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易青娥咋都没想到,胡老师和米兰老师会来,并且是一起来的。还来了个男教练。带队的是团部的朱干事。当浑身沾满了茅草的她,傻乎乎站到四个人面前时,胡老师一把上前抱住她,狠狠在她屁股上拍了几巴掌说:“你这个娃,差点没把人吓死,差点没把人吓死!”打着打着,还带着哭腔了。

来人都坐在堂屋里。娘见贵客来,就从床上撑起来,蒸了一锅香喷喷的苞谷米饭。还煮了腊肉,炖了老母鸡,炒了韭菜鸡蛋。反正是仅家底往出腾,弄了七八个菜。几个人坐着一边吃,一边才把她昨晚走后的事,一一摆上桌。

说昨晚她走后不久,睡在她旁边的那个女生起夜,就发现易青娥不见了。到快天亮时,这个女生又起夜,发现易青娥还是不在,并且连脚头放的烂蛇皮口袋都不见了。她就叫醒了旁边人,旁边人又叫醒了旁边的人。不一会儿,一宿舍人就都醒来了。那个女生回忆说,好像临睡前,易青娥是给蛇皮口袋里神神秘秘地装了些啥东西。班长楚嘉禾立即就去给值班老师报告了。很快,事情就汇报到了黄主任那里。黄主任也有些害怕,毕竟是个十二岁大一点的孩子,而且还是个女孩子。半夜出走,要是弄出啥事来,那可就给剧团把大麻达惹下了。剧团再不敢出事了。这一年多,光胡三元都给团上惹了多少烂事。县上一开会,领导就点名,点得黄主任开会时,头老蹴在人背后,生怕跟领导的眼睛对上了。易青娥虽然是个毫不起眼的小不点儿,可一旦出事,立马就能被放大成九头怪。县城太小,连一个叫花子打了人,也是几条街都要风传开的,更何况是剧团人出了事?剧团在县城,那就是一个风暴眼。大小事,不出半晌,县上的头头脑脑就都知道了。麻麻亮时,黄主任就召开了紧急会议,部署了寻找易青娥的工作。先是安排学员班的全体同学,把城区三条半街道,齐齐篦梳一遍。再是安排所有大同志,也就是学员班以外的人,全部到车站、附近公路上,还有一些三岔路口找人。黄主任亲自端了一缸大脚叶子酽茶,蹲在院子中间坐镇指挥。九点多,各路人马纷纷来报:没有任何人发现易青娥的任何踪影。有人就说,会不会是回老家九岩沟了?这一点,黄主任倒是早已考虑到了,并且派谁去九岩沟,他都思考成熟了。很快,他就制定了由团部朱干事带队,一个男教练,还有米兰、胡彩香组成的工作组,急急呼呼直奔九岩沟而来了。

好多年后,黄主任都调走了,易青娥也当了台柱子,朱干事才跟易青娥讲了实情。朱干事说:

“那天黄正大之所以派我们四个来,都是有用意的。派胡彩香来,是因为胡跟你舅好,跟你关系也好,容易接近你和你家里人。他怕我们到了九岩沟,都遇上一些胡三元一样的‘野百姓’,操起锄头、棍棒,劈头盖脸,一顿打起来不好办。他认为胡彩香是能从中化解矛盾的。米兰是自己要求来的。黄主任觉得她去了也好,毕竟从心里,黄正大觉得米兰是向着他的。做起工作来,也会有分寸,有原则,有底线一些。回来的舆论,也会对他黄正大更有利。他觉得米兰绝对不会像胡彩香一样,一屁股塌在胡三元一边,好像永远都是团上领导亏欠了他们多少似的。那个男教练,身上有点武功,学过擒拿格斗那一套,是来做安全保卫工作的。不过这个人,平常对你舅也不太感冒,反正把你咋处理了都行。而派我去,任务交代得很明确:一是找到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二是分清责任。要求我给家长反复讲清楚,剧团没有任何错,组织是做到仁至义尽了。三是要提明叫响,说你的确不是学戏的材料,改行帮厨,也是组织的照顾。四是最好让你不要再回团了。说你要愿意回家,就让你彻底回去,可以考虑适当给家里一点补助,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黄主任当时给我交代,解决补助的额度,最高不能超过一百八十块。相当于学员的十个月生活费。应该说,这个额度在当时也是不低的。”

可他们四个人到了易青娥家,一切都不是想象的那么复杂。不仅没有人出来叫骂、开打,而且一家人,都热情得又是杀鸡、又是炖肉的。易青娥她娘从见到他们起,就在数落胡三元和易青娥的不是,说:“我那个发瘟死的老弟,还有娥儿,都给组织添麻烦了。组织对他们是太好太好了,叫娃去做饭,那也是关心娃、爱护娃么。唱不了戏,还能硬去唱不成?做饭也是很光荣的革命工作嘛!俺大队会计的儿子,想到区上学校食堂去做饭,托了一坡的人情,还没做上呢。咱易家是前世辈子烧了啥子香,就能让娃到县城去给单位做饭了呢。娃小,不懂事,还靠你们多批评、多帮助。你们说啥时叫娃走,我们就让她跟着啥时走。革命工作嘛,虽说我们是山沟垴垴上的人,这个轻重,还是掂得来的。绝不拖后腿。”

易青娥她爹,虽然一句话没说,但又是上楼取腊肉,又是杀鸡,又是到邻居家借甘蔗酒的,也能看出一脸的热情来。

四个人在接近易青娥家的时候,那个教练连手表都卸了,是准备着迎接一场恶战的。没想到,竟一头撞进了柔柔和和的棉花包里。吃了好的,还喝了一顿醉眼迷离的甘蔗酒,自是把一切工作,都按人家家长的意思,集中在了劝易青娥回团上。

朱干事后来说,他看家长都这态度,就没把黄主任的意思朝出端。男教练早已喝得晕晕乎乎。劝易青娥的工作,就成胡彩香和米兰的事了。

胡彩香老师和米兰,是把易青娥叫到她家门口的道场边上,去细细劝说的。

易青娥家离山顶不远,晚上,星星和月亮看着很低很低,好像再朝山顶上走几步,就能摘着一样。胡老师和米兰都觉得这里很美很美。易青娥知道她们两人,平常在团里都是很少说话的。背地里,不知米兰骂不骂胡老师,反正胡老师,几乎见天都是要骂米兰这个狐狸精的。可今晚,她们却在县城以外,一百多公里远的九岩沟里,坐在一棵砍倒了好多年的老树上,没有抬杠,没有抱怨,没有指责,没有谩骂。都在用最上心的话,劝易青娥回去。并且两人意见还高度一致:这是暂时的,一切都会改变的。她们都坚信:易青娥是一块唱戏的好料当。说金子迟早是要发光的。她们要她回去,一边帮灶,一边练功、练唱。说不定哪天,她就有重新回到舞台上的机会呢。

易青娥知道这两个人在剧团的分量。她们是两个真正的台柱子,为争主角,有时几乎水火不容。但这天晚上,月光下的她们,都很安静,很柔顺。她们一人拉着她的一只小手,先在道场边的老树上坐了半天。后来又说,一起到山顶上去看一看。她就牵着她们的手,登上了山顶。这里也是她放羊最畅快、最舒心的地方。胡老师就突然激动地唱了起来。米兰也唱了起来。胡老师还给米兰纠正了几个换气口,弄得米兰老师很快就唱得气息通畅、字正腔圆起来。

两个老师最后还在山头上紧紧拥抱了。

很多年后,易青娥都记得那个美丽的夜晚,月亮那么圆,星星那么亮,亮得跟水晶一样,让整个山梁好像都成了荡漾的湖泊。她们三人,是在透明的水中坐着,躺着,走着。

当天晚上,九岩沟人并不知道,县剧团两大台柱子,是同时光顾了这个小山村。第二天,当她们走了以后,所有人都在说,昨晚还以为是九岩沟来了狐仙呢,唱得那么妖媚天仙的,人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呢?没想到,还真是来了县上的大名演。一沟的人都埋怨易家说,不该把事情捂得这严实,应该让大伙儿都广见广见。那可是喇叭匣子里才能听到的声音。

易青娥她娘就吹说:“人家是来看我,看月毛子的。来随月毛子礼的。不让随便张罗呢。也是为了名演的安全,一人还带了一个警卫呢。”

大家就都直咋舌头。

易青娥能扭过谁?自然是跟着剧团人又回去了。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铅笔债铅笔债孙频|小说孙频,女,1983年出生于山西交城,毕业于兰州大学中文系,现任杂志编辑。至今在各文学期刊发表中短篇小说一百余万字,代表作有中篇小说《同屋记》、《醉长安》、《玻璃唇》、《隐形的女人》、《凌波渡》、《菩提阱》、《铅笔债》等。
  • 圈子圈套.2.迷局篇圈子圈套.2.迷局篇王强|小说职场风云再起。洪钧出任维西尔中国区总经理,他和俞威之间的较量又或明或暗地展开来,面对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他该如何出招。俞威依旧在ICE呼风唤雨,然而当他发现新任研发中心的负责人竟然和洪钧有某种渊源时,他还能笑得起来吗?他将如何面对这一颗“定时炸弹”。
  • 那天的云那天的云李晟|小说犯罪与爱情的“环绕立体声”,中国版《白夜行》。21岁的职高毕业生李小蛮,遭受流氓羞辱,冲动之下伤人报复。之后担心被捕,开始了流窜亡命的颠沛生活。在其即将“跑路”前,接到女友范昭的电话。为维护和延续爱情,范昭决绝地选择与李小蛮一起赴汤蹈火、浪迹天涯……
  • 倾斜在掌心的城市倾斜在掌心的城市朱家雄|小说本书收选有“一线情缘”、“与陌生人打牌”、“昆蛋”等10部中篇小说,展示了中国年轻作家的作品,异常尖锐地呈现了当下中国写作的可能和困难。
  • 四个在押犯四个在押犯姜群|小说本文主要叙述了虎山监狱在押犯人在狱中的工作生活及在押犯之间的矛盾冲突。监狱干警在对犯人教育改造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有一个在押犯的案件存在疑点,有漏网犯人之嫌,此时恰巧虎山监狱收到一封由省公安厅转来的匿名检举信,信中检举一个名叫老板的人所犯的罪行,并且清楚地指出他所涉案的同伙是正在监狱关押的犯人兆刚,接着一桩迷踪的案中案出现了……
  • 24小时Oline24小时Oline海千帆|小说电脑游戏高手张杰参加了一场由真人参于的游戏角逐,他们进入游戏中,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冲出游戏。这是一个真实与虚拟完全混淆的世界,游戏不再是游戏,而是一场生与死的大逃杀,七名玩家能及时逃出游戏吗……
  • 世界不及你好世界不及你好疯子三三|小说温晚,人如其名,温婉善良,隐忍自持。在经历了一场无爱婚姻之后,她渴望的,只是平静的生活,明亮的爱人。贺沉,人如其名,沉着内敛,心思深重。在复杂的家庭中摸爬滚打后,他希望的,只是简单的生活,温暖的爱人。原本,他们的人生轨迹犹如平面上的两条平行线,然而,一场让人心酸的大意外,一个让人心疼的小病人,彻底将他们之后的人生紧紧拴在了一起。她爱他,却恨意难平;他爱她,却有苦难言。面对温晚的逃避,贺沉能做的,只有默默地等待。他相信温晚一定会回来,回到他身边,正如他相信,温晚将是他此生唯一的信仰一样。
  • 穿云鸟穿云鸟蒋涌|小说本书字行间泣血溅泪:开花不结果的爱情,付出不计回报的友谊,兽蹄踏碎的文明,凋零异乡的生命,报国无门的长啸,南辕北辙的寻觅,它既是一支反差强烈的青春年华的祭歌,也是一支荡气回肠的青春追寻的颂歌。这部小说文字优美极富张力,叙述犹如一组组精美浮雕,尤其是作品具有十分深厚的思想内涵和扣人心弦的理想主义色彩,并对“文革”民间文化有原貌展示与深层解读,使人享受到一份超越物欲横流的喧嚣与流俗的涤心清纯与热血激励,它对于众多饱经磨难的下乡知青是一幅掩卷难忘的写实画卷,对于风华正茂的青少年是一份滋养心志的精神养料。
  • 桥萧红|小说《桥》是萧红短篇小说中的代表作,她对此篇十分偏爱,在发表之前就以此名结集成小说、散文集《桥》。作品在意象选择、人物刻画和语言运用等艺术方面,做了很多新的尝试,使她的作品创作始由稚嫩走向成熟,为日后创作更具深度的长篇小说奠定了基础,而它所体现的悲剧性则代表了萧红的创作基调。
  • 冬日暖阳冬日暖阳晏良华|小说《冬日暖阳》,以男主人翁燕伟键和女主人翁冬月儿的情感为主线,描写了一个发生在川北之隅的一个曲折而令人震动,巧合而令人困扰,沮丧而令人愉悦,缺陷而令人完美,忧伤而令人坚持的平凡的爱情故事。《冬日暖阳》虽然是一部以情爱故事为主线的小说,却和我们的生活不乏紧密和联系,它描述的是改革开放这一特定的历史阶段中,从农村到城市的底层人的生活,这些人,除了少数发迹者外,大都生活在城市的最底层,构成了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小说对生活在都市中的农民群体作了细致的描写,虽然没有直接触动时代背景下底层人的命运乖舛和生活苦难,却巧妙的通过主人翁们的生活状态、曲折命运、复杂情感把不同时代下人类命运和苦难衔接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