“娘亲,我不要去天帝伯伯那里!我要留下来保护你!”雪翯甩开润玉牵他的手,扭着身子搓着双手,脸憋得通红。

看着锦凤泪水哗啦哗啦流,却依然乖乖地依偎在浩宇怀中,念淼瞬间板起脸,怒视着雪翯,无声地责怪他:弟弟都不撒娇,作为老大的你却这样,嗯,合适吗?

“淼儿,既然雪翯不愿上天庭,不如让他跟着我上昆仑,拜天宝元尊学习道法。”青釉见状忙劝慰念淼,他拉着雪翯的手问道:“随青釉叔叔去昆仑山,你可愿意?”

“天帝伯伯虽然可亲,但天界天规森严礼仪繁琐,小住一下挺有意思,要是常住,这个……”雪翯心底寻思着,眼珠咕噜噜转了转,忙不迭地点头答应青釉。

他的这点小心思,此时已昭然若揭,浩宇、青釉相视一笑,对念淼说道:“如此甚好,淼儿放心吧!”

念淼只好同意了。先前她不托孤于青釉,倒不是不放心他,而是担心他会太过宠溺孩子,如今既然有些局面无法顺从她意,她也就罢了。

“娘亲,玉儿哪儿也不去,玉儿就是要陪着你和爹爹。”见哥哥和弟弟都被娘亲赶走了,冰玉哇的一声哭起来。

“冰玉,”念淼抚摸着女儿吹弹可破犹如红苹果的脸蛋,指着雪翯和锦凤正色道:“你们爹爹最心爱的小公主本名叫冰玉,你们老是赤焰赤焰的叫,以后赤焰这个小名不许再叫了!”

“是,孩儿谨记!”雪翯和锦凤眼含泪花连连点头。

“玉儿,你真身乃是一片花瓣,是你爹爹疼惜你保护你,特意用火焰将你裹住。”念淼轻轻梳理着冰玉蓬乱的头发,柔声说道,“如今你爹爹元神散尽,火焰亦消失,鲜花当然呆在花界最无忧了!所以你随丹芳主去花界吧,那是娘亲从小长大的地方,甚是好玩呢!”

“念淼,你原本就是花界少主,花界永远是你的娘家。”丹芳主闻言急忙搂过冰玉说道,“丹芳主一定会将少主照顾好,请花主放心!”

“丹芳主……”,念淼仙子哽咽起来,“冰玉素来性子如火,故我给她取名冰玉,也是要她有冰玉之姿。先前我误食断情绝爱散不懂情爱,害了几个人。情爱方面,还请丹芳主多多教导冰玉,切莫赴我前车之辙。”

念淼交待完毕,抱起火凤,劈开密室缓缓走进,渐渐的,密室大门合拢,再也见不到她的影子,风中传来她的浅浅低吟……

“凤凰,你乃不死鸟,比常人多一魄,我要用灵力养护你的一魄,守着你涅槃重生。你不醒来,念淼永不踏出密室……”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五灵纪五灵纪饥渴大刀|仙侠太平盛世的表象之下暗流涌动万妖谷的探子揭开阴谋的一角五灵宗能否重建当年伟业且看大乱将起谁主沉浮
  • 帝血未央帝血未央天海三生|仙侠青石路尽登天阙,回首已成万古空,手握日月摘星辰,我命由我不由天!十步一杀百步一人,神可屠!妖可灭!魔可降!鬼可驱!佛亦可杀!武道争锋,长路漫漫唯剑作伴!
  • 万象尊仙万象尊仙wo一念成魔|仙侠在洛北大陆,一个修仙的战斗地,家族,名将,隐世强者层出不穷。作为一个小家族子弟,南宫破军,本应平平淡淡,却得自己前世记忆,从此一路平步青云,披荆斩棘,一代王者的记忆,成就一代至强。自己前世作为全洛北大陆第一人,一代顶级续命师却不知死因为何,万年之后,当世再没有续命师,到底是怎样的一场阴谋?还是天道的无情?一次羞辱,彻底使南宫破军走上强者之路!自创武技,自创心法,逆天改命!
  • 公主恨嫁之我的夫君是神君公主恨嫁之我的夫君是神君追月流星|仙侠被提上天界,好吧,还可以天界一日游,被赐婚,那个天君,咱们可不可以打个商量?她是他亲手制造出来的徒儿,却被他亲手葬送!若人生总有一场痴爱不负,他又是否能忆起那霜冷月华之中的轻声呢喃?那一壶清酒,一句悲歌,是否还是旧时模样?夜深人静时,他又是否真的从未愧对?他,是清风朗月的天竺帝君,微微一笑间似月华倾泻。清冷如霜华,却背负着一生的罪责,内疚难安。他说:“她是我的徒儿,与我血脉相连!”第一次,他与她相遇于万年古树,她喝了他一壶清酒!第二次,他与她偶遇于夜宴,被他当众调戏!第三次,不,她不要再有第三次,她是天君命定的太子天妃,怎么能与他有所交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金仙剑士金仙剑士海盗潜质|仙侠孤单,他无法习惯。欺压,他无法无视。感情,他无法逃避。成长之路,必有坎坷。
  • 残道逆仙残道逆仙凉粉儿|仙侠古语有云,月有阴晴圆缺! 人生亦不可能完美。 何去何从? 残中求存! 逆流而上!
  • 做尽天下鸳鸯事做尽天下鸳鸯事总攻大人|仙侠那一天,雨下得很大,我安静地躲在树上,等着雨过。蓦然回首,遇见了一个疯子。只见他一身白衫如雪,三分清冷,七分仙风道骨,确实俊俏得不行。就是脑子有点问题。他说,他要渡我成仙。我眯起眼睛。是的,我在鄙视他。
  • 妖星符途妖星符途徐家三小子|仙侠穿越到修真世界追寻自己爱的答案,两个世界,她真的是她吗?结局注定孤独,悲伤。萧逸意外被夺舍,得到符道至宝,太乙天符撰,可是却因为凡人之身,没有灵力的他,遇到了萧晓虎,萧晓虎以奇术让其入半妖道,从此踏上修仙路,追寻自己的梦想。这个残酷的世界他要面对的不光是强大的妖兽,修仙者,还有——凡人
  • 灵问鼎天灵问鼎天文上|仙侠灵族以我为尊,那我就化为鼎天。Ps:有逗逼、有热血、有悲伤、有欢乐......且看万千变化!
  • 异世红尘任逍遥异世红尘任逍遥杨柳花开|仙侠身怀祖传的传送阵阵钥,一次意外来到另一个世界,习得修仙之法,了解到家族的历史,便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本想仗着师门的庇荫,重振家族,但师父嫌她太渣,把她扔到了诛魔的前线,她才知道师门背负的重任,而她也是其中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