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1章 黑市,好危险啊!

“你早知道我要来......”看着躺椅上的欢姐,唐银的声音有些低沉,眉头微皱。

在刚才走过来的路上,唐银就仔细的观察过走廊两边,发现很多没有关严实的门,或者说是暗门才对。

就是那种在墙上伪装好,关起来严丝合缝,和墙壁的布置一模一样,但是又可以打开的暗门。

从微微开启的门扉中,唐银看到了许多桌椅,看起来应该是日常在里面办公之人所用。

桌面上是许多整理好的文件,说明里面的人员并不是仓促离开,而是有富余的时间收拾好东西之后才离开,但因为门扉经常开启,时间过长后留下了门扉无法关严的毛病,所以才让唐银能够轻易地窥伺到其中的场景。

再看看欢姐所在屋中的布置,两张铺满厚厚铺垫的躺椅和一张茶几,再加上一座衣帽架,再无其它,应该是特意清理的结果。

茶几上有两杯清茶和几份小点心,这几分点心都是唐银在杀戮之都的时候很喜欢吃的种类,制作程序很繁琐的那种,制作时间最少都要两天以上。

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欢姐早就知道他要过来,或者说知道他今天要过来,所以特意清空了整个三楼,并且准备好了他喜欢的点心。

唐银的脸色变得冰冷如霜,杀意慢慢的心中凝聚。

只要欢姐等下回答的是一个“是”字,那他就会毫不犹豫的直接下杀手,哪怕欢姐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缓缓起身将怀中的黑猫放在躺椅上,欢姐嘴角慢慢勾勒出一抹笑容:“是啊,我知道您要来,或者说知道您今天晚上会来到我这里......”

轰!

一声巨响,唐银身影一闪,右手直接掐着欢姐的脖子将其按在了墙上。

“说,你是如何知道我今天晚上会来的,或者说,是谁向你透露了我的情报和位置!”

一簇熊熊燃烧的火焰在唐银左手中升腾而起,然后慢慢递到欢姐面前,火焰汹涌的高温已经使欢姐那酒红色的长发微微焦糊了。

“说吧,你想怎么死?!”

唐银觉得,有必要让自己那堪称“艺术”的杀人手法重现江湖,震慑一下某些心怀不轨之人了。

“告诉我,是谁向你透露了我的情报,或者说,你是从谁那里得知了我今天晚上会过来的?”

唐银不喜欢他人打探自己的情报,试图掌握自己的行踪,很不喜欢!

不管这人的想法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全都不行!

毕竟,谁敢保证这份善意一直都会是善意?

所以对于试图打探自己情报的存在唐银从不姑息,皆是有杀过没放过,不管是谁!

上一个打探唐银情报试图掌握他行踪的家伙现在的坟头草应该已经不比唐银矮多少了。

原本以为经过这样的教训再没有人胆敢打探他的行踪了,却不曾想今天竟然再次遇到了。

唐银觉得,有必要再次杀鸡儆猴了,免得时间一长,某些人心思又开始活泛起来了。

“说,是谁向你透露的情报!”唐银右手五指慢慢收紧,欢姐开始觉得呼吸困难,但是嘴角的笑容却丝毫没有消退,只是烟杆慢慢从手中滑落,跌落在地面之上,溅起一片火星。

看到欢姐嘴角的笑容,唐银额头青筋暴起,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嘲讽。

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敢笑,如果不是想知道出卖情报给欢姐的内鬼是谁,他早就直接捏断欢姐的脖子,让其和那个坟头草一米八的家伙地下作伴了。

看到唐银暴怒的样子,欢姐嘴角的笑容更盛,慢慢的吐出了一个唐银绝对没想到的名字。

“是孤韵。”

唐银一愣,没想到欢姐嘴里吐出的内鬼竟然是孤韵姐,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可能,因为孤韵姐根本就不可能背叛他。

可是,唐银的第二个反应却是相信了欢姐的话。

别看孤韵姐平时很机灵,但却有着太过于容易相信他人的缺点,对朝夕相处之人更是如此。

所以欢姐说是孤韵姐泄露了他的情报,唐银是百分百相信,因为在欢姐离开杀戮之都之前就一直都是孤韵最亲近、最信任的前辈,因此欢姐想要从孤韵的口中套些话,简直不要太简单。

好吧,既然是孤韵姐无意泄露的情报,那就没事了。

“此事下不为例!”

松开手,任由欢姐跌落在地面之上,唐银熄灭了左手的火焰,来到衣帽架前,脱下身上的斗篷挂了上去。

“咳咳......咳咳......”瘫坐在地,欢姐捂着脖子咳嗽了几声,看着唐银的背影努力想笑几声,不料刚笑出口却再次引发了一连串剧烈的咳嗽。

“笑什么?”唐银转过身,黑着脸取下了脸上的面具,走向了屋内那应该为自己准备的唐银。

“王,您还真是太过疼爱孤韵妹妹呢,为了她竟然愿意放弃惩罚我,真是忍不住让人嫉妒啊,呵呵呵。”欢姐拾起身边的烟杆,撑着墙壁起身,然后婷婷袅袅的来到自己的躺椅前,俯身抱起了依旧还停留在躺椅上,并没有被刚才动静吓跑的黑猫,再次躺在了躺椅上,伸手逗弄着怀里的猫咪,恍若刚才的一切都未发生一般。

听到欢姐的话,正坐在躺椅上脱靴子的唐银翻了个白眼,不想说话。

身为王,处理事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公平!

自己确实可以在这里直接杀了欢姐,但谁敢保证这里的事情永远不会传出去?

到时候被其他人知道,自己只处罚了欢姐,却放过了亲近的孤韵,其他人会怎么想?

一位王连最简单一碗水端平、公平处理事务都做不到,难免会让人心生间隙,时间一长自然就发展成了离心离德。

因此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要么两个都处罚,要么两个都不罚。

为了不处罚孤韵,唐银只能警告欢姐此事下不为例,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谁也别说!

也正是这样,欢姐才会说唐银太过疼爱孤韵,疼爱到连自身的安危都置之不顾。

脱下靴子,任由十个晶莹的脚趾暴露在空气中,唐银将面具扔在茶几上,然后躺在躺椅上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慵懒的呻吟了一声,十个脚趾因为过于舒服而大大的张开,一串噼里啪啦的骨骼爆响声从唐银身上响起。

唐银感觉这些日的疲惫都随着一个懒腰全部离体而去,是在是太舒服了。

蓝色长发铺垫在身下,唐银扭动了一下身躯,在躺椅上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然后彻底让身体放松下来,享受这难得的安逸时光。

另一边,欢姐将烟杆的烟锅再次装满烟丝,点上火,然后含住烟嘴,目光不断在唐银身上游弋。

从头到脚看了好几遍之后,欢姐给出了最终结论。

王的容貌、气质和身型不管怎么看,在女子中都是绝顶的存在,丝毫挑不出缺点,可以说是完美无缺。

但可惜,王身上还是有着一丝瑕疵,可以说是最大的短板,拉低了原本可以获得满分的分数。

也让欢姐感叹上天果然不会允许世间出现完美无缺的存在。

想到这,泪水慢慢模糊了欢姐的视线。

她真想大声质问上天,为何......为何本应该完美无缺的王,竟然会是......

平胸?!!!

哪怕即使是小一点也行啊,也可以说是小巧玲珑,但为何......

为何要是这种恍若结冰湖面一样的九十度大峭壁???

这种情况,以后肯定会饿着孩子的好不?!

等等,不对!

欢姐忽然反应了过来,以王的权势,想要给孩子找个奶妈应该很容易。

别的不说,在杀戮之都内给未来的孩子找个胸大的奶妈貌似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要王稍微泄露一点这个意思,排队的人估计会从杀戮之都排到入口的小镇去。

想到这,欢姐觉得自己完全是在杞人忧天了,有这样的权势,王哪里会饿着孩子,孩子完全可以一天一个奶妈不重样的换到明年去,有啥好怕的?

所以王胸小一点也是可接受的,对吧。

不对,再等等!!!

欢姐忽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貌似......可能......听说王不喜欢男人,喜欢的是女人!

欢姐还在杀戮之都的时候就数次听到过孤韵是王床伴的流言,再加上刚才王为了孤韵竟然可以放弃处罚自己......

欢姐觉得这流言大概可以相信了。

想象一下王和孤韵两道雪白身躯在床上纠缠的画面,欢姐急忙低头捂住鼻子,免得等下可能流出的鼻血会被王看见。

对面的唐银打了个寒颤,略有警觉的抬头看向欢姐:“我感觉你刚才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

欢姐急忙放下遮掩口鼻的手掌,一脸真诚的看向唐银:“没有,哪能啊。”

“真的没有?”唐银一脸的狐疑,根本不信。

“真的!”欢姐笑着说道,努力将那一点点的小心虚藏在心底最深处。

“算了,不跟你纠缠了。”唐银坐起身,捧起茶杯轻嘬一口:“最近黑市发展的如何,需要什么支援吗?”

一说到工作,欢姐立马正经了起来,回到了女强人模式:“最近黑市的发展势头不甚理想,因为这两年我这边的发展势头太快,已经遭受到了多家其它城市黑市掌控者的抵制了,从我这边挖走了不少大客户,这几个月黑市的成交量一直在下降。”

“这样啊......”唐银盘腿坐在躺椅上,从茶几上拿起一块糕点慢慢咀嚼着,帮欢姐思考着破局方法。

如果是动用杀戮之都的力量这些困难将不再是困难,没有人能够在杀戮之都的暗杀下活下来。

但这些黑市的经营者或多或少都和当地的城主或者星罗帝国的高层有关系,唐银现在还不想惊动他们。

现在侵蚀星罗帝国的计划只在暗中进行,唐银还不想过早的就将这一切暴露在星罗大帝的面前,以免引起星罗大帝的警觉。

现在,该怎么找一个不会被人怀疑的方法帮欢姐解决这次的困境呢?

可是等到嘴里的糕点咀嚼干净,唐银依旧还是没有想到破局的办法。

拍掉手上的糕饼屑,唐银伸手入怀,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放在欢姐面前,既然以势压人做不到,那么就直接以钱压人吧。

“持有这块令牌,你可以到本地的‘昊蓝商会’处每年拿去不超过两亿额度的金钱......”

剩下的话不用唐银多说了,欢姐已经明白了。

要知道她的这个黑市每年的交易量也才不到一千万左右的数额,再加上有这每年两亿的金钱支持,她完全有把握打破其余黑市的包围圈,并且不断的蚕食其它黑市。

五年,最多五年,她有把握能够拿下星罗帝国内八成的黑市份额,成为一家独大的存在!

放下令牌,唐银再次伸手入怀:“除了这个,还有......”

可惜话还没说完,就从窗户处传来了一阵争吵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从怀里拿出手,唐银赤脚走到窗前,微微打开窗户向外看去。

小楼对面,一位在街边摆摊的摊主正与几人发生争执。

只听了几句,唐银就已经差不多了解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这个摊主卖了一件货给这几个人,等几人东西到手后发现东西并没有摊主说的那样神奇,于是回来找摊主理论,认定摊主卖的是假货,没想到摊主却并不承认,甚至还说几人眼力不行,在黑市里活该被骗。

就这样,双方一来二去的就吵了起来,然后,唐银就看着他们动起手来,最后,被黑市的执法者卫队带走。

“你们这......”唐银侧脸看向了一旁跟过来的欢姐,黑市竟然还卖假货,这和上一辈子看到的小说里描写的不一样啊。

欢姐看了一眼被执法队带走的几人,笑着说道:“这种事在黑市里很常见,一般每天都会有好几次。”

唐银愣愣的看着欢姐,正常?好几次?你把我上辈子对小说里黑市的憧憬还给我啊!

摇摇头,将那些逗比的思绪甩出大脑,唐银关上窗子,回到了躺椅上。

“有人在黑市里卖假货,难道你们这些黑市的管理者就不管管吗?”

欢姐摇头,语气颇为无奈:“没法管,毕竟这就是黑市里的潜规则,考验的就是买家的眼力,别说是那些摊贩,哪怕就是我们这些管理者开的店铺里都有不少假货,在黑市里,这些假货的份额占据到接近三成,怎么管?除非整个黑市不想开了才能管住。”

唐银皱着眉,他没想到黑市竟然会是这个样子,某些事情竟然潜移默化中成为了潜规则。

一旦某些事情成为了潜规则,再想管理就根本来不及了,只能任由其发展,肆意壮大。

咬着大拇指,唐银思索了一下之后突然注意到了一件刚才忽略的事情,如果事情真的如自己想象的那样,那么欢姐现在面临的困局直接就可以迎刃而解。

“欢姐,黑市里一般发生争执都是如何处理的?”

听到唐银的问题,欢姐回忆了一下说道:“一般都是由执法队将双方带到执法处协调解决,不过在协调的时候执法队都会有意识的偏向卖东西的一方,毕竟对方一般都上交了高额的经营费。”

“那如果受骗的一方不满意,并且和执法队发生了冲突会如何?”唐银看着欢姐,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

“那当然是看对方的等级如何,是否能够打得过,如果能够打得过都会直接镇压,如果打不过一般都会用大量的赔偿让对方满意。”

就在这个时候,欢姐忽然看到唐银嘴角的笑容,直接反应了过来:“王,您是要......”

“没错!”

两人相视一笑,异口同声的感叹道:“黑市,好危险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又回到了上古我又回到了上古天妖火|玄幻常规版:身怀无数顶尖神功秘法却没有灵气修炼的方烨,意外的从末法时代回到了灵气充裕的上古时代。 “我是谁?” “我在哪儿?” “难道……我要开挂了?” 正式版:辉煌的盛世、激昂的战歌,与谜一般的落幕谱写着上古的神秘传奇。 从末法时代离奇回到上古的方烨,就像是墨一般,点乱了这美丽又悲壮的画卷,也逐步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太古的遗迹,神秘的女帝,诡异又相近的历史,神秘又可怕。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唯有一剑!” ——方烨!
  • 猎魔的世界猎魔的世界古河.CS|玄幻朝廷要犯逃到了一个偏远小城,然而这个小城迎来的不仅仅是逃犯。
  • 毁灭世界系统毁灭世界系统弃之道|玄幻毁灭,毁灭,毁灭,此书绝无积分。绝对无敌版和我一起毁灭世界吧。QQ:1040573487
  • 我有神殿我有神殿龙轩凯|玄幻天才1道:“我家很有钱!”龙凯道:“我有神殿!”天才2道:“我家很多灵器!”龙凯道:“我有神殿!”天才3道:“我家丹药多!”龙凯道:“我有神殿!”众天才恼恨道:“你除了它有什么,你找抽是吧!”龙凯幽幽的道:“我是神你们有意见,那啥,什么罗王把生死薄拿来!”
  • 《天使之恋》《天使之恋》sun|玄幻你真的想要知道内容吗?那就赶快过来看看吧!
  • 秦宁传秦宁传青涩竹|玄幻天赋被夺走,沦为平庸的人,修炼最简单的滋润之法,竟然可以重塑灵海……秦宁再次走上了修炼之路。
  • 远古上界远古上界执笔落繁华|玄幻天云大陆上一个普通人一次偶然得到远古【天帝丹】,强势崛起之路上遇到了天云大陆千年来最为混战的时刻,十大世家与皇族的惨战中且看丁引如何强势崛起,如何义薄云天,而后搅乱天下,破开天云大陆的千古之谜,天云大陆哗然大变,远古的尘谜一点点的被丁引撕开一道缝隙,直到踏进远古上界,续写自己的辉煌。==========================================《远古上界》很需要每一个读者的支持,在这里拜求大家多多收藏。普通读者qq群:185290843(验证为起点昵称)推荐战斗qq群:91806964(验证为投推荐票记录)
  • 武灵仙踪武灵仙踪孤独紫梦|玄幻仙境,世间修行者皆为之狂热,修炼无情,有人龙争虎斗,有人做乱世英雄,霎时血流成河。大致名门大派,小到小家势力,明争暗斗。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大陆里,他能否成就辉煌?他渴望实力,总有一天,他会凌驾于所有人之上!
  • 三世灵魂三世灵魂魂雾|玄幻幽月大陆,宗门林立,以武为尊!神秘遗孤,旷世机缘,命运枷锁!保守心中的热血,悟法、道,堪片虚,成就一代传奇!
  • 修罗人皇修罗人皇七步成书|玄幻吾等地狱浴血归,天下再无阻路人。本是帮助我,给我功法的夏夕,为何会要我性命,我欲弄清全部真相,任何阻我之人,我定要灭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