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5章 竟然如此

也不知道是谁将樱子安排在了芋英山子的左侧,而芋英山子的另一边则是一个看起来就威严肃穆的带着高高乌纱的男子。樱子心想:“一定是什么地位显赫的大名,要不然怎么会坐在正中间的位置。不过看起来也太严肃了吧,这样的场合脸上竟一丝笑容都没有。”而那个男人的后面还跟着三个眼神恶狠狠的侍从。樱子刚刚只朝那个男人望了一眼,就遭到其中一个侍卫的怒目圆睁,另一个人的手紧紧抓在剑柄上,还有一个人差点站起来。看到这架势,樱子赶紧把头转回舞台的方向,乖乖跪坐下来,刚刚坐好,庆祝活动就开始了。

一个身穿大红色和服、踩着带跟的木屐、妆极粗极黑眉毛的女人昂首向舞台中间走来。不像普通艺伎那种唯唯诺诺,推推阻阻的小心柔美,第一个上来的人,必须气势足够强大,能够压得住整场的气氛,俗称“震场”。

震场的人就这样极其夸张地尽可能表示出自己的风范和气度,下面瞬间一片安静,和刚刚吵吵闹闹喧哗不止的景象大相径庭。

台上的女人气沉丹田,吸足底气,然后便如用真气运功一般。声音从中心产生。通过层层沉淀到达眉心,再回到鼻腔。

她说:“受上天保佑,呈将军鸿运,我们如今在这里相聚,迎接新的一年。”

众人本能的拍手鼓掌,但依然安静至极,没有一人敢说话。

“先,请弘历高僧。”伴随着号角的声音,走上来一位身披紫红色金文袈裟,并在肩上用金圈做勾环,带着长眉毛和大白胡须的僧人。樱子坐在第一排,可以清楚的看见耳下因为新修理而留下的青白色胡茬。他的额头上布满了印痕,一条一条的。

樱子每年过节的时候都会在吉原看到他,据说以前是一个破落仔,后师从圆启大师,修禅宗,在接受了“忠恕,仁民”的观点之后,对中国的“禅道”产生极大的兴趣,后来还曾经在中国的寺院里待了两年。

弘历高僧走上台的一瞬间,所有人都站起身来,弯腰鞠躬。整齐划一的好似之前排练过一般。

禅杖上的铃铛随着每一次遁地,发出神秘的声响,让人仿佛听着就受到恩惠和福禄一样。

随后,便有几个穿戴整齐的汉子用双手捧着佛龛毕恭毕敬地呈上来,还有一些用金器奉着的供果也跟着被摆上了台子的正中央。

待一切就绪,高僧便用旁边铜盆里的水做简单净手后,然后端庄地站在佛像前,双手用食指和中指夹起香杆,安置在胸前,接着举香齐眉,将香插到香炉的香土正中央。低头。双掌合十,跪拜。

众人皆如此拜礼。

许久,起身。后退。

这时,台上不知何时被画上了波金圈。弘历法师站在圈的中心。突然,相当用力地用拐杖拄了下地,通过地下的竹子回响,发出低沉的“砰砰”声。然后面对着佛龛,盘腿而坐。

看到大师已就位,众人才敢起身跪坐下来。否则,之前他们一直是跪拜的,一动都不敢动。

即使楼上楼下是不同的气氛,但不管无论如何,在祈福诵经面前,任何事情都不重要了,所有的繁文缛节,强硬的礼貌和不可打破的规矩对他们来说都是绝对不可逾越的。

所有人均保持着标准的金刚坐,双手放在膝盖上,等待着下一步的进行。

台上的高僧把禅杖摆在前面的中间,然后双手合礼放在胸前,闭上眼睛。

众人跟随。

至此,高僧拿出佛珠,开始颂念经文,一圈一圈,一轮一轮。

每个人都虔诚地跟着诵读,反思过去一年的种种罪恶,请求佛祖原谅,感谢遇见的每一个人,让自己懂得善恶是非。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一个时辰之久,甚至有人流出泪来,“砰砰砰”地朝佛像磕头。

樱子也一样,刚开始也许会不理解,但后来她越来越发现,也许“神明”是她现在仅有的寄托。她曾经对佛说她想见妈妈,果真,在梦里,妈妈来得次数越来越多,有一次还带给她藕吃呢。她要感谢上天,感谢给予她的一切,感谢她现在所拥有的罪恶善罚。她想离佛更近一些,便向前挪了挪膝盖,哪怕只有半寸。

佛啊,佛啊,请求你宽恕我,宽恕我一切曾经犯下的罪过与行径,我忏悔,我流泪,我在心中早已将悔过深入骨髓,我愿意毁一切福报只求你能宽恕我。我深知我不应与她,与他,与他们去行那肮脏污秽之染,我本清心,本应拒染,本应善良,但却思量至深,乃至祸兮相随。

樱子心中默念,手指不经意地交叉在一起,手心里布满了汗珠。

我需宽释,我寻从容与忘忧,但求唤回本心,舍弃麻木不仁的冰冷与忧愁。我的贪婪与自私,望您的佛光能给我黑夜里无穷的温暖与慰藉,但这便是吾生之最盛所求,盼您乞怜,成我之愿,扬尊之名。

佛啊,我望您能想起我,宽恕我,爱我,哪怕恨我,只求您将您的光伴随着我。

阿弥陀佛。

终于等到了这个阶段的完成,每个人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好似一年都负担与污浊都释放掉了,重新给身体里注入新鲜的氧气。

按照道理来说,高僧祈福之后是可以任意选择的,如果离开回寺院吉原会专人派人送回,如果想留在这里接着和众人一起庆祝也绝非不可。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会选择回寺院,凡人时时俗俗的欢乐和喧闹并未让他们产生太大的兴趣。

不过,今天弘历高僧的想法似乎不同,身边的阿弥来通知芋英山子说高僧想留在这里片刻。芋英山子听了赶紧想让出自己的位置,不过却被拒绝了。阿弥说高僧只想远观便好,其余远景便实现了方才不拒。

于是,芋英山子命人腾出第一排最靠旁边的三个位置,闲适清净,用蒲团简易地隔开成一个独立的区域,然后便安置了在此。

同类热门
  • 穿越时空之:霜悲雪穿越时空之:霜悲雪荆书|古言一朝穿越,既来之则安之。 原本浑浑噩噩的现实人生不如意,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更举步艰难,大户人家的勾心斗角不适合她,只想平淡得走过这一生的酸甜苦辣。 平淡吗? 也许,与他这一世 也不平淡……
  • 爱你 · 一秒也好爱你 · 一秒也好d253675174|古言21世纪的富家小姐,穿越到龙庭王朝。这命运该如何?是否能找到今生所爱?
  • 雨乘风而来雨乘风而来苏轼执笔|古言他是李世民的儿子,是被历史遗忘的人物,他淡泊名利,为人热心善良;她跆拳道、柔道、武术样样精通,却惨遭横祸,穿越到贞观年间为他所救。。。日渐相处中,她爱上了他,她认识到许多历史上的人物,却奇怪为何历史上没有他?
  • 仙倾天下之灼央记仙倾天下之灼央记魔洛|古言望乡台前看前世因果,却看出一段惊天的身世,本想与她无干,未想当记忆纷至沓来时,恨早已没入心扉,从一介布衣登到九天仙女俯瞰众生,她走的艰辛却从未后悔,只是没想到的是孜然一生的她平白多出几缕牵挂。(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鸳鸯错:三娶俏才女鸳鸯错:三娶俏才女龙罂草|古言堂堂宰相千金,又是拥有“第一才女之称”的官家小姐,新婚第二天新郎便不见踪影,她成了全长安城最大的笑话。是可忍孰不可忍!金蝉脱壳,她也逃了。然而这是怎么回事?出门就撞见这位据说已经逃走的“夫君”,明明贬低着她,却又对化名为另一个人的她如此亲近。这位雍大将军中意的不是她刚结交的小姐姐吗?干嘛又对她阴阳怪气忽冷忽热?
  • 天生一对之凰倾国戚天生一对之凰倾国戚燕九虞|古言【一句话简介】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冤家必相见。 —————————————— 江湖人笑谈,当世张狂辈,千障君白,浮海一夜。 她是浮海阁的阁主,浮族的少主人,七千里镜海的玖夜殿下,十八岁那年,终于见到这个与她齐名的男人。 安少白:孤还缺个小侍女,瞧你长得倒还周正,嗯? 言玖夜:本姑娘家财万贯富可敌国,倒不如美人你跟了我,纵使年老色衰我亦给你安排好去处,嗯? 言玖夜以为,一朝初见,是相看两厌。 安少白却觉得,这姑娘好一个牙尖嘴利,我喜欢! 【文艺版初见简介】 这一番初见,姑娘有趣,公子不慌不忙,写在戏里,是凭你小娘子几番诡计,公子自有打算,狐不语箭出处,草长莺也飞不得。 日后忆及,小娘子总少不得捶胸顿足,大自叹息,狐狸性子的公子就会在旁笑说:莫再打,本是个皮儿薄肉多的小包子,奈何出笼遭了冷气,就要成了个粗制的厚皮饺子了。 小娘子气上心头,悄悄往旁边撤了一步,憋足劲往公子脚面上踩,掐腰怒容,左右没了姑娘优雅的作态,吼道:你才饺子!你才包子! 【1v1,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邪王霸宠:嫡女太嚣张邪王霸宠:嫡女太嚣张紫云|古言她,现代中医传人,素手可搅风云。一朝风云变,她成了亲爹不疼、后母欺凌的废柴嫡女。且看她小小嫡女,如何翻天覆地能力滔天?没有灵力?待她解除封印,闪瞎你们的狗眼。容易欺负?那谁,你的骨头真脆,改天我给你好好‘治治’。他,冰冷腹黑强势霸道,他有谪仙般的容貌,亦有修罗般的嗜血。他宠她上天,护她一身,但是……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娘子,我中了春宵一刻蚀骨粉,快点帮我解毒。”“大哥,明儿才到月圆,你这个月已经中毒十八次了,您能不能悠着点,小心肾亏!”
  • 快穿之逆袭当女主快穿之逆袭当女主大漫漫|古言林凩,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白领。没想到,再睡梦中竟然碰到了一个系统,称:由于女配在小说里时常没虐,来了个“女配起义”选了林凩来当这个幸运者。女主会有心机,会耍狠!!!
  • 半世唐缘半世唐缘姚染之|古言她活在21世纪,一个看脸的时代,却偏偏脸上有一道难看的疤痕,穿越到唐朝,以为成为杨贵妃,没相到却还是寿王妃,是寿王妃也就罢了,偏偏爱着太子,以为入宫就成了唐明皇的宠妃,没想到梅妃表里不一,看她是否能够成为一代宠妃杨玉环
  • 催眠王妃,晚安摄政王催眠王妃,晚安摄政王幺蛾子大人|古言这年头怪事特别多,公鸡也能当人使。可男人=公鸡?"锦哗!给我滚过来!""王妃,何事?""听说你是公鸡?"某妃媚眼轻挑。萧锦哗的脸绿了,一个猛扑上前,咬牙切齿道:"是人是鸡,试试便知。"某妃拽着他的衣领,翻身坐在身上,邪笑道:"既然是鸡,自当本妃在上,你在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