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47章 47-我们在结局相遇

47.

高三已经进入最后倒计时了。高二下晚自习的那个时候,贺清文总是会和夏初吐槽,高三那栋楼下了课还不走,太拼命了吧。现在这会,他们也成为了自己口中吐槽的对象。

贺清文住院的那几天,总会落下点课程。尽管课已经上完了,尽管杨益会每天给她送去作业。可她还是觉得比别人少干了点什么,巴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写题。

那天晚自习人都走完了。就剩下夏初和贺清文,那是夏初第一次看见她哭。边抹眼泪边把数学题塞进书包。

临近六月,教室里就可以依稀听见知了的声音,伴随着贺清文的抽泣。夏初坐在她前面安慰着她。

她还是一样,一切没什么大不了的。站起来喊了句,往前冲!就又恢复原样了。

以往教室里会经常时不时响起的抱怨声,也早已经消失了。只有头顶的风扇在转着发出的细小声音和书页翻动的沙沙声。

尽管时间的匆忙,夏初还是会忍不住每天吃过晚饭后往篮球场绕个圈回教室。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映射在篮球场上,好像少了高三打球的男生之后,篮球场变的有点空荡了。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在过,只是感觉比以往快了许多。夏初这段时间会时不时的看见陈文深来找贺清文,她出了教室不到一分钟就又回来了。看上去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次数有点频繁。夏初本是想问问她的,只是试卷一张张的发下来,资料一页页的传到手上,混杂着水墨的味道,有时还会感觉是一点点的温度,大概是刚从复印机拿出来,这些东西压在课桌上,夏初早已经把想问贺清文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夏爸总是不来接夏初,夏初总是和何念一起结伴而行。夏初觉得老爸太忙了,这最后的冲刺阶段都忙的见不着人影。回到家也是一个人,看不见老爸也看不见老妈。

这是高考前的放假,是这个他们高中时代的最后一次放假。

贺清文不知道是要感叹时光过得太快还是太慢,她都开始语无伦次的跟夏初说起高中时代的某些趣事。夏初的眼里划过一抹淡淡悲伤,终究是时光太短。老叶口中的那句,一眨眼就毕业了。真的没有骗他们。

头顶的太阳有点毒辣和无情,贺清文和夏初坐在篮球场的某棵树下。贺清文手里的冰淇淋已经融化的掉在了她的手背上,可她还在源源不断的说着,仿佛今天要把所有的话说完。

“先把你冰淇淋吃了,慢慢说。”

“不是我想一直说话,我只是怕我不说话,就会哭出声来。”

我只是怕我不说话,就会哭出声来。

她再怎么无所谓,也还是个感性的人。夏初皱着眉头看向太阳,依旧刺眼的很。

属于他们的夏天就要结束了。毫无征兆的结束了。就眼睛还来不及眨,连田径场都晚风还来不及拥抱,就要说再见了。

夏初和贺清文在篮球场这样坐了一上午。她们尽量避开那些令人难过的话题,有一搭没一搭的瞎聊着。

同类热门
  • 我的八年级时代我的八年级时代西方的贝壳|短篇兄弟,一起成长吧!由幼稚霸道的富二代,成长为一大家族掌门人,教父的热血青春剧!
  • 浪人拾舟林浪人拾舟林苏祁甜|短篇这是一本短篇小说,由歌曲启发的小故事,写的不好望体谅。
  • 吴明真新韵诗词集吴明真新韵诗词集吴明真|短篇《吴明真新韵诗词集》是吴明真在新韵文坛创作的作品,吴明真工诗善词,笔锋豪放磅礴,婉约秀气,被许多人赞赏喜爱。吴明真的作品题材非常广泛,吴明真创作诗词有三不写,无物境不写无情境不写无意境不写。文学佳作是一颗璀璨的明珠。吴明真,字光正,号观微子,祖籍河南商城,现籍为江西鄱阳人,出身于江西鄱阳,是河南商城吴氏分支之一,延陵世家。吴明真是新韵诗词派的写作人物之一。
  • 你的温柔,刀刀刺骨你的温柔,刀刀刺骨金圆宝宝|短篇新婚夜的背叛,他们说彼此是真爱。 真爱二字得罪了谁?竟落得如此不堪。 他用一颗真心一堆谎言骗了我,又把真心捧到我面前。 我捏着他的真心,“洛寒风,你该下地狱的!”
  • 维纳斯的苹果维纳斯的苹果江雨晨|短篇悲伤就像一股烟气,没有目的,没有方向,甚至连形状也没有,可就是那么慢慢的,慢慢的弥散开来,吞噬了我的快乐。终究有一天幸福会成为我们的主旋律,可是悲伤依旧会伴随我们。残缺的爱,残缺的幸福~
  • 苏醒(天籁文集·小说故事)苏醒(天籁文集·小说故事)王凤鸾|短篇这是一些根据深层回忆发出的短信。它们带着远古的回忆,乘着电波在无形的网上世界寻找心灵的碰撞。在这些文字正式面世之前,我已经听到了那震撼灵魂的回响。
  • 跌倒了,也要逆风飞翔跌倒了,也要逆风飞翔洛日余辉|短篇摔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再没有勇气站起来。
  • 走时心如止水走时心如止水缨红雪|短篇前段时间,因一句话刷爆朋友圈。这是一位独居老人在与世界离别之际的书信,他写道:“我于昨晚去世,走时心如止水。”因此,这是以“生命”为题的续写。
  • 徐方徐方庄戎|短篇原来,我一直喜欢雨,喜欢雪,喜欢云,喜欢旅行,喜欢你。都是因为,我喜欢短暂的东西,因为太短暂,所以足够珍惜,所以,更加怀念。我想你了,徐徐。
  • 触战触战流年似芳华|短篇风波诡谲的大上海,是否有甘露儿的一丝容身之处,玩世不恭的柳家公子,身份不明的柳家表少爷,哪一个才是甘露儿的感情归宿? 动荡年代,一个身无分文的弱女子是否可以在这繁华的大上海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