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频道 火狐体育软件下载

第429章 这个校草有点拽17

“若须子定然是被那几头幻兽操控了!”他心中猜测道,金色的光芒在夜空中绽放开来,三头幻兽被声势所迫,连连退后 一念至此,秦霖宇对着几头妖兽中最弱的狮形妖兽发动猛攻,对方实力本就不及他,受到强悍的攻击,连连后退,身体变得更加虚幻,没过多久,它就发出一声哀嚎,撤走了。 剩余的两头幻兽也无力再战,纷纷离开,若须子的眼睛也再度恢复了光彩,他甩甩头,疑惑道:“奇怪,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霖宇笑道:“我也正在纳闷,刚才那几头幻兽顶多不过天玄巅峰的修为,你怎么被他们给迷了?” 若须子皱着眉头,思索片刻,道:“刚才让我神智混乱的,绝对不是它们。而是一个飞在天上的黑影。” 呜—— 一个凄厉的名叫震破夜空,秦霖宇抬眼望去,只见一头巨鸟横空掠过,张开翅膀,足有百丈庞大,一双眼睛里散发着妖异的红色光芒。 若须子沉声道:“就是它了!”与此同时,巨鸟也发现了他们的所在,宛若一道雷电,俯冲而下,一道道光波从眼中射出,秦霖宇虽然感到头脑昏昏沉沉,但并未失去理智。
  若须子也早有准备,他将玉箫放到嘴边,轻轻吹动,彩色的光芒形成一道光膜,将他与外界隔绝开来。 这时,秦霖宇感到眼睛传来一阵热辣辣的感觉,他吃惊地发现,巨鸟发出的光波,竟然化作一道道暖流,流入自己的眼中,片刻后,眼睛变得明亮起来,甚至在夜间,也能准确无误地看清四周的食物。 “看来,这种我的星火眼可以吸收幻术攻击!”他猜测道,只觉着自己的双眼,如同一个干涸已久的枯井,正被清凉的水流浇灌。 那头巨鸟见自己的攻击产生不了丝毫效果,发出一声失望的鸣叫,正要离开,却发现秦霖宇的身影陡然出现在它的身后,月云剑向着它的面门呼啸砍下。 这一变故,令它始料未及,它本来也就四转天玄巅峰的修为,怎能防御二级仙皇的一击之力,它急忙闪躲,却依旧被月云剑劈中了脖颈,轰然跌落到了地上,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坑。 秦霖宇将巨鸟收进了若须界中,笑道:“你以后,就等着给我练眼睛用吧!” 若须子诧异道:“你收它作甚?” 秦霖宇神秘一笑,道:“过几天你便知道了。
  ” 说话间,东方的天空中出现了鱼肚白,一缕晨光划破黑暗,射向大地,在周围游走的幻兽登时消失了踪影,这片大地,再度回到了安静中。 秦霖宇深深地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道:“你先回去调养吧,我该去找找紫风玉了!” 若须子点点头,进入若须界中,秦霖宇则向着山顶的方向走去,他的背后,影子被晨光拉的很长很长。 沿着曲曲折折的山路,大概走了小半个时辰,他来到了山顶上,此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中的植物,山顶上的各色化作,含苞欲放,姹紫嫣红,煞是好看。 秦霖宇自然没有空闲观赏此等美景,他散开灵魂之力,寻找紫风玉的下落,突然,他感到眼睛一花,四周的景物逐渐模糊了,过了片刻,视线又变得清晰起来。 晨风吹动,袅袅清香,扑鼻而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忽然感到浑身上下涌起一股燥热的感觉,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赫然发现,周围的花朵,不知何时变成了身着轻纱的少女,迈着轻盈的步子,正向他走来,纤细的腰肢轻轻扭动,一双美目中眼波流转,雪白的肌肤在薄纱之中若隐若现。
   他登时感到小腹内燃起一团邪火,身体轻轻颤抖着,仿佛被火焰熏烤着,目光扫向周围的女子,不断地吞着口水,上前将其扑倒。 “不行。。。嫣儿在等我。。。我不能这样。。。”他不断地告诫着自己,蓦地,众女分开两排,在他们的中央,出现了一个挂着粉红色帘幕的床,床上走着一个娇艳美丽的女子,白衣若雪,轻轻飘荡,高耸的胸脯随着呼吸的节奏一起一伏,她俏脸泛着红润,媚眼如丝,望向秦霖宇,口中发出梦呓般的哼声,如同在娇嗔的呻吟。 秦霖宇瞪大了眼睛,这个女子,正是他的妻子,陆诗嫣,他从还未见过,陆诗嫣有如此风情的一面。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走到了床边,呼吸变得粗重起来,轻轻挽住陆诗嫣的细腰开始,发疯似的吻着她的红唇,陆诗嫣发出一声声娇滴滴的闷哼,扭动着娇躯,迎合着他。 就在他即将被这种柔情融化的时候,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幅画面,当年,在一个山洞中,一个婉约美丽的女子,也是这般凝望着他,只是那个身影,已经随风飘去,越来越模糊。
   他瞬间意识到了自己依旧身处幻阵中,所见到的一切,皆为幻象,他猛地拔出月云剑,一见刺进了自己的大腿中,血柱喷涌而出,与此同时,将近乎全身的功力全部注入到了星火眼上,双目中立刻流出血迹。 刷! 四周的空间一阵扭曲,所有的事物尽数消失,清凉的风儿轻轻催动,远方的森林发出沙沙的声响,四周的花草随风摇曳,寂静的清晨再度到来。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汗水早已湿透衣衫,目光已有些呆着,看着自己流淌着鲜血的大腿,怔怔地出神,刚才,对于其他的女子,他还有着一定的克制能力,但是陆诗嫣的幻象一出现,他的防线就在刹那间崩溃了。 “好厉害的幻术,竟然能够看透人心,直接抓住人心中最薄弱的地方!”他喃喃自语道,缓缓运功,全身的能量沿着秦氏功法的路数流转了一圈,体内的燥热感方才散去,伤口也瞬间愈合了。 他轻轻地吐了一口浊气,眼睛蓦地一亮,前方,一块暗紫色的玉石悬浮在半空中,不断射出无数道淡淡地光波,周围的空间,也随之轻轻波动。
   “紫风玉,我可算找到了你!”他的激动道,向着玉石快步走了过去,但是不知不觉间,他又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座雄伟的宫殿中,他心中一沉,眼睛微微眯起,细细查看,吃惊地发现,此地乃是飞宇皇宫。 此刻,天空中乌云密布,皇宫之中,死气沉沉,一股令人作呕的腥味在四周飘荡,他沿着道路行走,路面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残破的尸体堆在路边,耳边还不时响起垂死的哀叫声。 他眉头紧皱,快不行走着,不觉间,鞋上已经沾上了一层厚厚的血丝,绕过了一个拐角,视线豁然开朗,只见前方的广场上,尸体几乎堆砌成了山峰,秦云龙双目血红,长发披散,衣衫上沾满了鲜血,宛若从地狱而来的盖世狂魔,长剑随手挥舞,皇宫中的宫女侍卫接连不断地倒在他的剑下,流淌的鲜血汇集成了一条条河流。 墙角中,李秦云龙陆诗嫣母女相互依偎着,色色发抖,瞪着惊恐的眼睛,宛若两只受惊的小鹿。 秦云龙手握长剑,一步一步地向她二人走来,每走一步,都在地面上烙下一个深红色的血脚印。
   “父亲,你不能这样!”秦霖宇大喝道,赶忙冲了过来,挡在秦云龙身前,秦云龙平静而淡漠的眼睛扫了秦霖宇一眼,道:“为父刚刚查清楚,这两个女人,才是害死你母亲的原凶,现在,我要替你母亲杀掉他们!” “不,这不可能,嫣儿和秦云龙娘亲怎会做出那种事情?”秦霖宇拼命地摇头中,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秦云龙嗤笑道:“证据确凿,由不得你不信,既然你来了,你就替我解决她们吧!” 说着,将手中的长剑递给了过去,秦霖宇接过长剑,立刻感到一股冰凉刺骨的感觉传遍全身,浓烈的血腥味冲击着他的脑海,一股杀戮的冲动的,油然而生,黑色的戾气,从他体内暴涌而出。 他表情狰狞,握着长剑,一步一步地向二女走来,每一步都走得格外沉重,口中不断责问道:“为何害我母亲?为何害我母亲?” 他高高举起长剑,正要砍下去,一个轻柔的声音却传进了他的耳畔:“孩子,娘亲在这里。。。” 他的身躯猛地震颤了一下,体内金色的能量冲破所有束缚,冲向他的脑海,他的神志愈加清晰,周围的景物再度消散,他发现,自己依旧置身于山顶上,太阳的光芒比刚才更加明亮了几分。
   “又是幻境!”他稳住粗重的呼吸,低低说道,上前走了几步,一把抓在紫风玉,揣进自己怀中,沉沉道:“看你还如何兴风作浪!” 话音刚落,他的瞳孔骤然一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手中拿着的,哪里是紫风玉,而是一坛美酒,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只令他感到阵阵眩晕。 “你终于来了,快来,咱兄弟二人,今日要一醉方休!”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过来,秦霖宇顺着声音望去,发现一个年轻男子正坐在酒桌前自斟自饮,看起模样,赫然正是早已死去的薛峰! 秦霖宇心中一喜,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快步走到薛峰身边,与其相对而坐,微笑道:“没想到我还能遇到你,莫非我现在已经死去进入另一个世界了?” 薛峰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我好心请你喝酒,你却跟我提生死之事,罢了,先自罚三杯!”说着,将秦霖宇的酒杯斟满。 秦霖宇含笑举起酒杯,凑近嘴边,只觉甘冽的酒香沁入口鼻,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畅,酥麻的感觉传遍了每一处骨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