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5章 待会儿再收拾你

“问过了,我哥同意了,所以我才来找你玩儿,我就认识你一个人,你不能丢下我。”

他可是磨了好久,才被放出来的。

出来时,他哥还告诉他,要是敢给阿姐找麻烦,一定宰了他。

宣枍弦不满:他像是那种不听话的人吗?

“只要你听话,我不会丢下你的!”

归初好笑,把他轻轻扶起来,就往外面走去。

天色不早了,他们总不能在这里过夜吧!

归初带着宣枍弦走到离宫门不远处的凉亭里,突然有些停顿。

宣枍弦暗道不好,连忙往她身上倒去,嘴里还念念叨叨的,一副虚弱的样子。

“……”

装!

归初好笑的睨了他一眼,她本是想将他安顿在客栈里去。

但见他这幅模样,虽有作假成分,但到底是受了伤。

想着想着,天上突然传来“轰隆”一声。

归初往天上瞅了瞅,一滴斗大的雨水落在脸上。

归初抽了抽眼角,心里嘟哝了两句。

可真是及时雨啊!

想到这小子身上的伤,归初赶紧架着他往宫里去。

——而此时,玄都宫——

容倾流坐在主座上,瞧了眼正在走神的无歌。

“离泱教的可还好?”

“啊……”

无歌眨了眨眼,仔细地思索了一番,随即点了点头。

“离泱大哥教的很好!”

虽然她现在小腿儿还打着颤……

“那就好好学……”

容倾流喝了口茶,见外面下雨,蹙了蹙眉。

“又跑去哪了?”

无歌闻言抽了抽嘴角,连忙回答。

“今日小姐去了云寰殿,就没回来……”

她还以为小姐一直在君上那里呢!

容倾流皱眉,朝鹤仪点了点下巴。

“备好姜茶,再让人去外面找找,带件披风,带把伞,莫要让她着凉了。”

“是!”

鹤仪为自家主上的体贴鼓了鼓掌,连忙点头,向外走去。

鹤仪向禁卫招了招手,正欲出门去找。

却见自家娘娘和一个男子“搂搂抱抱”地进来……

鹤仪眉骨一跳,但还是快步迎上去。

“娘娘!您回来了!”

无歌听见动静连忙走到门口,见她一身都湿透了,有些担忧。

“小姐……”

归初将枍弦交给无歌,又替他试了试额上的温度,有些焦急。

“将小少爷带到偏殿去,好好照顾,另外赶紧去找御医,替他治伤。”

本就有伤,又淋了雨,免不了要发热。

这小子虽然从小练武,但身子骨也不怎么好,还是得多多留意。

“好!”

待她说完,无歌连忙扶住宣枍弦,向偏殿走去。

归初一转身便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容倾流将她揽入怀中。

“去准备热水!”

待鹤仪走后,归初抱住他的腰,想要说话,却被容倾流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沐浴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归初撇了撇嘴,不敢再开口。

鹤仪端着姜茶进来,想递给归初,却被容倾流自然而然地接了过去。

他先是喝了一口,试了试水温,再舀了一口,放在归初嘴边。

归初心里想的是两口就可以喝完的东西,见他这般贴心,自然也就矫情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了进去。

一个小宫女进来,在鹤仪耳边说了一句,鹤仪打发了她。

同类热门
  • 别想拿我当旗子——小细作的逆袭别想拿我当旗子——小细作的逆袭洛爻|古言好端端的艺术生,因为一个梦里的承诺诡异穿越......真的不能再糟了!然而真的不能再糟了么......穿越后的身份尴尬,醒来莫名其妙就变成了戴罪之身不说,还要替这具新身体完成任务.......其实真的还可以再糟几毛钱儿的......冷面王爷你以为你是谁?这个国度帅哥多得是,本姑娘不愁嫁!
  • 长安有时归长安有时归后作尘|古言北翼开国之时大学士魏卿曾经在史书中记下,南有一木,名曰栖凰,乃北翼国之神树,神树能护北翼百世太平。 百世已过,北翼历代君王人人自危,为了使国家免于战乱,只能采用和亲的方式与三国和平相处。 时北翼一千三百六十一年,玄德帝登基,大赦天下,派左将军慕容弋护送九公主羽卿亦和亲南翼国。 东翼南翼北翼三国暗地纷争不断,唯有西翼国主不愿卷入纷争,却不得不卷入这场天下之争。
  • 千骑归之女将轻狂千骑归之女将轻狂漪茗|古言一朝穿越便亲人离散,陷于权谋。 在这个特殊的世界,她筹谋天下,力挽家族于危亡;群雄逐鹿,她护国于战场,誓死守护国土。一路走来,不想上古四国的背后却是一个更变化莫测的境域…… 跌跌撞撞中碰到了腹黑深情的他…… 他说:“纵黑夜孤寂,白昼如焚,永伴汝在侧…”
  • 疯妃有毒疯妃有毒铜板儿|古言阴差阳错咬了个王爷,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但是王爷,您这腿是认真的吗? 说废就废了? 她发誓!她真的没有用上吃奶的力气! 但是她疯起来真的控制不住力气啊! 所以,是她欠他的,她要还,但,怎么把自己就赔进去了? 好歹也是一国公主,金枝玉叶的!不仅要替他遮风挡雨,还要替他挡桃花? 王爷,皇城很乱,本妃很忙!
  • 捕影者捕影者若兮|古言那么多帝王将相,谁都写腻了,小人物也能改变历史!整天王妃王后,权谋后宫争斗,看也看腻了,还不如看看平凡百姓的生活。她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她又不是普通的医生,她能看到人灵魂的颜色。他是命运的捕风者,他无声无息……元末明初,风云变化,他们的命运在历史的洪流中被淹没,又在历史的洪流中,闪烁着他们微弱又精彩的光芒……一次又一次的相遇,一次又一次的错过,岁月在历史的洪流中不留任何痕迹,而她们终究会迎来自己的人生……
  • 韵生我心轩飞于天韵生我心轩飞于天微爱凯|古言“这是哪啊?你又是谁?我的手机呢?我的电脑呢?我的衣服呢?”“你说的内些东西应该都在内个黑色的东西里,至于衣服,我帮你换了”夜轩辰对于慕韵沁的问题只挑了后面两个回答,慕韵沁本来听说她的手机和电脑都在就松了一口气,可听到后面的话她就炸了“你这个大色狼”“韵沁,你别离开我,你别走,韵沁!”他伤心欲绝,怀中的人微笑离去……“哎呀!”“姑娘,你没事吧?”夜轩辰着急的扶起被他撞倒的女子说道。“没事没事”女子转身一笑说道,那熟悉的笑容和脸庞,“韵沁……”“韵沁,是你回来了吧!”
  • 玉面琵琶桃花扇玉面琵琶桃花扇mo晓紫|古言一人慵懒肆意的享受最美的时光, 一人乖巧懦弱的听从残酷的安排。 从天堂,到地狱,只在一念之间, 从地狱,到天堂,却需一生祈祷。 就因这一念,慵懒肆意的她,来到不属于她的世界,代替乖巧懦弱的她,用尽一生,从地狱走向天堂。 冷酷?无情?在冰冷的面具下,且让她看看,这个男人的心,是花,是石,还是伪装的温柔。 勾心?斗角?如今,便由她借着这副娇滴身子,笑探众生如何浑身解数唱一出好戏。 不知,茫茫面具下,会否真有一颗心? 一把桃花扇,扇尽天下缠绵风, 一曲琵琶锁,锁尽叵测女人心; 琵琶一曲, 扇一把, 莫待心凉空茶温…
  • 下辈子我不爱你下辈子我不爱你寂潇|古言他是当朝有名的王爷她是当朝无名的小妓下辈子我不爱你
  • 腹黑王爷,王妃要休夫腹黑王爷,王妃要休夫帝都|古言“愿得一人心,鹿车共挽”是民间医女苏宛儿的愿景,她被城府颇深的三皇子算计,从二皇子手中夺走成了其王妃。 两位皇子夺嗣的斗争波谲云诡,宛儿利用神奇的医技帮三皇子脱险。在一次次受情伤之后,宛儿投入了默默爱她的复仇王子南宫聿怀抱,而且离奇身世被揭开。 宛儿利用智慧和神奇的医技,斗败情敌安柔,帮南宫聿复国。又北上乔装入宫,以毒攻毒击败宿敌颜嘉仪。 三皇子和南宫聿都深爱宛儿,互不相让。宛儿该何去何从?
  • 凤昭天下凤昭天下挽清|古言她是命定天女,必登皇位,一统天下,凤昭宫的宫主。四分天下,群雄逐鹿,在这个风云涌起的时代里,她被迫一步一步逼上高处不胜寒的皇位。她站在高位上,坐着冰冷的龙椅上,绝代风华,无人可敌,双眸含水,她笑着对他们说:“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天使,最后的最后,我们都是魔鬼。”他们的羁绊,他们的情仇,他们的爱恨痴缠。物是人非,他们的感情又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