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7章 乞巧七夕,出去透气

乞巧节,又称女儿节,七月初七。

顾月卿的生辰日。

如何也没想到她与君凰竟是同一天生辰,看着君凰妖异带笑的面容,顾月卿觉得仿若有什么东西在心底慢慢滋生,说不透是什么,总归很是奇怪。

他大她四岁,他们是同一天生辰。

君凰唇角微弯,透着一股邪肆,“瞧着你这般模样,好似对本王的生辰在乞巧节这日很是意外?”

顾月卿深深看进他赤红的眼眸,而后收回目光,“是有些意外。”既是对过八字,他当是已知晓两人的生辰是同一日,却不知他当初得知时是怎样的心境,可是也与她一般有着此种说不上来的奇怪感受?

心情有些繁复,“王爷,宴会许还有些时候方结束,我出去走走。”

定定看她一眼,君凰薄唇轻启:“可要本王随你一道?”

“不劳烦王爷,让秋灵陪着我便可。”

“如此也好,宫中路道复杂,切莫走远。”赤红的眸子又扫一眼一直站在身后的秋灵,“照顾好你家主子。”

秋灵拂身,“是,王爷。”

待顾月卿领着秋灵从侧门走远,君凰方收回视线。微微敛下眼睫,桌上酒樽在手心打转,无人知他在想着什么。

诸如宴会这类,因着时间太长,中途离席如厕的不在少数,是以顾月卿离开,纵是有人瞧见,却也没觉着有什么奇怪。

周子御晃着他的桃花扇,看君凰一眼,若有所思。

景渊待倾城公主,似乎远比他认为的要特别。

早前倾城公主拦着景渊不让他责罚语儿,他多少也能猜得到她的用意。

她想来是在为着景渊着想。

景渊为摄政王,位高权重,这些年又行事乖张,早便开罪不少人。自然,他的威严无人能冒犯,可总归会让人生出些怨言来。

怨言这类,初时不觉如何,若日积月累,早晚会成为隐患。以景渊的性情自是不会将此放在眼里,依旧我行我素,他亦是有能力将所有隐患解决掉,难以有人奈何得了他。

然倾城公主却能为他做到能免则免。

即便她被语儿冒犯,为着不破坏景渊与京博侯府的关系,她竟选择息事宁人。

这位倾城公主,好似也对景渊尤为上心。

纵是仅头一次见面,周子御也大抵能瞧出顾月卿绝非那等会被君凰样貌所惑的肤浅女子,相反,她冷清睿智,聪慧果敢。

她能在皇后提出让她弹奏琴曲时面不改色的以那般态度回绝,不管她所说理由真假,若换作旁的和亲公主,即便有忌讳,也当不会回绝得如此不留余地。

她很有胆色,也吃不得亏,却愿意为景渊做到不计较语儿的口不择言。

*

宴会大殿外没有什么可赏景的地方,秋灵便寻了个宫女问路,而后随着顾月卿往御花园行去。

御花园离此处并不远,不过百步的距离再转个回廊便能到。

路上,秋灵道:“主子,适才听您与王爷的谈话,王爷与您竟是同一日的生辰?”

说完,秋灵又不由得在心底“啧啧”两声,这未免也太有缘了。

顾月卿脚步微顿,“嗯。”而后不再言语继续往前走着。

憋了一天没说话的秋灵却停不下来,一边打量这君临皇宫一边道:“主子,这君临的气候比起天启来似是要好上不少,瞧着沿途的花开得多好。”

走到一处蜿蜒横过荷塘的长廊,看着周围盛开的荷花,秋灵又不由赞叹起来:“这君临皇宫的布置还真不错,亭台楼阁花鸟虫鱼一样未少,再看看摄政王府,阴沉沉的,若非有那一大片的竹林衬着,怕是更冷清。”

顾月卿忽而想到那夜闯入的地方,像是君凰的常居之处。

月色微暗,顺着那条长廊走着时,她亦能隐隐看到周遭景象。那是一处很大的院落,格局怕是不比这御花园小多少,纵是看不真切,她也能闻到夜间散发出来的花香。

以她闻可识万毒的本事,自是一嗅便知那处花草种类繁多,还多为难寻的草药花木。

“这番言辞,现下仅你我二人说说无妨,切莫在旁人面前提及。”

秋灵面色微凛,“是,主子。”

自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摄政王权倾朝野,若她与主子当着旁人的面数落摄政王府而夸赞皇宫,难保不会有人借此发挥,道摄政王有不轨之心。

虽则以摄政王的权势威严,便是有此传言也奈何不得他,但天下悠悠众口,总是堵不住的。

摄政王是护国护民的战神,他可嗜血凶残,可杀人如麻,却不可有不臣之心,悖逆之举。

只是……“主子,近来您好似对摄政王尤为上心。”她其实还想问自家主子可是已决定好要与摄政王好生过日子。

若真是如此,她必举双手双脚赞成。主子有一日会夺回天启皇权,终将是要与他国合作,既是如此,何不直接让摄政王出手相帮?

一则,两人是夫妻。

二则,摄政王权势贵重,由他相帮,胜过与天下任何人合作。

以摄政王之能,配以主子的本领势力,强强联手,岂非天下无敌?

如此既能报仇夺权,还可好好过日子,夫妻举案齐眉相互扶持,多好?

啧啧,越想,秋灵越觉得此法可行,既然主子对摄政王不排斥,摄政王也没有传言那般凶残骇人,她定要好生促成他们的事。

还不及秋灵多想,顾月卿便停下,略显郑重的对她道:“秋灵,王爷终究与我拜过天地,而今我们是夫妻,你敬我为主,必也要敬他为主,即便有朝一日我回天启与他再无瓜葛,你亦要如敬我一般敬他,可明白?”

秋灵有些愕然,转而就是心底一喜,她就说主子待摄政王是不同的,瞅瞅,她还什么都没说呢,这就给护上了。

还有方才在大殿上,主子容不得旁人说摄政王半句不是,跟在主子身边五年,还头一次见她如此维护一人。

“主子且放心,属下明白。”

只要摄政王不对主子不利,她如敬主子一般敬他又有何妨?

走过长廊,两人寻一处凉亭坐下。

方落座片刻,还未怎么看这四下景致,便有一讨厌的人也出现在凉亭。

“末将见过倾城公主。”

看着突然出现的赵邵霖,秋灵暗骂一声,阴魂不散!现在连看风景的心情都给破坏了。

顾月卿凉凉抬眸,“赵少将军作何会在此处?”

她这般高高在上的质问语气让赵邵霖很是不喜,“宴会烦闷,末将便出来走走,怎地倾城公主来得,末将却来不得?”

顾月卿眸光微冷,“看来赵少将军是忘了本宫早前在宫门外说的那番话。”

彼时不远处的假山旁,君凰一袭暗红色长袍立在原处,正朝着凉亭这边看来。

眸色赤红如血。

他身后不远处正有一人朝他而来,却是身着凤袍的孙扶苏。

同类热门
  • 娘子又瘦了娘子又瘦了恐怖如思|古言九头身超模玻尿酸过敏不幸飞升… 醒来肿成了二百斤的胖纸?! 这肥让我怎么减? 美男让我怎么泡? 但有一点,妖艳贱货我见一个打一个,胖拳绝不手软! 等我瘦成闪电,让尔等凡人嫉妒到原地自曝!
  • 邪君盛宠刁蛮女邪君盛宠刁蛮女一克金元宝|古言一朝穿越某女见某妖艳男子,惊叹之余说道:“祸害,真是祸害,为了避免天下少女相互残杀,我收了你吧!以解救众生。”某男,听完,脸色难看至极,看着某女说道:“丑女想的美,本邪君可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其是你想收就收。”片段二,某妖艳男子,当众人的面看着某丑女宠溺地说道:“娘子,天色已晚,我门回去休息可好?”某女微微一笑,说道:“你是谁啊!我一丑女怎么呢过配你天下美男,我看你是认错人了。”某女话音未落,某男直接伸手抱起某女,离开。留下众人一脸惊愕。
  • 霸道邪王,掩妆太子要出嫁霸道邪王,掩妆太子要出嫁惊世血眸|古言连载新文《挽心记,王的薄凉冷妃》http://novel.hongxiu.com/a/1332634/求调戏,美人儿们酷爱来吧~*他是天启国人人爱戴的墨邪王殿下。魔域第一美男,容貌绝色,气质绝佳,富可敌国。她是天启国人人唾弃毫的废材太子。性情木讷,容颜丑陋,懦弱不堪,如人偶一般。当女扮男装太子遇上绝世无双皇叔时,究竟会是怎样的风华万世?*她本是二十一世纪顶尖杀手,却离奇穿越。初次见面,他步步紧逼,直至墙角,一双邪魅的魔眸盯着她。她看着眼前绝世的面孔,故作淡定“皇叔,虽然你长得绝世无双但侄儿不喜欢男子。”再次见面,他保她护她帮她,为她惩罚恶臣,插手朝堂,权利滔天。*当次次舍身相救,每每宠溺柔语,她的心不自觉沉沦了,沉沦在他无懈可击的柔情下。久别重逢,她一双绝世的美眸闪着光芒,声音如珠落玉盘,字字敲在他心上“我好像爱上你了。”俊美如俦,绝姿似仙的男子勾起邪魅的笑容,一把将她拉入怀里,轻轻在她耳边喃语“怎么才爱上,你可知我早就爱上了……”*但……当她为他遍体鳞伤时,他却对着别的女人温柔宠溺。当梨花树下他温柔的搂着别的女人时,她感觉心在渐渐冰冻,眸中纵使有着千万般痛苦也无济于事。当他温情的握着别的女人的手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感觉那颗冰冻的心支离破碎,疼得令人不能呼吸。她忍住心中的苦涩“你告诉我……你究竟想怎么样……”她满眼血红,眸中满是凄凉,昔日说爱她的人呢?昔日说要护她一生的人呢?难道真的是她太傻了么?“再也不见。”声音淡漠如水,寒冷如冰,仿佛他们从未有过曾经。他说的云淡风轻,她听的心如刀割。她捂住胸口,后退数步,面色苍白。她满目凄凉的看着手中握着的火红色琉璃珠,五指慢慢张开,任凭那火红色的珠子滚落在地。扬起一抹惨然的笑容,看着那张绝世的面孔,无尽的沧桑涌进心口“愿我们再也不见,另外祝你……新婚幸福。”转身,冷风吹着衣带丝绸,玄绫飘在空中,艳紫满天,一瞬间带走无数凄凉与痛苦。她转身,他闭眼。迷雾重重,究竟是谁在痛心?
  • 蛇从天降撞王子蛇从天降撞王子芊芊玥子|古言人家穿越回去要么是富家公子千金小姐,要么是知府王爷王妃,咱们的女猪脚穿越回去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条蛇,而且还是条白蛇!?变白蛇就算了吧,她来到了一个在历史上都莫须有的国家又是肿么个情况?
  • 我才是正室我才是正室带巴斯蒂安|古言我才是正室,这个家还由不得她们那么嚣张,即使,即使到最后他还是不爱我……
  • 三世情丝难断三世情丝难断莯筱|古言三生三世的爱情,弥足珍贵。那几世,他不放手的追逐。她不疲乏的拒绝。这一世,失去了记忆的她,是否能爱上他。这一世,记忆一点点恢复的他,是否还能不放手,是否能让她爱上自己。“沈墨渊,爱了我三生三世你不累吗”“秦妍,拒绝了我三生三世你不烦吗“”
  • 天鹄书院天鹄书院赏饭罚饿|古言梅雨时节,屋外雷声阵阵,奚画站在窗边,托腮看着雨滴沿屋檐落下。忽然,她想到什么,转身行至门口,嚯地将门拉开。外面蹲着的那人,和他身侧蹲着的黄狗齐刷刷抬起眼来看她。“……你在作甚么?”关何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淡淡道:“看门。”“我家有狗。”后者想了许久,方正色道:“一条不够。”--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邪帝宠妻:腹黑大小姐邪帝宠妻:腹黑大小姐午小夜|古言一次森林相遇,一次拍卖相遇,一次墨湖相遇,让天赋异禀的他遇见了国色天香的她,一点一滴的相知相守相遇,从光明大陆到神之殿,她与他……
  • 再回眸忆如初再回眸忆如初by仪儿|古言灵犀国国主听进大臣言论,欲娶奚落国公主为后,成就联姻。当朝太医南宫正贤为救自己的外甥女,禀明国主其早有婚约,乃是自己的徒儿单君翊。灵犀国国主不喜强人所难,故下令赐此良缘。单君翊心念亡妻,不予接受,但当他听说,此公主乃是亡妻妹妹时,不想她和她姐姐一样红颜薄命。故无奈签下了契约婚姻。奚落国公主离殇初入灵犀国便遇上了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小王爷铭扬,铭扬知其婚姻不实,便和离殇越走越近。离殇当起了众人的红娘,帮单君翊拉线毒女石嫣嫣。单君翊依旧难忘离眸,一心为其报仇找出凶手。众人为了帮他解开心结踏上了一段捉拿幕后真凶的悬疑之路。案件四起,杀手不尽。待到一切恢复平静,再次回眸,谁才在他(她)的心底~
  • 帝宫东凰飞帝宫东凰飞路菲汐|古言她是天下人眼中的恶毒妖妃。大婚之日抢了别人的丈夫,入门第一天吓晕夫君的小妾,追着自家男人去青楼惊掉一地眼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