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9章 为了他们也要好起来

莫丹看着他冷厉的脸喷火的眸,揪了揪他的衣角道:“清言知道吗?”

一提到清言,莫尚北的神情一下子落寞了,这次不需要她知道,她只需要安心等待就好。

莫尚北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对她说:“我忘了何清言是谁了。”

“啊?什么?”莫丹以为自己没听清问道。

“你没听错,我忘了她是谁了。”

莫丹错愕的看着他,半天才说道:“可是,可是刚才”

莫尚北勉强一笑:“你现在心思不在这,肯定对别人的事不敏感,我们之间眼下只是路人,因为你才搭上了线,只能算是认识了。”

“对不起。”莫丹噘噘嘴,她满脑子都是自己的愤怒、悲伤、痛苦,没有心思管其他的,没想到两人就在自己眼皮子地下充当着陌生人,自己竟然毫无察觉。

看得出来她很懊恼,莫尚北两手扶着她的肩膀道:“跟你无关,不要把有的没的都往自己身上抗,这次是哥的错,哥为了不把她弄丢,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莫丹愣愣的看着他,他在什么?

“你要答应哥保密,哥就告诉你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莫丹点点头,莫尚北想了想应该从哪里说起,便组织了语言对着她讲起了他们的故事。

莫丹听着听着竟然落泪了,是的,她现在特别敏感,感情上稍微有些不顺就能引发她的泪腺。

“哥,你一定要把清言娶回家,不要再让她失望了,在经历一次失望就会变成绝望的。”

“我明白。”莫尚北沉重的点点头。

“哥拜托你一件事情。”

“你说。”

“这段期间我不在,你帮我好好照看她,不许任何人欺负她能做到吗?”

莫尚北摸着她软软的头发笑道,莫丹很认真的点头随即皮皮一笑道:“放心吧,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了嫂子。”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你是要去处理小纤这件事了吗?”

“你还是那么聪明。”

何清言来的时候看着两人聊得很开心便没忍心打扰,莫尚北其实看到门外的她了,跟莫丹交代了两句便起身离开了。

何清言进来时看着莫丹神色好些笑着打趣道:“还是他有办法,能再次看到你的笑容真好。”

“别说的这么伤感,我上次是一时想不开,现在我有你们怎么还会做傻事呢。”

何清言只是笑了笑便开始收拾她手里的东西,她是了解这些抑郁症患者的,面上可以表现的毫无差别,可只剩她一人的时候,内心的世界便被无限放大了。莫丹越是这样说她越是觉得要看好她。

看着何清言的身影,莫丹一动不动,她何尝不知道哥哥的意思,他知道自己背负上一件事后便不会轻而易举的想要了结了自己,所以他讲事情告诉她,让她有使命感,让她活下去。。。

不管是哥哥还是清言,他们为自己做的何尝多。。。此时眼泪再次止不住的留下来,她只是控制不了心里的悲伤,她可以露出笑容,可是她心里却无论如何也笑不起来。

想想科里给她发的药,难以下咽,就算是咽下去了,也难受至极,她不知道为何这药吃了会让人那么难受,但是从现在开始她不能在拒绝了,在难受她也要吃下去,不为自己也为了他们。

同类热门
  • 一世倾心之情深缘浅一世倾心之情深缘浅凡觞情|现言她,本该是受万人瞩目的世家千金却在五岁时被仇人抱走流落在外十几年;他,是她的青梅竹马,一直寻找,本以为此生无缘相见,却不知冥冥之中早有安排……而他,她名义上的哥哥,却在不知不觉中爱上这个闯入他生活的女孩,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情…
  • 首席的替嫁新娘首席的替嫁新娘周莘莘|现言作为姐姐的替嫁新娘,林夭夭没讨到一点便宜,反而被那个像天神一样完美的男人折磨的半死,偏偏讨厌她还不能和她离婚,想想也是够悲剧的,没有人愿意这样。不是说讨厌她吗?不是说不想看见她吗?那现在的是什么鬼,谁能告诉她一下?呜呜呜呜,作者不带这样坑的。
  • 望已陌尘望已陌尘木又几何|现言插画师莫欣尘与丈夫江翌凡青梅竹马,情比金坚。当深爱的人变成魔鬼,欺骗、救赎、重创、新生、阴谋轮番登场,在理性与感性的挣扎中,她该何去何从?
  • 重逢一解言重逢一解言子小兔|现言时光荏苒,历经世事,再次相见,物是人非,但我们依旧是我们。
  • 霉孕当头:无巧不成婚霉孕当头:无巧不成婚橘轻|现言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正在对着路边的一只棕色流浪小猫喃喃自语。那天阳光很好,洒在她漆黑的长发上,渡了一层耀眼的金。她的笑容像是长了无形的触手,轻轻撩拨着他的心。第二次见面,她也来了话剧社,大大咧咧的性子外,多了几分拘谨。他看见她义正言辞的说自己要演公主时,转过身,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再然后,她蓬头垢面,一脸惊慌失措的紧紧拉住他的手说:“我怀孕了,是你的。”他心里愕然,却又如释重负。多好,他还站在原地的时候,她终于回头看见了他。
  • 那时,花开有你那时,花开有你惜凯|现言“那年春天,花开的正好,我们也是,阳光下的男孩和女孩那么美好”慕晨逸抱着女孩的照片,上面女孩笑魇如花,沫沫,我……想你了。那一天,他们初遇,ta不懂什么叫爱,却悄悄地在心中种下一粒种子,那年,少年不懂,现在他明白了一句话“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 肮脏的爱情肮脏的爱情芳芳张|现言这个秋天,我遇到了一个男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过去,我曾经很多次将迷恋误以为是真爱,现在我又在将真爱误以为是迷恋。
  • 女人,玩够了没?女人,玩够了没?芳梓|现言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在得知自己怀孕后带人强制要她堕胎。“不要,你会后悔的。”无论她怎么挣扎,最终还是被送上手术台。“凌萧堔,不离婚我就跳下去!”她站在医院天台上威胁。“这辈子就算死,你也只能是我太太。”撂下狠话,他不再看她一眼,转身就走。五年过去,兜兜转转,她还是出现在他面前,祈求他爱她。却在他说:“搬回来和我一起住。”时悄然消失。“女人,他妈的玩我呢。”发动全城,只为找这个可恶的女人,却看到她挺着大肚子,手里还牵着一个,他瞪大了眼。
  • 糖心蜜意糖心蜜意板栗子|现言郁意作为经营着好几家餐厅的集团总裁,虽然对烘焙一窍不通,却拥有比米其林星级主厨更为挑剔的舌头。而唐蜜,是他吃到过的最为美味的点心,名曰甜心。
  • 穿书之女配的戏精男主穿书之女配的戏精男主玄明粉|现言穿进书里,苏姣姣听见某个男人的第一句话是“苏姣姣,你按约定守好你沉家女主人的位置就可以了!我不想我们之间连朋友都没得做。” 在后面等苏姣姣准备乖乖收拾好包袱给女主角让位的时候,某个男人拖住了她,“老婆,不是让你守好沉家女主人的位置吗?” cp是人前冷静自持,人后戏精自我攻略大霸总vs人美歌甜,色艺双全影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