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3章 又见文璐瑶

“嗯呐,不过暗里帮衬就是。”夏花心下欢喜,这般说来,红酒可以自然上酒席了。

“娘,我稍了些家里酿的红酒,大婚那日,每桌摆上一壶如何?”夏花道。

今年过年夏花拿了些回家,众人都是吃过的,曹氏倒是喜吃那味,没有烧酒浓烈,刚刚好。

“这样好,若是有人吃得惯,红酒也有了去处。”

“是呢,我原本就是打的这主意。”夏花嘻嘻笑着。

母女俩闲话了半日,方才回房。

翌日七月初七,一大家子用过早饭,各自忙碌。

曹怀礼今日不再去翰林院,准备去新宅子处,夏花也想去看看,况许久未与他叙话,便跟着去了。

“礼哥哥,侍郎千金长什么样儿?”夏花道。

曹怀礼些微不自在,清了清嗓子,点点头。

“点头是何意?是说未来嫂子十分好看?”夏花道。

“呵呵,十分说不上,李姑娘擅琴棋书画,性子温柔贤淑,她又是那样的出生,我委实高攀了。”曹怀礼道。

都城大家的闺阁婚配,多是先考虑门第相当的,若是没有,会考虑寒门贵子,当然也有些人家首当其冲会虑及寒门子弟,榜下捉胥的故事可不少,历来都是佳谈。曹怀礼属寒门贵子,年纪轻轻,仪表不凡,家世清白,耕读起家,自然深的都城大家青睐。

“两情相悦方是相当,何来高攀一说,礼哥哥万不可这般想。”夏花道。

曹怀礼倒是头一回听如此说辞,笑道,“是,阿花说得在理,是哥哥狭隘了。”

“嘻嘻,不是哥哥狭隘,是你看重未来嫂子。”夏花笑道。

曹怀礼呵呵一笑,说起了其他。

“阿花,多谢你。”他忽地无比郑重地来了一句。

夏花一连茫然,这是唱的哪出。

曹怀礼只是笑,也不解释,若是没有当日小姑娘的一席话,何来今日。

夏花见此,懒得理会,说起了其他。

不知不觉,已到了新宅子门口,两人下车后,逛了一圈,各处打点妥当,只等新人住进来。

一个时辰后,两人起身往夏府去了。回程的路上,夏花偶尔掀帘,看见一熟悉身影,那人也正好看过来,四目相对,双方看清了彼此,夏花无感,看向了其他地方。那人脸色一变,往过走来,随行丫鬟忙跟着。

一阵嘶鸣声,马车停下,车内的夏花险些摔倒,曹怀礼蹙眉,道:“外面发生了何事?”

“公子,有一太太忽的拦住马车,让姑奶奶出来。”赶车的马夫道。

“礼哥哥,你坐着,我去去就来。”夏花已有所猜测。

曹怀礼点头。

夏花掀开帘子,赫然看见一美妇于马车前,身着华服,下巴微微扬起,拿眼瞧着夏花,全是审视和不屑。

“怎么?见了本王妃也不行礼?”文璐瑶道。

夏花面无波澜,向前走了两步,道:“夏花谒见王妃。”

文璐瑶冷哼一声,见夏花毫无敬意,心下恼怒,然,她如今是县主,礼又没错,不至于非要她行大礼,尽管如此,到底不舒服。她出生雍安府城数一数二的大家,才做了王妃,可夏花不过山野女子,不但成了县主,还嫁给了那人,原是她做梦也梦不到的,她一想起她的表哥和夏花是夫妻,浑身难受,狂躁不安。

她并不叫夏花起身,就这样盯着夏花,于夏花而言,这点儿功夫是有的,比当初扎马步轻松多了,况文璐瑶一向刁蛮无理,目下正值曹怀礼喜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随她吧。

这一切落在文璐瑶眼里,却成了别的,县主又如何,还不得乖乖行礼。

“行了,免了吧。”文璐瑶嘴里说着,眼睛却不住往马车处望,不知他是否在里面呢?他一定不在的,不然知晓她在外面,早就出来了,她反复想着。

“王妃为何一直看向我家的马车?”夏花玩味一笑。

文璐瑶似被说中了心事,恼羞成怒,“本王妃看向何处岂是你能过问的?”

“王妃若没别的事,我先行退下了。”夏花道。

文璐瑶心下烦躁,想着别的事儿,夏花所言一时不察,回过神来,见其已经上了马车,脱口而出,“你等等,表哥也来都城了吗?”

夏花脚步一顿,眼神一暗,“表哥”二字听在耳里,莫名不是滋味,一时不语。

文璐瑶见夏花迟迟不语,红晕渐渐爬上了耳根,提高了音贝,道:“夏花,我在问你话呢。”

夏花转头,瞧着文璐瑶,她的目光有些逼人,文璐瑶颇不自在,不知为何,气焰竟矮了半截,冷哼一声,不等夏花开口,拂袖而去。

夏花望着她的背影半晌,提步进了马车。

那厢,文璐瑶甚为恼火,丫鬟小心翼翼,唯恐遭殃。

“红菱,你去打听打听,夏花怎么上都城来了?”文璐瑶道。

红菱应诺,下晌便向她回了话,说是侍郎的姑娘许给了夏花的表哥,今年的二甲进士,后日就是两人大婚的日子,喜宴设在夏府。

原是这样,若是表哥去应试,岂止二甲,准是一甲,状元也指不定,文璐瑶心道,只是红菱也未探得表哥是否前来,她思前想后,好不得劲。

她一直坐着,直到晚上,外面传话王爷回来了,她方才起身迎了出去。

“明彦的二妹,后日出阁,王妃备份贺礼。”王爷道。

文璐瑶心下跳得厉害,手微颤,面上极力不显,将茶递给王爷,王爷伸手接过,吃了一口,道:“我还有事,你先歇着。”说着出了苑子。

若是放在以前,文璐瑶多会失落,王爷这一年很少宿在这边,都是去两个侧妃处,她没少伤心,只是无济于事,先时她以为是她没有生养,后来才知并非如此,王爷不过喜新厌旧,男人本性罢了,不过她终是不甘。这会儿子,她一心想着那人,倒是将这事儿暂且放下了。

她按耐住欣喜,亲自去库房挑选贺礼。

话说,夏花回府后,也没问何三在何处,径直去了曹氏那里,帮着忙前忙后,只是频频出错,幸而都是小事,曹氏并不在意,不过觉得她有些不对,心不在焉,时常出神。

“阿花,这里有娘,差不离快好了,你去歇着,女婿和黑娃一处。”曹氏道。

“管他呢。”夏花小声嘟嚷了一句,出了屋子。

外面的太阳正晒,她一向没有打伞的习惯,下意识地将手放在额头上,遮挡阳光。府里这几日人多,她心下有事,一时不察,撞上来人,忙道抱歉。只闻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脸上瞬间变色,也没理他,径直从他身边走过。

何三丈二摸不着头,纳闷中,夏花已走出好长一段距离,他慌忙追了上去,去瞧她神色,她拿手挡着,不甚清楚,一脸讨好,“阿花,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知晓女子每月都有那么几天,心绪烦躁。

“没。”传来夏花似牙缝里挤出的一个字。

“呵呵,那你这是怎么了?”何三直觉夏花正在恼怒,两人相处,一向相敬如宾,夏花从来不似这般发脾气,然,偏偏是这样的夏花,何三觉得才是真实的她,平日的她太过冷静,太过客气,总觉生疏。

同类热门
  • 天上天下如一世天上天下如一世疯千万枫|古言“若上天要封我们在此地,我们便占领全天下来与它一斗。”一场意外,让千枫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完全架空于历史的时空。“潜意识的,脑海总会出现一个人。看不清颜面,却知道他是个帅气的存在。不了解他,却知道他的名字。为什么会有他的出现,我想不清楚。但是,我知道的是,他一定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存在,只是还没有出现而已……何时能相见,谁也说不准,毕竟这可能只是我的意识妄想罢了。即便是这样,内心处还是忍不住的去想,去有那所谓的思恋与那我不曾相见过的人。直到那天上天将我们所有人送入新的世界…..”
  • 执子之手被贼拐走执子之手被贼拐走风沁彦1|古言拓跋玥本想嫁给宇文无应大将军后吹吹箫斗斗酒,不曾想,在远嫁长安的路上被贼拐走,牛头马面公子各显身手,男人靠不住。都闪开,后面的路,本姑娘自己走!
  • 花千骨之寂生轮回花千骨之寂生轮回羽竹紫辰|古言花千骨没有轮回,却给了白子画五年的时间。她寄生到一个冰山孤女,花雨琦的体内。花雨琦本就是天赋异能,又被神界公主附身,成为了习武修仙的奇才。可她偏偏没有下过这雪山脉。即便白子画找到了她,却也是分离后又重逢,误会了又化解……但白子画找到她之前,她得知了自己未寄生前的事,关于花雨琦的娘,或是称为她五年间的养母。于是,她和白子画一起,帮助他人获得真正的爱情。
  • 七小姐逆天记七小姐逆天记梦棱|古言前世,我没有尽到姐姐的责任,这一世,我想尽到……穿到了一个废材身上,不过,以我的医术我定能闯出一片天下……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磨难,当她以为就要圆满结束时,没想到,这只是一场小小的游戏罢了,真正的磨难才刚刚开始……女主是表面上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姐姐伟大形象,实则是个随时随地能够搞笑的二货一枚,而在她的生命里有两个人,一个是陌上人如玉,一个是君子世无双,到底哪一个才是她的真命天子,到底哪一个才能陪她走到最后?
  • 落瑾传落瑾传一只小懒猫.|古言一个白丘国的嫡公主遇上冷面的耀华国宸王。 针尖对麦芒—— 正所谓:“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看古灵精怪的白落瑾和高冷慢热的赫溟夜曲折的感情~~
  •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恰逢因果|古言天泽随洐(xing),神秘天泽世家家主,更是当朝皇后之兄,传言他清冷若仙,俊美无双,却又冷酷无情,辣手狠心,绰号“黑谪仙”。尽管如此,多的是一见国舅误终生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沈长乐,知足常乐,自带干物女属性外加宅女属性的穿越苦逼者!有多苦逼?明明是一富三代,却悲催成穷乡僻壤的穷三代。明明是如画的女儿家,却偏生假做了泥做的男儿身。明明打定主意做个田园宅,却偏偏被一坑爹系统砸中,在苦逼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彼时——他是权势滔天,高高在上,美若谪仙,却心黑如墨的黑谪仙!她是寒门小族,低若尘埃,貌若潘安,却心冷情冷的干物女!他随性所致,轻狂肆意,无拘无束,睥睨天下!她兢兢业业,小心翼翼,没心没肺,淡看天下!本该永无交集,然命运却擦出绚烂火花!“国舅爷不好了,外面万民请命,请您放了身为‘男子’的丞相大人!”下属在男子两个字着重发音。沈长乐啃着黄瓜,看到天泽随洐看过来,露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看,不是我不嫁给你,而是天下人不让我嫁给你!我也很无奈啊!你说,你娶个男人做什么?”“你是女人!”“可天下人眼里,我是个男人!”“你怀孕了!”“那在天下人的眼里,我还是个男人!”“你系统掉了!”沈长乐猛地瞪大眼睛,见鬼般的看着天泽随洐!
  • 梦魇清时梦魇清时寒衣调|古言月光稀,是谁捣寒衣。望天涯,相君思故里。夜落月未满,北风静,千里迢迢与心相惜。描写清朝的穿越小说,希望大家喜欢。
  • 寡妇在上:将军相公不许逃寡妇在上:将军相公不许逃甜圆可乐|古言说好的美男相公,转眼撒手没上了战场?留下一个小包子作伴,也罢也罢。可冒出的三个男人争抢她是怎么回事,奈何她长得太美,选来选去,还是她的美男夫君好。看她打出独门手艺,发家致富引领风骚;看她以旧翻新,美男相公变将军!
  • 第一狂后第一狂后韩小兮|古言秦素雅,21世纪黑道世家的未来接班人,做事不按牌理出牌,脾气古怪,性格狂妄。穿……穿越?灵魂附体?shit!这种诡异的事怎会发生在她头上?还是个草包皇后,太后不疼皇帝不爱,一家老小还即将被斩首。妃子挑衅?一针让她卧床不起。王爷轻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傻子女医官惹人爱傻子女医官惹人爱驴乐|古言某大学医学系的欧小默穿越来到周春国,出府玩的时候遇到司徒蓝星,蓝星对小默一见钟情~~突然王爷府里明希生病了,找了很多太医、大夫都没法治好明希,于是小默二话不说为明希治疗,没几天明希的病就痊愈了!之后明希越来越喜欢小默~~明希进宫上朝发现皇上生病非常严重,连太医都束手无策,随后蓝星就让小默进宫为皇上医治,很快皇上的脸色立马好了很多~~皇上惜才想让小默留在宫里坐女医官,小默说了自己的条件皇上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你这个混蛋王爷,我要休了你!”“什么!欧阳筱默,你竟然敢说出要把为夫休掉这种话!是不是嫌自己命太长了……”“本姑娘有皇上亲手写的圣旨,你敢违抗吗?嗯~~”“是明羽答应的?怎么可能?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吗?”“南宫明希,圣旨就在这儿,你自己看吧!”说完筱默就带着沐熏离开了希王府,而明希眼里充满着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