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奇幻争霸赛尔洛斯

第95章 闯入房间内

此刻,饭桌上正被一种近乎沉闷的气氛所笼罩。

不久后,还是由沈梦婷先发声的,她嘴巴抿得有些紧憋,好对钱豪附赠了记寒意阵阵的微笑。

“钱豪,你猜测得不错,我们确确实实在为国家做事。但是,并非是你所想的那样,我们只是在为某一个达官贵人办事。你不要把我们的任务想得那么复杂。”

钱豪听后就像吞了口苍蝇,他不安地扯了下衣领,“哎呀!怎么还是那么不信任我呢!我说了没有要探听你们任务的意思,我只是想清楚一点,那就是你们要做的事情具体事关重大到何地步?怎么样?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吧!”

赵羽随着钱豪的疑问,而望向了沈梦婷。

“钱豪,有关这个嘛……”沈梦婷往椅背上稍就依靠了下,“就实在无可奉告了。我不会向你透露任何有关任务的信息,这也是我们最初商量好的。”她拿起桌上的一张纸巾,在嘴上擦抹了下,“至于你所担心任务事关重大到何地步?以及要是办砸了怎么办?那也都不是你需要考虑的,我自有分寸。”

“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就不再多言了!”钱豪用手挡在了眼前一下。不过,在做完这个动作后,他还是烦乱地抓起了头,“哎呀!不过啊!我说你们到底要完成什么任务啊!你又什么都不肯透露,那实在是令我觉得是心里痒痒的。”

“钱豪,你只需要知道一点,那就是把我们安全送到清瀬城去,你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恩!我懂你意思了!”钱豪将自己的坐姿摆了摆正。

“饿!那个……”

就在这时,几乎没有发声的赵羽将手举了起来。

“赵羽,你怎么了?”沈梦婷那犀利的目光随之瞟来,“有什么想法就要踊跃说出来!”

“啊!不是的。我只是觉得……”赵羽的样子都有些维诺,“我想要去上个厕所,我肚子似乎有些不舒服。”

沈梦婷听了以后瞬间是摆了下头颅,她嫌弃似地挥了挥,“你上厕所直接去不就可以了?还特意和我讲干吗?”

“那我去了。”赵羽站起了身子,他的两手都是贴着裤边的,“但去完后我就直接去房间了,不回来了。”

“知道了。”

赵羽随即捡起了摆在桌边的法杖,就往大厅外的厕所奔去。

“这孩子……”沈梦婷无奈地摇了摇头。

钱豪看着眼睛的场景,不禁喷出了口气息。“你看啊!这孩子还真是乖!那么听你的话,连上个厕所都要向你汇报!”

“你又想表达什么?”

“我想说的是,你们两个又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你又为什么要带这个孩子上路?”未等到沈梦婷的回应,钱豪就往桌面上奋力一敲,“好吧!我来说说这些天来我对你们的感触。就像我刚才所提出的,你们是否在为清瀬城中的某个达官贵人办事!那么我就会往这个方向考虑了。”

说着,钱豪就随意朝某处一指,那正是赵羽所远去的方向,“我一直以为这孩子是个尊贵的少爷,而你是负责保护他的。然而现在却得知,你本人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而通过接触,我看他怎么也只是个……只是个穷小子。那么问题就来了,你为什么会带着他上路呢?”

钱豪前缩着脑袋,极为诚恳地望着沈梦婷。

“现在他走了,我也敢把话给挑明讲了。很明显,他是个累赘嘛!你把他带在身边,根本帮不了你什么,反而还会拖累你。所以啊!你为什么要带着他呢?”钱豪说着端起了杯装有凉水的杯子,倒入嘴中一饮而尽。

沈梦婷低下了头,她还用着手指在桌面上凭空画着圈圈,“钱豪,你今天的问题还真多啊!”

“我心里都是一个个问号,你说能不多吗?”

“请问你对他有什么成见吗?”

“什么叫我对他有成见?你们是先认识的,你们会不会对我有成见才对!但是啊!我就是想把话说出来,否则憋在心里真是够难受的。”钱豪的脸来了记抽搐,“那孩子到底是什么身份?你把他带在身边,搞不好还是害了他啊!”

一听到‘害了他’三个字,沈梦婷就猛然抬起了头。

钱豪看这阵势就已猜准沈梦婷激动了,他随即做了个安抚,“你听我说。照你前面所讲的,你要完成的任务事关重大。既然事关重大,那也就可能会有危险存在。如果危险真得袭来了,那他岂不是也要遭遇到不测吗?所以,我无论怎么想,都觉得你不该带上他的。除非……”钱豪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稍就将头凑近了点沈梦婷,“除非他和任务有着高度关联,让你觉得非带上他不可。”

沈梦婷听后是哈哈大笑起来,“钱豪,老实说你的想象力也挺丰富的,我到底是该表扬你,还是怎么的呢?”

看着沈梦婷这副嘲笑样,钱豪无奈往椅背上奋力靠去,“干吗啊!我就说说我的想法,你至于这样嘛!恩,我知道,那都是我的猜测,但我真心觉得你们非常奇怪。不单是他,你也是。唉!”钱豪突然激动地抖动起身体来,“我说你们的任务到底是什么啊?你就不能告诉下我嘛!”

“钱豪!”沈梦婷忽然止住了笑容,“你应该知道雇佣规则,我就是不能对你说的。”

钱豪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他的身体是越来越软,都快瘫到椅子上了,“哎呀!我说你这女人啊!明明是要我帮忙的,但却什么都不想和我说。你们要完成什么任务不说,背后涉及了什么势力也不讲。甚至于,你与那个男孩的关系也不和我透露半点。哎!我也真是难办啊!”说罢,他用手砸了下桌面。

“钱豪,有些事你根本不必知道。就像你刚刚讲的,‘不让一个人完全涉入件事情,也是为了这个人好’。这句话现在我就完美地赠送给你。你不需要知道许多事情,那就是为了你好。”沈梦婷快速地站了起来,“好了,我吃完了,你继续吧!我现在就要回房间里去了。”

目送着沈梦婷的转身离去,钱豪终将垫在椅子上的屁股给弄正。他往桌面上趴去,身体甚是无力的。

你们到底是有什么任务啊?钱豪将头的一侧贴到了桌面上,嘴巴都不自觉地微微张开。就拿刚才的那顿饭而言,他又清楚了一个信息,那便是沈梦婷与清瀬城中的高层官府确有联系。她之所以那么慌忙奔波于树林中,必定也是在完成一个非常非常事关重大的任务。这个任务而且还牵连广泛,不是只要到清瀬城就算是完成的。

那么,沈梦婷具体又认识萨兰国的哪位达官贵人呢?这位贵人与他们要完成的任务,究竟又有何关联?哎呀呀!钱豪用两手按抚住了面部,那指甲都深深扣入了脸颊皮肤内。他真得有些搞不懂那个女人了。

既然饭桌上的两个人都已离去,钱豪也就没有心思再吃饭了。他起身拿起了长弓,就往四楼的房间内走去。

从现在的已知信息中,沈梦婷肯定有个非常重大的任务要完成,而她的目的地就是国都清瀬城。不单如此,城中也一定有方势力与她牵连巨大。就是这样,钱豪边走边想着。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来到了409的房间。用钥匙打开房门,他进入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往床上一躺,连桌上的灯都未点上。看来要继续深挖沈梦婷的故事,还需要些时日啊!钱豪的眼睛正在闭上。

但没多久,他就迅速将之睁开。他以前就没有把问题放到一边,再慢慢解决的习惯。于是,他从床上站了起来。他希望今晚就将事情给解决。为此,他心中燃起了个邪恶的计划。

钱豪走到了浴室内。这是家不错的旅馆,相信沈梦婷订的也是间上等房。所以,房间里是有独立浴室的。钱豪在浴室内久久站着,他还凑近了其中的玻璃镜前,对其是左照右弄的。

‘好吧!今晚就用我那男人般的魅力,来彻底解决事情!’钱豪对着镜中的自己,激动地点了点头。

深夜时分,钱豪都没有选择睡去。他之后要完成件期待已久的事情。只见他在镜子前还在摆弄自己的造型。他一会儿觉得发型不完美,一会儿又觉得胡子有些邋遢。为此,他在浴室中的镜子前弄了有一小时之多,期间他还不乏有吹口哨的闲情样呈现。

好不容易将面孔上的打理完毕,他却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赶快对着自己的袖管处闻了闻:恩,已经许多天没有洗澡了,要是待会照面身上有汗臭那可就不好了。

于是,他便决定去洗个澡。但是他又懒得去用那些个侏儒发明的加热石,他直接就冲了个凉水澡。

一切都准备完毕,就等夜深了去实施了。钱豪看了下房间内的时钟,发现时间已经快要到十一点了,估计多数旅店的顾客都已经睡下。

钱豪揉搓了下两手,贼兮兮地发自内心笑出。

今晚,他就要去敲响沈梦婷的大门,并在那女人的房间内,用自身魅力去征服对方。这是他惯用的伎俩,以前这招就屡试不爽。别看那些女人起先还是副装【河蟹】纯的抵触样,但在只有两人的房间内,她们都会被钱豪那仿佛抹了油的嘴巴忽悠几句,便会很快败下阵来。

钱豪估计那个沈梦婷也不会例外。

还有一点,他之所以要在今晚就行动起来,也是因为只有当前他才有机会与沈梦婷独处。否则以后都会有赵羽这个电灯泡在。

钱豪尽量捋平了心中的兴奋之情,并用手不断在胸【河蟹】脯上按抚。又稍微等了会儿,他才对着内心说道:差不多了吧!

他又斜眼瞧了下时钟,发现已经块到了十一点半了。

好的,就现在开始行动吧!钱豪潇洒地将身体各处衣物整理了下,便走出了409室房间。

在走廊上先鬼鬼祟祟地张望了下,钱豪才将目光锁定在了隔壁的408室房门。他蹑手蹑脚地平移了过去,在门前站立了好一会儿。他尝试着交接了几口气息,又用手背擦了擦面部。

行动吧!钱豪仰天深吸了口气。

当挤压入胸腔的气息被放出,他随即往门框旁边一靠。他特意摆出副销魂的姿势,就是那种一手肘抵在门边,微微往侧边倾泻点身子,而下方的一腿则勾到另一条腿后边。

他认为这种姿势是最为吸引人的,等到接下来门打开的刹那,里边的女人就会第一时间看他那副勾【河蟹】人的模样。到时,他只有轻吟出句:

“沈梦婷小姐,怎么样?今晚有没有空啊?能否单独喝上个几杯?”

当然,他还需要尽情地挑动起两眉,把与女人【河蟹】接触的主动权牢牢控制在手中。接着,他只要等候对方的回应即可。

估计沈梦婷十有八九是不会拒绝的,而要是她拒绝,钱豪还有个后招,那就是装出副不安谈论事情的模样,让沈梦婷放自己进门。

总之,今晚钱豪是有信心闯入沈梦婷的房间内,并与之单独来场聊天的。甚至,他更是觉得就是在今晚,他可以与沈梦婷有进一步的发展关系。

哈哈!钱豪为此心中又是阵波浪般的嬉笑意味打来。

但是,他又很快收起了那股兴奋之情,因为这样持续下去脑子便会混乱,脑子一混乱事情就会办糟。所以他现在必须要镇定。

他稍就轻了轻嗓子,又吸了几下鼻子。见时机差不多到了,他还不忘再度观测下身体各处,看看有无没有打理好的。一切都觉得可以了,他便舔了下嘴唇行将准备行动。

可以了!钱豪慢悠悠地提起了那只腾出的左手。那手在半空中悬停了一小会后,便握紧成了个拳头。在下一瞬间,钱豪便用了拳头上勾起的食指,快速且有力地将在门前敲触起来。

‘咚咚’,第一下的时候门内没有反应。钱豪动了下眼珠,又再度敲了第二小。‘咚咚咚’。

在大约五六秒过后,门内终有了回应。

“谁啊?”

能听得出来,那声音充满了谨慎。

钱豪不免地做了记深呼吸,他紧随而来地还有个回应,“是我,钱豪!”

又是阵沉默,门里边的沈梦婷似乎在考虑什么。

钱豪在门外边等得有些心急,明明也就几秒钟的时间,但他却觉得过了有数分钟之久。

“有什么事情吗?”回应终究还是传来。

钱豪尽量将自己的声音压低,这样就显得有些急切之感,“你能不能先开下门,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讲。”

很快,408室内响起了脚步声,看来沈梦婷是来开门了。

钱豪赶紧把姿势弄得跟为标准,他等候起房门的打开。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他的心也是愈加跳得快速起来。

当脚步声达到了最高点,却又忽然地停住。钱豪意识到,沈梦婷此刻应该已经站在了门前。

果然,那边响起了动门把手的声音,408室房门也被慢慢地开启。

钱豪的脸上马上绽放出了个迷人的笑容,他还将眼珠往地面上一垂,享受着即将要与对方接触的快乐等待。房门正在渐渐敞开,一条从门内射出的光源也打到了钱豪脸上,那束光与房门缝隙一样,是越变越大。

钱豪也清楚他对面正站了个人,因为房门已经完全开启。

“沈梦婷小姐。”钱豪那望着地面的目光始终没有抬起,他这样做是为了增加自身神秘感,“不好意思,今晚打扰你了。但是我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与你谈。所以,就冒昧地到你房门前了。”

对面还未曾有反应,当然这也是能预料到的。

“我知道可能有些唐突。”钱豪将表情放到了前所未有的严肃,他还感性地叹了口气,“但是没有办法啊!我今晚必须要来和你聊聊。所以,请务必让进到你的房间里来。”

空气仿佛正在凝结,走廊这边是如此的安静。钱豪谨慎地小挑了下眉毛,正焦急等着沈梦婷的回应。不过,尽管他内心是急切无比,可样子还是装得有多冷静就有多冷静。

沈梦婷会回复什么呢?是直接叫他进来,还是回绝说有什么事情还是等明天再讲吧!钱豪逐渐将双目抬起。当然,他也即将要释放出自己那迷人且感性的音调。

可就在此时,对面响起了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人声音。

“钱豪啊!那么晚了,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要说啊!”赵羽那没有精神气的语势显出。

钱豪吃惊地猛然抬起头来,他看见的也正是赵羽站于408室门内。

怎……怎么了?钱豪瞬间就像要跌倒一样,整个身子也都软了下来。他好不容易站稳了,但之前所保持的姿势已经是荡然无存。

而赵羽则是副歪头不解的样子,他的两眼中充满了埋怨,好像在责怪那么晚了居然还有人敲门。

“你……你……怎么是你啊!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钱豪惊慌地提手对赵羽指念着。为了确认自己没有走错门,钱豪还特意伸头看了眼门上的门牌号。

确实是408室,没有错啊!钱豪的嘴巴都快张成了一百八十度。

“干吗啊!那么吃惊?为什么不能说我?”赵羽淡淡地回道。

“可是……可是……这不应该是……哎呀……”钱豪还没有从吃惊中走出来。但很快的,他便看到了在房间内的沈梦婷。

沈梦婷此刻正站在房间内的中央位置,她用着阴冷无比的目光打量起门外的钱豪来,“哟!钱豪那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情呢?现在就讲讲吧!”

“这……这……”

霎时的,钱豪感觉正有股热流往脑门口窜来,他的脸颊也变得刷红刷红的。应该是思绪已经被热流给冲乱,都导致他无法正常言语。

“钱豪,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好在钱豪有着丰富的社会经验,他很快调节了过来,不再是那种惊慌失措的样子。

“啊……我只是想和沈梦婷……”稍加考虑了下,钱豪还是加了个赵羽的名字,“与你赵羽,说些有关明天赶路路线的事情!”

钱豪说得是一字一顿,可内心已经近乎快要奔溃。

“哦,原来是有关赶路路线的事情啊!”赵羽回头望向了沈梦婷。

沈梦婷背着手,随意摇动了下身躯,“那么晚了,还聊什么啊!有什么事情就明天讲吧!”

钱豪看似有些为难,但那都是在他人面前假装的,现在他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在接连呈现出多个无奈的神态后,钱豪还是重点下了头。

“那好吧!明天再讲!”他灰溜溜地就朝着旁边的房间走去。

赵羽有些不禁奇怪,他还特意将头探出了门外,看到的也是钱豪那远去的背影。只是,在钱豪快要打开自己的409室房间时,赵羽还是得以看到了他的侧面。

不知为何,当前钱豪的脸好似有些通红,样子也甚是紧张。

怎么了啊?赵羽顿时是陷入了沉思状态中。

钱豪打开了他的房门以后,二话不说就往里边跑去。他如今的样子是惊慌极了。也就是步入门框内的那一刻,他便反手关上了门。不止如此,他还气喘吁吁地将背部紧贴于大门来。

搞什么啊?我插!这什么情况?钱豪张大着嘴巴,开始大声地喘起了口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