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47章 乞巧七夕,出去透气

乞巧节,又称女儿节,七月初七。

顾月卿的生辰日。

如何也没想到她与君凰竟是同一天生辰,看着君凰妖异带笑的面容,顾月卿觉得仿若有什么东西在心底慢慢滋生,说不透是什么,总归很是奇怪。

他大她四岁,他们是同一天生辰。

君凰唇角微弯,透着一股邪肆,“瞧着你这般模样,好似对本王的生辰在乞巧节这日很是意外?”

顾月卿深深看进他赤红的眼眸,而后收回目光,“是有些意外。”既是对过八字,他当是已知晓两人的生辰是同一日,却不知他当初得知时是怎样的心境,可是也与她一般有着此种说不上来的奇怪感受?

心情有些繁复,“王爷,宴会许还有些时候方结束,我出去走走。”

定定看她一眼,君凰薄唇轻启:“可要本王随你一道?”

“不劳烦王爷,让秋灵陪着我便可。”

“如此也好,宫中路道复杂,切莫走远。”赤红的眸子又扫一眼一直站在身后的秋灵,“照顾好你家主子。”

秋灵拂身,“是,王爷。”

待顾月卿领着秋灵从侧门走远,君凰方收回视线。微微敛下眼睫,桌上酒樽在手心打转,无人知他在想着什么。

诸如宴会这类,因着时间太长,中途离席如厕的不在少数,是以顾月卿离开,纵是有人瞧见,却也没觉着有什么奇怪。

周子御晃着他的桃花扇,看君凰一眼,若有所思。

景渊待倾城公主,似乎远比他认为的要特别。

早前倾城公主拦着景渊不让他责罚语儿,他多少也能猜得到她的用意。

她想来是在为着景渊着想。

景渊为摄政王,位高权重,这些年又行事乖张,早便开罪不少人。自然,他的威严无人能冒犯,可总归会让人生出些怨言来。

怨言这类,初时不觉如何,若日积月累,早晚会成为隐患。以景渊的性情自是不会将此放在眼里,依旧我行我素,他亦是有能力将所有隐患解决掉,难以有人奈何得了他。

然倾城公主却能为他做到能免则免。

即便她被语儿冒犯,为着不破坏景渊与京博侯府的关系,她竟选择息事宁人。

这位倾城公主,好似也对景渊尤为上心。

纵是仅头一次见面,周子御也大抵能瞧出顾月卿绝非那等会被君凰样貌所惑的肤浅女子,相反,她冷清睿智,聪慧果敢。

她能在皇后提出让她弹奏琴曲时面不改色的以那般态度回绝,不管她所说理由真假,若换作旁的和亲公主,即便有忌讳,也当不会回绝得如此不留余地。

她很有胆色,也吃不得亏,却愿意为景渊做到不计较语儿的口不择言。

*

宴会大殿外没有什么可赏景的地方,秋灵便寻了个宫女问路,而后随着顾月卿往御花园行去。

御花园离此处并不远,不过百步的距离再转个回廊便能到。

路上,秋灵道:“主子,适才听您与王爷的谈话,王爷与您竟是同一日的生辰?”

说完,秋灵又不由得在心底“啧啧”两声,这未免也太有缘了。

顾月卿脚步微顿,“嗯。”而后不再言语继续往前走着。

憋了一天没说话的秋灵却停不下来,一边打量这君临皇宫一边道:“主子,这君临的气候比起天启来似是要好上不少,瞧着沿途的花开得多好。”

走到一处蜿蜒横过荷塘的长廊,看着周围盛开的荷花,秋灵又不由赞叹起来:“这君临皇宫的布置还真不错,亭台楼阁花鸟虫鱼一样未少,再看看摄政王府,阴沉沉的,若非有那一大片的竹林衬着,怕是更冷清。”

顾月卿忽而想到那夜闯入的地方,像是君凰的常居之处。

月色微暗,顺着那条长廊走着时,她亦能隐隐看到周遭景象。那是一处很大的院落,格局怕是不比这御花园小多少,纵是看不真切,她也能闻到夜间散发出来的花香。

以她闻可识万毒的本事,自是一嗅便知那处花草种类繁多,还多为难寻的草药花木。

“这番言辞,现下仅你我二人说说无妨,切莫在旁人面前提及。”

秋灵面色微凛,“是,主子。”

自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摄政王权倾朝野,若她与主子当着旁人的面数落摄政王府而夸赞皇宫,难保不会有人借此发挥,道摄政王有不轨之心。

虽则以摄政王的权势威严,便是有此传言也奈何不得他,但天下悠悠众口,总是堵不住的。

摄政王是护国护民的战神,他可嗜血凶残,可杀人如麻,却不可有不臣之心,悖逆之举。

只是……“主子,近来您好似对摄政王尤为上心。”她其实还想问自家主子可是已决定好要与摄政王好生过日子。

若真是如此,她必举双手双脚赞成。主子有一日会夺回天启皇权,终将是要与他国合作,既是如此,何不直接让摄政王出手相帮?

一则,两人是夫妻。

二则,摄政王权势贵重,由他相帮,胜过与天下任何人合作。

以摄政王之能,配以主子的本领势力,强强联手,岂非天下无敌?

如此既能报仇夺权,还可好好过日子,夫妻举案齐眉相互扶持,多好?

啧啧,越想,秋灵越觉得此法可行,既然主子对摄政王不排斥,摄政王也没有传言那般凶残骇人,她定要好生促成他们的事。

还不及秋灵多想,顾月卿便停下,略显郑重的对她道:“秋灵,王爷终究与我拜过天地,而今我们是夫妻,你敬我为主,必也要敬他为主,即便有朝一日我回天启与他再无瓜葛,你亦要如敬我一般敬他,可明白?”

秋灵有些愕然,转而就是心底一喜,她就说主子待摄政王是不同的,瞅瞅,她还什么都没说呢,这就给护上了。

还有方才在大殿上,主子容不得旁人说摄政王半句不是,跟在主子身边五年,还头一次见她如此维护一人。

“主子且放心,属下明白。”

只要摄政王不对主子不利,她如敬主子一般敬他又有何妨?

走过长廊,两人寻一处凉亭坐下。

方落座片刻,还未怎么看这四下景致,便有一讨厌的人也出现在凉亭。

“末将见过倾城公主。”

看着突然出现的赵邵霖,秋灵暗骂一声,阴魂不散!现在连看风景的心情都给破坏了。

顾月卿凉凉抬眸,“赵少将军作何会在此处?”

她这般高高在上的质问语气让赵邵霖很是不喜,“宴会烦闷,末将便出来走走,怎地倾城公主来得,末将却来不得?”

顾月卿眸光微冷,“看来赵少将军是忘了本宫早前在宫门外说的那番话。”

彼时不远处的假山旁,君凰一袭暗红色长袍立在原处,正朝着凉亭这边看来。

眸色赤红如血。

他身后不远处正有一人朝他而来,却是身着凤袍的孙扶苏。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逍遥杀手梦逍遥杀手梦北冥殇羽|古言洁白的婚纱,手捧着鲜花,美丽的像童话。呵呵,那是梦。
  • 邪王侍宠逆天妃废材小姐逆天记邪王侍宠逆天妃废材小姐逆天记辰陌颖|古言简介:她,二十一世纪最危险的天才杀手,200多个国家对她颁发了顶级追杀令。她无所畏惧,依旧我行我素。然而因为一次撕心裂肺的背叛,让她成为了北漠国的一大笑话——一个令人啐弃的丞相府的废柴九小姐?!笑话!她堂堂天才杀手,怎么可能这般废材?且看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走向大陆巅峰!!!他,传说中的靖王殿下,冷酷无情,嗜血狂魔,却又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听闻他自生下便身有剧毒,凡是接触到他的人都必死无疑,就连他的母妃,也在他生下后与世长辞了。他以为自己将孤独终生,直到她的出现,打破了原本平静的他,他爱的痴狂,爱得不可理喻,她生死相依,白头偕老。。。。。。
  • 凰商凰商慕春秋|古言谭家大小姐绝对是浠水城最出色的女子,把谭家小小的裁缝铺做成了大绸缎庄。 都以为她是一介布衣,却不想,小小的一个她却是赤月皇族的命脉。 嫁给风流尹少,是为了尹家的势力,可是说好了婚后的一纸休书却迟迟拿不到手。 精心计划的谋取江山之路却老是因为这些男人屡屡受挫,她算计了天下,却没算到他们……
  • 绝宠法医王妃绝宠法医王妃春衫|古言身为21世纪的首席法医官,谢玲珑从来都不相信自己也会中头彩玩穿越。但事实证明,这不止是穿了,而且是一穿悬案缠上身!陷害?她淡定自若;刁难?她游刃有余,专业在手,谁能奈何?然而铁血如她,可唯于情,却偏偏缴械投降。无心出言,却惹恼了个腹黑王,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把他装在心里,再也放不下。一路披荆斩棘,她从未言败,可当他邪魅一笑,圈她入坑的时候……“爱妃,你还跳得出来么?”【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火舞大清火舞大清富察格格|古言傲然的站在了天宫之中,看尽了人世间的锦绣与繁华,万里山河,从盛世到败落,从愤怒到悲哀,三百年已过,争来争去最后又得到了什么呢,一切的一切不过是空虚幻一场罢了,重活一世,看他们如何纵横大清,扭转乾坤…… 但是,当他们遭遇了梅花烙、还珠格格、新月格格的时候,又会如何了呢,面对一群脑残,他们又如何能够容忍呢…… 本书涉及了琼瑶奶奶的故事,如果有雷同,实属正常现象。 继上官无敌《都市聊斋》之后的业余之作
  • 王妃轻点撩王妃轻点撩似梦非梦|古言二十一世纪国际刑警,却在执行任务时被人所杀而穿越为镇国将军庶出二女儿。为替师傅报仇,她隐藏实力深入虎穴,做了承王妃。珠胎暗结时,却不想承王终是为其兄,负弃她……追妻之途披荆斩棘。失而复得,为护妻子周全,他终是下决心谋位……【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王爷相公你傲娇了王爷相公你傲娇了何云娟|古言新婚之夜,她杀了和她拜堂的公鸡充饥,引发火灾,圆房之夜,她指着他,“你敢碰我试试!”他邪笑一声,“试就试!”人前,他宠妾无度,人后,他爱妻如狂,她仰望苍天,欲哭无泪,“老天爷,你劈死我吧!”“想死?乖乖,把你的银子留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倾城倾国:邪王心尖宠倾城倾国:邪王心尖宠右耳离人|古言她,25世纪的金牌杀手,在一次任务中葬身,重生到了一个将军府废材嫡女身上,看她如何翻身。他,无人能敌的冰山王爷,他遇见了她,并发誓要让她爱上他,看他如何追到她,把她宠上天。
  • 铁血枭妃:战神王爷,无限宠铁血枭妃:战神王爷,无限宠王阳瑾|古言一朝重生,封湉只想守住曾经失去的一切。 那个护了她的一世的男人,便是她要保的第一人。
  • 平凡女穿越奇缘平凡女穿越奇缘快乐y继j续|古言什么?来自未来时空的17岁少女姚凝雪她的房间可以通往古代,而且是在皇宫,她可以从皇宫的每个地方回到自己的房间。哇,我的房间居然可以跑到古代去而且一去就在皇宫,呵呵想我连北京故宫都没有去,居然可以去古代游玩,哈哈在梦里都能笑醒。且看17岁少女在古代做了一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