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蓝家的院子坐北朝南,大,简直大得过分,门前蹲着两个石狮子,大红门,轰轰烈烈的红,愤怒一样的红,红得让人心酸。我就记得这一点了,进了门只顾着跟上红歌姐姐曲曲折折地往前走。就是上次在米库前逗大耗子的那个女孩。她一边走一边指指点点地告诉我,这是什么,那是什么,要记住走过的路。我拎着一个小包,里面装着几件换洗的衣服,不住地点头,其实我什么都没记住。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把一条好好的直路弄得拐来拐去,一会儿花园,一会儿石头,一会儿竹丛,冷不丁又冒出来个水池,乱七八糟的都往院子里堆。

红歌回过头问我:“小木头,你在咕哝什么?”

“院子里怎么堆这么多东西?”

“大嘛,不堆东西不就太空啦,”她咯咯地笑。“没见过世面了吧?到了,到了。”她拐到另一条青砖铺就的路上,“就这里,三太太的院子。”红歌走到门前又停住了,凑到我耳边说,“记住,干万别在三太太跟前提孩子的事。”

“噢。”我茫然地点头。

“三太太的孩子在四岁时死了,她忌讳别人说这事。”

然后我就见到了三太太,懒洋洋地坐在躺椅里嗑瓜子,脚上挂着一双绣花棉拖鞋。我问过好,三太太用下巴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屋子,示意红歌把我带进去。屋子里有点暗,小是小了点,但床铺被子都有。

红歌站在门前,右手食指在空气里转了一圈,说:

“这地方就是你住的了,记着,别弄脏了。”

我使劲地点头,门口已经没人了。

我不知道我该干什么,三太太和红歌不说,我也不敢问。也许的确就没什么事可干,一大早起来我到厨房里和一群老头老太太一起吃过早饭,就坐在床上等别人来叫我去干活,叫我洗衣服、拣老鼠屎都行。可是没人理我,我只好一直坐到吃午饭,然后回来再坐。坐得我心慌。厨房里的那群下人知道我是新来的,就说,三太太的院里的?好啊,最忙的时候就是吃饭了。他们说跟着三太太最舒服了,老爷什么事不想着三太太?我把这话跟红歌说了,红歌说,别听他们瞎嚼舌头,他们眼红呢,这两天你到处看看,有事会叫你的。还有,记着,只是看看,别到处乱闯,见了人嘴放甜点儿。

红歌说了,有事会叫我的。这就好了。给三太太问过好之后,我谨慎地出了门,走得很慢,为了记住回来的路。蓝家的院子白天黑夜都很冷清,除了干杂活的下人,很难在路上遇到哪个需要鞠躬问好的人。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把各条路都走了一遍,发现蓝家大院里还分出四个小院,就像三太太那样的小院,有个青砖灰瓦的小门楼,檐下描着花红柳绿,小院的墙上爬满紫藤、茑萝或者爬山虎。我没敢进去,只是伸头向院子里张望了几眼。几个院子大小不一,院子里的摆设布置也各不相同。后来我才知道,这四个院子分别是老爷、夫人、二太太和三太太住的。夫人十几年前就死了,现在院子里住着少爷,少爷在外面读书,院子里基本是空的,空荡荡的院子里只住着少爷当年的奶妈和服侍她的一个丫头。她们一到晴天就把所有的门窗都打开,为了让阳光照进屋里,等着少爷每年有限的几次归来。

二太太在病榻上已经躺了好几年了,听说二太太年龄不是很大,但是自从躺到病床上就开始迅速地老下去,一天一个样,皱纹像蚯蚓一样在脸上到处乱爬,人也瘦得不成样子了。这些年一直在找大夫,看来看去还是躺在床上,还是瘦。大夫也没办法,只好让她安心地在床上躺着了。听说二太太年轻时很漂亮,比三太太还好看,这一点可以从小姐的身上得到证明。那些老妈子说,小姐长得和二太太年轻时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小姐不在家,也在外面念书,和少爷在一个城市里,每次回家,都是兄妹俩结伴归来的。

再就是老爷的院子了。他们说的和沉禾说的一样,老爷果然是在养猫,都是白猫,养得如此投入,以至让人造了一个巨大的铁笼子,把自己和数不清的白猫关在一起。那大概是世界上最大的笼子了,占了院子的三分之二,笼子把一裸长了八十年的银杏树罩在了里面。此外,老爷还命人在笼子里修建了一间卧室和一间书房,以及数不清的猫屋。他常年住在里面,轻易不出笼子。

可惜我走过老爷的院子时,院门关上了,只能看到爬满青藤的墙头上方,一个巨大的铁笼子的一部分在阳光里闪闪发亮,还有那裸八十岁的银杏树的树梢,银杏树叶开始变黄,耀眼的金黄,如同一树燃烧的黄金。我听到几声猫叫,有慵懒的,有缠绵的,也有凄厉的。

三天以后,沉禾来了,给我带来了一碗老鼠肉。他在我的床上屁股都没坐热就去了三太太的房间。他刚走,红歌就来到了我的小屋里,我正在狼吞虎咽地吃老鼠肉。

“沉禾去了,”红歌说,她刚从三太太的房间里出来,坐下来之前用力地嗅了嗅,问我,“你在吃什么?

这么香?”

我挑起一根老鼠的后腿,说:“老鼠肉。”

红歌凑过来,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哇地捂住嘴,“这东西你也吃!快扔掉!快扔掉!”

“我还没吃完呢。”

“扔掉!我让你扔掉!现在就扔掉!”

红歌捂着嘴跑到了门外,比划着让我扔掉,我再不扔掉她可能就会哭起来。我没办法,吃下最后一口,把剩下的一大半肉都倒掉了,回来时看到她坐在门前直犯恶心。

“哪来的?”

“沉禾带来的。”

“以后不许吃了,听见没有?”

“听见了。”

“听见什么?”

“以后不许吃了。”

“不许吃什么?”

“老鼠肉。”

红歌扑哧又笑了。红歌十六岁,和我差不多大,但是比我高。因为比我高,她就认为比我大很多,让我叫她姐,还要我什么都听她的。

“记着,以后不许再吃了。”

“不吃了。”

她朝三太太的房间看了看,拉着我向院子外边走。

“你叔叔和婶婶真狠心,你这么小就把你赶出家门,”红歌说。“我也是,后娘不要我,把我卖到了蓝塘。”她指着院门前的石凳让我坐下,“我们就在这里看着,有人来了就说三太太不在,听见了没有?”

然后她就向我说起她爹死后,她是如何被后娘卖到蓝塘的,又如何被管家智二先生买进蓝家的。她说她以后再也不理她后娘了,见了面也不理她。但是她想她弟弟,她说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回去看看弟弟。一边说一边抹眼泪,直到沉禾从三太太房间里出来眼泪也没干。

沉禾要带我出去走走,我看看三太太,她正面色红润地站在屋徐下,胳膊抱在怀里,身上披了一件外套。

她对我摆了摆手,微笑起来,很少能见到这么平和地对我笑。她答应了。

“没乱说话吧?”出了门沉禾就问我。

“没有。”

“这就好,”他把手搭在我头上。“以后有人问你是谁,你就说是我沉禾的弟弟。”

沉禾带着我拐弯抹角地走,路上偶尔遇到几个熟人,老远就和人家打招呼,说我是他弟弟,他是专程来看我的。没办法,大水把我托付给他,他理应照顾好我。我们转过一小片竹林,来到一小户人家前。沉禾刚敲两下门,门就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戴着眼镜的小老头。

“智先生您忙哪?”

小老头扶了扶眼镜,说:“是沉禾,米库还好吗?”

“还好,”沉禾说,然后拍着我脑袋,“快叫智先生好。”

“智先生好。”

“他是?”智二先生说,“是不是三太太提到的什么木头?大水的弟弟?”

“是,正是。大水把他托付给我,就是我的亲弟弟了,我应当尽力照顾好他。现在伺候三太太,还请智先生多多关照。”

“上次我就和三太太说过了,大水替蓝家做事,他的事就是蓝家的事,就是我智二的事。难得你这么仁义,收留了这孩子。我早就说过,当年你父亲只是一时糊涂,那几船米的事就不再提了,他把命都搭上去了,也算有个交代了。沉禾你要好好干。”

“当然,当然,还请智先生多多提携。”

“好好干,老爷是会看得见的。大家都会看得见的。”智二先生说,“还有事吗?我要去把最近的情况跟老爷说一说。”

“就是米库的事,有一点小想法,想向智先生请教一下。”

“那好,我们边走边说。”

他们在路上没能说上几句话,智二先生个头不高,走路倒是挺快,很快就到了老爷住的那个小院门前。智二先生示意过会再说,他扣响了门环,对着里面说:

“老爷,我是智二。”

“进来。”声音有点慢,有点尖,真有点像猫叫的了。

智二先生推开门进去了,转身又把门关上了。在开门的当儿我看见了传闻中的铁笼子,果然巨大无比。笼子里有屋子和银杏树,还有到处乱跑的数不清的白猫。

没看见老爷,他大概还在屋子里。智二先生进去后,我们听到一声他的惊叫和无数猫的叫声,然后里面就安静了。

我和沉禾等在门外。沉禾说,这个智二先生曾是少爷和小姐的教书先生,后来留在了蓝家做账房,然后做了管家。到底是个教书的,喜欢穷酸,不喜欢别人叫他智管家,要叫智二先生,整天把仁义道德像烟袋一样挂在嘴上。人还不错,就是有点老了,头脑有时不太够用。沉禾让我留意一下,智二先生要是有什么动静就早早地告诉他。

智二先生出来了,不停地掸着洗得发白的长衫,嘴里说着:“这些无法无天的猫,早晚把我吓死掉。”看了看沉禾,又说,“你们还没走?好,你说。说到哪儿了?

对,米库的事,沉禾你说。”

沉禾对我说:“木头,你先回去,过两天我再过来看你。听智先生的话,千万不要给我闯祸。”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旋转门旋转门王莉丽|小说思想是历史变化的构成性力量,思想库作为以政策研究为己任,以影响公共政策和舆论为目的的研究机构,是一个国家思想创新的动力和源头。它通过专家知识与舆论权力的高度结合,构成了影响世界政治、经济发展和全人类未来的重要力量。在世界各国智库中,美国思想库起源最早、数量最多、影响力也最大。质量、独立性和影响力是美国思想库的核心价值,也是奠定其全球声誉的基石。《旋转门(美国思想库研究)》由王莉丽所著,围绕美国思想库为什么具有强大影响力这一核心问题,对其影响力形成机制、传播战略、影响力产生基础以及影响力评估进行系统研究,并且对如何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思想库提出了政策建议。
  •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四册)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四册)(英)柯南道尔 刘振鹏主编|小说福尔摩斯虽然是阿瑟·柯南道尔笔下塑造的人物,但能跨越时空、历久弥新,他以最有趣、最引人的手法,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引起共鸣:人们都有探索黑暗与未知的好奇,也都有找出真相、伸张正义的向往。就在事实与想象里、在假设与证据间、在科学理论与小说创作下,人们心中都有福尔摩斯的影子!福尔摩斯的冷静、智慧和勇气,在悬疑紧凑的故事情节里是最值得玩味的。他敏锐的观察力和缜密的推理分析是破案的关键所在。随着社会的进步,各种鉴识科技应运而生,为侦案工作提供了更多更好的帮助,但这位神探的博学多闻、细心耐心、追求真理、坚持原则的特质,应该是这套书背后所要传达到的重要含义。
  • 查理日记4-侦探少年的神圣联盟查理日记4-侦探少年的神圣联盟西西弗斯|小说为了帮助阿肯融入现代文明社会,小伙伴们决定成立强化补习班,阴差阳错之下,他们在旧校舍找到一间“必须破解密码才有资格进入”的古怪地下室。始料未及的是,这间废弃地下室竟然是校园最古老、最隐秘的社团—神圣联盟的所在地。在旧社团的照片上,他们发现一个样貌与查理极其相似的少年……为了争夺地下室的使用权,他们向H4恶霸团发起挑战,一场4vs4的推理角斗赛精彩上演!神圣联盟重建不久,一封来自戏剧社团的求救信将四人卷入巨大的阴谋旋涡!幕后双重黑手的真身,深藏在大海深处的怨念和恶意,必须殚智竭力才能解开的连环谜题……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真相是什么!
  • 后宫:凤求凰后宫:凤求凰阙上心头|小说在她眼中,三皇子是风流多情的顽劣皇子;在三皇子心里,她是心机叵测的千金小姐。当有一天,他发现她兰心慧质,聪明绝顶,冰肌玉骨,气质如兰。她也发现他用情专一,心思缜密,外冷内热。一夜之间,风云突变!她变成罪臣之女,打入死牢不日问斩!哀莫大于心死。危难之际,她上演了一出金蝉脱壳计。当一切归于平静,她终究敌不过内心狂热的思念,再次冒险为他披上嫁衣……皇室生活步步惊心,宫闱之争血雨腥风!为了在勾心斗角的皇宫里生存下去,他不得不以一种荒唐的活法蒙蔽世人的眼睛,在保全性命的同时乐得自身舒畅。两人从最初的水火不容到默默相知,彼此相爱,倾心相许……
  • 爱上痞子女爱上痞子女王蒙蒙|小说当痞子女遇见纯情男,一首缠绵悱恻的爱情夜曲正在唱响……跋扈嚣张的痞子女莎遇见一个男孩在网吧狂摔键盘,以网管身份上前制止,不但敲了他一竹扛还大大方方地“赖”上了他。既情场失意又考场失利的纯情男石涛假戏真做爱上了莎,而莎的干妹妹—冷酷美艳的毛毛虫的加入使石涛的爱情彻底迷失……
  • 最轰动刑事案件:重案追踪最轰动刑事案件:重案追踪九木|小说犯罪,这个行为具体应该追溯到何时,估计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间,只知道从有人类的时候开始,这个行为就一直伴随着人类前进的步伐走到了今天。可以说,它的生命力比世界上任何的生物都顽强,蟑螂、老鼠或许随着人类科技的进步,早晚会有灭绝的一天,可是犯罪行为却随着人类的不断进步也同时在进步着,并且不断地“推陈出新”,或许这也和人类永无止境的欲望是密不可分的。本书收录了近年来中国最为刺激、惊险、复杂的真实案件,以档案小说的形式,深度剖析犯罪动机,完美演绎犯罪情节,并对罪犯的心理做了深入的解剖探讨,最完整地还原了扑朔迷离的复杂案情。此书作为犯罪记录的范本,将给研究犯罪这一课题提供最具权威性的参考借鉴价值。
  • 家乡的味道家乡的味道方达明|小说方达明,在文学期刊发表中短篇小说几十篇。短篇小说《出走》获第八届美国新语丝文学奖三等奖。小说《婶婶》获第九届美国新语丝文学奖,短篇小说《我的土豆》获第四届林语堂文学创作奖。短篇小说《气球》获台湾第33届联合报文学奖小说评审奖。
  • 台北春宴系列之何香芸台北春宴系列之何香芸风十一郎|小说在写何香芸的时候,我身边刚好发生了几件令人不快乐的事,所以情绪被我摆在十分低潮的位置。那时写了又撕、撕了又写,后来将已经完成的前三章又全部撕毁,决定暂时不写了。如果连自己都看不下去,怎能请读者老爷过目呢?
  • 紫藤花影紫藤花影余显斌|小说这是属于我们的年少时光,记录着独一无二的青春故事。我们在磕磕绊绊的成长路上相伴,在这条路上哭泣,在这条路上歌唱……那些淡紫色的梦,那些美丽而忧伤的秘密,永远都藏在那如诗的青春岁月中。本书收录了校园青春文学四十余篇,都是关于花季少男少女成长过程中那些另人回味、难以忘怀的温暖故事。包括课堂上的故事、朋友间的故事、师生间的故事,记录了他们的笑、他们的哭、他们的烦恼、他们的追求、他们的叛逆,还有他们那懵懂的爱情。本书字里行间透露着青春的气息,或温暖感人、或唯美浪漫、或幽默风趣的故事触动着少男少女的心,记录了他们的成长历程,承载了他们的梦想和纯真,再现了属于他们的青春岁月。
  • 炎舞神祭炎舞神祭严承奕|小说现代少年沈亦枫经常做一个奇怪的梦,梦中自己置身于一个不同的世界,面临一场与自己至亲的离别。有一次梦醒之后,竟然真的出现了骑着天马的神使,然后将他带入一个叫做“奥拉斯托尔”的世界,肩负起一场未知的使命,寻找一个未知的人。沈亦枫到了奥拉斯托尔之后,发现这里的人们都把他叫做炎舞神祭,意思是天之子。带着一系列疑问和回到自己世界的渴望,沈亦枫开始了自己在异世界的冒险。最终发现自己就是自己要寻找的那个人,肩负着拯救这个诸神存在的世界的重任。前世他身为天空之神的化身,与自己的姐姐天仙子相伴而生,同为一体,昼夜交替,而天仙子却妄图世界化作永夜,统治所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