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5章 夜走宫路

“人家说不定转眼就是皇后了,你怎么这个都估摸不透呢,笨死了。”廖姑姑这股子气似乎顺不平,边走边骂道。

太子侧妃?皇后?姓何?

康玉翡脑袋里转了一圈,并没有想起哪位何姓名门闺秀。她把身子凑到红霞的旁边,轻轻问道,“姐姐,宫里姓何的太子侧妃,到底是什么来历呢?”

红霞并没有停下手上的活,只是微微侧过头,说道,“远山军何其光将军的妹妹。”

远山军,何其光,原来是那个出卖钟家父子的人,康玉翡愤恨的咬咬牙。

“东宫如今就一位侧妃,大家都在传,皇后的位置,怕就是她的了。”红霞继续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康玉翡难看的脸色。

一朝天子一朝臣,何家得势,康玉翡不意外,只是,这样的人,借着这样的事由,她心里难以接受。

她摇摇头,一不小心,折下一段花枝来,花枝上挂着一朵小黄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百花园里忙忙碌碌,没人注意到掉落在地上渐渐残破的小黄花,也没人注意到心事重重的康玉翡。

康玉翡昏昏沉沉的垂着头,跪在正厅里大行皇帝的排位前。折腾了这许多日,如今她也没了想东想西的心思,只盼着能好好睡一觉。

园里人手原本就不够,眼下除了要应付各处的花花草草,还多了一项为大行皇帝守灵的工作。

康玉翡摇摇自己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这天寒地冻的,若真是在这睡死过去,怕是肯定要得风寒的。

她又拍了拍隔壁已经倒在蒲团上昏睡的红霞,“红霞姐姐,别睡了。”

红霞没有醒,鼻子里囫囵的哼了几声。

夜里静悄悄,只有窗外偶尔刮过的风,呼呼作响。

忽然,一阵脚步声闯入康玉翡的意识里,她仔细听了听,这不是迷迷瞪瞪的梦境,确实是有人朝这里走过来了,她赶紧大力拍打红霞的后背,“姐姐,快醒来,有人来了。”

红霞听到一句“有人来了”立刻直起了身子,尽管眼睛还没睁开,但正儿八经的虔诚样子是摆出来了。

踢踏踢踏,脚步越来越近,呼啦一下推开门,大咧咧的声音传进来,“也就你们还醒着了。你,叫什么来着?”

康玉翡正巧转过身,对上金银湘的右手指着的方向。

“湘姐姐,我叫赵婕。”

不知金银湘是不喜欢“湘姐姐”这个过分亲昵的称呼,还是不喜欢一个低她好几级的小宫女在她面前竟然没有称自己为奴婢。总之,她白眼一翻,扭过头,看着红霞。思虑了片刻,她又转过来,“就你了,就你了,去把这个送到芳华宫去,快一点,别耽误事。”

芳华宫,康玉翡心头一紧,还没想好怎么面对梅妃,也没想清楚要不要将自己的身份和目的和盘托出,又该求梅妃帮些什么忙?这些种种都还是一片混乱……

“快点。”金银湘不耐烦的把门口椅子上放着的一捧刚刚折下的百合花递到康玉翡怀里。然后用力的推了她一把。

康玉翡跌跌撞撞的踏出了门,身后听到红霞的关切的声音,“小心点。”

康玉翡回头看,金银湘背对着她,开始急急躁躁的朝着红霞嚷嚷着什么,红霞不停的点头,看来,已经是顾不上她了。

冬日的夜里很冷,和幽云城一样的冷,冷到让人无法思考,只知道踩着地上薄薄的冰,嘎吱嘎吱的往前走。

虽没有带灯笼,明月照的清路倒也无妨。她认得去芳华宫的路,小时候来过的那几回像是一个深深的烙印,让她一直记着这条略显局促的甬道。从御花园对角的拱门过去,穿过这条甬道,就能到芳华宫。这是四皇子带她走过的捷径小路。

如今忽然想起,真有些唏嘘,四皇子景宣,也不知过得如何?

当年,他跟在自己身后叫姐姐的乖巧模样,康玉翡也还记得。那时候,没有弟弟妹妹归顺自己,对于能做引领一个孩子爬树上房,而且这个孩子还是个皇子,这件事她自己是颇为得意的。

只是没想到,日后再听到关于这位四皇子的消息,竟都是凄凄惨惨的故事。

她揉揉发酸的鼻尖,把怀里的百合花拢了拢,加快了脚步。

不远处宫墙里传出微微弱弱的光亮,她借着光亮寻到了门口,抬头依稀能看清烫金的三个字,芳华宫。

往日梅妃巧笑盈盈的模样浮现在她脑海,就要见面了,忽然觉得激动万分。

她平复了呼吸,咬咬牙,拍了拍门环,就在门吱呀打开的那一瞬,她忽然想透彻了,如今并不是能和梅妃说清身份的时机,时局不朗清,敌友明暗也不明确,更重要的是,梅妃可能再无帮她的机会,也许说了,只是徒增严家的烦恼。

门开了,从里面探出个头来,是个睡眼惺忪的小太监,“谁呀?”他的问句里有些怒气。

“奴婢百花园赵婕,给梅妃娘娘送花来了,扰到这位公公了,实在抱歉。”康玉翡尽量把语气放柔一些。

这招果然管用,小太监站出门外来,客客气气的说道,“没成想来的这么快,姐姐辛苦了,交给我吧。”他把百合花接过去,“姐姐,早些回去休息吧。”

康玉翡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小太监即刻转身回去,大门也吱呀的关上了。

“唉。”她叹口气,也好,见不上面就不会有太多混乱复杂的想法往脑袋里钻了。

抬脚往回走,路上的冰变的更滑了,脚步只能放的很慢很缓,她有些后悔当时来的太急,忘记带只灯笼。

越到黎明夜色越沉,好像还带着一层薄雾,本来明亮的月亮也不知躲进哪了,整条路望过去,似乎什么都看不见,连脚下也变得模糊起来。

四周都很静,连风声都没有,仿佛只有她一人在这诺大的宫里。

忽然,有细碎的声音传来,她停下了脚步,侧耳倾听。声音很细很远,但慢慢在朝着她的方向靠近,慢慢清晰起来。待到足够近时,她几乎一下就能辨别出来,这是有人踩在房顶瓦片上的声音。

这人身法很好,声音很轻,若不是撞上轻功同样出色的康玉翡,怕是一时半会很难被人发现。

同类热门
  • 宫主追夫记宫主追夫记徐二三|古言她舍弃凡胎肉身只为不与他再纠缠,可他却痴心一片地等了她十五年。 她归来了,可他却又一次一次地拒绝她。 她屠人满门、制造瘟疫、打开魔域封印,扰得天下大乱,唯独从没有伤害过他,还替他挡了一次又一次的劫数……可结局竟然是斩仙阵与屠魔阵。 天道不违,她原本就不该存在于世,这一切只是为了那一个唯一记得她容貌的他。 “哈哈,斩仙屠魔阵,”她凄然大笑,“你们这些人以为吾身是什么?”
  • 汉宫秘闻:一代骄妃霸天下汉宫秘闻:一代骄妃霸天下发财幺幺|古言因为爱上了自己皇后的妹妹,他气死了皇后,荒误国事而亡国;他强抢了别人心爱的女人,却当着这人的面砍下了美人的头颅,呈上来给他看,于是他得到了天底下最恶毒的咒语;而一切的因果轮回最终却落到了他这个倒霉的年轻皇帝身上……一个冲喜的乞丐王妃,看似天真无邪,可是背后却有着怎样不可告人的秘密?秋水和沧海,本是一对美丽的孪生姐妹,然而她们生存在这世上竟然是一对“报仇工具”,为了复仇,妹妹沧海化身为皇后姐姐姜秋水,各种腹黑,各种手段,将汉宫折腾得黑白颠倒、生死难卜。为了这个预言,老道人自绝生路,难道此女的命运将另有玄机?谁比谁更阴险?谁比谁更狠毒?
  • 偷得浮绯半生闲偷得浮绯半生闲瞳真|古言自从苏公子的身体慢慢恢复,府里便开始有意识地放权于他,即便他确有这份能力,面对苏家偌大的产业刚开始也忙的脚不沾地。这天,苏公子不干了,甩下也没剩多少的账本,抱着自家亲亲娘子仰躺在摇椅上晒太阳,舒服的眯了眯眼:“娘子,你是神医,告诉他们我身子还虚不宜过度操劳,之前是如何以后便还是如何吧。”周围一众奴仆:“......”喂喂喂,我们听见了啊。某‘神医’挑挑眉:“我倒不知道原来你也会偷懒耍滑。”苏公子温顺的垂眸:“以前病着,阿浮陪着的时间还多些,现在好了,反而没时间了。这般本末倒置,那我倒宁愿病着。”某‘神医’忍不住心软,抚摸着她最抗拒不了的温顺大狗:“这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觉不也很好么?”苏公子微微一笑,温声道:“不,我更想要的是偷得浮绯半生闲。”被吃得死死的某‘神医’心里甜的不行,忍不住送上香吻一枚。至于最后么,你见过苏公子想办而办不成的事么?第二日,管家含泪接回账簿,算了,为了尽快有一个小主人,他就再多操劳十几年吧。
  • 重生之盛世毒后重生之盛世毒后林小弋啊|古言她是巾帼大将军之女,却因爱陷入一场权谋之争。她不惜拼尽一切只为换得心上人的皇权。步步为营,皇权在握,他绝情赐她全族满门,白绫一段。狡兔死,走狗烹,重生一世,看她如何手刃负她之人。
  • 曾许诺:阿房宫赋曾许诺:阿房宫赋清若初.CS|古言她,是楚国的倾城帝姬,仙姿玉色,妙手回春。他,是秦国的千古一帝,铁血无情,威震天下。当她,化身神医,术精岐黄,悬壶济世。当他,立于咸阳,指点江山,生杀予夺。当她遇见他。谁又能真的降服谁?烟笼玉阶殿宇宏,月沐花台衣锦荣。古今一座阿房宫,朝朝暮暮生死同。
  • 婉如清扬1314婉如清扬1314弱水三千13|古言上官(婉),穿越千年的大唐才女, 纪(如)娈,深藏不露的闺中密友, 薛怀(清),居心叵测的风流面首, 陈少(扬),身世离奇的状元将军, 当原本毫不相干的四个人,在公元七世纪八十年代这个云谲波诡的非常时期, 因为种种机缘相遇、相伴、相爱、相杀时,将碰撞出怎样流光溢彩的火花, 又将编织出怎样荡气回肠的故事? (半架空言情小说,非正史不可考究)
  • 快穿小萌妻快穿小萌妻千殇千落|古言才貌出众的晋小姐苏小小阴差阳错地穿越到现代,在古代与现代的来回穿梭中,能否改变命运,敬请期待。
  • 穿来遇见你穿来遇见你一只树懒|古言朝雪没穿越之前是一名医生,一年接几个大手术然后就给自己放假享受时光,或去背包旅游,生活除了缺个男人万事不愁。可能老天见不得她太幸福,所以她赶上了泥石流,来了这朝代,做了这上京宋家的姑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决定一切的时代,她利用自己的医术和头脑为自己留好最终的退路,却不想遇到了那个将她捧在手心的他,他在众人面前冷酷决绝却唯独在她面前像个无赖她说他老牛吃嫩草,他说当然啦,嫩草好吃嘛。商景瑜:三十岁便手握权势的男人,妻子早逝,他觉得一个人也可以了,不料遇上了她,那样的她无时不在吸引他的心神,于是动用一切为她摆平道路,护着她一路走来。虽我未在最好年花遇见你,但并不可惜,上天让我们遇见,已足够感激。
  • 凰舞霓裳,凤倾心凰舞霓裳,凤倾心莫允暖|古言一舞动倾城!槿落园一曲《未醒》乱世天下!她是洛国莫楼继承人,却拥有祸世容颜,倾城绝代,红颜妖娆!祭天台上预言她是祸国妖姬,四个风华绝代的男子却皆为之倾倒!他是离穆国威震天下的帝王,却不顾全国反对毅然和她在一起并承诺不离不弃生死相随!他是洛国妖艳帝君,一颗心却甘愿为她停留,金戈铁马,乱世天下,哪怕强迫,也想留住她!他是离穆国放荡不羁的景王,逆兄叛国,只为得到她,哪怕她恨他,他也只淡淡一句“此情无计可消除”!他是离穆国赫赫大将军!一辈子默默守候她,站在身后爱她。他喜欢她所喜欢,恨她所恨,只为他在她眼中多停留一点!风乍起,当天下大乱,红颜流逝,容颜不复,你,还爱我吗?
  • 静训传静训传简汐|古言李静训: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父亲是柱国,我祖父是上柱国。至于我母亲这边就更厉害了,我母亲是公主,我外祖母是皇后,我外祖父是皇帝,我舅舅是皇帝,我舅公是皇帝,我曾外祖父是皇帝,我大曾姨祖父是皇帝,我四曾姨祖父还是皇帝。然并卵,最后还是挂了。再次醒来,她成了一个五岁的女娃娃,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叫秦叔宝,一个叫程咬金。且看她如何带着两个哥哥,推翻大隋王朝,为她的亲人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