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2章 谋划

西北的元宵过后,风沙便开始肆虐。

“世子,不好了!李德良将军要被问斩了!”

“什么!!!”

长生从街上拿着一张告示气喘嘘嘘的跑进茶馆,屋子里聚齐了杨月娘、李晓、李凝露、朱鼒枋,大家正讨论如何打探消息营救花马池参将李德良,不料出门采购用品的长生竟从街上带回来如此噩耗。

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射向了朱鼒枋。

“大家听我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朱鼒枋察觉气氛不对,赶紧从长生手中抢过告示。

“三日后菜市口问斩?消极怠战视为通敌叛国?男子充军,女子流放?”

朱鼒枋战战兢兢地念着告示,他感觉屋子里的空气开始凝滞,逐渐变冷,冷得他身上的汗毛统统竖了起来。

“一定是庆王乘机构陷,排除异己!”李凝露哭着向朱鼒枋咆哮,月娘和李晓则目不转睛的盯着朱鼒枋,试图等待他说一两句有用的话。

“大家稍安勿躁,我现在就回去问我父王!长生,走!”

长生看着朱鼒枋堂堂皇亲国戚,竟然如此狼狈,心中心疼不已,临走时冲着屋子里的人喊了一句:“一切与世子无关,为了你们,我家世子好几天都没有安心吃顿饭睡个踏实觉了!”

长生与朱鼒枋离开后,李凝露因伤心过度加上病情加重连日忧心劳累,又晕了过去,丫鬟们手忙脚乱的照应着。

月娘和李晓则心照不宣,开始准备劫囚的设备。

“靠人不如靠己!我们几代人誓死守护朱家江山,昏庸的皇帝竟然偏听偏信,罔杀忠良,我的师傅我自己保护!”月娘边擦拭佩剑边怨骂着,她知道无论说什么也没用,可是一向处事镇静的晓哥哥,此时面无表情一声不吭闷着头擦拭箭头,她心里着急却不知道怎么劝慰,只能絮絮叨叨,骂骂咧咧,希望能分散一些他的注意力。

“月娘,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闷了半天,李晓终于说话了。

“晓哥哥......”

“月娘,你听我说。今晚,你带着露儿离开镇城,不必告诉我你们去向哪里,我去救父亲,如若成功,我定去寻找你们,如若失败,你们也不要打听我和父亲的消息,只管走得远远的。”

“胡说!且不说我!你家妹子的脾气不知道?我要是这么把她带走了,她会怨恨我一辈子,我也不能原谅我自己!”月娘瞪着李晓,正准备臭骂一顿他,可不等她拉开架势,李晓已经站起身子离开了。

月娘想不明白,晓哥哥为什么老这样,一遇到大事就把她当小孩子,或者觉得她应该躲得远远的,她的武功不差,谋略不差,除了性格有些莽撞,再哪一点比不上一个男儿,就连父亲再世时都说,月娘太男孩子气,将来找不到婆家,干脆当个花木兰也不错,可李晓怎么老是不懂自己,总是把“柔弱”安在她的身上,“哼!真真儿的白跟你一起长大!”

李晓听见了月娘在骂他,他心中烦乱如麻,又遇上两个不听话的姑娘,齐刷刷的离家出走,齐刷刷的任性,可他骂不得,说不得,一个是捧在手心的妹子,一个是放在心尖儿的青梅竹马,还有一个即将被斩首的老爹,整个家族即将蒙难,而他指挥得了千军万马,眼下却无计可施,想起不久前还跟随父亲,杨老将军杨钊,杨毅一起在头道边巡防查岗,畅谈兵法,谈笑风生,如今确已经是天上人间,不由得心口一疼,一口热血喷涌而出,他赶紧捂住嘴,深怕被人听见。

月娘在屋子里找到纸笔,划起了劫法场的路线图,并没有在意屋外李晓的动静,李凝露已醒被丫鬟扶起靠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盯着月娘,看不出来是在思考,还是单纯地就想看着月娘是准备如何设计安排营救路线。

“我们对镇城太不熟悉了!无法安排全身而退的法子!必须出去走一遍,我才能画出来。”月娘自言自语一筹莫展,脑海中竟突然闪过欧阳轩宇的脸,如果是他,或许一下子就能找准方位,她用笔敲了敲脑袋,又打消了这个年头,萍水相逢的路人罢了,莫非还指望他能干这掉脑袋的事?何况,早已经道别,她连他在哪儿也不知道,说不定早已经离开镇城了,“可真是急糊涂了!糊涂了!”

“晓哥哥,你倒是进来呀,咱们一起合计合计!”月娘还在画着图,李凝露闻声挣扎着起了床,也不用丫鬟伺候,自己穿戴整齐,挽了简单的发髻,一脸苍白地走进月娘坐了下来:“我看看你画的图。前两天为了找王府......”李凝露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为了找你,我差不多跑遍了镇城的街巷,虽然叫不上名字,但是看了图,大致方位还是能辨别来的。”

此时李晓也擦干嘴角的血迹,长出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也凑近月坐了下来,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商量着劫囚车的事宜。

时间过得很快,已是后半夜,李晓喂自家妹子喝了药后便去休息了,月娘和李凝露睡在了一张床上。

“月娘,前些日子我还为你失去父兄难过,这才几天光景,我也要面对失去父兄了。这老天爷是怎么了?我们做错了什么,让我们这么惨!”李凝露说着眼角的泪水又缓缓划落,不知道是眼泪太冰,还是自己发着烧脸太热,眼泪花过得地方让她觉得凉透了心。

月娘倒是没有太大的心情起伏,她平静地看着床顶,半晌没有出声,过了很久,只说了一句:“自古以来,保国忠良无下场。这就是忠诚良将的命数。”

“我不信!难道这世道真没有天理可言了吗!你父亲我父亲,你的哥哥我的哥哥,都是忠君爱民的戍边将士,不求名利,不求财富,就盼着边疆无战事,百姓无忧虑,恨不得把俸禄全都垫进军费里,再看看这镇城的大小官吏,哪个不是茶馆进酒楼出,再看看我们的父兄!还不如庆王府的管家…”李凝露越说越激动,声音也大了起来,带着哭腔不知道有多少委屈想要全部倾吐出来。

月娘拍了拍李凝露的肩膀,背过身子,拉了被子盖好身子:“这世道本就不公,不要想那么多了,我是不会让师傅出事的。睡吧,明天还要出去看线路,睡吧。”

听了月娘的话,李凝露也背过身盖好被子,两个人再没有说一句话,却都躲在被子里轻声抽泣着。是啊,短暂的时间里,她们从天真无邪不问世事的小姐,一下子变成了满心仇恨四处奔走的逃犯,失去亲人与即将失去亲人,这种已知的痛苦,最是煎熬,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天微微亮,月娘起身收拾,为了掩人耳目,她决定今日装扮成乞丐婆,费心化了装,找了破旧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自我感觉良好,估计父亲看见也认不出来她就是杨月娘。

“哐哐哐”

“月娘,你们起床了吗?”

李晓也收拾好了自己,一身短打扮,装扮成了拦工的,看着十分精神硬气,还给脸上加了一道伤疤,不细看也确实想不到这就是威武的小李将军。

“晓哥哥,你这身打扮真不错。你看我的,像不像乞丐婆?”

月娘原地转了一圈,弯下腰又咳嗽了两声,精灵古怪的眨巴着眼睛看着李晓,期待着得到认可。

“月娘,你这,哈哈哈哈”李晓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这哪是什么乞丐婆啊,奇形怪状的,像个街边卖艺杂耍的,不对,更像戏里的丑角儿。”

“啊?真的吗?”月娘有些不服气,嘟着嘴跑回去照镜子,李凝露此时也收拾好了,她穿上了月娘的男装,成了一位翩翩公子,除了脸上的憔悴难以遮掩,再看不出来这就是将军府的小姐,两兄妹对彼此的装扮都很满意,目光又同时移到月娘身上,李凝露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月娘,你快换一个吧,你这样上街更引人注目!”

月娘不情不愿的换掉乞丐婆的装扮,打扮成了李凝露书童,三人一起出了门,月娘两人向东走,李晓向东走,约好午饭时回到茶馆交换信息。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农门春闺农门春闺琦夏|古言新文《奈何四爷太傲娇》已发,求支持~ 叶无忧穿越到了,穿越到贫穷的农家女身上。 顶着个无忧的名字却操碎了心。 偏心的祖母,重利的祖父,还有一大家子的极品亲戚! 小农女卷起袖口,分分钟打脸虐渣,带着家人发家致富奔小康。 但——那个她虐渣,他负责在身后递刀的人,你等等!我们来聊聊终身大事!
  • 女配复仇归来女配复仇归来肖洛洛|古言林羽清上一世被渣男渣女害死后甚至连一副完整的尸骨都没有留下。这一世林羽清重生归来,发誓定要过的风声水起告别她的炮灰生涯……什么渣女这次想染指二师兄,不行必须踹开了。什么渣男还说喜欢她,直接粘了上来?好吧,关门放她的师兄们这一世林羽清重生归来,不再是前一世的声名狼藉,孤身一人,连个知心朋友也没有。她的身后站满了众位师兄。什么想欺负小师妹?林凌风:剁了阁白衣:炖了百晓生:阉了其他众师兄……三位师兄太残暴直接杀了就好,还省时省力。
  • 倾世冷后:穿越之重生废柴大小姐倾世冷后:穿越之重生废柴大小姐公子殇晴|古言她原是凌云大陆三大家族之首——凤族的千金大小姐凤倾月,但在这个以为尊的大陆她却不能习武,成为了人们口中的废柴。她是21世纪的杀手之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在一次任务中遭到小人暗算。。。。。。来到了凌云大陆~~~~~
  • 今天我萌还活着今天我萌还活着卡巴斯基兔|古言小乞丐被一个好心的姐姐养大,无奈却伤害了姐姐,害她妹妹堕崖亡死,长大后爱着她也离开了她,谁知道堕崖的妹妹回来了,还成为了霸道女侠,誓死要让他娶她,不娶就打的他全身骨骼几乎尽断,中途还杀出了一个旷世奇医,成为了他老婆的好姐妹,把他给医治好了,打一次医妹妹就医一次,无奈之下为了让她死心,决定娶她的好姐妹,岂料那个医妹妹也不是好惹的主,有个比她大一岁的徒弟爱着医妹妹,武功不下于他,要是敢动他女人,誓死与他死斗。
  • 家有悍妃:皇上,你从了吧!(完)家有悍妃:皇上,你从了吧!(完)二分之一A|古言【家有悍妻系列3】《家有鬼妻强压断袖王爷》http://www.*****.com/?a/378922/(火热连载中)【推荐系列文,悍妻系列2】《家有贤妻:下堂庶女不从夫》http://novel.hongxiu.com/a/402468/(全本)有联系的哦,不同的故事,同样的精彩,【速更】中,童鞋们放心跳坑吧!【本文是悍妻系列1】下山之前,师父有明训:“恃强凌弱是正常现象,优胜劣汰是自然规律,看到好东西要立马抢过来,不然渣都没剩下,铁拳底下出真理!”姬小小谨遵师命,“恃强凌弱”,赶走调戏“美人儿”的歹徒,自己却为“美色”所迷。抢了“好东西”,最后变成“坏皇帝!”那么好吧,她只能,“优胜劣汰”淘汰他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三千宠爱,简称——“劣质女人”。!“悍妇!”某个女人不屑地看她一眼。姬小小横刀立马,冷哼一声:“家有悍妇,如有神助!”金戈铁马,谁欠谁一世深情,挥洒扬鞭,我与你只羡鸳鸯。——【节选一】——清晨,某男醒来看到脖子上挂了一根七彩羽毛……“小子,是我救的你,实在太感激的话,就以身相许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某女一语定终身,语不惊人死不休:“反正我已经把你睡了!”——【节选二】——“玄墨,我没有背景没有姿色,要在宫里立足是不是真的很难?”“别担心,有朕呢……”“皇上……”“什么事?”“外头来了三个年轻公子,说是,姬贵妃娘娘的哥哥……”“都是什么人?”“晋国的国师,楚国的元帅,还有……”“谁?”“鲁国的皇上……”——【节选三】——玄墨,我要拥有你,就必须比你强大,总有一天,我会倾尽天下所有,来拥有你,不让别人从我手中分走你分毫!【自己的文推荐】《丑妃翻身:下堂夫,不回收》http://novel.hongxiu.com/a/210415/(已完结,某A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文)《契约婚姻:总裁夫人是总裁》http://novel.hongxiu.com/a/182284/(已完结,已经签约影视改编)【弄了个群(分子学)191635583,人员紧缺中,敲门砖,任何一个A笔下的文名和人物】
  • 温笙新娘温笙新娘娇意|古言声明。此为架空古风小说,一切人物内容皆为虚构,请勿深究。简介:温婉,人如其名,温柔婉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贤妻良母的不二典范。从小没有远大的志向,和所有姑娘家一样,想在长大后找一个好婆家,不一定要是心仪的儿郎,嫁过去,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好婆家找到了,以全城最风光的的架势嫁了过去,那儿郎也英俊潇洒,器宇不凡,从小的目标完成了大半。可父亲的死,婆家的事,记忆中的那个人,打破了她一直以来期盼的平静.......“佑笙,为什么我如我打算的一般温声吞气,却得不到我预料的平静?”
  • 陌上流年,君子如玉陌上流年,君子如玉素雅墨风|古言月明庄少庄主因家中横祸,下落不明。杏林轩二小公子协一侍童踏上寻找之路。一天,二小公子堂堂七尺男儿却被押上山上当‘压寨夫人’,这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呢?
  • 重生之乱世邪凰重生之乱世邪凰温予安|古言人活着,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遗憾,总会想如果能够重新活一次,一定会更好。 凤知南也是这样想的,如果能重新活一次,她一定不会成为别人的影子,也不会被皇上玩弄于股掌之间,更不会让姐姐这样凌辱自己。 面对那杯毒酒,这样的念头愈发强烈,不过是痴心妄想,所以她懒得挣扎,甚至懒得看一眼得意洋洋的姐姐。 然俄,她竟真的重生了..........
  • 来自ET的选手来自ET的选手南妤子|古言据说ET看土著是这样的: 喔,这个脆皮小孩又哭了。 坐看ET姑娘坐看土著宅斗搞笑现场: 嫁人是什么?可以吃吗? ET小姑娘面无表情的撸喵表示: 我只是看个宅斗, 怎么,还想打架? 咳咳咳,简单一句话概括: 外星姑娘坐观后院宅斗, 无意间参与朝廷风雨的故事。 ps: 逻辑服务于剧情 喜欢的可以多多支持 欢迎捉虫喔
  • 绝宠毒妃:邪性鬼王绝宠毒妃:邪性鬼王一厘|古言【绝宠,爽到没朋友】“为夫亲自教,你还敢偷懒?”“……不就是扎个马步么?我扎还不行?!”嫁人前是玩物,嫁人后依旧是玩物。被利用一世,她临死才知那些最亲近的人全是渣!一朝重生,玉锦沐玥指掌乾坤,不择手段也要让所有渣渣下地狱!可是,这只又在眼前乱晃的纯禽鬼王殿下是想干嘛?不是说好了把彼此当空气么?什么?你快窒息了要我亲亲才能起来?不不不,鬼王殿下别过来,我们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