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都市布莱肯林场

第223章 外传 大都市生活(1) 出行

(这是最近的几天和老爹老娘出游时的感受,艾米的回合)

对于韩阳这座城市,林义龙说不出什么感觉,虽然往来过好几次,但大多数都是转机,仅仅是在机场坐KTX到汉阳站然后再转去林母的公寓这段路程。之前的工作和假期的时间都很赶,最多在这座“世界著名大都市”只停留过24小时。这样短的时间让林义龙从来不去一些游人常去的区域,比方说明洞或者东大门,也没怎么去过因为某首歌而被炒得火热的JN区。

过完圣诞节,林母因为在不列颠呆得实在无聊要来这里和她的“朋友们”年前短暂地聚一聚,林义龙也刚刚完成大项目的交割没什么事儿,可以陪她还有“附加旅人”的林父到韩阳转转。

林母大学时期的就读的大学专业是东方语言系,在这里的同学有不少。

“坐飞机旅行真愚蠢!”办妥登机牌、行李寄存和航空安全检查,林父在候机室叹道。

林父有些恐飞症,在99年第一次坐飞机时正好被分到了机翼口靠窗户的座位,起飞降落外加途中的几次机翼的弹力变型让林父十分紧张。如果这次不是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买到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火车票的话,他会花10天坐火车,然后再花10天坐火车返回来。

“那样的话,就没法一起过春节了。”林义龙答道,“,但总得好好庆祝一番,预祝来年有一个年景不是?”

“我们不能过完一个西方意义上的“圣诞节”后,再过一个东方意义上的“农历新年”,要不然要公历有什么用。”林父对林义龙“两节都过”的想法有些不满。

“你跟孩子说这些干什么。”林母插了句嘴,“这又不是龙龙能决定的,绿教有开斋节需要照顾,公教和正教有圣诞节当然也要照顾,米国那边过得更过分,竟然还有感恩节!你当初当老师的时候还天天嚷嚷要休息呢,怎么到孩子这里就不让别人休息了?“

林父汗颜,没有反驳林母的话——林母是实质上的一家之主,于是他尝试转到别的话题上。

“我们这次要去中东转机?”林父问道,“多少钱?”

“我们三个人加起来往返票是5000镑!”林义龙答道,“而且是头等舱!”

“哈?这么便宜?”林父惊叫道,要知道,往返希斯罗和韩阳机场的商务舱单程都不止这个价格。

“老爹难道不看新闻么?”林义龙解释道,“因为“茉莉花”的原因,,大家现在都不敢往这边来。”

“你可真是大孝子!不怕被绿教狂热分子来一个‘与汝俱亡’?”林父讥讽道。

“当然怕。”林义龙提高了音量,掩盖了,“那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军事设施,安保还是十分严密的。”

“......”林父无语地看了一眼林义龙,决定在这个问题上放过他。

“尽量享受一下吧,我们要在迪拜呆三个小时,而且不出机场的那种。”林义龙不在意地说道,“而且,因为是沙里亚法国家,老爹你也喝不到酒啦!”

最后那句话是闹着玩的玩笑话,阿联酋虽然在外面听起来是一个实施绿教教法的国家,但对机场还是稍微宽容的;至少,比林义龙这个“绝对忌酒者”的容忍程度高多了。

林义龙往来欧亚十分频繁,已经是“一家寰宇”和“天空联合”两个联盟的最高级的“翡翠级”以及“超级精英”的会员,可以享受几乎所有机场头等舱候机室的优惠;米德赛克斯信用卡附带的PP卡可以让他进入更多的候机室——此外,他们这次旅行的机票等级,也能让他们进入相应的休息室。

相对来说,航空公司自营的休息室比PP卡或者航空公司联盟的休息室要高那么两个层次,可受限于航空公司的服务条款,就算你是该航空公司所属联盟的最高级会员,也有可能使用不了。这个问题于是引申出了一个更加尴尬的的事实:三大信用卡公司发行的百夫长卡、黑卡以及无限卡所附带的机场候机室福利是没什么意义的,有这些卡片的人几乎不会乘坐商务舱以下等级的航空客舱,或者是其他航空联盟的高等级会员,这份候机室权益几乎完全无用。

对机场休息室的牢骚发完,三人进入专门为他们设置的有浴室的头等舱飞了七个小时到迪拜,又在迪拜机场度过了有些难熬的中转三个小时,再飞了8个小时,抵达韩阳。

林母购置的公寓位于韩阳的JD区,距离中浪川河堤只有不到300米。林母的居住水平还算不错,两室一厅,其中还有为林义龙准备的单独房间——或者说是一个长期被兼用的客房——此外,林母虽然不开车,还是在地下停车场购买了两个车位,长期租给别人用。

“话说,是不是假如我没在伦敦混出头来,老爹老娘的计划就是在这里驻扎下来了?”进入公寓后,林义龙看着家里的陈设,这样问道。

林父林母在布莱肯林场的常用电器这里都有,林母大部分衣物依然留在这里,虽然从未来这里住过,林父也有他自己的衣柜。至于打算为林义龙准备的那个房间,依然是他少年时期一桌一床一衣柜和一个立式钢琴的布置。

“这里虽然是大都市的一个核心区,但空气质量还算凑合。”林母回应道,“附近没有主要的重工业,公共交通不错,医院也不错,和伦敦对比之下也不算贵的离谱,为什么不在这儿呆着呢?”

“但我老爹不是一直想在国内呆着嘛?”林义龙看着林父,没头脑。

“你爸只是不太喜欢这边的人罢了。”林母说道,“之前打交道的时候吃了点亏。”

“现在也是没啥好感。”林父很平静地说出了这句话。

“要不是那么忙,应该让纳迪亚和薇拉带着我们两个大孙女玩一圈。”林母不理丈夫的抱怨,对林义龙这样说道,“让我那些同学看看,我们家的孙女多漂亮!”

“......”林义龙无语,对陷在幻想中的林母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