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言谢谢你,钟情我

第42章 游戏,开始了

“因为我看到你恶心。”秦慕锦忍住胃里不断泛上的酸水,抢在江念何前面回答。秦慕锦不想让江念何说出自己因为何峻安的纠缠,PTSD加重。

“阿锦,你说什么?”何峻安一脸不可置信。

“何峻安,当初你逃婚,ok,我就当生命里从来没出现你这个人,本以为我放下了,我们就可以好聚好散。可你呢?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日子你一直派人跟着我,罗松手底下的人,我不是不清楚。当初你想走,那现在就别回头,我们之间真的不可能了。你每一次出现,我就看到外婆的脸在晃来晃去,所以,求你,离我远一点。”秦慕锦在哀求何峻安远离自己的生活。

何峻安没有任何表情地转身离开,不知喜怒。

何峻安拎着手里的盛记小笼,上车,不说话,慢条斯理地吃完两屉小笼,卡宴皮革的气味和小笼肉汁的味道混在一起。

“罗松,换个生面孔跟着阿锦。”

“峻子,小锦她……”

“罗松,我放不开她,一辈子也放不开,更不能让她跟江念何在一起,没了阿锦,我的人生就没了希望,你懂吗?”

罗松一言不发地启动车子。

他又怎么会不懂,没人能在鬼帮挺过五年,大多数人都在执行任务中死去,小部分人活着,却如同行尸走肉。在鬼帮,能做的只有听从老爷子的命令。你不能有自己的思想,不能自己做决定,不能爱人,只能恨人,更不能离开,所以存活下来的那一小部分也会选择自杀,但依旧有源源不断的人代替死去的人继续冲锋陷阵,然后走向悲剧的结局。

何峻安能在鬼帮挺过来,一开始是对何劲儒的恨,后来是对秦慕锦的爱,现在是爱而不得的偏执。一旦没了秦慕锦,何峻安生命里就没了光,没了希望,就如同鬼帮其他人一样,只是会呼吸的死人。

何峻安不论是睁开眼,还是闭上眼,全部都是秦慕锦含泪的眼,求他离开她的生活。恍惚间,何峻安想要放手,放秦慕锦自由,可想象着秦慕锦奔向江念何的样子,何峻安又不甘心。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何峻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阿锦,对不起,就算你恨我,这辈子,你也要在我身边。就算死,也要在我的怀里死去。”

罗松通过反光镜看后座上的何峻安眉头紧皱,心里全是不忍,这个少年本该有更好的人生,可上帝之手却一步步将他逼到悬崖,他只能顺从,不能反抗,每一次选择都让他在绝路上越走越远。

“阿峻,计划可以开始了,我给你两个月。”电话里老爷子的声音透过听筒传出。

“不必,一个月就足够。”何峻安不带一丝感情地说。

挂掉老爷子的电话,何峻安对罗松说:

“游戏,开始了。”

罗松的手握紧了方向盘,看着车外飘下的雪花。今天,是S市的初雪,冬天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