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健养生 ku119酷游官方

第5877章 气怒(1)

那两次见证的死亡,太让她记忆深刻,想忘也忘不了。
   卧室里,胤载正靠在床上看书。
   今晚他穿了一套豹纹的睡衣,懒懒地靠在床上,有一种很压迫很掠夺的危险气息。
   慕容容把雅典娜送给她的东西放在抽屉里,提心吊胆地向床边摸去。
   偌大的一张床,突然间就变得窄小。
   胤载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气,拧起眉头,这不是雅典娜的香水吗?
   她喷雅典娜的香水做什么?
   “从哪弄来的香水?”胤载仍旧翻着书,头也不抬。
   “新买的……”
   胤载合上书,随手扔在床头柜上,冷目如电,射向慕容容。“你在撒谎!”
   慕容容揪着衣角,不安的眼睛瞟来瞟去,就是不敢看胤载。
   “雅典娜给你?你以后少拿她的东西,少跟她在一起,像你这么笨的人,被人吃完吞下去了还不知是什么一回事。过来!”
   胤载斜靠在床头上,一手枕着头,一手勾着手指,叫慕容容过来。
   慕容容怕怕地爬过过去,“做、做什么……”
   胤载猛地坐起来,伸臂一把拉了慕容容过来,一巴掌重重地落在她的小屁股上,恨恨地说“你知不知道,你越来越不老实了!”
   仗着他宠她,越来越放肆,越来越挑战他的忍耐性。
   “哇……你打我屁股做什么?”好痛啊!他手掌是烙铁吗?打下去,像被火烧过一样。
   “你说呢?”胤载把慕容容翻过头,钳住她的下巴,阴鸷的眼睛直盯着慕容容。“我因为你,破了太多例外,你最好见好就收,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什么意思……”慕容容心惊胆战,今晚的胤载太过异常了,让她有种莫名的恐惧。
   “我告诉你,我最讨厌别人骗我。”厚实的大掌移到她细小的脖子上,只需轻轻一掐,就把能她小小的脖子扭断。
   慕容容吓得一动不敢动,小心翼翼地问“如果,有人骗了你,你会怎么对她……”
   “你说呢?”
   “你会扭断她的脖子,还是一枪崩了她?”
   胤载冷冷一哼,眼神阴郁得仿佛要吃人。“那样,太便宜她了。”
   慕容容打了一个冷颤,仿佛回到初认识他的时候,那个令她看一眼都觉得害怕的人。
   他好像变了,应该说,他变回去了,不再是昨天那个会由着她任性、爱着她的男人了。
   “不过,今天我给你一次坦白从宽的机会,只此一次。”
   因为她,他破了太多的例,甚至因为她与别人的男人稍过亲密,就神不守舍,烦躁冲动,连他引以为傲的冷静与理智都不复存在。
   身为幻焰财团的掌门人,这个是犯了他的大忌。
   他绝不允许因为感情的过多羁绊而令他在工作上分心,影响他的判断力和决策力!
   在书房考虑了一个晚上后,如同决择下一桩生意一样,他做出了这个决策。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慕容容迟迟没有开口,只是看他的眼神,越来越陌生,越来越防备。
   胤载等得烦躁了,她还在考验他的耐心?
   果然,女人是能宠的!
   不管她有没有坦白,是不是欧阳夕雨,他都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由着她。
   铃铃铃……
   在两人对峙的时候,床头的电话响了。
   “老大,查到那帮杀手的落脚点了。”是幻影的冷掣天打来的。
   “一律格杀不论!”胤载下着绝杀的命令,仿佛化身地狱的撒旦,带着嗜血的杀气。
   慕容容拉起厚厚的被子,拥在身上,仍感到冷意遍体。
   如同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一切梦醒,他们回到原来的位置。
   “你真没什么要对我说的?”放下电话,胤载冷硬的声音传来。
   慕容容闭上眼睛,缓缓地摇头。
   耳边一阵声响,慕容容听到他穿上鞋子,走出了卧室,走出客厅,关上门。
   他真的变了,再也不像以前那耐心地对她了。
   是新鲜期过了吗,所以感情也开始变质了?
   这一天,来得好快。
   她以为可以坚持到她离开的时候,却措手不及提早到了。
   慕容容苦笑着,其实,依他的理智,这一天,已是来晚了。那样宠她爱她的人,本就不是他……幻焰的新一代掌门人该做的事。他能年纪轻轻就坐上那个位置,自持力与冷静是非常人所能及的。
   但他却为她放纵过,她应该知足了。
   送走了雅典娜,华园又来了一个客人。
   只不过,这个客人,不是胤家的客人,是慕容容的客人……欧阳夕雪。
   从踏进华园,欧阳夕雪就为华园的豪华惊讶得合不上嘴,非吵着要慕容容带她去转一圈。
   欧阳夕雪转了半圈,最喜欢的是华园里面的3D游戏室,坐下就不肯走了。
   慕容容陪欧阳夕雪坐在旁边,郁郁寡欢。
   欧阳夕雪瞥了一眼,哼道“过那么好的少奶奶日子,还整天愁眉苦脸的,你很烦吗?”
   “夕雪,你可不可以老实告诉我,我弟弟过得怎么样?你父亲有没有让他上学?有没有让他吃好的住好的。”慕容容虽对一些事笨了些,但不是傻瓜,欧阳野那样的人,根本没有人品可言,怎么会真心善待她弟弟。
   “你想知道?”欧阳夕雪眼珠一转,狡黠地算计着,“不过有条件的。”
   “你说!”
   “把你那个焰后的戒指借我戴几天,让我过过焰后的瘾。”
   戒指早就被胤载没收了。慕容容考虑一下,说“借你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我弟弟在哪,并带我去见他一面。”
   “不行!被我父亲知道非打死我不可!”
   慕容容哄她“那你不要戒指了?有那个戒指可以号令幻焰的人喔。”
   欧阳夕雪眼睛闪闪地发亮,焰后戒指拥有的权利,她当然知道。但是,被父亲知道,她小命堪忧……
   “我只是去看弟弟一眼,远远看一眼就好,绝不会让你为难的。”慕容容再三保证。
   看到欧阳夕雪有些心动,慕容容又说“如果我见到弟弟,戒指给你玩一个星期,怎么样?”
   “行!成交!”
   欧阳夕雪难敌焰后戒指的诱惑,终是答应。“不过要过几天,我只知道大概的位置,要去查一下,才能找到准确的位置,到时你带着戒指来找我,我带你去!”
   “好!”
   慕容容满口应下,小脑袋里也打起了自己的小主意。
   欧阳夕雪达到她的目的,显然很兴奋,拉了慕容容,悄悄地说“你知不知最近我姐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