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5章 夜走宫路

“人家说不定转眼就是皇后了,你怎么这个都估摸不透呢,笨死了。”廖姑姑这股子气似乎顺不平,边走边骂道。

太子侧妃?皇后?姓何?

康玉翡脑袋里转了一圈,并没有想起哪位何姓名门闺秀。她把身子凑到红霞的旁边,轻轻问道,“姐姐,宫里姓何的太子侧妃,到底是什么来历呢?”

红霞并没有停下手上的活,只是微微侧过头,说道,“远山军何其光将军的妹妹。”

远山军,何其光,原来是那个出卖钟家父子的人,康玉翡愤恨的咬咬牙。

“东宫如今就一位侧妃,大家都在传,皇后的位置,怕就是她的了。”红霞继续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康玉翡难看的脸色。

一朝天子一朝臣,何家得势,康玉翡不意外,只是,这样的人,借着这样的事由,她心里难以接受。

她摇摇头,一不小心,折下一段花枝来,花枝上挂着一朵小黄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百花园里忙忙碌碌,没人注意到掉落在地上渐渐残破的小黄花,也没人注意到心事重重的康玉翡。

康玉翡昏昏沉沉的垂着头,跪在正厅里大行皇帝的排位前。折腾了这许多日,如今她也没了想东想西的心思,只盼着能好好睡一觉。

园里人手原本就不够,眼下除了要应付各处的花花草草,还多了一项为大行皇帝守灵的工作。

康玉翡摇摇自己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这天寒地冻的,若真是在这睡死过去,怕是肯定要得风寒的。

她又拍了拍隔壁已经倒在蒲团上昏睡的红霞,“红霞姐姐,别睡了。”

红霞没有醒,鼻子里囫囵的哼了几声。

夜里静悄悄,只有窗外偶尔刮过的风,呼呼作响。

忽然,一阵脚步声闯入康玉翡的意识里,她仔细听了听,这不是迷迷瞪瞪的梦境,确实是有人朝这里走过来了,她赶紧大力拍打红霞的后背,“姐姐,快醒来,有人来了。”

红霞听到一句“有人来了”立刻直起了身子,尽管眼睛还没睁开,但正儿八经的虔诚样子是摆出来了。

踢踏踢踏,脚步越来越近,呼啦一下推开门,大咧咧的声音传进来,“也就你们还醒着了。你,叫什么来着?”

康玉翡正巧转过身,对上金银湘的右手指着的方向。

“湘姐姐,我叫赵婕。”

不知金银湘是不喜欢“湘姐姐”这个过分亲昵的称呼,还是不喜欢一个低她好几级的小宫女在她面前竟然没有称自己为奴婢。总之,她白眼一翻,扭过头,看着红霞。思虑了片刻,她又转过来,“就你了,就你了,去把这个送到芳华宫去,快一点,别耽误事。”

芳华宫,康玉翡心头一紧,还没想好怎么面对梅妃,也没想清楚要不要将自己的身份和目的和盘托出,又该求梅妃帮些什么忙?这些种种都还是一片混乱……

“快点。”金银湘不耐烦的把门口椅子上放着的一捧刚刚折下的百合花递到康玉翡怀里。然后用力的推了她一把。

康玉翡跌跌撞撞的踏出了门,身后听到红霞的关切的声音,“小心点。”

康玉翡回头看,金银湘背对着她,开始急急躁躁的朝着红霞嚷嚷着什么,红霞不停的点头,看来,已经是顾不上她了。

冬日的夜里很冷,和幽云城一样的冷,冷到让人无法思考,只知道踩着地上薄薄的冰,嘎吱嘎吱的往前走。

虽没有带灯笼,明月照的清路倒也无妨。她认得去芳华宫的路,小时候来过的那几回像是一个深深的烙印,让她一直记着这条略显局促的甬道。从御花园对角的拱门过去,穿过这条甬道,就能到芳华宫。这是四皇子带她走过的捷径小路。

如今忽然想起,真有些唏嘘,四皇子景宣,也不知过得如何?

当年,他跟在自己身后叫姐姐的乖巧模样,康玉翡也还记得。那时候,没有弟弟妹妹归顺自己,对于能做引领一个孩子爬树上房,而且这个孩子还是个皇子,这件事她自己是颇为得意的。

只是没想到,日后再听到关于这位四皇子的消息,竟都是凄凄惨惨的故事。

她揉揉发酸的鼻尖,把怀里的百合花拢了拢,加快了脚步。

不远处宫墙里传出微微弱弱的光亮,她借着光亮寻到了门口,抬头依稀能看清烫金的三个字,芳华宫。

往日梅妃巧笑盈盈的模样浮现在她脑海,就要见面了,忽然觉得激动万分。

她平复了呼吸,咬咬牙,拍了拍门环,就在门吱呀打开的那一瞬,她忽然想透彻了,如今并不是能和梅妃说清身份的时机,时局不朗清,敌友明暗也不明确,更重要的是,梅妃可能再无帮她的机会,也许说了,只是徒增严家的烦恼。

门开了,从里面探出个头来,是个睡眼惺忪的小太监,“谁呀?”他的问句里有些怒气。

“奴婢百花园赵婕,给梅妃娘娘送花来了,扰到这位公公了,实在抱歉。”康玉翡尽量把语气放柔一些。

这招果然管用,小太监站出门外来,客客气气的说道,“没成想来的这么快,姐姐辛苦了,交给我吧。”他把百合花接过去,“姐姐,早些回去休息吧。”

康玉翡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小太监即刻转身回去,大门也吱呀的关上了。

“唉。”她叹口气,也好,见不上面就不会有太多混乱复杂的想法往脑袋里钻了。

抬脚往回走,路上的冰变的更滑了,脚步只能放的很慢很缓,她有些后悔当时来的太急,忘记带只灯笼。

越到黎明夜色越沉,好像还带着一层薄雾,本来明亮的月亮也不知躲进哪了,整条路望过去,似乎什么都看不见,连脚下也变得模糊起来。

四周都很静,连风声都没有,仿佛只有她一人在这诺大的宫里。

忽然,有细碎的声音传来,她停下了脚步,侧耳倾听。声音很细很远,但慢慢在朝着她的方向靠近,慢慢清晰起来。待到足够近时,她几乎一下就能辨别出来,这是有人踩在房顶瓦片上的声音。

这人身法很好,声音很轻,若不是撞上轻功同样出色的康玉翡,怕是一时半会很难被人发现。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步步为营:绑到身边来步步为营:绑到身边来海蓝青青|古言能看到所有人的过往和未来,唯独只有他。看不到没关系,那就绑到身边来,小样的,看你到底有啥能耐,为啥就你和别人不一样
  • 红尘一曲:倾城醉红尘一曲:倾城醉苏墨凌|古言姑奶奶我魂穿肿么了?我收了阎王做小弟,白莲花又怎么样,男主是我的就足够了,一生一世一双人?不稀罕,我要你和我定下契约,同生共死!干吗?不就一个女配而已嘛,原来小说里什么男主男配争女主的剧情老掉牙了!我只要他!你说她才是女主?我告诉你——我的未来是有我做主!!
  • 母仪天下之飞燕重生母仪天下之飞燕重生李妃妃|古言我是赵飞燕,西汉王朝的皇太后,汉崇帝刘祯的亲生母亲。不错,从前,我的丈夫汉成帝刘骜过世后,是他的侄儿刘欣即位并被尊为汉哀帝,我的妹妹投水自尽,我也在六年后被贬为孝成皇后自杀身亡。对我来说,那是一段悲惨的经历,我仍旧记得当时所发生的一切。我偶然获得了一次重生的机会,我决定改变命运,改变历史,我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 倾城绝宠:帝女王妃倾城绝宠:帝女王妃嫣非|古言“爱妃。”某傻,呸,某皇帝叫她。“……”某女转头不理会。“哦不,朕的皇后。”某男继续叫,“爱妃也在,那边呢。”“你叫谁爱妃?”某女大怒。“叫她。”狗皇帝笑了,笑的倾城。“说好了一生一世一双人。让她立刻走。”连坑带骗,某女还是……上当了……“珺儿,自始至终,我只爱你一个。”
  • 嫣然摇动嫣然摇动倾颜|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铁腕总裁,她是大统国人人厌恶的花痴女。一场意外让她成为了她,是宿命还是意外?再次睁眸,看着那些想要谋夺她家财、想要她命的堂姐、伯母、渣男,她扮猪吃老虎,将众人耍的团团转、让其身败名裂、付出惨重的代价。她低调却被人步步紧逼,锋芒毕露。阴谋重重、身世之谜、皇位之争将她重重包围,她步步为营、手段强硬,为求生存与那华冠天下却狡猾的如同狐狸一般的小王爷联手倾覆天下,强强联手,谁敢争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妃常不乖妃常不乖魅瑰月狼|古言该死的后妈,该死的姐姐,是你们让我给异世带来这么多......,但是我会回去为我报仇雪恨的,你们等着吧
  • 报告王爷:王妃又翻墙报告王爷:王妃又翻墙柒十九|古言“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我会渴死的!”21世纪放荡不羁的花痴萌妹子沐筱姝穿越古代遭指婚“我还没有撩够美男,才不要嫁给那个王爷啊!”王爷千辛万苦与筱姝三拜成婚。然而,这新婚之夜......筱姝却趁王爷在大厅会客,偷偷出逃去妓院,撩小倌?!无可奈何花落去,王爷,您这是要干什么?!
  • 绝代风华:七王宠妃太嚣张绝代风华:七王宠妃太嚣张凉音小荷|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特工“活阎王”子苏,斗得了心机婊后娘,扮得了楚楚可怜的白莲花,玩得转渣男,只是稍稍有点冷,有点狂!命运作弄,一纸休书,一张圣旨,她被赐婚给“战鬼”?传言那个男人手握兵权,身份尊贵,令皇帝都感到忌惮,却嗜血残忍,杀人如麻,年近二十,还没有一户人家敢将闺女嫁过去!殊不知……英雄难过美人关,当战鬼遇见活阎王,也得服服帖帖,一身冷气化成绕指柔,甘愿做妻奴!传言七王是个宠妻狂,只要七王妃想要这个天下,他就会毫不犹豫夺来双手奉上!只要七王妃高兴,他做什么都愿意……【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湮阳王妃湮阳王妃司琰|古言安溟436年,天下三分,硝烟弥漫,狼烟四起,战火连绵不绝,民不聊生,皇帝昏庸无能,官吏中饱私囊。上有北陵智臣谋略过人祁长锦,下有南阙武将名闻天下司马煜,中有安溟神医妙手回春楚璟,三国鼎立,铁马长河,国之央央,皇室秘闻:乌子峪灵族神女,通晓灵术,聪慧谨慎,倾国倾城,乃知救国救民于水火,得灵族神女者得天下。安溟柳亲王府小郡主云颐,活泼调皮,纨绔不羁,常好男装打扮,打抱不平,却有特殊身份,偶然遇上神医楚璟,是老天注定,还是命格有变?是命落凤宫栖梧桐,还是随归人悬壶济世,隐居于民?
  • 万里山河美人破万里山河美人破悦读姬|古言先帝临终之时,似乎看到了当今圣上的昏庸无能,预见总有一天这天下要易主,于是下令各地方宗室子弟必须到学子监入学,实则作为人质,拉拢人脉,培养朝廷可用之才。果然十年后,各方势力坐大,中央逐渐无力管辖。在这样的背景下,女主花凛被授予重任成为云州州长花意适的长女,前往定都入学。在学子监,花凛拜入洛家长孙青阳君门下,并认识了宛州州长之女苏晚云,静安王之子轩辕雅安,玉阳郡主轩辕琉璃等人。五年以后,一切以苏晚云被嫁往建州开始,学子监往日的繁华热闹逐渐曲终人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