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6章 演戏

第97章

今天天气不错,张星衍心情很是舒畅,丝毫没有被开除的觉悟。

“喂?张星衍,你接下来是怎么打算的?”楚月华在电话里焦急的说到。

“什么打算?我现在可是无业游民,当然是找个工作养家糊口了,我这种无产派没钱寸步难行啊……”张星衍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卖惨。

“我听你在这儿鬼扯,你以为柳清浅送你一张黑卡的事情我不知道?你现在居然还跟我哭穷?就这一张卡你一辈子吃喝不愁晓得不?再哭穷我就跟清浅打电话,让她把那张卡送给我。”

“哎别别别别别啊,那太不够意思了啊不能落井下石啊,我为咱们学校可是立下过汗马功劳滴呀……”

“那你就告诉我接下来你想怎么办,我好提前做准备。”楚月华的语气严肃起来。

“你什么都不用准备,你只需要说实话就好,我现在只需要实话就够了。”张星衍依旧笑着说到。

“实话?什么实话?”楚月华有些摸不着头脑。

“任何方面,你现在只要说实话就好,其他的不用操心,杨家这回既然直接动用了政府权力,那我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张星衍的语气中透出几分凌厉。

“嗯,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不知道为什么,感受到张星衍的凌厉,楚月华反倒有了一丝安心,这才是张星衍该有的样子,占了便宜就仰天长啸,吃了亏就暴跳如雷,相比于嬉笑怒骂不行于色,楚月华宁愿张星衍是这个样子。

“喂?清浅,果子那里准备的怎么样了?”张星衍拨通了柳清浅的电话。

“一切准备就绪,只是你真的做好准备了么,这可是一步险棋,古今用此计者,功成不过半。”柳清浅那边也有些紧张。

“哎呀安啦安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现在跟古时候能一样吗,古时候那都是愚民政策,把老百姓变得越笨越好,现在可不一样了哦,随随便便的小学生都没那么好骗了,一定有人能够发现问题的,这回我们就是要逼供,把社会影响最大化,让这件事从他杨家乾纲独断变成全社会的大讨论,哼,我就不信他们杨家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成?”

柳清浅说了个好,就挂了电话。张星衍很是郁闷,每当自己想要把自己看来天衣无缝的计划讲给柳清浅时,柳清浅总是能够在他把话说完之前猜到他的意图并迅速挂断电话去提前准备,让张星衍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像个憨批一样欲言又止,这让小张同学很是愤懑,决定下回再也不向柳清浅透露自己的想法,但是想了想柳老板每次阔气的手笔,小张决定还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如果下次再犯,就剥夺他给自己钱的权力……

与此同时,在境内服务器的深处,一场悄悄的改变正在进行着。

“号外号外,风云高中教师无证执教,坑坏无数国家希望”

“风云高中无证教师秘闻”

“该,国家就该出手整治。”

“做的好!为我们的国家点赞!”

“政府怒颁法规,蛀虫无处遁形!”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所有关于张星衍的负面新闻充斥整个网络,各种短视频软件,新闻媒体头条,还有各个媒体网站,甚至杀毒软件的弹窗,全部都塞满了张星衍的种种“恶行”和对政府正义出手的歌颂。

一时间,谣言四起,汴城开始变得人心惶惶。

报纸上还附了一张打了马赛克的图片,只能看到照片一男一女在搂搂抱抱。但是这则消息还是引起了广泛关注,无数的家长蜂拥到风云高中,拼命的指责张星衍,这才得知张星衍已经下岗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群众对张星衍的愤怒之情达到了巅峰,一时间,无数的横幅拉了起来,堵在了市政府的门口,全部都打着审判无良教师,重责风云高中的旗号。

不只是在汴城,全国都开始掀起“严惩张星衍,为学生报仇”的浪潮,人们似乎又回到了战乱时期,拉着横幅,迈着大踏步,互相看一眼,然后信任的挽在一起,声嘶力竭的叫喊着,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心中的正义。

“你要的效果已经提前达到了。”柳清浅掂着高脚杯,轻声说道。

“没错,接下来,就是咱们启迪民智的时候了。”张星衍笑的很阴险,柳清浅很想把那张卡收回来………

第二天,在某个短视频网站,突然冒出了一个不起眼的视频,虽然粉丝很少,但是传播的却很快,这无疑使陈秋实的团队加大了这个小视频的传播力度。

“我知道国家最近颁布了一些制度,这些制度确实有效,但是我总觉得媒体对张老师的指控有些夸张,张星衍才来了不到半年,等于说他只有一届学生,怎么可能跟以前毕业的学生勾勾搭搭呢?“

就是这段小小的文字,在沉静了两个小时后,点击量突然开始疯狂上涨,无数的人惊醒。一切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模糊的影子,连政府这项政策的目的性也开始变得模糊。

“我怎么觉得不对啊,那些媒体发的照片都是马赛克,要是他们有确凿证据,为什么不对张星衍进行起诉呢?“

“我觉得也是,张星衍做这么多坏事,现在披露出来,却并没有法院传召的信息,这说明根本没有人起诉他,那这些受害者现在在干什么?”

“不对哎,为啥都是我们和媒体在这里,却没有人采访过这个人的学生呢?”

一时间,无数的媒体开始涌向风云高中,他们迫切的想要知道一个真相。而楚月华和全体一班十一班同学,也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您好楚校长,请问网上那些指控张老师的罪行,您觉得可信么,或者说,您知情么?”

“你好,我对这位老师的态度是这样的。我相信他会去酒吧,但决不相信他会在酒吧干坏事,我相信他跟女学生补习,但决不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你们口中的女学生我不知道是哪一位,据我所知,虽然脸上打了马赛克,但是身上的校服是我们四年前就停止使用的旧款校服。我们已经向相关部门发诉讼,此类事件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楚月华斩钉截铁的说。

“我们一定要让幕后黑手得到应有的惩罚……”

一时间都陷入了一股漩涡,所有的媒体软甲都蒙圈了,他们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样子,整个舆论导向似乎有所转变,由刚开始的狂轰滥炸到现在的各分阵营,似乎就在一天的时间,舆论的方向就开始扭转。

“大家好,我是先锋媒体的首席记者,现在我正在风云高中附近对张老师的学生们进行采访,您好同学,请问你觉得你们的张老师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你好,我们是学校的十一班,也就是艺术生班级,应该可以想象我们班的成绩有多烂,但是我们现在的成绩在全校是位居前列的,不知道这样你能不能理解张老师对我们的帮助。”孙洁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现在她对所有来采访的人都抱有敌意。

记者也是一阵尴尬,刚要解释,却被另一个学生打断了。

“你好,很抱歉,我的朋友有点情绪化,请您见谅,我叫叶百家,是张老师的国学课代表,您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讲,我一定知无不言。”

记者惊讶的看了看这个少年,脸上绒毛未褪,举手投足之间却凛然有一种大家风范,这一身的风度难道是那位老师培养出来的?

“咳咳,你好这位同学,我想要咨询一下,你们平常上课的时候,老师都会教你们什么呢?又或者说,老师上课的方式是怎样的?”整理了一下思绪,记者迅速的进入了状态。

“这样说吧,张老师给我们上课的时候,自己完全没有选择的权力。”叶百家忍不住笑出了声。

“什么?张星衍这么专制么?”记者愣了一下。

叶百家死命拉住要上去拼命的孙洁。

“额,我想您我误会了,专制的是我们,没人权的是张老师。”叶百家笑着说到。

“什么?”记者懵圈了。

“此话怎讲?”

“这么说吧,在我们国学课的课堂上,不是老师讲什么我们听什么,而是我们想要听什么老师才能讲什么,那些大家都没兴趣的课程都会放在最后教学。而且,我们所学的课程,全部都由自己做主,我们想做什么作业,跟张老师说一声就行,只要我们说了,他就只负责帮我们批改。我们的班干部也是自己挑选,活动也是我们自己策划,张老师只有出钱赞助的权力,所以说在我们班,专制的是我们,没人权的是张老师才对。”叶百家条理清楚的回答道。

蓝盈盈有点懵,她是先锋娱乐的首席记者,校园问题一直是她关注的对象,饶是如此,她今天也有一种天雷滚滚的感觉。她曾经去全国最有名的北河高中实地考察,那里的氛围让她惊叹:

所有的学生,早上五点就已经在操场上集合,开始跑步。手套洗的白白净净,队伍码的整整齐齐,所有的同学在站队的时候手里都拿着一份学习资料,各个科目都有,站在队伍中大声背诵。

更让人惊奇的是,这所高中所有的楼梯台阶上都写满了复习知识点,所有路过的学生都可以趁机复习,这里的课堂永远整齐有序,学生们的字体永远都是印刷体,写的工工整整,就是这样老师仍然能够挑出一大堆毛病。

但是,今天在这个风云高中,蓝盈盈则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教育模式,一个完全由学生主导的教学模式,她不禁有些头脑晕眩,这所高中虽然远远不及北河高中的名气,但这个老师所做的事情却是如此的大胆,更重要的是,他竟然取得了如此明显的成效,这让蓝盈盈有些晕眩。

“但是如果是这样,我觉得你们的成绩在参加高考时,并不会占据头筹。”蓝盈盈艰难的说到。

“记者姐姐,我想,你应该误会了老师的含义。又或者,你应该误会了教育的含义。”叶百家微笑着解释道。

“哦?如果是这样的话,能不能请你给我解释一下呢?”蓝盈盈有些吃惊,这些话是一个高中生应该说的么?

“当然可以,教育的目的,不是为了考上顶尖的名校,难道我们国家的教育就是为了极少数人么?那我们站在最广大人民利益上的宗旨岂不成了说空话放空炮?张老师刚来的时候,曾经对我们说过,教育的根本作用,古人已经很明确的做出了批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可见教育的作用应该是启迪民智,让大多数人都在知识上富有起来,而不是让极少数造诣高的人去统治学问低的人,这不叫启迪民智,这叫愚民政策,只会让社会进一步被腐蚀。”叶百家手心全是汗,昨天张星衍让自己背了大半夜,还让自己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叶百家感觉自己现在虚伪的就像一坨屎。

蓝盈盈的目光有些呆滞,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竟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

叶百家看蓝盈盈已经上钩了,马上趁热打铁。

“姐姐,我记得你们公司前几天还在宣传我们张老师的丑闻,我想问,你们的照片是真的吗,我实在难以相信一个打满马赛克的照片居然能够成功成为指正一个人的证据。我实在不明白,这些证据你们是从哪里找到的,或许你不知情,但是我觉得,媒体是社会的良心,应该为这件事做出解释和回应,你说对吗?”

叶百家这番话说的可谓是天衣无缝,虽然这些话是张星衍教给他的,但是叶百家已经背的滚瓜烂熟,再加上柳清浅邀请了专业的团队进行培训,叶百家现在就跟一个圣人差不多。

蓝盈盈顿时脸蛋儿通红,这件事她是知道的,但是她也没有见过那张照片,但她还是没有经过求证就来到了风云高中进行采访。

“对不起,这张照片的真实性我也没有确认过,也许是其他同事发的,我回去以后一定会在求证之后再来采访的。”

说完,蓝盈盈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叶百家松了口气:“老洁,你刚才表演的太过了,张老师不是说了过犹不及嘛。”

“我很老?”

“额,我的意思是……”

“我听到了,你说我老。”

“不是,我的意思是唉唉唉姐姐姐,轻点儿轻点儿,我错了我错了……”

同类热门
  • 如果仅仅是爱情如果仅仅是爱情梁记伟业|都市那是一个秋天,林士凡爱上了一个女人,她叫张珏。他们的爱情故事从这里开始。她毁掉了他两次姻缘,他却爱她如初。几经波折,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但命运却跟他开了一个玩笑……再见她的时候,林士凡想抛弃一切再去爱她。她已嫁作人妇。他只能以另种方式爱着她。张珏一边含辛茹苦把儿子养大,一边为实现自已价值努力着。同时还要在两个男人之间苦苦挣扎。“爱人”这两字的界线在她心里愈发模糊的时候,她是否能够冲出迷茫,寻回自我?如果仅仅是爱情,也许他们的命运将大不一样吧!(本书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 重生之为你长大重生之为你长大骑马上虚空|都市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陈延武和张颖,坏大叔和小萝莉,一个有爱的故事,一个像画一样的故事。现在的努力,只是为了以后给她一个温馨美满的家,重生了,就要为你长大,做守护你的翅膀!
  • 斌封王座斌封王座一方玉玺|都市苦苦奋斗在这个浮躁社会的小小屌丝,能否成功逆袭?保镖?那得看看保护的是谁。白富美?哥只是她们的一盘菜…失业青年怎么了,面试我你就牛了?小小领导一样不放在哥眼里。有时候,人生最需要的就是一次机会,把握住了,也许人生就会从此改变。且看斌哥如何冰封王座。
  • 校花守护之神校花守护之神薛海一刻|都市一位拥有神力的神秘少年,为了守护所爱的人,踏上了成神的道路。
  • 我喜欢你,仅此而已我喜欢你,仅此而已尹予依|都市王小萌,你曾是我遥不可及的小秘密。我喜欢你,只是因为那天阳光刚好洒在你的白衬衫上,映着你明媚的笑脸,格外耀眼。
  • 一半人生的回忆录一半人生的回忆录魔幻111|都市--“这里有我的回忆,有我的故事,也有我的经历”这是作者的话只是让每一位读者有所感悟--只是回忆,也是故事,更是幻想
  • 我的宠物能上天我的宠物能上天抽烟的二牛|都市原能爆发,武道兴起,神鬼龙蛇,蛮兽肆虐。人族中落,先驱崛起,域外邪魔,以天为囚, 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眼前的灾难只是一场伟大而残酷的进化。 ………………………… (685949621)
  • 我是木星阿木木我是木星阿木木蜗牛小男孩|都市穿越重生超能力主人公猥琐但十分痴情,看到后面挺好看的。。
  • 兄弟礼赞兄弟礼赞缱绻之年|都市兄弟二字重如泰山,看兄弟如何携手一起闯。一首礼赞兄弟的歌曲正在悄然奏响。看人性,善恶,利益,爱情,友情,背叛兄弟该如何抉择!看社会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兄弟该如何应对!兄弟说:“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 杀遍宇宙杀遍宇宙为爱忠诚|都市在夜黑风高之都市,他如凶神恶煞般狂杀,他踏血高歌!在花前月下之情巅,他象温柔情圣似多情,他为爱忠诚!他是绝世的宇宙强者,他狂杀而不滥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