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轻小说狐仙本纪

第199章 终章

“小玲!不……赵陈前辈!”弥勒恭敬的点头,只是一眼,弥勒就确定了来人是谁,那无情的眼神,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

“你们各自拿起一根树枝,具体的内容树枝上有记载!”几人连忙振奋起来,从小玲手里拿过树枝,就连昏迷的七宝也被弥勒塞了一根。神奇的是在他们拿过树枝的瞬间,无处不在的吸力变不见了,树枝上还不断的有能量溢出,补充进他们的体内。

菩提老祖轻轻打开手掌,一个能量球在掌心飞快成型,“还记得吗!我就是这样被你打败的!”

赵陈轻推戈薇的背后,戈薇被柔力推向地面,奈落阴狠的看着赵陈,身体向着戈薇飞去。

“你在看哪里!”菩提老祖暴喝一声,双目喷火,身体骤然出现在赵陈的背后,能量球直接命中赵陈的残影,菩提老祖得势不饶人,手中小球继续追击赵陈而去。

赵陈刚从空中现出身形,眼睛猛地一缩,他已经看到眼前的小球,却无力在躲避。

“砰!”

赵陈身形狼狈的被打飞出去,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赵陈轻擦嘴角的血迹,将上半身破碎的衣服撕去。

菩提老祖看着赵陈狼狈的身形,心里却没有丝毫喜悦,面色阴沉的看着赵陈,“你的修为怎么会差了这么多,这只是试探性的攻击,连强横的准圣都不能伤到!”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赵陈重振精神,双眼紧紧的盯着菩提老祖,在计划完成之前,只要拖住菩提老祖就是胜利!。

菩提老祖眼神闪烁的看着赵陈,并没有马上攻击,从刚才的试探来看,赵陈现在只是一具空壳,不仅仅是能量不足,连肉体强度也大幅度下降。

菩提老祖心中不停的掐算着,很快就理出一些头绪,赵陈却不给他继续卜算的机会,修长的手臂,带着点点星光,向着菩提老祖斩去。

菩提老祖闪身避开赵陈的攻击,却被一股无形的波动打中,菩提老祖闷哼一声,大量的灵力爆发出去,将攻上来的赵陈迫开,“你将空间的力量压缩在手臂上,你这样的取巧方式又能坚持到几时,而且我已经找到你的杀手锏!”

菩提老祖的身后忽然出现一个空间门,赵陈神情一愣,眼神变得狠戾起来,大量的灵力聚集在脚底,赵陈的左脚开始崩碎,换来的却是速度的激增,就连菩提老祖也没有反应过来,赵陈已经穿过他的胸膛。

菩提老祖带着诡笑坠入空间门,再次出现时,手中已经多出一个身影。

赵陈缓缓的转身,看着菩提老祖手上的刀刀斋,刀刀斋对着赵陈坚定的点头,赵陈眼中的悲愀一闪而逝,在看时已经平静如水,赵陈手上的动作不减,继续向着菩提老祖冲去。

“速度不错,可惜威力差了点!”菩提老祖即使胸口破出一个大洞,仍然是对着赵陈冷嘲热讽,对于圣人来说,纯粹的物理攻击是没用的,除非是把他的身体全都化为齑粉,在破烂的身体也无法妨碍他实力的发挥,因为圣人早已能量化。

“不对!你想杀人灭口?”菩提老祖惊喝一声,手中的刀刀斋往后一送,另一只手飞快的搭上赵陈的手臂。

“砰!”,“砰!”,“嘣!”

赵陈锋利的空间手臂直接切断了菩提老祖的手掌,菩提老祖断掉的手臂中飞快的长出一条能量手臂,将赵陈的手臂齐根砍断,赵陈一个踉跄,身形暴退,而刀刀斋在两人交手的余波中,认命的闭上眼睛,一道清风拂过,他的身体还有灵魂化作须弥。

“真是心狠啊!对几百年的老朋友一点也不手下留情!”菩提老祖怪笑着说道,双眼死死地看着赵陈,希望可以看出破绽,让他失望的是,赵陈的双眼没有丝毫波动,但他还是不断的试探,“有你的的庇护,我无法窥探到什么,可是啊,在他离开你时,我就在死死地盯着他!”

“通天白玉柱!”

赵陈的神情终于色变,菩提老祖的手中是赵陈吩咐刀刀斋打造的事物,用赵陈自己的骨头打造而成,作用是当赵陈失败时,由赵陈手动指挥白玉柱,让其贯穿地心,跟菩提老祖同归于尽。

“这四颗菩提子映照全球,目的之一就是找出这白玉柱!现在在绝望中挣扎吧,你最大的依仗已经被我化解!”菩提老祖狂笑道,手中拳头撕裂空间,对着赵陈的胸口打去。

“不!是我赢了!这才是我的通天白玉柱,之前的不过是吸引你注意力的诱饵而已!”赵陈轻笑一声,六根白光贯穿地球,渐渐的将四颗菩提子顶开,源源不断的能量被赵陈截胡,向着赵陈涌去。

“给我爆开!”菩提老祖气急败坏,大喝一声,赵陈的胸口忽然炸裂,辉夜姬填补的身体如同炸弹一样,将赵陈炸飞。

“本来想吞噬你时在用这招,但你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我了!”菩提老祖站在赵陈的面前阴狠的说道。

赵陈的嘴里不断喷着血沫,“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溶怪之术是你的手笔,还要接收他吗!”

菩提老祖面露狐疑之色,“你那些仙魂去哪里了?”

“哈哈哈!你反应过来了!我沉睡的这些年,你暗中布置好这一切,我要是跟你相同的布置,会被你杀的连渣都不剩!但是菩提老祖,你始终没有明白,一个人强大的不是他的力量,而是他的内心!”赵陈朝着菩提老祖大吼道。一团魂火在赵陈的额头上升起,如星星之火般,地球各处被一点星火照亮,隐约间能看到他们模糊的身影,哪吒,接引,女娲,所有牺牲的人再次从沉睡中苏醒,这一次他们将迎来最终之战。

菩提老祖看着不断亮起的灵魂之火,忍不住惊惧的后退两步,“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做到让全球的生物一起膜拜你!”

“有个傻女人为我做好了这一切,我只是顺势而为!”赵陈感伤的说道,脑海中响起辉夜姬传来的最后画面,她一人守在召武城的城门,即使血流满地,伤痕累累,她也不成倒下,在她的身后是赵陈建立的召武城,她要守护这片城池,直到赵陈再次归来,然而人力终有时穷,三天三夜后,辉夜姬像是一片落叶飘在地上,溅起一片尘土。

绝望中的人民,力量是无穷大的,当人们看到逐渐包围上来的怪物时,内心无比的期望,那个身影再次站立起来,于是辉夜姬再次复活,从无尽的深渊中迈步而出,耀眼的白光过后,召武城只剩一片狼藉,辉夜姬无力的倒在地上,她亲手摧毁了赵陈建立的召武城,万民祈愿的场景被深深的刻在她的心脏上。

“我未必会输!”菩提老祖不甘的大吼一声,身体的能量像是气球一样膨胀。“无根浮萍!”赵陈摇摇头,对着菩提老祖摇摇一握,菩提老祖像是漏气一样飞快缩水,艰难的开口,“你是无法找到混沌能量的!”

“不,我已经不需要了!”赵陈遗憾的摇头,身体化作光羽分解,“好温暖的光!”正在与戈薇对抗的奈落忽然开口,声音和睦温柔,戈薇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手中的破魔之箭对准光点砸去。

“砰!”

奈落的外壳破碎,露出鬼蜘蛛的身影,鬼蜘蛛不断的呢喃着什么,身体渐渐开始石化,“啪!”石头打开,菩提老祖的身影露了出来,神色复杂的看着戈薇,他这蜉蝣之术是植物系妖怪的天赋神通,连圣人都无法察觉,没想到被一个小姑娘找了出来,菩提老祖任命般闭上眼睛,身体化作粒子消散在空中。

天空中六道光柱终于停歇,他们的使命已经完成,利用自身的天命,使天地所有的生命都能联合起来,然而这样做是有代价的,此刻的他们被耗尽所有的能量,轻轻坠落在地上。

“杀生丸大人!”小玲和邪见关心的跑到杀生丸的面前,作为总枢纽的杀生丸身体不断的碳化,杀生丸眼角瞥向小玲,他早就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只是他有必须做的理由。

“守护吗!”黑暗中,一个人喃喃自语道,杀生丸猛的睁开眼睛,他听到了父亲的声音。

“我一直想不明白,师父你为什么要染我毛,现在我明白了!”随着天生牙和铁碎牙自动飞到空中相交,犬大将的身影浮现出来。从他现身的那一刻开始,光羽在他的身上汇聚,汇聚成一双巨大的白色翅膀,一只哈士奇手持双刀静静的漂浮在空中,全世界的灵魂安静的爬在自己的肉体旁等待着什么,“冥道转生斩!”

巨大的刀气横穿地球,人们的肉体开始充盈,灵魂开始归位,而赵陈的身体开始攀升,【师父!谢谢您!】犬大将默默的看着赵陈,随后身体再次化作两柄刀。

妖灵大圣悲伤的望着天空,所有人都已经复活,唯独少了一个人的身影,【刀刀斋这个混蛋,最后还是被他摆了一道!】妖灵大圣叹息一声,身体逐渐融入地面,与时代树相融合,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戈薇和犬夜叉拉到了一起,“我将自己与时代树相融合,只能支持三个呼吸的功夫,你们好自为之!”

犬夜叉愣愣的看着已经半透明的戈薇,戈薇双眼已经饱含泪水,“赵陈大人关闭了食骨之井,我就要回到我的世界了,犬夜叉!”

犬夜叉沉重的点头,或许对于戈薇来说,现世才是最适合她的归宿,她终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八嘎,犬夜叉是个大笨蛋,我最讨厌犬夜叉了!”

就在这时,戈薇的心底响起桔梗的声音,“三尸转生之法!”一团魂火出现在戈薇的额头,接着是三团较小的魂火,四团魂火围绕着戈薇不停的旋转,戈薇的身体逐渐凝实,戈薇尴尬的站在犬夜叉面前。

赵陈在空中无奈的摇头,他的双眼早已将一切看穿,一切终将是无用功。戈薇留在战国,会将她自己害死,他们俩的命运不该再此交织在一起,换句话就是说戈薇其实是犬夜叉的后人,在这个世界,犬夜叉是找了个很像戈薇的普通姑娘结婚,才有了后续的故事存在,而戈薇现在嫁给犬夜叉,就相当于否定了自己的存在。不过他也不在关注这些,全球范围内终将有一些人没能等到救援就去世,倚靠这些残存的能量,赵陈成功的开启了封神台,他即将回到自己的世界。

“赵陈大人,还是走了啊!”冥利虚弱的躺在云端城堡中,看着天上的赵陈说道,花花在一旁不停的哭泣,冥利也走到了这一步,寿元将尽。

赵陈穿过了一段很长的走廊,眼前白光一闪,赵陈猛地睁开双眼,那是医院的白墙,“医生!医生!我儿子醒了!”赵陈坐起身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掌心,犬夜叉世界发生的一切都历历在目,然而现在他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力量。

“儿子,你昏睡了两年,你终于醒了!”赵陈站在天台上,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母亲的话在他的耳边不时的想起,但是他不信,他几百年的努力修炼,却是一场梦境,所以他现在站在这天台上,为的就是验证一下这个世界的真实。

警铃声响彻城市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