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言影后难守护

第10章 再次相遇(3)

傅言昱一阵反感,直接将她推开

“滚”兔女郎不死心,因为在这个酒吧,她在这里的姿容也算是佳,这里许多客人都是赞许,为什么到这儿都不行了

兔女郎跺跺脚,还是不死心,依然贴了上去

“少爷,你这样就没有情趣了,不是吗?”她看见傅言昱的手上带的手表和身上穿着就不是普通人,想要攀上这颗大树

“来人”傅言昱不再讲道理了,直接让经理上来

“傅少爷,有事吗?”经理一进来,兔女郎顿时不好,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你不是这么喜欢攀在男人身上吗?那好,让她三年免费招待客人”

“这……”

毕竟这里的人上班都是按提成说话的,现在免费的话,不就是让这小姑娘白白上班那么多天

兔女郎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三,三年?这个酒吧是这里最好的工作地方了,从这里辞职的话,恐怕很难就会找到工作了

三年……那岂不是她要零收入的工作,这里客人什么模样,她还是知道的,不是因为这些钱她也不会这么低下的工作,现在……才知道原来惹了不该惹的人

“少爷,傅少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滚!”傅言昱丝毫不闻

经理就让人把兔女郎拉走了

傅言昱跑到卫生间被碰过的地方仔细搓洗,然后再在这里拿一套备用衣服,他一收拾好,他要的酒也全部都上齐了

坐在垫子上,一开始是一小杯一小杯,到最后就是一瓶一瓶

君越溪正在操场上散步准备回家,发现手里的手机??又响起来了

原来是傅言昱

有了开始的前车之鉴,君越溪不打算接,他打一个就挂一个,君越溪存心的逗傅言昱玩,她没想到傅言昱居然这么有恒心,还在打

在他的打的第25个的时候,君越溪就接了

“唉,小祖宗,你终于接了”经理还摸了汗

“你是?”君越溪听着声音不像是那个混蛋的啊

“君小姐对吗?你男朋友在我们这里喝倒了,你能来接他吗?”

“男朋友?”

“对啊,傅少在这里存的就是女朋友啊”

“好吧,他现在在哪里?”作为合作伙伴,她应该去照顾这个合伙人吧

君越溪得到地址后,便搭出租车去媚色

等君越溪到媚色的时候,媚色还没多少人呢,因为这个时候天还没黑,毕竟天黑了才是这里才是主场

君越溪到达傅言昱那个包厢的时候,她不禁皱皱眉

这男人是喝了多少了…

满屋子的酒瓶子让人无处下脚,傅言昱不知道进来的人是谁,对着君越溪说了一句“滚”

君越溪还真想走,可是经理就在门口,好像要看她把傅言昱带走,他才放心

君越溪走到傅言昱旁边,用手推了推傅言昱,傅言昱没有什么动作

“傅言昱?混蛋?”傅言昱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君越溪把傅言昱的手夹在自己的脖子上,自己背着他,经理就在门口看着,看她这个反应有点惊讶

“帮忙啊”君越溪真想骂人,这经理是死人吗,都不带帮人的嘛

“哦,好,好”经理听到君越溪这句话,才反应过来,脸上带着羞愧

等傅言昱上来的时候,君越溪觉得自己的老腰要断了

“傅言昱,你是猪吗?这么重”背着他就走了

经理还在原地还没回过头

那么瘦弱的女孩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经理?经理?”清洁工看着经理站在那里,是不是被点了穴道

“啊,怎么了”

“你挡着了,我要打扫”经理马上退出包厢

君越溪背着傅言昱到街边去搭出租车,可是没有一辆出租车是空着的

君越溪感到绝望,这个男人是猪把重量全部压在她身上,君越溪便打算把傅言昱甩到酒店里去,可是呢她没带钱包

君越溪在看可看周围的建筑,她才想起安若在这里买了一套房子,说是应应急,前几天她喝醉酒了她们就是先带她去哪儿醒醒酒,然后再把她放回安家

好像离这儿不遥远,二十分钟就到了,君越溪不敢耽误,背着他赶紧去那儿

君越溪背着傅言昱这个情景,回头率200%,有人还拍了照片的

【真汉子,巾帼不让须眉,这样的爱情羡慕了】

在微博上掀不起热浪的,可是却被某人推波助澜,这个已经上了热搜榜

“不错嘛,老顾,这么厉害”

“彼此彼此”

沈晏南和顾晏初实际上就是故意的,他们一开始看到这个新闻,本想pass掉的,没想到这个是关于老三,傅言昱

傅言昱呐,他是谁啊,他可是有洁癖的,虽然没有那种一沾人就恶心的高度洁癖,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碰他的,这么亲密的恐怕也是没谁了

沈介然和顾晏初一看到这个,马上把它推到热榜

此时,君越溪背着傅言昱气喘吁吁的走进了房间,她感觉自己的老腰都要折断了,真的太可怕了,男人好重!

君越溪出了一身汗,衣服早已湿了,君越溪便去浴室洗澡,幸好这里有可以有换洗的衣服,君越溪打算洗完澡来收拾一下傅言昱

等君越溪把一切都收拾好了,才发现这个男人不在了,最终在卧室里面找到他

君越溪便很暴力的把傅言昱收拾一下,擦拭他的脸的时候,很用力的擦拭,好像很脏

但是看见这个过程君越溪还是笑了,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幼稚了,怎么搞的

君越溪等把一切都收拾好了,也并不打算去逗留,就留了一张字条

速离!

君越溪打着出租车回家,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傍晚,李依慧在沙发上坐着,手指在不断的磋磨

“妈妈,你在这儿干嘛呢”君越溪放下书包仰天坐在沙发上

“君越溪,我问你,放学干嘛不回家你这个情况是第一次”李依慧眼睛都要红她怕女儿万一遭遇什么不测,毕竟君越溪的嘴巴是得理不饶人

“我?我没干嘛,就是我同桌今天崴脚了,所以说我就送她回家,所以说回来的晚”

“好,那你以后必须跟我报备,不是有手机吗?”

君越溪认真的点点头,有人敢说就有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