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奇幻MIRACLE超越人类之物

第76章 不可理喻的思想

少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即使这已经是和他们一样的脸,但国王仍然难以看出他的表情,少年一边说话鞠躬行礼,此时一旁的守卫说到“无礼之辈,在国王面前理应下跪!”他的语气很明显底气不足,而他的庄严的表情也是硬生生憋出来的。

国王甚至还能看出他握着长枪的手臂在微微地颤抖,而另一个人则是连发出警戒的勇气都没有了,只是一言不发的握紧手中的武器,尽管不知情的人可能会认为他们的反应有些夸张,但其实他们已经足够镇定了,至少不愧是国王的贴身卫队,他们在如此恐怖而又危险的天灾面前还能保持站立就已经是难以想象的勇气了,就像是一个人敢站立着直面龙卷风一般勇敢。

?少年脸上的表情发生了变化,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一旁守卫咽了口口水,他不明白这一丝突然的微笑是什么意思,是在嘲笑他们这些渺小的存在竟然试图在它面前保持尊严吗?他继续握紧了手中的枪,尽管他们的枪是用十分结实的金属制作的,但他还是感觉枪都快被他折断了,可能只有一小会儿,也可能只过了一瞬间,也可能过了很久,他甚至连时间都难以察觉。

少年开口说道“哈,抱歉,我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礼仪,那么请允许我补上。”少年说着就准备将自己的膝盖放到地上,准备模仿之前看到那两个士兵做的事情,也就是人类所说的下跪,国王立即拦住了他“那个,天灾阁下,请您不要在意,您并不需要遵守这么刻薄的礼仪。”少年的膝盖停在了半空中,他的一只脚还点了起来,难以想象一个人能以这样的姿势坚持多久,但他就如同没事人一样问到“恩?不需要吗?可他刚刚说我需要下跪啊?之前来的那两个人也都下跪了啊?”

国王笑着摇了摇头“不,您是客人,不需要遵守这种礼仪。”少年点了点头“哦,那么谢谢。”他的姿势又变回了正常的站立的姿势,国王对两个守卫说到“我和这位客人有一些私密的话题要谈,你们先离开吧,这里暂时不允许别人进入,梅泽迪尔大臣或者维尔先生的话就让他们进来。”守卫问到“可是……”还没等他说话,国王就摇了摇头,他明白国王心意已决,而且就算自己呆在这里,恐怕也很难起到任何作用,他低下了头“是!”说着两名守卫就撤出了国王的办公室。

?国王整理了一下“天灾阁下,这次我请您来只有一个事情,我希望您可以加入伊泽斯的小队,只是一个名义上而已,不需要您和他们一起行动。”少年听完后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可是,如果我没听错,那么伊泽斯应该是为对付我而成立的,您让我加入是不是有些不太对劲?”

国王有些尴尬“伊泽斯的目的其实是讨伐在王国境内暴乱的魔物,而阁下既然能够跟我们好好谈判,就不应该属于魔物的范畴。”他微笑着说到。

?少年沉思了一小会儿,正当他想说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国王陛下,梅泽迪尔求见。”国王回答到“请进。”两个守卫便打开了大门,一个白色长发发的年长老人走了进来,尽管似乎年纪以大,但身体看上去还很结实。

“国王陛下。”梅泽迪尔一边说一边单膝下跪,国王说到“请起吧。”梅泽迪尔一直低着头,直到自己站了起来,少年好好观察了一下这个人,这就是曾经多次听到过的梅泽迪尔大臣,他似乎也是国王十分重要的人,和赛维尔他们有某种交集,这就是目前少年所知道的,国王问到“您这次来是……?”

梅泽迪尔点了点头“国王陛下,我们已经在对王国西部和东部的一部分反叛势力进行交涉了。”国王点了点头“就是那些商人吗?”梅泽迪尔回答“是的,那些商人们暂时没有回应,不过一但他们胆敢继续负隅顽抗,我们立刻就会对他们展开进攻。”国王有些担忧“那帝国怎么办?”梅泽迪尔摇了摇头“我们没有办法,因为如果对此事不管不顾,那么王国的尊严就形同虚设,恐怕还会有更多那样的反叛。”少年有些疑惑“这些都是什么意思?”

?国王回答“是这样的,最近一部分商人们聚集在一起,并占领了一小部分王国的土地,确切的来说,是他们在自己的地方自立为王了,而且他们发展的势力似乎还很大,所以如果直接攻打我们担心帝国会趁虚而入,所以才没有过分伸张,打算先由谈判解决。”少年思考着“所以你们就打算让他们消失。”国王有些无奈,梅泽迪尔说到“这是自然的,因为他们是胆敢触犯国王威严的人,他们只不过是国王的子民。”

少年摇了摇头“你们这样子根本不可能和别人好好谈判,他们绝不可能同意任何你们开出的条件,因为你们把自己放的太高了。”梅泽迪尔叹了口气“那么,就只有武力解决了。”少年继续说到“那么你们打算被帝国里外夹击然后彻底毁灭吗?”少年能够理解帝国和王国之间的关系,梅泽迪尔虽然无奈但仍然坚定“因为我们不能践踏王国的尊严。”

少年歪着头,然后继续问到“你们不如和他们合作如何,不是将他们完全吞回去,而是两者放在平等的位置互相合作,两个人共存。”梅泽迪尔问到“他们不过是分裂王国的反叛者,有什么资格和王国平等?”少年回答到“他们已经确确实实地存在于那里了,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消失,你们再这样坚持自己所谓的尊严,结果就是你们会毁灭,他们也会毁灭,剩下来的帝国早晚也会毁灭,而如果你们能够跟他们放平心态的谈判,我想他们不会像这次这样不理不顾,你们也能活的更久一些。”梅泽迪尔觉得不可理喻“他们分裂着我们的国家,你却还叫我们还要帮助他们分裂自己吗?”少年无奈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