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14章 保敌人的命

又是夜幕降临,风野城的硝烟还未散尽。

风无定向,灰烬随风回旋,烟尘起起落落。

一个体态高大的汉子费力地翻着一堵并不高的土墙。是气力已尽,艰难地爬上墙头后便不能自已的摔落到墙的另一面。

汉子艰难地爬向不远处一排低矮土房。

说是房又不似房,连着一排都只有多半个人高,三面墙都还完整,单缺前面的墙。不象是毁掉了,倒象是这房子本就缺着一堵墙,更哪有门窗。房顶倒有,但无瓦无草,只一层露了枝杈网架的泥顶子。

显然不是人住的,或许汉子正瞅着不象是人住的地儿才敢过去。

这汉子怕遇着人。

身下的地面又黏又臭,但汉子象是根本没感觉到。

三五丈的距离,却爬得那般艰难。终于爬进了一间‘房’,汉子同样艰难地翻转身靠墙坐下,一阵急促而又微弱的喘息后,汉子费力地勾下头察看胁间的伤口。

血还在渗,饮红了半片衣襟。

那一刀从左胸斜划到右腹,一尺多长的血口子。但对于骁勇的土西骑士来说,这点伤根本算不上什么,不过是划破点儿皮而已。马背上征战十余年,这样的伤遍体皆是。

血还在渗,那伤口并不深,不该有这么多血?

土西骑士忽然发现,那血,更多的是从自己嘴里流出后滴落到衣服上的。

他明白了,是那一棍,好有力的一棍。

如果不是当胸那一棍,他完全相信虽然中了这一刀,但眼都不用眨,他挥起的刀就可以将对面的小子斩成两段。

那一棍真是不可思议。

不,不可思议的是那独眼汉子,竟能耍出这样诡异的一棍。

那一棍打倒两人救了三人。

土西骑士和一同征战十多年的兄弟以二敌三,一脚踹翻一个西国人,对面刀破空砍下。

已经来不及躲闪,但他猛吸了一口气。这一口气让胸腹随之收缩一指的距离,够了,这一指的距离已经保他不会开膛破肚。

一道血口子而已,骁勇的土西骑士根本就不在乎,但那一棍却捣得他气血翻涌。

那一棍分明是朝前去的,怎这般快就到了自已的胸口?

是朝前去的,只是太快。

棍的一头击倒了前面的兄弟,救了攻击土西骑士反而被弹飞刀的一个西国人。随即后撤又正击中我,而且似当空落下一个大铁锤一般,奶奶的,也太有劲了。

如果不是兄弟的长鞭缠住了独眼人的脚腕,如果不是自已的马忽然窜出,这条命怕是保不住了。

愣是喷出口鲜血后跃上了马背,回头看时,西国人的刀已扎入了兄弟的胸口。

兄弟用他的命换了我的命,兄弟,如果我能回去的话,一定把你娘当亲娘孝敬。

可是,能回去吗。

仗打到这个地步,我还能出这风野城吗!

本以为已经胜了,迫不及待冲入这城,未曾想一场大火如同天降,还有封住去路的箭雨。

奶奶的,这仗哪有这般打的,你风野城还有这多兵这多箭不守你的城,却把我们骗进来用火烧。

谁能想到啊,这风野城里竟有这么多烧火的东西,不是说这城里树也没几棵嘛!

那火从半夜烧到清晨,侥幸逃脱的撤出城又遭遇西国弩手。

不对啊?城外应该是我们的人啊。这西国人是怎么绕到这儿的?

显然,我们的人是被迫后撤了,而我们成了陷阱里的猎物。

但风野城哪来的这么多的兵,能逼退我们后面的部队又有力量能拦住我们?

这风野城有多少兵?

又是多少兄弟战死,突围不成,残存的土西骑士们再次撤回城中。

土西人驰骋草原戈壁,对于巷战并不在行。

但这是个聪明的土西骑士,战马在这城里已经没了作用,既便再是心爱也得舍弃。因为,骑着马更容易暴露。

刚躲入小巷便遇见了四个西国人,衣着上该是普通百姓。可这哪是百姓啊!刚一照面挥刀就砍啊!

还好,那独眼的壮汉走在最后,若是他先出手,怕真是无路可逃了。

最终,救了土西骑士的还是他舍弃的战马。

但他不得不再次舍弃它,可惜了,跟随他多年的战马终要沦为西国人坐下之物。

该舍还是舍吧,留得命在我再把你抢回来。

当他再次遇到另一拨搜查的西国人时,他打转马头拐入另一条巷子,翻下马在马臀上狠狠一拍,然后翻入了巷边的土墙。

西国人追着马蹄声去了,土西骑士艰难地爬向看似还能藏身的矮房。

他需要休息,休息之后也许还能再战。

但他藏身到这似房非房的棚子后,才发现嘴里不断地向外流血,他才明白,他再也不能战斗了,他不可能出这个城,不可能回到草原,不可能孝敬自己的娘也不可能孝敬兄弟的娘了。

他后悔,后悔方才本应趁着还有一股子劲朝西国人冲过去。

骑在他的战马上高高地砍下最后一刀,即便死,也死得光彩些,死得象一个骑士。

可现在……,这是什么地方?

地上是什么?手挨到的地面上,是……

土西骑士忽然想骂,是屎啊!天,自己正坐在一堆屎旁边!这是养牲口的地方啊!

土西骑士悲愤,我本该死在马背上的啊!

暮色降临,同时降临的,还有死亡,土西骑士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来临。

是谁在说话,是来接我的死神吗?

不,不是,这话我听不懂,是西国话。

土西骑士挣扎着睁开眼,两条腿正从外面迈过。

土西人用尽全力挥出了刀,能杀一个算一个。

一声惊呼,一只脚忽然落下踩住了土西骑士的刀。

土西骑士本已无力,那横扫出的刀被牢牢地踏在了那只脚下。

最后一抺夕阳的光辉退去了。

当宋双窜出窖口刚转过身子便听到一声扑通一声惨叫。

哈!没追上。好你个土西小子,说你没劲了倒是追得快,我前脚上来你就跟着往上窜,挺快啊!说你还有劲吧,还抓了个空,你是想抓这窖沿子还是想抓我的脚啊?可惜,啥都没抓住。

宋双蹲下身从窖口往下看,笑眯眯地看,看土西小子眦牙瞪眼坐在缸底上。

宋双手里的刀在窖口上方晃悠着,“嗨,小子,不是说没劲了吗?你这跳得好高啊!还跑了几步吧。”

宋双咂咂嘴,“好快啊!再快点儿就抓住我的脚了吧,再快点儿就把我扯回去了吧。”

又摇摇头,“可惜了,就慢了一点儿,一点点儿。”

土西小子仰着脸瞪着宋双,“我没想扯你,我是要抓这洞口子。”

“想上来?”宋双笑笑,“当然想上来了,是不是。”

宋双手里刀递向窖口,“上吧,来,抓住你的刀,我拽你一把。”

宋双似乎听到了土西小子急促的喘息声,那是愤怒的喘息。

“怎么,不愿上来,那好,就待下面吧,我再帮你把这窖口子堵上。”

忽然,喘息声变成了啜泣声,“卑鄙。”

但这一声“卑鄙”是无力的,更象是委屈的哭诉。

土西小子竟埋下头嘤嘤哭泣起来。

“哎!哭吧。”宋双停了停,“不过,这上面静悄悄的,好象既没你们的人也没我们的人,倒是咱俩单打独斗的好机会啊。”

土西小子抬起头,愣愣地看向宋双。

“咋,怕了,不敢和我比?”

土西小子脸上露出怀疑又露出期望,“是你怕了吧,还说我不敢比。”

“不怕?那还不上来,光明正大地打一场。”

土西小子满脸不敢相信的惊喜,站起身,两手缓缓地伸向窖口。

当然,小心翼翼地满是戒心,眼睛不离宋双手里的刀。

还真是没劲了,想是刚才那一扑是玩了命的回光返照,这会大大方方让他上,倒看出确是艰难。

宋双伸手猛一拽,“上来吧。”

“哎哟,疼死我了。”土西小子坐窖口边上揉着胳膊,“用得着你拽!”

“嘿,土西人果真是不知好的狼。”宋双摇摇头,“不过,也用不着你谢,我拉你上来是急着让你输个心服口服。”

“不打了,”土西小子揉着胳膊,“我认输。”

“不打了?”宋双还真有些不甘,这输认得好象不是从心里出来的,还有那一脚,宋双还真想试试他还能不能踹着自己,“不行,我就要打得你真心服输。”

土西小子忽然转过脸,转过神情认真的脸,很是正儿八经地看着宋双。

“不打了,我是认真的,打不过你。”

“真认输了?”

“真的,打不过。”

“那你走吧。”

“你为什么放我上来?又放我走?”

宋双长出口气,“不想让做娘的伤心。”

静寞片刻,土西小子轻轻道,“谢谢你。”

“你走吧。”宋双转头看向窗外,被烧毁窗子的墙洞外,夕阳已落下,“走吧。”

身下,是房顶子塌落的废墟,四周,是灰朦朦黑黢黢大火过后的痕迹,风卷起尘土和灰烬。

“谢谢你的水和肉干,不过,再见面时我们还是敌人。”宋双停了停,“我是一个兵,我还是要杀你。”

又是静寞。

“你怎么还不走?”

“走?你不走?”土西小子轻哼一声,“这会儿没点动静,怕是我们的人已经过了风野城,往下一座城去了。你跟着我,我保你不死。”

宋双不屑,“未必吧,再说就算你们胜了,你一个兵能保我不死!”

“信不信由你,但你记住我的话,我保你不死。”

“好了,信你,你走吧。”

“既然这里没有人,何不一块走。”

“我干嘛走,这是我的地盘,我就守这儿了。你们人来了我就打,我们人来了我这是坚守阵地,我走啥,我往哪儿走。”

“那你带我去咱们在上面打过的地方,我想看看我同伴还在不在。”

“不用看,我一铁锹拍他屁股上了,屁股上肉厚,拍不死。再说,你同伴不两个呢嘛,就是死了,另一个还不给背走了。”

“那不一定,战场上,哪顾得上。”土西小子忽“诶”一声,“你不是怕找着了一起打你吧。”

“怕?怕什么,我给你说,要是你们胜了,要是他还活着,要是他还惦记你,一定会找来的,用不着你去找他。”

“是啊,他活着一定会找来,可他要是死了呢?”土西小子悠悠叹道,“他要死了,我一定要背他回去。”

“好了好了,我带你去。”宋双站起身,“就在那边。”

宋双引着土西小子向猪圈走去。

“若你那同伴真叫我拍死了,你一定很恨我。”

“不,我不恨你,我们都是棋子,我只恨打仗。”

“应该不会死,拍屁股上了嘛,又摔粪堆上了,粪堆软,摔不死。”

“诶,就这儿,就这堆粪。你看,没人吧。”

宋双在前,土西小子在后。

土西小子忽见寒光一闪,“保他不死”,土西小子再一次用拼尽全力的意念支撑着飞出一脚。

前两次拼尽全力是为了保命,保自己的命。这一次,却是保敌人的命。

土西人的脚踩住了从地上横扫而出砍向宋双的刀。

同类热门
  • 九世惊神九世惊神戌亥|武侠北有剑神,一剑开苍穹; 南有刀圣,一刀裂大地; 西有佛祖,一念渡鬼神; 东有疯魔,一指灭苍生。 中土空虚,成八方战场,熬炼人杰天骄,失传的秘技,惊世的传承,噬人的深渊,在这里,一切皆有可能! 有一少年,欲以八世道果,欲换一世绝巅!强者路,血泪行,大笑迎苍生...
  • 断剑语江湖断剑语江湖李一候|武侠他,因一句承诺,曾命悬一线,硬闯百花谷,解救挚友;他,因一段真爱,曾以身试蛊,深入圣火教,寻药医爱;他因一饭之恩,曾只剑赴会,踏平鬼王庄,记恩报仇;他,因天下苍生,曾一骑当千,决战铸剑城,挥剑斩情。毁四泪以乱天下,持一剑而慑中原。直到五百年后,人们仍会惊叹的说起,那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时代。
  • 武啸山河武啸山河江南的风雨|武侠惨遭退婚,颓废至极的叶家少爷,立誓要练成绝世武功抱的美人归,然而就在他雄心壮志打算重新振作的时候,现实给了他狠狠一巴掌,有时候命运就是这般悲催无奈…… 一名身怀绝世武功的冷艳女子,因为常年虐待门下二弟子,导致他承受不住折磨,吓得弃门落荒而逃,一年多来一直暗中寻找他的行踪,她立誓就算他死也必须死在自己门下…… 而在繁华似景的苏城…… 某人:“老子只想逍遥快活一辈子!”
  • 逍遥游逍遥游羽觞|武侠“有一天,佛印禅师与苏东坡同游灵隐寺,来到观音菩萨的像前,佛印禅师合掌礼拜。忽然,苏东坡问了佛印禅师一个问题,人人皆念观世音菩萨,为何他的手上也和我们一样,挂着一串念珠?观世音菩萨念谁?佛印禅师回答道,念观世音菩萨。苏东坡就问道,为何亦念观世音菩萨?佛印禅师,他比我们更清楚,求人不如求己。”老和尚的年纪大概六十左右,盘坐在蒲团之上,声如洪钟,眉毛皆是白色,双手合十,一脸慈祥,一团和气。
  • 乐天知命乐天知命飞槐|武侠古代帝王皆求长生不死,却如海市蜃楼,望而兴叹。绝代佳人皆求青春永驻,却如镜花水月,触之即碎。当你真正可以长生不死,返老还童时,又是否能够承受眼睁睁看着身边之人老去、死去。又是否能够承受岁月的侵袭,独自一人在岁月中蹉跎?江知命只是个普通人,只是个逆生长的普通人,他的命运也许已被上天安排,他也并不想逆天改命,只想多在这世上瞧一瞧,多与在意的人儿呆一呆,多走一走这世上还未有人走过的路。
  • 汜水城汜水城水汜|武侠《汜水城》一个恬静的世外小城被卷入江湖风波,智勇四位守护者和逆天而行的城主大人能否力挽狂澜?当一心想要在江湖上浪荡的高蝉遭遇危机,看护弟狂魔水汜和如何花式虐狗吧。浓浓武侠风,虐虐兄弟情,点开看一看,收藏行不行!谢谢各位书友的支持,以及用红包砸我的朋友,许多人反应前两章人物太多,看乱了,开头我考虑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以这种方式挑战,因为很多人物都是立马都出场并发挥作用的,是整个小城生活的状态的体现,不过看来我挑战失败了。第一次写书,还不大成熟,多多包涵,也希望读者们多提宝贵意见!哈哈,文风不浮夸,很写实,前两章慢慢看还是挺不错的,故事很大,文字很少,情节很紧凑。疯狂求点击求收藏啊。么么哒!
  • 七煞邪尊七煞邪尊以殁炎凉殿|武侠原名《残影断魂劫》。清初乱世,各方势力群起,逐鹿中原。传言中的武林至宝再度现身江湖。掀起新一轮血雨腥风。天下之难,苍生之劫!为夺势,他心狠手辣,无恶不作,誓要与天相抗;为复仇,她机关算尽,以弄权为基石,以爱情为工具。因缘际会之下,当一个生性纯朴的正派弟子卷入了这场惊天阴谋,涉世之初的他,受人蒙蔽,为人棋子。当他一步步走向巅峰,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一个骗局。私心与道义,他将如何取舍?阴谋环环相扣,局中更藏迷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看爱恨情仇云消雨散,看权欲野心灰飞烟灭。在诡计与阴谋,情感与仇恨交织下,宝物终将如何归属,恩怨又该如何了结?在这片狼烟四起、满目疮痍的土地上,为您上演一场血火洗礼的巅峰大戏!
  • 风君云妹风君云妹宇塵星|武侠一个修行者,在归入凡间前,天庭执事官向他道:「五位仙女将随你入凡间,你与她们间的关系将是考验内容。」修行者归入凡间后,投身在一父严母慈之家。二十岁那一年,修行者进京参加科举考试,途中遇劫难,他被贼人抓进贼窟。在贼窟,五位试验仙女一一出现,天使的容貌,高雅的气质,争风吹不动的矜持含藏,泄露她们仙女的潜藏身份。五位仙女下凡的任务是要试验修行者,然而在试验中,她们自己也胡涂了。她们不想身陷其中,却发现自己竟不能全身而退,反而越陷越深,不能自拔。最后,她们承认完了,陷的很深。风君是修行者,云妹是五位仙女,风君的英雄世界,与五个云妹的爱情故事似乎是我们未知的。精采内容将在卷中揭露。
  • 樱霜剑樱霜剑半支紫云|武侠九月樱花落,寒雪异往来.....樱霜剑!见过樱花飘落吗?很美...那一抹淡淡的粉红飘洒在空中,像似飞翔像似坠落,随着记忆一点点的飘落在心弦的最深处....见过雪花飘落吗?很美...那一抹洁白的绒花轻轻洒在大地,飘落在脸颊上随之融化,就像一滴泪夹杂另一滴泪,滑落出心底阴霾的往事......一把神剑轰动江湖,得此剑者,得天下!
  • 古武荣光古武荣光末曰|武侠不满现状怎么办?穿越异界来帮忙! 这可不是骗人的口号,只是方沐这样的咸鱼就算穿越了也还是咸鱼一条,最多更咸了点。 咸鱼也是有觉悟的:“生活啊!” 方沐已经习惯了,但某一天,他又到了个新的世界,嗯,世界变来变去,咸鱼还是咸鱼。 方沐觉得自己可以申请开启九世咸鱼的挑战之路了。 不过冥冥之中冥冥之中有种力量不想让这个伟大称号落在方沐身上,便轻轻抬了抬小指头,方沐这条咸鱼来了一次华丽转身。 这样一顿操作之后……… 咸鱼翻身,咸鱼打挺,咸鱼跃龙门,素质三连。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