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3章 又见文璐瑶

“嗯呐,不过暗里帮衬就是。”夏花心下欢喜,这般说来,红酒可以自然上酒席了。

“娘,我稍了些家里酿的红酒,大婚那日,每桌摆上一壶如何?”夏花道。

今年过年夏花拿了些回家,众人都是吃过的,曹氏倒是喜吃那味,没有烧酒浓烈,刚刚好。

“这样好,若是有人吃得惯,红酒也有了去处。”

“是呢,我原本就是打的这主意。”夏花嘻嘻笑着。

母女俩闲话了半日,方才回房。

翌日七月初七,一大家子用过早饭,各自忙碌。

曹怀礼今日不再去翰林院,准备去新宅子处,夏花也想去看看,况许久未与他叙话,便跟着去了。

“礼哥哥,侍郎千金长什么样儿?”夏花道。

曹怀礼些微不自在,清了清嗓子,点点头。

“点头是何意?是说未来嫂子十分好看?”夏花道。

“呵呵,十分说不上,李姑娘擅琴棋书画,性子温柔贤淑,她又是那样的出生,我委实高攀了。”曹怀礼道。

都城大家的闺阁婚配,多是先考虑门第相当的,若是没有,会考虑寒门贵子,当然也有些人家首当其冲会虑及寒门子弟,榜下捉胥的故事可不少,历来都是佳谈。曹怀礼属寒门贵子,年纪轻轻,仪表不凡,家世清白,耕读起家,自然深的都城大家青睐。

“两情相悦方是相当,何来高攀一说,礼哥哥万不可这般想。”夏花道。

曹怀礼倒是头一回听如此说辞,笑道,“是,阿花说得在理,是哥哥狭隘了。”

“嘻嘻,不是哥哥狭隘,是你看重未来嫂子。”夏花笑道。

曹怀礼呵呵一笑,说起了其他。

“阿花,多谢你。”他忽地无比郑重地来了一句。

夏花一连茫然,这是唱的哪出。

曹怀礼只是笑,也不解释,若是没有当日小姑娘的一席话,何来今日。

夏花见此,懒得理会,说起了其他。

不知不觉,已到了新宅子门口,两人下车后,逛了一圈,各处打点妥当,只等新人住进来。

一个时辰后,两人起身往夏府去了。回程的路上,夏花偶尔掀帘,看见一熟悉身影,那人也正好看过来,四目相对,双方看清了彼此,夏花无感,看向了其他地方。那人脸色一变,往过走来,随行丫鬟忙跟着。

一阵嘶鸣声,马车停下,车内的夏花险些摔倒,曹怀礼蹙眉,道:“外面发生了何事?”

“公子,有一太太忽的拦住马车,让姑奶奶出来。”赶车的马夫道。

“礼哥哥,你坐着,我去去就来。”夏花已有所猜测。

曹怀礼点头。

夏花掀开帘子,赫然看见一美妇于马车前,身着华服,下巴微微扬起,拿眼瞧着夏花,全是审视和不屑。

“怎么?见了本王妃也不行礼?”文璐瑶道。

夏花面无波澜,向前走了两步,道:“夏花谒见王妃。”

文璐瑶冷哼一声,见夏花毫无敬意,心下恼怒,然,她如今是县主,礼又没错,不至于非要她行大礼,尽管如此,到底不舒服。她出生雍安府城数一数二的大家,才做了王妃,可夏花不过山野女子,不但成了县主,还嫁给了那人,原是她做梦也梦不到的,她一想起她的表哥和夏花是夫妻,浑身难受,狂躁不安。

她并不叫夏花起身,就这样盯着夏花,于夏花而言,这点儿功夫是有的,比当初扎马步轻松多了,况文璐瑶一向刁蛮无理,目下正值曹怀礼喜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随她吧。

这一切落在文璐瑶眼里,却成了别的,县主又如何,还不得乖乖行礼。

“行了,免了吧。”文璐瑶嘴里说着,眼睛却不住往马车处望,不知他是否在里面呢?他一定不在的,不然知晓她在外面,早就出来了,她反复想着。

“王妃为何一直看向我家的马车?”夏花玩味一笑。

文璐瑶似被说中了心事,恼羞成怒,“本王妃看向何处岂是你能过问的?”

“王妃若没别的事,我先行退下了。”夏花道。

文璐瑶心下烦躁,想着别的事儿,夏花所言一时不察,回过神来,见其已经上了马车,脱口而出,“你等等,表哥也来都城了吗?”

夏花脚步一顿,眼神一暗,“表哥”二字听在耳里,莫名不是滋味,一时不语。

文璐瑶见夏花迟迟不语,红晕渐渐爬上了耳根,提高了音贝,道:“夏花,我在问你话呢。”

夏花转头,瞧着文璐瑶,她的目光有些逼人,文璐瑶颇不自在,不知为何,气焰竟矮了半截,冷哼一声,不等夏花开口,拂袖而去。

夏花望着她的背影半晌,提步进了马车。

那厢,文璐瑶甚为恼火,丫鬟小心翼翼,唯恐遭殃。

“红菱,你去打听打听,夏花怎么上都城来了?”文璐瑶道。

红菱应诺,下晌便向她回了话,说是侍郎的姑娘许给了夏花的表哥,今年的二甲进士,后日就是两人大婚的日子,喜宴设在夏府。

原是这样,若是表哥去应试,岂止二甲,准是一甲,状元也指不定,文璐瑶心道,只是红菱也未探得表哥是否前来,她思前想后,好不得劲。

她一直坐着,直到晚上,外面传话王爷回来了,她方才起身迎了出去。

“明彦的二妹,后日出阁,王妃备份贺礼。”王爷道。

文璐瑶心下跳得厉害,手微颤,面上极力不显,将茶递给王爷,王爷伸手接过,吃了一口,道:“我还有事,你先歇着。”说着出了苑子。

若是放在以前,文璐瑶多会失落,王爷这一年很少宿在这边,都是去两个侧妃处,她没少伤心,只是无济于事,先时她以为是她没有生养,后来才知并非如此,王爷不过喜新厌旧,男人本性罢了,不过她终是不甘。这会儿子,她一心想着那人,倒是将这事儿暂且放下了。

她按耐住欣喜,亲自去库房挑选贺礼。

话说,夏花回府后,也没问何三在何处,径直去了曹氏那里,帮着忙前忙后,只是频频出错,幸而都是小事,曹氏并不在意,不过觉得她有些不对,心不在焉,时常出神。

“阿花,这里有娘,差不离快好了,你去歇着,女婿和黑娃一处。”曹氏道。

“管他呢。”夏花小声嘟嚷了一句,出了屋子。

外面的太阳正晒,她一向没有打伞的习惯,下意识地将手放在额头上,遮挡阳光。府里这几日人多,她心下有事,一时不察,撞上来人,忙道抱歉。只闻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脸上瞬间变色,也没理他,径直从他身边走过。

何三丈二摸不着头,纳闷中,夏花已走出好长一段距离,他慌忙追了上去,去瞧她神色,她拿手挡着,不甚清楚,一脸讨好,“阿花,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知晓女子每月都有那么几天,心绪烦躁。

“没。”传来夏花似牙缝里挤出的一个字。

“呵呵,那你这是怎么了?”何三直觉夏花正在恼怒,两人相处,一向相敬如宾,夏花从来不似这般发脾气,然,偏偏是这样的夏花,何三觉得才是真实的她,平日的她太过冷静,太过客气,总觉生疏。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临安情之霁月如璟临安情之霁月如璟安小若|古言一桩血案,一场惊心动魄的追捕,捕快与杀手,身份对立的两个人,却在命运的安排下,谱写了一段纠葛不清的爱恋。一场致命邂逅,一次次倾力相救,医者与杀手,立场鲜明的两个人,却在冥冥之中,勾出了一世刻骨铭心的牵绊。那一夜的抵死缠绵,有放纵有沉沦,有克制有迷失,还有欲说还休的情愫萦绕心间,只因那初识一眼,顾盼之间十足惊艳,以至令他不能自拔、泥足深陷……刀光剑影的江湖,暗流涌动的朝堂,在强大的历史巨轮面前,在这场未知的命数里,三人之间会有怎样的交集?在正与邪、情与法的两难间,又该如何抉择?杀人与救人间,又会发生怎样的虐心救赎?佛曰,皆是缘。
  • 女配逆袭,邪魅王爷别太坏女配逆袭,邪魅王爷别太坏孀花落雨|古言世界上最悲催的,不是穿越,而是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还是恶毒~炮灰女配啊~~~没错,我就是夏凝舒,外表是作者,其实我是世界第一杀手哦!(伪装嘛)穿越以后,没有惊慌,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是要被炮灰掉的啊~~~女主有金手指没错,可我也有,我可是知道这个世界的动向的!所以,我要逆袭!逆袭!为了不被炮灰掉!加油!可是,某舒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某货!男主啊喂!女主在那边啊!你不去找她,干嘛要缠着我不放啊!还有男配,干嘛深情的望着我啊,你不是女主的忠犬吗?【男主女配绝对身心健康!】(额,本作者大大是新手,还是名学生,我还要想灵感,所以我会不定时的更新,不要怨我哦!)
  • 鬼医很萌:拐个神君当相公鬼医很萌:拐个神君当相公白小葱|古言神君爱她前,每天都对着凤初云顶着张‘你欠了我一百万两黄金’的冰山脸。整天只知道把凤初云使唤来使唤去,必要时刻他还让凤初云跳粪池!做苦工不给钱,修炼之后不给食物,就算她凤初云被神君他老人家强吻了,神君也一副‘明明是你倒贴过来’的样子!神君爱她后。凤初云整天担惊受怕神君找上门要娶她。本想随便找个夫婿随便嫁了,可她天生克夫是为什么!神君从容淡定,一点也不怕她克夫的命:”有空吗?一起成个亲。“【作者软萌,欢迎书评区调戏~】
  • 古风文集古风文集风倾世|古言古风段子,古微,诗词,古散……唯美古风,应有尽有。
  • 女扮男装之冷情帝相女扮男装之冷情帝相洛璃千钰|古言穿越前“老师,我喜欢你” “啊?” 穿越后“老师哥哥本王好像断袖了,你得负责。” “什么” 穿越前她身为女子被女人表白。穿越后,她为省去麻烦,决定女扮男装,一生默默无闻 可惜有一个好胜的父亲,无奈只能稍稍发挥一下,准备考个青衣,可谁知一考就考上了宰相。 哎,无奈之下只能申请去给皇子公主授课。 可穿越成了悲剧,再度上演,她…… (极度宠文,咱是亲妈,不虐女主)
  • 邪王宠毒妃邪王宠毒妃沧晓玄彤|古言“爱妃快来暖床”某王,“滚”某女说着走向门口。大手一捞,猛的扑倒,某王“爱妃说好的暖床呢?”。。。前世金牌特工冰沧月执行任务发生意外,穿越到同名同姓的冰氏废柴大小姐身上,哼!废柴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天才,哼!我丑!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倾国倾城。
  • 殇夜大陆:大小姐,请饶命!殇夜大陆:大小姐,请饶命!奈何若千|古言前世做个乖乖女?不要。后世来一段佳话?不稀罕。我的大小姐不要动不动就拿刀,我的杀手大人,不要一言不合就开打。我很傲娇,是的,非常傲娇!什么?不喜欢这个性子?出门左拐是两个保镖,看咱家夙夙不顺眼。开打!
  • 长安长长安长文三木|古言四方台上的说书人,醒木一落,一段故事便娓娓道来:那年,洛阳的梨花开的极好,长安的糖葫芦甜到了心窝;也是那年,洛阳经不见传的花家小姐,长安文采斐然的尚书公子,“万古楼”前,也有人说起“那年的风里掺了沙子,一个不当心就吹进了眼里。”
  • 穿越之十年一觉丑妃梦穿越之十年一觉丑妃梦天使宇儿|古言云想衣裳花想容,十年梦醒岁不更。夫妻四载一朝逝,谁言来世无缘情?爱人身畔死,做鬼也忠贞!
  • 侯门嫡妻侯门嫡妻加州|古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初次见面,芳心暗动。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寻得良人,日夜念念。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嫁的良人,嫡姐反目。沦为妾室,四面楚歌。参差荇菜,左右采之。腹中胎儿,身死冬日,良人在侧,冷眼相关。译吁唏,译吁唏!世人皆言痴傻儿,怜之痴男怨女何处从。若有来生,但求不曾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