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5章

今晚的月色别样的好,薄薄的云朦胧的遮住月亮的半张脸,透出来的微弱的光芒却依然能照亮整片天地。

颜钰祁在门外站了好久,等到身上沾满了湿意,才轻轻的叩了叩门,“萧公子,你睡了吗?”

萧患生听出是颜钰祁的声音,他放下手中的笔,顿了顿,问,“颜小姐有什么事吗?”

没有开门,颜钰祁神色黯淡了一丝,而后有些退缩的说,“唔......其实没事,我就是来问问你睡没睡......你要是睡了那我就回去了,你......”

门被人拉开,萧患生微微皱着眉,居高临下的看着颜钰祁的发旋,“睡不着?”

“啊?”颜钰祁看着这个站在自己身前,礼貌的留了充分的空间的男子,眼神亮亮的回答,“唔......有一点,那个,能,能陪我走走吗?”

一边说着话一边伸出手指点点自己身后的空地。

萧患生眼神里倒是看不出什么来,晦暗不明,只是应了句,“嗯。”

随后关上屋门。

“去哪?”他问。

“随,随意,都可以!”

萧患生点头,不急不慢地走在前头。

颜钰祁在萧患生身后暗暗给自己打气,好几次想说什么却又被自己按捺下去,最后终于就在两个人越发沉默的氛围中喊住了萧患生,“萧患生!”

“嗯,”萧患生停下脚步,回头,“怎么了?”

“你......你看得出,我,我喜欢你吧。”颜钰祁脸色通红,虽说平日里她放肆的像个小霸王,可是真当将自己的一番真意全数剖开给自己的心上人看的时候难免还是红了脸,此时耳朵已经红的可以滴血。

萧患生静静的看了一会颜钰祁,就在颜钰祁以为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点了点头,“嗯,看得出来。”

“那,那你......”

“秦振告诉过你我有未婚妻吗?”

颜钰祁一愣,呆呆的点头,“说过的,但是他说......”

“她去世了。”

“我,”颜钰祁彷佛听出了萧患生隐隐的拒绝之意,眼里蓄了些泪花,她垂着头嗯了一声,“我知道的......”

萧患生也没再说话,他知道颜钰祁是个伶俐的姑娘,不会听不出来他的意思,他也没有催促颜钰祁,只是看着今晚的月亮不说话。

忽然有个小小的力量勾在了他的衣袖,他低头看向颜钰祁。

只见颜钰祁眼里晶晶的泪水挂在眼角,脸上却是带着笑意,“那我就不算破坏别人的幸福了对吧!”

萧患生恍惚觉得她此刻的眼神就像是今晚的月亮一样晃得人失神。

颜钰祁看萧患生没说话,便大着胆继续,“那我可以追求你吗?”

礼貌的像个想要吃糖的小孩子。

“我没有要你立刻同意的意思,但是,但是总要给我一个机会是不是?你也不吃亏!”

听到这句话,萧患生眼神突然有些红,却飞快地将头转开,没让颜钰祁瞧见。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颜钰祁四处看了看,他们现在走到的地方有一条护城河,河边摇摇晃晃的长着几朵月白的小花,她眼神一亮,飞快地跑去摘了一朵最好看的,伸出手去给萧患生看,“虽然有点简陋,但是你接了我的花就等于同意了。”

“……”萧患生盯着那朵在微风中摇曳的小花,眯了眯眼。

就像是曾经的自己,飞蛾扑火一般也要得到一个答案。

颜钰祁很有耐心的等着,今天不行她就明天再给,明天不行她就后天,早晚有一天萧患生会接的。

正这样想着,突然觉得手指被一个轻柔的东西划过,她抬头看去,只看见萧患生别着脸抬了抬手,耳边便多了什么东西。

她伸手摸去,眼里的泪突然不受控制的滑落,那朵摇曳的小白花被萧患生别在了她的耳边。

大魏风俗,若是女方递花给男子,男子接过就说明两情相悦,可以结为连理;若是男方将花别在女方的耳边,则代表花虽好却并不适合,以花喻人,则为拒绝。

萧患生叹了口气,指腹轻轻擦去她的眼泪,“明日换朵花吧,这花不适合。”

颜钰祁听到这话破涕而笑,拿袖子擦去眼里的泪,“那你明日就接受吗?”

萧患生轻轻笑了笑,“看花。”

……

秦振:“于是这就是你大半夜把我扒拉起来的原因?”

秦振要疯,“我的姑奶奶啊这大半夜我上哪给你找五彩斑斓的看着就像爱情的花花啊!”

颜钰祁轻咳一声,“咳,提前谢谢你了。”

秦振把头蒙在被子里,嗡声嗡气的说,“算了算了,我在京城认识一个花匠,不知道这个点去敲门他会不会打死我……”

这件事萧患生不知道,只是今晚他难得的做了个好梦。

梦里摇曳着一朵粉色的花,含苞欲放。

次日一早,萧患生推开门就被一簇花蒙住了脸,他扒拉开这些花,果然就看见颜钰祁红着一张脸躲在后头,不由得笑出声,“这么多?”

颜钰祁别开眼说,“你答应了的,你说,你喜欢哪一朵?”

萧患生便含着笑意认真去看那些花。

花瓣上还带着露水,一看便是被人精心呵护过的,姹紫嫣红的倒是灿烂的极。

“这朵吧。”

萧患生挑了一朵粉中带点艳丽的花。

颜钰祁于是单单挑出了那朵,然后把其他的放在一旁,最后走到萧患生面前,递了过去,“现在你同意我追求你了吗?”

萧患生盯着颜钰祁看了一会儿,眼中兀的多了些别样的东西,那是沉寂多年毫无存在感的情意。

有人说,喜欢一个人,眼神是骗不了人的,萧患生可以视而不见,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他接过花来,将花别在手指上,“嗯,让你追。”

那小粉花摇曳在萧患生的手指上,随着微风微微荡漾。

“那我若邀请你一起游玩,你会来吗?”

“嗯,会。”

“我请你吃饭呢?”

“不用,我请你。”

“……”秦振靠在树上十分为难的掏了掏耳朵,“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啊……”

上一章第74章
下一章第76章
同类热门
  • 江湖与我何干江湖与我何干何筱筱|古言慕容雪晴最大的梦想——赚钱!赚好多的钱!然后带着那些钱回到慕容家,把钱砸在慕容老头的脸上,把许氏的脸踩在脚底下,让司徒跪着求饶……不过……江湖险恶,小姑娘,你娘没跟你说过吗?等等?江湖?她只是来赚钱的,怎么和江湖扯上了关系呢!什么约定关系的祈子墨,桃花公子千流胜和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高手们都通通爬出她的碗里去。江湖与她何干!
  • 妃常自在妃常自在若澜翔云|古言应为一场意外,穿越到古代,受不了啊……你们有完没完啊,一个是盟主,不忙吗?一个是王爷,不累吗?还有一个世家的子弟,都是神经病,长得那么帅,要不要人活了啊……
  • 离明再见离明再见梨花袖|古言离落离开了最爱的人,在一个陌生的时代醒来,身份虽然贵为公主,但却面临着许多的无奈与危险,最爱的人到底是谁,在何方,还会遇见吗,离明再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至尊废才狂小姐至尊废才狂小姐若雪三千|古言一个被冠以废才之名十五年的少女再度睁眼,废才?绝无仅有的修炼天赋和资质,望尘莫及的修炼速度,她怎能是废才!耻辱?一步步攀登,一步步荣华!她要让所有对手倒在她的巨剑之下,回答她唯一的问题,谁,才是废物!男人?选择权在她手,谁敢负她!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璀璨重生之风卷云涌璀璨重生之风卷云涌凉薄少女心|古言一天女主(赵艺雅),出去买东西。然后,意外地被车给撞了。之后,她就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在一个婴儿(皇室)身上。在那里,她处处受到了别的小孩子(皇室)的欺负(因为穿越在一个婴儿的身上SO)。5年之后,她忍受不了了,她......离家出走了!
  • 错心记错心记林湖雀舌|古言秦老太太和谢老太太是手帕交,早早为秦妙和谢玘订下娃娃亲。可秦家世代从商,谢家三代为侯,门不当户不对。秦妙第一眼见到谢玘便爱上了他,可谢公子却不喜欢她这个商户女,行事举止毫无闺秀风范,精明世故。但她不在乎,痴痴地认为只要用心,相信终有一天能得他青睐。可事与愿违,他的冷漠疏远还是刺伤了秦妙本就高傲的一颗心。直到那次争吵,彻底将秦妙拍醒。而此时,秦家却蒙遭大难,她不得不放下执念孤身闯荡,只为保全家人。而谢玘,也在她选择放弃之际才慢慢看清自己的内心,可为时已晚…相错之心,是否能重归于好,敬请期待。
  • 至尊女王:凤求凰至尊女王:凤求凰雨雨雨雨|古言凤凰。凤为雄,凰为雌,合称凤凰。凤求凰,不是曲子,而是一个女孩活下去的信念!她坚信,只有自己变得足够优秀,足够强大,才能够屹立在世界的巅峰,让所有优秀的男子臣服在脚下。“你在干什么,别显摆了,赶紧和我回家!”可是,真的实现了自己的想法,叶小雨却是被一只粗壮手臂霸道的提溜走了。
  •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狠辣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狠辣苏宁兮|古言她是左相府倾世嫡女,毫无心机的她被庶妹算计,渣男虐待,惨死冷宫。一朝重生,她势要渣男庶妹付出惨痛的代价!
  • 凤求凰:妖孽难当凤求凰:妖孽难当狐尐殀|古言她只是一个修炼了千年,终得到人形的妖精...初次与这个世界的相遇使她对所有的一切都十分的好奇...尤其是人心,最难以捉摸的人心...她是四叶草妖精,拥有赐予人类幸福的神奇力量,她的双目看得见人类眼中隐藏着的悲伤...终究,在那一个下着滂沱大雨的一天,她与那个身着白衣,洒脱又神秘的帅气少年命运般的相遇了...那个少年,事时而冷漠,时而又任性的如同一个孩子,让人不忍心伤害...也许,是上天的捉弄,使她带着些许茫然的,莫名其妙的爱上了他...她与他的相爱,是对亦或是错?...她愿为他这下一瓣叶子,为的是解救他的性命...他为她,甘愿挡下所有的伤痛...所有的痛苦,都可以只由他来承担...为的是守护她的笑容...她的笑容...也许是他活下去的唯一的希望...她爱他,纵使穿越千年也要与他长相厮守。他爱她,纵使因她湮灭也是在所不辞...他们的爱,究竟会有怎样的结果?...未来,尚未注定...
  • 执剑江山执剑江山星辰蝶梦|古言逆天而行的决绝,投身到这万丈红尘之中只因为前世仇恨的难解。执一把听雨剑从江湖再去朝堂,既然我回来了就是天翻地覆万劫不复。血雨腥风因我而起,如何?爱我就陪我倾覆这天下。等哪一日江山为聘,日月为礼,再来说爱我!“子卉,江山为聘,日月为礼,朕带着这万里河山,做我的皇后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