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艺术 王者荣耀算体育竞技吗

第8224章 锁魂咒【1】

第138章 爱,就一个字
   “薰、衣,你们怎么来了?”而且还是这么早,不让人家睡觉也不能这么虐待她啊。
   季薰和麻衣对视一眼,默契点头,冲进玄关,趁丫丫反应迟钝之际,她们俩抬着她进卧室,身后跟着七八个男人和女人,手中拿着化妆箱和婚纱。
   三个小时之后……
   丫丫穿上一条米色斜肩婚纱,腰部以下是蓬蓬裙的设计,拖地一米,像糖果公主一样那么甜美纯真可人。淡雅的妆配上头上的花圈,增添了田园风和亲近感。
   “喂,你们告诉我好不好?我究竟要和谁结婚?”丫丫嘟嘴,看着神神秘秘的季薰和麻衣,她们不会把她卖给有钱的臭老头做老婆吧!
   “等一下你就知道答案了。”季薰卖关子,明明走出这栋别墅就会知道谁是新郎,但她还是想让丫丫自己去寻找答案。
   牵着丫丫走出房间,季薰心花怒放,姐妹幸福就是她的幸福。麻衣牵着装扮好的小琳儿随季薰和丫丫走出别墅。
   沿着门口的鹅卵石走去,眼前的两棵青葱的大树渐渐抛在身后,路口,一辆豪华精美的马车,两匹上等的白马精神抖抖,车上,坐着一位穿白色燕尾服的英俊男子。
   丫丫停下脚步,不敢相信新郎会是他。眼眶盈泪,激动和感动,却又有点伤心与生气。好复杂的情绪,她从未有过,也从未想过他会给她一个童话王国王子和公主才有的梦幻婚礼。
   “去吧!寻找你的幸福,紧紧抓住它。”季薰轻轻推一把发呆的丫丫,教堂响起了三声雄厚的钟声。
   丫丫迈出一步,第二步……直至第十一步,到达马车旁边时,帅气逼人的寒浅逸站起身,缓缓伸出右手,弯身,以王子的姿态等待她的回应。
   灵气的大眼睛闪着泪光,不是喜悦,是那种令人伤心的忧伤。丫丫轻咬下唇,脸上是宁死不屈的表情,牵起裙摆,转身,跑开。
   “丫丫——”季薰想不到丫丫会突然跑走,难道是因为他们隐瞒她要和寒浅逸结婚而生气了?
   “快跟上去!”寒浅逸坐回车里,厉声对着车夫下令。
   为什么她要逃跑?他都给她一个梦幻的婚礼,实现了她的爱情理想,为什么要抛弃他?难道……她变心呢?
   “臭女人,站住!”
   “你再跑,我就不娶你了!听到没,停下!”
   “若被我抓住,你的下场会很惨!”
   两匹白马奔驰在柏油马路上,一下子追上穿八公分高跟鞋跑步的丫丫,车速减到最慢,她也没力气跑了,在路上慢慢行走时,寒浅逸直接又很危险地将她掳到马车上。
   “哈哈……寒浅逸,你上当了,哈哈……”刚才不过是她在演戏,没想到他真的上当了,不过也证明他是在乎她的。
   “女人,你彻底惹怒我,你知道你的下场是什么吗?”
   “下场啊?那我不嫁给你就是了。”
   寒浅逸动怒了,冰冷的脸庞却掠过一丝喜悦。扣住丫丫的头,他霸道地含住她诱人的樱唇,轻而易举就能撬开她闭合的银齿,舌头顺势滑进去,触碰她的丁香小舌时,两人的体内有一股电流,击中他们最脆弱的神经。
   “唔……逸……”
   “女人,还想离开我吗?”
   “不想了……”
   她的味道还是如四年前那么甜美诱人,他要不够,太想要了。
   原来这就是注定的爱情,无论怎样的折磨与分开,到最后,还是要相守一生。
   教父亲吻十字架项链,身后是神圣的教堂,庄严地赞颂生命与爱情的宝贵和美好。
   明媚温暖的阳光洒在接受教父的祝福的新人身上,让他们美得如同一幅杰作的画卷。
   丫丫伸出纤细的左手,白色长手套让她的美多了三分女人味。寒浅逸温柔深情的目光注视着她,五克拉大的心型钻戒套在她左手的食指,同时,一句感动世人的话,幸福地响起:“我爱你,丫丫。”
   心墙轰然倒塌,防备已撤下,敞开心房接受他。以前无止境地爱他,也十分恨过他。
   恨他为什么要说那么过分的话?等她去了日本,他也不去劝她回来。
   恨他的心是铜墙铁壁,那三个字长达五年不愿跟她说一次。
   丫丫感动到落泪,笑脸却是那么给力的幸福。张开双臂,拥抱寒浅逸。
   “逸,我也爱你,很爱很爱,最爱逸了……”
   身后的贵宾热烈鼓掌,季薰扭头看着身旁的麻衣他们,笑容定格在每个人的脸上……
   麻衣和丫丫终于嫁给了大哥和二哥,也为寒家添了香火。父亲他若是知道,一定会很开心。
   绝夜,五年以来我任劳任怨照顾你,当磨完希望与耐心时,我痛不欲生。
   我跟允炫的婚礼会在六月六日举行,你可曾知道我爱你,这三个字,你始终没法听到。
   若是爱得如此痛苦,我宁可我们不爱彼此。
  出自季薰的日记,最后一章,书名为《深爱深恨》。
   眨眼便到了六月份,季薰和辰允炫的婚礼吉日举行。
   安婉柔为宇文冥贤生下两儿一女,大儿子三岁了,二儿子也有一岁半,小女儿刚满月。
   丫丫怀孕两个多月了,寒浅逸猜测第二胎是儿子,因为他怕生了个女儿又会不理睬他。
   麻衣不想生孩子,命令寒冰落去做绝育手术,他死活不肯去,因为他想要个可爱的女儿,这样他就不会被老婆和儿子冷漠。但最后还是强迫做了绝育手术,结果每天都在狼嚎鬼叫,像个怨妇似的。
   搞得小影和小雅每天吵着要季薰给他们生个小妹妹或小弟弟,爱丁堡每天都在被两个小家伙大闹天宫,不得安宁。
   夕阳西下,爱丁堡二楼饭厅,老管家和欧正站在一旁,看到仆人将少夫人和小少爷小小姐吃过的晚餐端走,便一起离开饭厅,在走廊行走。
   “明天之后,爱丁堡就人去楼空了。”传来老管家的哀叹声,在要去饭厅找欧正的季薰,突然停下脚步,躲在大理石柱子后面。
   “父亲,以后就让我们守着爱丁堡,就算少主不会苏醒,我也要死在这里。”欧正的声音刚劲有力,季薰的心轻轻颤抖,她知道欧氏父子对冷沦家族忠诚。
   “我从小在爱丁堡长大,和老爷情同手足,父亲您也是和太爷一起长大,几辈人的感情都在这里,难以割舍。”
   “明天就是六月六日了,即便不希望少夫人出嫁,也来不及阻止了。只是想不到有上百年历史的冷沦家族在此刻要成为过去的历史,曾经的繁荣,富可敌国,令人嫉恨。”
   老管家的声音弥漫忧伤与无奈……
   “无论爱丁堡多没落,我都会坚守于此,等到十年后,小少爷会让冷沦家族重振雄风。”
   脚步声逐渐消失,躲在大理石柱子后的季薰泣不成声,蹲在地上。
   她一遍一遍呐喊着:“绝夜,绝夜……”
   高大的黑色雕花木门前,站着小影和小雅,两个小家伙不吵不闹,十分安静乖巧。幼稚天真的小脸多了平日没有的成熟与懂事,扭头看向身后的妈咪。刚才妈咪叫集他们俩来这个称为禁区的房间,看着妈咪如死水般的脸庞,他们就知道妈咪现在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