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童书 一分快3计划

第2333章 矜持……是什么玩意?

第 121 章 第 121 章 (3)
  展颜笑道:“王爷如此盛赞,当心惯坏了这小子!” 转头对呼合力道:“王爷对你如此期许,一定要加倍努力。”
  呼合力伏身一拜,心中充满了感动之意。
  今日,他是失败者,又是胜利者 。
  他在族人面前比赛失利,却得到了更为宝贵的经验。他默默告诉自己:从今天开始,展族少了一位惊惶失措的少年,多了一位冷静从容的武士。假以时日,他必定能追随族长创下不朽的事业。
  此后,比赛连续进行。因难度极大,最终,上靶十箭以上的八十余位勇士取得了胜利。
  古力布台以上靶二十五箭的成绩名列榜首,惹动了无数芳心,刚一下场,便陷身脂粉堆中,被无数热情的展族女子拥抱。场上士兵呼声四起,笑声不断。
  古力布台好不容易从温柔窝中抽出身来,连同其余取胜的勇士一起走到展颜身前,接受展颜的封赏。
  展颜亲自上前一一敬酒。
  凌钲喜爱这些展族兵士的勇武,也起身走到古力布台身前,微笑道:“今日见识了展族英豪的丰姿,幸何如之,让本王敬各位一杯!”
  古力布台神情激动,同其余勇士一起拜谢凌钲。
  凌钲敬酒完毕,正欲回席,忽听古力布台说道:“久闻王爷善于治军、武艺高强,今日何不让我等一开眼界,见识一下天朝上国豪侠的风采?”
  凌钲微笑道:“今日是贵族长大喜之日!我那些从人生性鲁莽,出手不知轻重,若不小心伤了贵族之人就不好了!勇士若要切磋,不妨改日!”
  凌钲面带笑容,态度谦和,但话中之意甚是傲慢,俨然摆明了展族人不是天朝人的对手,定然会“伤在”天朝人手下。
  展旗越众而出,跪请道:“请族长允许我等同天朝勇士比试一番!”自从昨日在翰难海同天朝人结下了梁子,他便一直心存恚怨。听到凌钲这番话,当先便忍耐不住,率先请战。
  展颜看了凌钲一眼,却没有急着表态。
  他把凌钲视为平身劲敌,对他极度关注,手中握有凌钲详细的资料。种种迹象表明,凌钲性格谦和,在天朝行事一贯低调内敛,不喜张扬。见他今日一反常态,口出狂言,主动挑战,内中必有缘故。
  他略一思索,便想到了凌钲有恃无恐的原因。鹤城之战给了他很多教训,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让他认识到了天朝的一个特殊群体——江湖!鹤城之战过后,他专门遣展族密谍搜集这些武林高手的信息,最终得出结论:在小规模的相互对决中,“江湖”人士的武艺绝非寻常勇士可比。
  心念电转间,展族更多的士兵跪下请命道:“请族长应允!”
  虽然想到了凌钲定然要派江湖人士出战,但展颜心气极高,被人当面挑战,绝无退缩之理,随即又想到:江湖高手胜在搏击之术,马上作战却未必是展族士兵的对手,当下点头道:“既是如此,我们双方各谴五十人比赛一下马上对决的技艺!大家都把枪头去掉!今日纯粹切磋,切不可见血,伤了和气!”转身问凌钲道:“王爷意下如何?”
  凌钲含笑道:“今日族长是主角,自然一切听族长安排!”此次出使,他本就身担“扬威”的使命,见凌月颖伤心,更是打定主意要显显威风,免得凌月颖被展族人看轻。
  见展颜允战,众展族勇士一阵欢呼。
  凌钲对独孤鹰道:“就派第一小分队去吧!”话音刚落,就见朱瑞新伏跪地上,请命道:“恳请王爷应允小人带队!”
  凌钲点头道:“记着打斗之时不能光用身体,更要用头脑!”
  朱瑞新一愣,点头答应,自去安排。
  展颜也应允了展旗的带队请求,叮嘱了一番,让他留意不要缠于搏击之术中,又状似随意地点了展族的五十名勇士应战。表面上是随意乱点,实则已挑出了展族的精英。
  凌月颖心中既悲伤万分又极其讨厌打斗,适才勉强撑着看了几场比赛,早已无比厌倦,见双方还要比试,实在不愿再看,犹豫片刻,起身对凌钲道:“哥哥!我有些不适,想要下去休息!”
  展颜见她直接向凌钲提出请求,分明没有把他这个做“丈夫”的放在眼里,心生怒意。原本,喝过了合欢酒,让她退场休息也无不妥,但见她丝毫没有展族“长格索”的自觉,他心下不快,便决定采取一点手段,让她迅速看清自己的身份。
  想到这里,他伸出手去,抓住了凌月颖的手腕道:“身为我族的‘长格索’,便要爱护我族子弟!他们今日专为庆贺你的到来而各展技艺。你若退场,未免寒了这诸多子弟的心!”
  凌钲看了展颜一眼,又看了凌月颖一眼,点头道:“妹妹!从今日起,要学会爱护展族子弟!他们都是你的子弟!”他知道,只有彻底接受了展族,妹妹才能最终获得幸福,但是,说道理总是简单的,对身临其境的当事人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当真是谈何容易。凌钲轻轻叹了口气。
   “爱护展族子弟?”凌月颖怔住。紧接着,“长格索”这三个字就像是一把锥子,深深扎在她的心上。是啊!她已经不再是天朝的公主,变成了展族的——长格索!就算要呐喊助威,她助威的对象也应该是展族士兵了!但是,应该归应该,她如何能够为自己打心底里鄙视的展族士兵欢呼?又如何能够淡化了融在自己骨血里的对母国的热爱?伴随着“长格索”的认知,一种凄凉而悲怆的情绪在她的心里伸展、蔓延……
  神思恍惚间,就听到场上传出一阵震天的欢呼,却是双方士兵已经整装完毕,步上了赛场。
  第一小分队向凌钲行了一礼,翻身上马。他们上马的动作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技巧,但贵在动作标准、整齐划一。
  展族士兵从没见过如此整齐的上马动作,一阵喝彩。
  双方在马上遥遥行了一礼,鼓点声一起,便向对方杀去。
  很快,展颜便惊奇的发现,这些士兵并不是所谓的武林高手,的的确确只是普通的士兵。他们的骑术也的确不如展族士兵高明。但是,他们之间有一种极为巧妙的配合,三、五人一组,互为犄角。有人负责攻击、有人负责防守。主攻的人攻势凌厉;防守的人守护严密。这个阵型十分小巧,但效率极高。短短片刻,便有许多展族武士被挑落下马。
  渐渐地,便有展族武士发现,要取胜,首要的是要打乱对方的阵型。一些细心之人便联手进攻其中一人。但天朝这个防守阵型设计得十分严密。这些天朝士兵本身虽不是武林高手,却显然受到过高手的调拨、训练,一招一式都是千锤百炼之后挑选出来的精华。几人之间自有一套互相支持、互相救援的招数。一人不支时,另外几人使出一些独特的枪花,便立即能扳回劣势。
  更令展族武士沮丧的是,他们很快便发现,即便偶尔挑翻了其中一人,但只要有任何一个人补上位置,便又立即能重组阵型。
  这个阵型真正的可怕之处在于它不需要士兵专门练习配合。在训练时,每个士兵都学习在不同位置上应当使用的功夫和枪法。在作战时,每个人只要明白了自己在阵型中所处的位置,使出每个位置应当使用的功夫,便能使整个阵型运转良好。
  这是席广庭和凌钲总结数代同草原交战的的心得后精心研究出来的阵型。他们针对每个位置精研了一套功夫,目的就是要找出一种能克服骑术的不足,令普通士兵能战胜草原骑士的方法。经过三年秘密训练,今日牛刀小试,果然效果非凡。看着这些普通的士兵把阵法用运自如,发挥出数倍的战斗力,凌钲心中宽慰无比。
  不过一顿饭的功夫,双方便分出了胜负。
  对展族来说,此战的结果可以形容为——惨不忍睹!五十名展族士兵被挑落下马,而天朝的军队中仅有十人被击中。五十名展族武士愣在场上,不明白自己怎会轻易落败。围观的展族士兵开始怀疑这些武士是否故意“放水”。天朝士兵面露笑容,没有接到命令,却不敢大声喝彩,一时场上静寂无声。
  展颜在心底深深叹了一口气,再次体会了“劲敌”二字的含义。
  他原本以为凌钲虽然是随口叫出一组士兵,但这组士兵必然是预先挑选过的。待见了这场比试,却不折不扣地相信,凌钲的五千军队中随便派出一组都能获此佳绩。他取胜的原因不在于“人”而在于“方法”。最为遗憾的是,即便发现了一种很好的作战方法,他却永远无法摹仿。展族人天生好勇斗狠,骨子里便没有遵守纪律、服从规则的习惯。他们向往的是勇往直前,追求的是痛快淋漓,崇尚的是血溅沙场!他们永远也不可能为某种阵型约束自己!
  但是……这又有什么值得遗憾的呢?若没有了胸中的热血,即便最终达成目标、取得胜利,获胜的也不再是展族人了!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小小的阵型去抹杀了展族男儿的血性呢?一次小小的比试失利又算得了什么?只要展族的精神不灭,无论多么强大的敌人,也终有臣服的一天!
  展颜终于抬起头来,露出一个真挚的笑容,大声道:“不愧为宁王的军队!不愧为天朝的勇士!今日,我们达成联盟,天朝的胜利便也是我展族的胜利!让我们一起为天朝勇士欢呼!”
  展族士兵看着展颜,看到了一种强大的信心。
  失败的阴影一扫而空,展族士兵发出震天的欢呼。
  展颜又大声道:“犬五色战神’来,作为我等结盟的见证!”
  凌钲看着展颜,心中既惊且佩,发自内心地觉得这是一个真正可以结交的朋友,忍不住向展颜伸出手去。
  展颜握住了凌钲的手,一阵摇晃。双方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钦佩”二字。
  此番比试,天朝大获全胜。在喝彩声中,朱瑞新喜悦无比,居高临下地坐在马上,得意洋洋地看着展旗。
  展旗抬头看了他片刻,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石灰,忽然大步朝前,伏身道:“小子年少轻狂,举止放肆,得罪了各位贵客,请各位贵客原谅!”
  朱瑞新大吃一惊,赶紧下马道:“昨日之事,也有我的不对!乌领的坐骑实是被我封住了穴位!”
  展旗惊奇道:“真的可以点马穴吗?我总道这是荒谬的传说!”
  朱瑞新诚挚道:“改日,小弟一一展示给大哥,请大哥指点!”
  见两人“握手言欢”,双方士兵都露出了笑容。
  朱瑞新忽然跑到凌钲身前,伏身跪地道:“王爷,我知道了!一时一地的勇武算不得真英雄,阴谋诡计也只能暂时取得表面的胜利,唯有真正的实力才能彻底征服敌人、让敌人佩服!昨日,属下耍小聪明,自以为得计,其实是一种目光短浅、不顾大局的行为,属下以后定会注意!”
  凌钲含笑点头道:“一时之气算不了什么!好男儿当心胸广阔、志存高远,便是要战胜对手,也当胜得堂堂正正、光明磊落!”随即又回头对范岩道:“范执令!恐怕暂时不能让你过‘执行瘾’了!”
  听到这句话,台上诸人放声大笑。
  说话间,突次已经取来了“五色战神”。
  他恭敬地把托盘呈给展颜。展颜又郑重其事地转交给了凌钲。
  待凌钲接过“五色战神”,展颜忽然拉着凌月颖大步跨下了喜台,把凌月颖抱上了马背,跟着便跨步上马,把凌月颖抱在了胸前,绕着场地策马奔跑了一周,大声道:“今日先立‘长格索’,复同天朝结成同盟,真是双喜临门!大家一起欢呼庆祝吧!”听到这句话,展族兵士又呼声四起,脸带欢容。
  看到这样的情形,便连凌钲也渐渐有些相信了展颜的确是凌月颖的良配。此番展族之行,使他更加真切地认识到展颜是一位守信义、重承诺、值得信赖的真英雄。
  “英雄配红妆”岂非正是一种理想的婚姻模式?也许……这就是冥冥中的天意!想到这里,凌钲的眉头也稍稍舒展了些。
  天朝士兵见展颜心胸宽广、英雄无匹,对展族的敌意大减,竟然也不由自主地加入了喝彩的行列。
  场上处处是喝彩。天朝人在喝彩;展族人在喝彩,唯一的例外,就是众人的焦点,英雄怀中的“红妆”。
  适才展颜拉她,举止粗鲁,在她的手腕上捏出了一个深深的红道,让她一阵阵生疼;从小到大,她从来也没有骑过马;从小到大,她也从来没有贴近过男性的身体。颠簸的马背、陌生的怀抱都让她感到不适;众目睽睽的亲热、无礼刺耳的哄笑也让她感到难堪。
  这就是她新婚的丈夫吗?完全不问她的意见,丝毫不顾她的感受;这就是她未来的生活吗?终日与粗鲁为伍;成天同兵戈相伴。
  她在富贵中出生,礼仪中成长。她爱的是含蓄深沉、矜持优雅;她喜的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世人都说展颜是英雄,可是,她并不喜欢英雄。在她眼中,“英雄”代表的是战争和杀戮;是她彻底排斥、无法容忍的强权和粗暴。
  今日见到的一切,都是她厌恶的;今日经历的一切,都是她痛恨的,但是……厌恶又有什么作用呢?谁来理会她这个小小女孩的真实感受?在很多人眼中,她的价值根本就及不上一块小小的石头。那个会为她作诗吹箫的人又在哪里呢?对了,他应该已经同闵小姐成亲了。下一次见他,大概要等到——下辈子了吧!
  在一派喜庆的气氛中,僵硬地靠在众人仰望的“英雄”怀里,这位金枝玉叶的天朝公主眼中的悲伤逐渐变成了——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