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 锦海国际会员

第7582章 无解之毒(4)

“谈何功劳?不过是我应该说的话罢了。三公子也回宫了吗?”我突然想起来自从陆路之后就没怎么见过杨俊了。
   “三弟这一路都没有休息好,早回宫去了,我见过母后才回来的。”杨广笑意犹存。
   “这么快?”我看向外面,我不过就打盹了一会,杨广居然就回来了。
   “父皇这次很开心,赞不绝口,吩咐先回来,等养足了精神,明日上朝听封。”杨广说到这里,笑容忽然暗下去,看着我,说道,“只不过,有件事情,现在我想跟你说。”
   “什么事情?”我看他神色认真,不禁问道。
   “关于你,除了三弟跟几个自己人知道之外,我暂且不想给别人知道,一来你也不喜欢人多事杂,二来你…”杨广似乎有些过意不去,慢慢说道。
   “二公子,这也正是我所求的,你知道我一向喜欢清净,二公子如此安排便是最好。”我立刻接了他的话说道。
   杨广见我如此说,像是松了一口气,笑了,满意地点点头。我想了一下,问道,“三公子像是还没有自己的宅子,这里…”
   杨广见我疑惑,笑了,说道,“你真是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事情,不错,除了太子跟我之外,其余的兄弟都在宫中,不过,这府邸离皇宫也不算远,因此把这里说是宫中也可以。”
   杨广见我还是不明白,继续笑道,“太子被父皇赐予私宅是应该的,而我则是比其他人多了那么一点战场上的功劳,因此这府邸也是父皇命人就近所造的,至于三弟,我想经过这次伐陈回来,他怕也会有自己的宅子的,你明白了吗?”
   我才懂了,点点头,说道,“二公子辛苦了,先去歇息吧。”
   杨广拉着我,说道,“也好,你安心睡吧,晚膳自会有人打理。”我一点头,杨广便松开我,起身走了出去,我走到门前,看见门口的丫头跪下送他离去。
   这一路劳顿,我不及多想什么,便拢着杨广给我披上的衣裳睡下,很快睡着了。晚膳的时候,丫头叫我起来,说道,“二皇子有事已经出府邸了,吩咐照顾好林姑娘。”
   我想着杨广够劳累的,淡淡吃了几口,再没有心情,由着她们折腾我去沐浴更衣。整晚不知道是因为到了陌生地方,还是因为担心杨广是否回来了没有,总之就是翻来覆去睡得不踏实,每次睁开眼睛,总看见亮堂堂的烛火摇曳。五更的时候,我索性起来了,门外的丫鬟听到动静,悄悄推门进来。
   “你就站了整晚吗?”我惊讶地看着她,这里的规矩难道如此?
   “回姑娘,总管吩咐道,二皇子怕林姑娘不适应,所以晚间也轮着守在门外,好随时照顾姑娘。”那丫头还是青涩的,似个孩子,此刻已经有些倦容。
   “明天开始,不用这般了,二皇子回来了吗?”我定定看着她问道。
   “二皇子子时已经回来了,但是刚刚已经出府了,刚才二皇子来过,问道姑娘是否睡得安好。”丫鬟回答道。
   我一听,觉得有几分心疼起来,回到皇都之中,杨广貌似比在南陈的时候还要勤勉繁忙,难得的是,他忙成这样竟然也记得关心我。想起杨广今日上朝听封,不知什么时候才得空,我洗漱之后叫丫鬟退下去了,说了几次,她才肯退下,可见杨广平日威严。
   我走出雅厢,房前便是庭院,天色未明,北国的清晨有些雾寒,院中花香袭人却幽暗寂静,我抬起头,看着启明星在天边若隐若现,自言自语说道,“父亲,这一步我不知深浅,不知远近,求你一定要给我信念。”我热泪滴落,模糊了视线。
   晌午时分,我正翻看父亲留给我的医书,却听到身后有沉重的步子,我放下书,站起来回身一看,果然是杨广。他疲惫地走到桌边坐下,闭着眼睛,头稍稍往后靠着,似是差不多睡着了。我走过去,看着他,看到他的手垂在一边,手掌仍然是那般红润秀气,却多了几分苍白,显然是受了清早的寒气加上劳累所致。
   我放轻了脚步,朝门外走去,想叫人送点热汤过来给他暖暖身子,未料才几步,身后便传来杨广的声音,说道,“哪里都别去。”
   我停下来,转身看着他,说道,“我叫人拿些热汤过来。”
   “不用,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你。”杨广依然没有睁开眼睛,淡淡疲倦地说道。
   我便走到床边拿了薄袄替他盖着手,走到他身后,伸手替他慢慢按压头部两侧。杨广突然一下抓着我的手,轻声说道,“昨晚睡得安心吗?”这声音之中透着男子的深沉跟柔情。
   “虽然不是很安稳,可总比不得二公子日夜操劳,我还好。”我感觉到杨广的手心果然有几分凉意,我是不能在他面前说谎话的,哪怕一点细微的差别,杨广都分辨得出来。
   “我倒是觉得很安心,从现在开始,不管多累,只要在你这里,都会放松下来。”杨广睁开眼睛,说道,“总算是平静下来,伐陈的事情终于可以搁下了,我也难得清闲一阵子,正好陪陪你。”
   我沉默了一下,说道,“我是不打紧的,只是,这里不比南陈,我忙碌惯了,现在突然觉得自己像个闲人,不但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反而连日常都要人照料,我实在有些不习惯。”
   “你总是操心的命,素澜,你还是不够安心,就那么信不过在我身边的日子吗?”杨广握着我的手掌慢慢有了温度,温暖得像此刻的他。
   “不是这样,我只是实话实说。”我由他握着自己的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也开始贪恋他手掌那份温度。“已经到了这里,我想给父亲报个平安。”
   “应该的,我会吩咐他们去办。”杨广拍拍我的手,说道,“你在这里,三弟怕是闲不住的,跟三弟谈天说地也是好的,就当作是消遣,只要你高兴就好。”
   “二公子在朝堂之上,是有什么事情吗?”我小心地问道。
   杨广听罢,嘴角浮现一抹笑意,说道,“你果然心思最细。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有些伤神。三弟性子太急,怕他早晚会跟四弟五弟闹开,另外,伐陈大局虽定,但是还有不少事情要善后,这些都要慢慢处理。”
   我忽然想起在南陈的时候,四皇子跟五皇子就已经趁机在天子跟前寻了杨广跟杨俊的不是,这次杨俊回来,哪里那么容易咽下这口气?我不禁也有些担忧。
   “三公子虽然鲁莽,但是毕竟是在宫中,总不至于没有分寸,何况,他不是不知道轻重之人。”我安慰道。
   “但愿如你所说。”杨广伸手按了一下额头,说道,“我累极了。”说完松开我,站了起来,转身对着我,说道,“这宅子你可以随处去,叫人带路便是了,晚些我再过来。”
   我点点头,看着杨广掀开珠帘慢慢走了出去,那背影清俊非凡,甚是叫人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