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5章 代价

挑眉看了眼男宾客的命根,沈砂言笑得无妄,“那我干脆断了你的根源好了?害怕的,根源。”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你这么做!我能找人弄死你!”

“哦?那好,那我就先下手为强…”用另一只手抵上男宾客的喉咙,她拿着玻璃片的手,渐渐向下滑动着。

“好汉!好汉饶命啊!你要什么?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在男宾客眼里,沈砂言的样子化成了实打实的魔鬼,他拼命恳求着,双腿也到了逞强的极限。

“可以啊~那就脱光衣服让我照一张,我保证你能出名!出大名哦~”

嘴角弯到了耳根,沈砂言的眼里闪烁着男人所不能看懂的东西。但男人很清楚,这东西让他非常害怕。

害怕到后悔,后悔自己手贱!招惹上这么一个不要命的魔鬼!

颤抖着双腿,男宾客的嘴角也抽搐着,他整个人,就差抱上沈砂言的大腿,“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犯了!求你饶我一命!要我当牛做马都可以啊!”

“那也行!你按个手印,我就放过你!”

拿出一张空白的纸张,沈砂言将它递到了男宾客眼前,“别担心我会写什么要你命的合约,你的命对我来说又没有好处。”

“那…那你要什么?”

“你不是说了,做牛做马都愿意吗?那就给我做无偿提款机呗!”

“好…”男宾客犹豫了几秒钟,在命与金钱两方权衡了一下,然后还是觉得命更重要,“我按!不过要拿什么做印泥?”

“血!”

拿玻璃片在男宾客手臂上轻划了一道,沈砂言逮住他没受伤的手,蘸取了一点血后,又用劲往纸上一按。

纸张瞬间就显现出一个清晰的印记,她看了看,满意地点头。

什么叫血的代价?

这就是…

“池佑,放手!”

终于追上前面的两人,董宪辄在电梯口的过道旁,找到了沈砂言的身影。

他第一眼看见的,是池佑猖狂地抓着她的手腕,想强行把她带进电梯,好遂了他淫秽的想法。

只要一想到她会有什么下场,他便怒不可遏。

浑身上下犹如落入了冰窖,不仅自己寒冷,还将周边的空气也一同凝结了下来。董宪辄黑着脸走上前去,二话不说,大力扯开了池佑的手。

沈砂言敏捷地察觉到事态不妙,还未想通董宪辄从哪里来的,她的手指就灵活地将那张白纸偷偷放进了工作裙的口袋里。

“董家大…大少!您这是做什么?我哪里不小心得罪了您吗?”

池佑吃痛地弯曲着身体,他的手被董宪辄强扭着,只有这个姿势,才稍微轻松一点。

“你做了什么!”

“……”不该是她做了什么吗?

池佑心里苦却说不出,就瞪大了眼睛,把墙壁望着。他被洗劫一空就算了,怎么还要被挂上污名?

虽然这污名来得正当,可他始终没有成功啊!

怨念地看向那个一脸懵逼的女人,池佑无话可讲。

这边的沈砂言还处在没缓过来的状态,她见董宪辄如此生气,不自觉地搭上他的手臂,笑得傻气。

“辄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哒?诶嘿嘿嘿嘿嘿…”

笑着笑着,她又有点心虚了。

上一章第264章 7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青春十年:梦醒青春十年:梦醒孙小爽|现言他们相爱,却也不知是何原因,他对她若即若离;她不爱他,他却默默守护,总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心理医生说她有问题,她想说你才有问题,你一家都有问题······
  • 永远不远永远不远木子楠楠|现言有人问过赵伊,若是徐逸辰回来,她们会不会在一起。赵伊笑笑,言,他们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后来,我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回想这一路走来的坎坷。我渐渐相信了男女之间是存在普通这种关系的,而这种关系的默契点就是,心照不宣,两个人装傻到底。原来,这世上还有一种爱是不用明说的。藏在心底。自己知道。足矣。
  • 早安,金牌新娘!早安,金牌新娘!龙兔兔|现言新文,《和大佬闪婚以后我天天想守寡》求支持。 “爸爸!呜呜呜!”商场初遇一只小戏精,强行被抱大腿不肯放。 他无助,弱小,嘤嘤嘤…… “你叫谁爸爸?”高冷大总裁一脸懵逼,光天化日,众目睽睽,竟然被一只小包子给讹上了。 一问三不知只能将他捡回家,好吃好喝伺候着。 某一天,白莲花找上门,小包子却对他说,“爸爸,那个阿姨不适合你,我妈妈比她聪明比她漂亮,还比她有钱,她才适合你。” 霍宸熙又是一脸懵逼,直到见到了他妈妈…… 他勾唇一笑,确实合适。两人联手虐渣渣,掐莲花! “林薇然,签字结婚,我是你的,儿子也是你的!” “好。”林薇然答应了,可签完字以后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 我在爱情里等你我在爱情里等你一碗米|现言我亦只有一个一生,慷慨赠与我爱之人。你是否相信会有一人待你始终如一,会有一人与你惺惺相惜?我信。在爱情里等你,我洗净纤尘,如履薄冰。
  • 守平的生活守平的生活李十九郎|现言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青年在一个现实的城市里发生的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当然,还有一位美丽的女主角在推波助澜。
  • 独家暖婚独家暖婚心静如蓝|现言相恋四年,为爱顶罪锒铛入狱,裴冉做梦也没想到,她牺牲两年大好青春去坐牢顶罪,换来的竟是男友花天酒地坐拥她人的一朝背叛!他——阎卓朗是人见人惧的商界阎罗,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却偏偏阴差阳错的把她“捡”回了家,买新衣,吃大餐,住别墅,悉心照顾!正当裴冉沦陷在阎卓朗的温柔漩涡中时,却发现她不过是他布局之中的一块“挡箭牌”而已!在他温柔的陷阱中,清醒之后她发现他心中的那个人,从来不是她!此刻她又该何去何从?
  • 仓促中年仓促中年木夕北|现言曾经是我生命中最最亲爱的王子,陪伴走过最美的青春岁月,一路诱人风景中永放心头的挚爱,匆匆岁月中走到仓促中年。是走得太快还是诱惑太多,逐渐迷失自我的你我会以怎样的姿态来对待?命中注定,等你,来爱我。
  • 穿书之这个反派有点懵穿书之这个反派有点懵隽沽|现言魏染作为一个书虫,太容易入戏,正因为这样,一觉醒来,她变成了自己唾弃了好多遍的愚蠢反派。 有人把不期而遇当成早有预谋。 魏染以为,爱情这东西,转瞬即逝,更何况只是一个不存在的书中世界里。 后来,魏染看着略次站在她身前的男人,眉眼含笑,“许彦文,听说9月适合结婚。” 许彦文看向她,眸子里都是温柔,“夫人说什么时候合适,我们就什么时候结婚。” 离开书中世界时,魏染没有不舍,只是想听那人在说一句,“你在我心里从没离开”
  • 老婆大人请负责老婆大人请负责爆抱|现言王小可被男友背叛,被继姐欺骗也就算了,当她去酒吧买醉后,醒来居然发现自己还勾搭了一个男人。 次日,男人慵懒地将她拥进怀里,“如果你想赖账的话,我就到法院去告你,告不倒你也要把你的名声搞臭,我倒要看看还有哪个男人有胆量娶你。” 王小可眼前一黑,顿时感觉天底下恐怕找不出一个能跟她比惨的人了……
  • 穿过银河遇见你穿过银河遇见你叶塔|现言美男王子被赶到地球变成哑巴是一种什么体验?不过还好,穿过银河遇见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