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重生农家小福妻

第117章 告状(上架前加更)

正月十五一过,也就预示着悠闲的新年假期结束了。

朝中文武百官又要过上鸡未叫便爬起来准备上朝的苦日子。

哎,谁让咱们康华帝是个勤政爱民,励精图治,纳言求治,勤卷好学,早睡早起身体棒的好皇帝呢!

真是苦了手下一帮天天盼着睡懒觉的操劳大臣。

不过,今年的第一个早朝,明显不如往年那般平静。

十六一早,守在宫门外半宿未睡的顺天府尹,踏着刚开的宫门声,一路快步加偷偷小跑着往勤政殿去。

每年正月十五晚上,咱们勤劳的康华帝都会独自宿在勤政殿,准备新年后的首次上朝。

当然,就有一些喜欢打小报告的,便抓住这样的机会,一早争先恐后入宫,这不,还未走到大殿门口,顺天府尹厉敬诚厉大人远远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站在殿外。

待走近后。

“参见瑜王。”

跪下磕头行礼。

“厉大人免礼平身。”

伸手微扶,瑜王在外一贯会摆出一副贤明模样。

“瑜王今年可真早啊,老臣在宫门口等了半宿,宫门一开便快步赶过来,想不到还是被您给抢了先,佩服,佩服!”

新年初始碰到这么个灾星,厉大人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瑜王做出一副未听懂他话里含义的表情,朗笑两声,沉声道。

“看来厉大人是觉得本王的轿子跑的快,下次本王借给您坐坐,保证不用您半夜在宫门口等着。”

“你—”见他讽刺自己,厉大人正要出声反驳,殿门咯吱一声开了。

一哈腰低头,笑的一脸谄媚的白脸小太监从里面走了出来。

对着两人躬身行礼,随即开口道。

“厉大人,皇上吩咐,让您进去。

“那本王呢?”

见未提到自己,瑜王急忙询问。

小太监复又躬身对着瑜王福了福,轻声道。

“皇上并未传唤王爷,王爷您先耐心等上片刻。”

闻言,瑜王面上一黑,似要爆发,但想到这是何处,也就奋力忍了下来。

站在一旁的厉敬诚,一脸轻慢的走到他身边,轻哼了声道。

“走吧!”

小太监闻言立刻上前带路。

“厉大人,您这边请。”

接着两人快步向殿内走去。

待两人进去后,守在门口的太监,再次关上殿门。

站在外面的瑜王,脸上更黑了。

“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进入内殿,见到长桌后的皇上,厉敬诚立刻跪下三叩行礼。

“罢了罢了,起来吧!”康华帝对他随意摆摆手,自己手上写字的笔却是未停。

“说吧,今年又要告谁的状?”

很是了解这老小子每年的这一出,康华帝头也未抬不在意的直接开口问道。

闻言,厉大人又几步上前,直接跪下,开始大声嚎道。

“哎哟,皇上啊,您怎得这般说老臣,老臣心里苦啊!”说着似马上就要哭出来,“这大过年的,老臣每日宿在衙门不得回家,手下的衙役更是恨不得长出八条腿来到处奔波,那衙门大牢都人满为患,可是大街上惹事的人还是怎么抓都抓不尽。

最近老臣都在想,是不是老臣人品不好,所以那些个纨绔子弟总喜欢跟老臣作对,每次过年过节都要出来闹上一闹。

这衙门大牢实在是住不下了,老臣只好卖着一张老脸去大理寺,刑部求救,就连锦衣卫那边,老臣也去借了几间牢房,这才勉强把人都装下。

这不,住的人多了,总有那些个相见分外眼红的,住在牢里也不得安身,每次不是你打的我鼻青脸肿,就是我打得你头破血流。

哎,老臣这医药费都不知贴补了多少进去,那可都是老臣背着家里辛苦攒下的一点儿私房钱啊!

可是这钱花了,却也没能落一个好,那牢里的公子哥们儿可都说了,等他们一出去就给老臣好看。

哎呀,这官是没法做了,大过年的回不了家被夫人骂,在衙门里被朝中大人们追着骂,出门在街上被百姓骂,回去躲在牢里还要被一群小辈们骂。

老臣今日来,可不是想告状的,是真的想求陛下,准许老臣辞官归乡。”

一大堆话说完,更是跟着真要嚎嚎大哭起来。

被他吵得头疼,却也不敢打断。

这老家伙,若是打断不让他一次性说完,他定是不肯罢休,不哭上个把时辰,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

瞬间没了写字的心情,康华帝抬头对着一旁服侍的东公公点了下头,随即抬脚走到厉大人身边蹲下。

东公公会意的快步去吩咐旁边小太监一句,小太监点头哈腰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端着一杯热茶快步走了过来。

接过热茶,东公公几步走到康华帝身边跪下,把热茶递了过去。

蹲在厉大人身边的康华帝,接过热茶,放到厉大人面前的地上,沉声道。

“老厉啊,你这每年十六都要跑来大哭一场,累不累?你不累,朕都替你累。

哎,嫂夫人也真可怜,一把年纪了还要天天忍受你这脾气,真是够呛。”

说完站起身来,轻声道。

“起来吧,都一把老骨头了,少折腾些吧。”

说了那么多话,还真是有些口渴的厉大人,端起面前的茶盏,不客气的猛灌两口,方才把茶盏递还到一旁东公公的手上。

“谢皇上。”

再次磕头行礼后,单手撑地,站了起来。

“名册呢?拿来吧!”

待他站起,康华帝单手伸向他,故意板着一张脸。

快速从袖里拿出早就写好的折子与名册,一起递到康华帝手里,厉大人这才笑的一脸菊花道。

“皇上,您慢慢看,老臣写的很清楚,您慢慢看,不着急。”

看着手里犹如一本诗集般厚薄的名册,以及超出一般折子两倍厚的密折,康华板着的一张脸,瞬间黑了下来。

唇角微咧几下,康华帝一脸无奈的长叹了口气。

“老厉,你跟朕说实话,是不是半个京城的贵族子弟,都被你抓到牢里去了?”

厉敬诚哈腰点头,笑的一脸谄媚。

“没有,没有,没有那么多,您放心,陛下,老臣只是按照您的旨意,把那些个公然闹事的抓了进去,但是您放心,老臣知道他们的身份,每日都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呢,至于那饭钱,老臣也一并写在折子上了,您别忘了让户部给报销一下。”

谈话到了这里,康华帝怒着一张脸,捏着手里的名册,只觉得自己新年积攒下来的好脾气全部用光,当即两手一背,大步走到长桌边,手里的名册折子一把扔在桌上。

“滚吧。”

跟了康华帝多年,厉敬诚很是了解他的脾气,这个时候自然也不会上去蹙眉头,直接行礼后,快速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