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不能叫我小丫头

“呵呵,小丫头可不能这么暴力啊!”沐之笑着拍了拍叶紫的头。

“你别摸我的头,会长不高的!你说不定还没我大呢,叫谁小丫头呢!”叶紫觉得自己被小瞧了,有些不高兴。

“我已经十岁半了,你呢?”沐之笑看着叶紫问道。

“我,我十岁零四个月,可是就算我比你小,我肯定比你厉害,所以你也还是不能摸我的头,叫我小丫头。”叶紫一听到沐之比自己大,顿时有些气势不足,但还是死撑着脖子说道。自己的面子一定要保住,不能丢,不然以后自己小魔女的称号可就不保了。唉,谁叫她高冷睿智的人设丢了,否则这个小子哪敢和自己这么说话,都怪那两个碍事的家伙。叶紫在心里拿小本本狠狠的给白素和王杰记了一账。

“好好好,不叫你小丫头。”看到小丫头快炸毛了,沐之赶紧哄道,这小丫头还挺有趣的,有点可爱。

“树枝,你就别逗人家了,没看到周围人看你的眼神啊!”炎吉拐了下沐之的手肘悄声说道。

沐之一听便朝周围瞧了瞧,发现周围的同学正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额,我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是吗?”沐之对周围的伙伴说道。

“你只是摸了小魔女的头。”一直没说话的苏和突然接道。

“……”

糟糕,怎么忘了这一茬,“咱们刚才说到哪儿了?继续吧!”沐之笑着想要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资源争夺日是在什么时候?”苏卿儿恰好在这时接过话题道。

“每月十五,上午是笔试,下午才是实力测试。”叶紫毕竟还是一个小丫头,忘性大,见苏卿儿询问自己立马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专心回答她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她挺喜欢苏卿儿的,一见到她,就会莫名其妙的想要亲近,不然她也不会主动搭讪的。

“那就是明天了,你们书院第一名的实力你知道吗?”苏卿儿沉吟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应该比我强吧!书院的保密性还是挺高的。不过他们天赋可没我强,前五名除了我以外他们可都已经十二三岁了。”叶紫有些不服气的说着。

“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叶紫有些狐疑的看着苏卿儿。

“当然是为了要你服气啊!”沐之再次揉了揉叶紫的头。

没办法,他真的忍不住啊!

软软的,摸起来还好舒服!

叶紫:“沐之!!!”

“啊哈哈哈!我错了,诶,你别掐了,好疼啊!老大救我!”

看着沐之他们这么快就和叶紫这个小魔女打成一片,周围的同学看像苏卿儿等人的目光瞬间有点复杂。

“哼,苏卿儿,你给我等着!”看着旁边的那一幕,白素狠狠的攥紧了拳头。

下午放学后,叶紫继续和苏卿儿他们呆在一块。

“苏,苏同学,你们好厉害啊!今天导师们抽你们回答问题,你们居然都答对了。”叶紫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苏卿儿,但转眼就一副崇拜的表情看着她。

“额,你叫我的名字就好。”苏同学听着有些奇怪啊。

“啊,那怎么行呢,你比我大,要不我就叫你姐姐吧。”叶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不行!”结果苏卿儿刚要说好,身旁一直沉默的苏和便突然出声拒绝。

“为什么?”叶紫嘟着嘴反驳道。

“就是不行!”说完,苏和就转头看着苏卿儿。

这时叶紫也朝苏卿儿看来,苏卿儿一时真是两个头大。

“要不这样吧,后天成绩出来以后,你服气的话就和沐之他们一样叫我老大吧!”苏卿儿觉得这个办法真不错,既满足了弟弟的占有欲,也解决了称呼的问题。

“什么?你们可真有自信,想要我服气的话,可必须得超过我才行诶。”叶紫有些探究的看着他们几个。

“你就等着看吧,小叶子。”沐之笑道。

第二天早晨天还未亮,苏卿儿和炎吉他们就起床开始在书院里进行日常训练了。

这个书院其实还挺大的,毕竟容纳了两千多人,昨天从叶紫那个小丫头那里知道了很多书院的情况,苏卿儿表示果然在哪里都有等级区别。

这里新生区域是和老生区域分开来的,每个级别都是相同的拥有十一个班级,一班四十名学生,二班和三班都是八十名学生,其余的班级则是每个班一百名学生。在书院学习必须到达五阶才可以毕业,若迟迟未修炼到毕业标准,则必须留校继续学习,实在不行就必须得为书院无偿做工两年。

其实书院的要求已经很低了,要是这样还毕不了业,真的只能说明是自己的原因了。

苏卿儿表示她一点也不担心毕业的问题,来这里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毕业手信和学习一些在韩毅导师和炎奔导师那里学不到的东西。

她只想快点了解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让自己能够快点成长起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苏家父母的惨案,她不想再经历一次。

训练完毕后,苏卿儿他们吃完早餐就来到学堂准备笔试。

学堂不似往常那样闹哄哄的,反而有些安静,想来这个“资源”的魅力不小啊!

很快,便有导师进入考场,苏卿儿只见导师随意的施了一个风之法技,笔试所需的考卷便全部分发到各个学生手中。这一手让苏卿儿几个人都有些艳羡,这是只有达到固元期才能施展的术法,现在的他们还未达到固元期,不能学习什么法技,只能学习更好的掌握自己手中的元素之力,也就是灵力。就在苏卿儿他们还在东想西想的时候,台上的导师说话了。

“笔试现在开始,时限为一个时辰(即两个小时),不要妄想作弊,一经发现,即刻逐出书院。”

话落,考生们便开始低头答题。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洪荒之莫影洪荒之莫影莫影黎曦|幻情同魂共命,忠犬护主的魔兽大人。虚无:“亲爱的主人,只要是您想要的我都会做到。”风黎希:“那离我远点可以吗?”虚无:“亲爱的主人,只有让我离开您这件事是我办不到的。”风黎希:“……”优雅如莲,狡诈如狐的师父大人。莲轻:“乖乖徒儿,这件护甲是送给为师的吧!”风黎希:“不……”莲轻:“不要客气。为师知道。”风黎希:“是为……”莲轻:“是为为师特意炼制的吧!真是好徒儿!”风黎希:“你羸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奇迹:狂战奇迹:狂战林若溪LAY|幻情17岁本是应该在父母的怀中享受宠爱的时候,却因为父皇病重而为保护雪幻王朝狂战天下。一朝沉睡,醒来却忘记了和他的记忆,他是否会让他恢复记忆?他深夜潜入冰溪殿带走她。从此,血月大陆冰溪公主销声匿迹,十年后,冰溪公主回归,冰溪公主凭借自己双手创造世界奇迹,恢复十年前属于她的时代。“强者为尊的法则我最喜欢!”她微笑着、冷眼看着世人的惊艳、后悔、怨恨、羡慕以及嫉妒,挥一挥手,拂去满身尘埃,光芒万丈。低首浅笑便能铸就倾世传奇。男女狂热追逐,万名高手臣服;上古魔兽伏首,各位司神相助;神兵一指天地动,谁人敢弑我锋芒?公主冰溪步步走向强者之路,猖狂大陆,笑傲天下。
  • 仙剑奇缘之刘雪没仙剑奇缘之刘雪没紫絮羽绫.CS|幻情在天界,她为爱坠入凡间,受尽千般情怨。仙,一旦有了感情就好比凡人,就连帝君也不例外。他不懂情,不动情,他只当她是个玩笑,但他不久后就后悔了,他爱她……
  • 新南山记新南山记一河通畅|幻情秦普祭奠亡妻,恰被路过的狐女郞撞见,遂引出了一场旷世的人狐恋。人狐恋,浪漫旖旎,固然美好,却有违天论,注定要充满艰辛,且爱情再美,亦有审美疲劳,而人间婚姻图得亦不是单单的男欢女爱。天下,芸芸众生,来到世上,皆是受上天眷顾的,上天不夺你性命,其他则轻易不能夺你,却是有人硬是将生存生生地建立在剥夺别家的生存之上,可不逆天而行了吗?辛大郞自是不肯接受。且不说人对他族,只人与人之间的亦是充满了争斗,为权利、为名誉,呵!为得太多了,山野女爱上富家郞,却不为什么,只为爱情,然,爱而不成,失落中又邂逅了落拓王孙,遂再作荡气回肠爱情。
  • 重生之师傅是我的重生之师傅是我的鸡腿是我哒|幻情被拐卖十年,而后丧生。 再睁眼,已回到十三岁 拜了一个风华绝代的便宜师傅, 有真正的神尊当师傅,修仙修真都不在话下! 从此在师傅的“教导下”的一路狂奔 开始了全能之路! 但勾搭师傅是人生大事, 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狂奔在修炼,集福源,打怪的道路上。 这是一个宠溺被被宠的故事,纯爽文
  • 花公主驾到:寻找我的另一半花公主驾到:寻找我的另一半依水静|幻情一颗美丽的花种为何会变成一个女婴?为什么原本幸福美满的生活就这样被打破?面对突如其来的悲剧,她又会如何选择?意外出现的神秘少年,到底有何目的?一不小心,她跌入了爱情的漩涡,原本以为就这样甜蜜的度过一生,想不到一个阴谋在悄悄发芽,让她措手不及。一次一次伤害着他,一次一次让自己心痛,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了吗?
  • 喂,女人许愿吧!喂,女人许愿吧!夏弈之空|幻情千年之后一个名叫慕容颜的现代少女为救弟弟来到荒山寻找草药不慎落入被村民们称为被诅咒的禁忌之地中与洞中一个神秘少年相遇“喂许愿吧女人!你要是想出去就过来把我前面的封印法阵破坏掉我就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少年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少女“鬼才会信你的话都什么年代了你要是这么厉害还会被困在这里?你当我傻呀!”慕容颜挑衅的回了一句早已没刚才因看到少年那俊逸的模样犯出的花痴样(-.-)———“喂女人你可不要喜欢上我啊”男子戏谑的看着慕容颜。“我才不会喜欢上你呢!你这个变态!禽兽!”慕容颜抓狂的朝男子吼道。——“喂慕容颜你最好不要喜欢上我”男子温柔的看着慕容颜说“我不要!”慕容颜低着头揪着衣角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
  • 血誓:吸血鬼初章血誓:吸血鬼初章暗黑女生|幻情该隐被赶出伊甸园后,被堕天使撒旦利用内心邪念,邪恶实力逐渐强大。当神肃清大陆一切邪恶时,正是正面交锋之时。该隐又会有什么新的感触?
  • 心无城府心无城府南姬i|幻情她说:不是每一次的等待都能换来一个人,一座城。执一方繁华却换不来小城烟花,华灯初夏坠落一地芳华。落花成泥终不得相遇,匆匆擦肩本就不会交集。她说:故事若不曲折怎叫人成长,可惜故事太长只余风听我讲。嘴角的一丝苦笑绚丽如斯,不过刹那,夜里眼泪横冲直撞,独自嚎啕大哭很是狼狈被人发现后更是狼狈不堪。纵使立于高处,侧头时才蓦然发现昔人已不知在何方,就像续上的弦,再无法弹奏出以前的乐章。曾经骄傲的她还似曾经的骄傲,那桀骜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桀骜,只是多了一份岁月蒙上的灰……
  • 蘑菇仙子蘑菇仙子繁怀风云|幻情蘑菇仙子的温柔纯洁善良的心得到了上天恩赐,她在人间惩恶扬善,终于在人间找到了自己梦昧已求的真爱。她也知道这带来的真爱是前世注定的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