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幻情卿卿为你

第11章 不能叫我小丫头

“呵呵,小丫头可不能这么暴力啊!”沐之笑着拍了拍叶紫的头。

“你别摸我的头,会长不高的!你说不定还没我大呢,叫谁小丫头呢!”叶紫觉得自己被小瞧了,有些不高兴。

“我已经十岁半了,你呢?”沐之笑看着叶紫问道。

“我,我十岁零四个月,可是就算我比你小,我肯定比你厉害,所以你也还是不能摸我的头,叫我小丫头。”叶紫一听到沐之比自己大,顿时有些气势不足,但还是死撑着脖子说道。自己的面子一定要保住,不能丢,不然以后自己小魔女的称号可就不保了。唉,谁叫她高冷睿智的人设丢了,否则这个小子哪敢和自己这么说话,都怪那两个碍事的家伙。叶紫在心里拿小本本狠狠的给白素和王杰记了一账。

“好好好,不叫你小丫头。”看到小丫头快炸毛了,沐之赶紧哄道,这小丫头还挺有趣的,有点可爱。

“树枝,你就别逗人家了,没看到周围人看你的眼神啊!”炎吉拐了下沐之的手肘悄声说道。

沐之一听便朝周围瞧了瞧,发现周围的同学正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额,我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是吗?”沐之对周围的伙伴说道。

“你只是摸了小魔女的头。”一直没说话的苏和突然接道。

“……”

糟糕,怎么忘了这一茬,“咱们刚才说到哪儿了?继续吧!”沐之笑着想要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资源争夺日是在什么时候?”苏卿儿恰好在这时接过话题道。

“每月十五,上午是笔试,下午才是实力测试。”叶紫毕竟还是一个小丫头,忘性大,见苏卿儿询问自己立马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专心回答她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她挺喜欢苏卿儿的,一见到她,就会莫名其妙的想要亲近,不然她也不会主动搭讪的。

“那就是明天了,你们书院第一名的实力你知道吗?”苏卿儿沉吟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应该比我强吧!书院的保密性还是挺高的。不过他们天赋可没我强,前五名除了我以外他们可都已经十二三岁了。”叶紫有些不服气的说着。

“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叶紫有些狐疑的看着苏卿儿。

“当然是为了要你服气啊!”沐之再次揉了揉叶紫的头。

没办法,他真的忍不住啊!

软软的,摸起来还好舒服!

叶紫:“沐之!!!”

“啊哈哈哈!我错了,诶,你别掐了,好疼啊!老大救我!”

看着沐之他们这么快就和叶紫这个小魔女打成一片,周围的同学看像苏卿儿等人的目光瞬间有点复杂。

“哼,苏卿儿,你给我等着!”看着旁边的那一幕,白素狠狠的攥紧了拳头。

下午放学后,叶紫继续和苏卿儿他们呆在一块。

“苏,苏同学,你们好厉害啊!今天导师们抽你们回答问题,你们居然都答对了。”叶紫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苏卿儿,但转眼就一副崇拜的表情看着她。

“额,你叫我的名字就好。”苏同学听着有些奇怪啊。

“啊,那怎么行呢,你比我大,要不我就叫你姐姐吧。”叶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不行!”结果苏卿儿刚要说好,身旁一直沉默的苏和便突然出声拒绝。

“为什么?”叶紫嘟着嘴反驳道。

“就是不行!”说完,苏和就转头看着苏卿儿。

这时叶紫也朝苏卿儿看来,苏卿儿一时真是两个头大。

“要不这样吧,后天成绩出来以后,你服气的话就和沐之他们一样叫我老大吧!”苏卿儿觉得这个办法真不错,既满足了弟弟的占有欲,也解决了称呼的问题。

“什么?你们可真有自信,想要我服气的话,可必须得超过我才行诶。”叶紫有些探究的看着他们几个。

“你就等着看吧,小叶子。”沐之笑道。

第二天早晨天还未亮,苏卿儿和炎吉他们就起床开始在书院里进行日常训练了。

这个书院其实还挺大的,毕竟容纳了两千多人,昨天从叶紫那个小丫头那里知道了很多书院的情况,苏卿儿表示果然在哪里都有等级区别。

这里新生区域是和老生区域分开来的,每个级别都是相同的拥有十一个班级,一班四十名学生,二班和三班都是八十名学生,其余的班级则是每个班一百名学生。在书院学习必须到达五阶才可以毕业,若迟迟未修炼到毕业标准,则必须留校继续学习,实在不行就必须得为书院无偿做工两年。

其实书院的要求已经很低了,要是这样还毕不了业,真的只能说明是自己的原因了。

苏卿儿表示她一点也不担心毕业的问题,来这里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毕业手信和学习一些在韩毅导师和炎奔导师那里学不到的东西。

她只想快点了解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让自己能够快点成长起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苏家父母的惨案,她不想再经历一次。

训练完毕后,苏卿儿他们吃完早餐就来到学堂准备笔试。

学堂不似往常那样闹哄哄的,反而有些安静,想来这个“资源”的魅力不小啊!

很快,便有导师进入考场,苏卿儿只见导师随意的施了一个风之法技,笔试所需的考卷便全部分发到各个学生手中。这一手让苏卿儿几个人都有些艳羡,这是只有达到固元期才能施展的术法,现在的他们还未达到固元期,不能学习什么法技,只能学习更好的掌握自己手中的元素之力,也就是灵力。就在苏卿儿他们还在东想西想的时候,台上的导师说话了。

“笔试现在开始,时限为一个时辰(即两个小时),不要妄想作弊,一经发现,即刻逐出书院。”

话落,考生们便开始低头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