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50章

“所以,是什么事情?”王闰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注意到他们,他才问出口。

“只是一个新来的,而且是鸣将军带来的人,他想到桃安轩值守,可能也是想要立个功吧,你就随便安排一下就可以了。”张志勇说,然后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小块银子。

他可是在做亏本买卖啊,但如果真的楚若修立功了,那他着小块银子还怕拿不回来吗?

本来换人顶替值守不是什么大事,但难就难在,值守的人本该是一等侍卫的,可他们是属于四等侍卫。

其实正常情况下,换岗过来和换岗离开一共要检查两次腰牌的,这中途都过了一个时辰了,况且张志勇还说那人是鸣将军带去兵队的,那帮个忙,也没什么事。

“他人呢?”王闰问。

张志勇回过神来,赶紧不动声色的招了招手,躲在树后的楚若修看到手势,立刻跑了过去。

“出事了,可千万别拉兄弟们下水。”王闰说了一句,然后带着楚若修往桃安轩的宫门走去。

“放心。”楚若修小声的说了句,他不会惹事情,只要,只要知道若见好不好就可以了。

“好了,你就在这里值守吧,半个时辰换一次岗。”王闰交代了一句,然后就走了。

楚若修如愿的成了桃安轩的值守侍卫,可是,他却只能在桃安轩外面把守,进不得里面,妃嫔的寝宫,如果要说是男人的话......除了皇上,估计也就只有太监能进去了吧。

那他,守在这里又有何用呢?现在还是,看不到若见啊......

不过巧了,这个时候,鸣雍从桃安轩里面走出来,可以说是是,鸣雍和方青义算是个特例吧,他们能进桃安轩是因为齐云敬也在桃安轩。

否则,没有皇帝的吩咐,这么一个大男人从妃嫔寝宫明目张胆的走出来,还真是一个死罪呢。

这下,楚若修慌了。

鸣雍是跟着齐云敬还有君儿从王府的地道出来的,皇上有事吩咐他去接应青义,所以才从桃安轩里面走出来。

“鸣将军!”看到鸣雍,是他唯一的希望,就算是,就算是皇上怪罪,就算是杀了他,他也想要试一试,他想,去看看若见。

鸣雍回头,看到楚若修,眉头紧皱,左右看了看,侍卫们都规规矩矩的站着,好像没有什么异常,“你怎么在这里?”

他怎么在这里?他不是把他带到兵队里面去做侍卫了吗?也就这么一会会儿的时间,升到一等侍卫了?

“我,我想见见若见!”楚若修小声的说道。

“不行。”简单的两个字,鸣雍说完以后就转身准备离开了。

“鸣将军,求求你!”楚若修跑着追了上去。

虽然看着他瘦不拉几的,之前也觉得他像个颓废了的废物,但是现在跑起路来,居然还能追上他走路的脚步。

鸣雍无奈的停了下来,毕竟是怜嫔娘娘的亲哥哥,也是她带到宫里来的,可能,怜嫔娘娘也不是特别的讨厌他,不然也不会将他留在皇宫了。

没有办法,鸣雍也不好太过对他冷淡。

“这都什么时辰了?你心里没点数吗?”鸣雍生平第一次跟一个不算是太熟悉的人说这么多话,原因就是因为他是怜嫔娘娘的哥哥。

“我只想知道若见她好不好,是不是伤得很严重,是受伤了吗?还是怎么了?”一连串的问题,要不是看到鸣雍的眉头越皱越紧,楚若修还能一口气再多问几个。

“娘娘已经没事了,你快回去吧。”没有发火,也没有置之不理,鸣雍回答了一句就离开了。

走到一半,鸣雍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楚若修落寞的身影看向桃安轩的方向,收回视线,鸣雍快步离开了此地。

天,渐渐的亮了起来。

桃安轩主屋里的大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个人,一个还在沉睡,一个一夜未眠,未眠,只为了感受她浅浅的呼吸,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还在。

桃安轩的宫门口,陆嬷嬷正好带着两个小宫女给君儿和兮儿送早膳,在门口,碰到了一大早就等候在宫门口的齐雨萝。

“和安公主。”陆嬷嬷行了礼,抬头就看见齐雨萝一脸的担忧。

“嬷嬷,若见没事吧?”齐雨萝像是找到了一个惊喜,拉着陆嬷嬷就开始问,“现在怎么样了?她醒了吗?我可以进去看看她吗?”

“公主莫急。”

陆嬷嬷这把老骨头都快被她集散了,尴尬的笑了笑,“娘娘没事了,有孝愉公主在,娘娘怎么会有事呢?不过现在可能还没有醒来,要不公主进来吃个早膳吧?”

早膳?她哪里还有心情吃早膳啊!!!不看到若见,她一整天都是提心吊胆的!!!!

“不如,就吃个早膳,慢慢的等好了,现在着急也是没有用的,人可能还没醒来,只要平安无事就好了。”后面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回头一看,居然是赤云炆,齐雨萝一惊,猜不到他怎么会来桃安轩呢。

“怜嫔娘娘是在朕与你的婚礼上被人所害,朕来看看也是常理之事,你们不用这么惊讶的。”不等人邀请,他居然直接跨进了桃安轩的宫门。

“陛下,还请到庭院里等候。”陆嬷嬷转过身去,迎了过去,恭敬的笑了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老奴这就吩咐给您和和安公主准备早膳。”

“嗯。”赤云炆嗯了一声,顺着陆嬷嬷手势的方向走了过去,正好有一个小亭子,他就顺势坐到了亭子里面的圆桌旁。

“皇上,你......”齐雨萝愣了愣,然后小跑着过去跟他一起在亭子里面等候。

难道,是真的因为她,他才陪她来看看若见的吗?昨天夜里他见她伤心难过,才问她怎么了,她如实说是因为若见,然后他就说今天会陪她来看看,回野梅国的时间可以改为午后。

如果真的是这样,是不是说明,他的心里是在为她着想?

在这么无助的时刻,齐雨萝心里升起了一股暖意。

可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吧,赤云炆从粉红和雪丫头那里早就知道了她的情况,所以他才能表现得镇定一点。

而且......正好顺着她的意思,有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可以来看看若见。

齐云敬从主屋里走出来的时候,方青义就等候在主屋的大门口。

“皇上,张孺壹和群臣正在大殿等着您早朝,至今还没走,说是今天一定要见到您。”方青义说到。

其实这个情况齐云敬早就猜到了,张敏瑜昨天被关押,今天一早就开始做准备了,这是要提前跟他撕破脸皮了吗?

“还有......”方青义有些犹豫,但是想了想,还是说了,“赤云炆和和安公主正等候在庭院里,说是想来看看娘娘的情况。”

“让他们等着吧。”简单的一句话,齐云敬说完之后直接从侧门离开了,没有经过庭院。

出了桃安轩,鸣雍就等候在不远处,见齐云敬来了,鸣雍走了过去,“皇上,属下已经安排好了,他随时可以出场!”

“嗯。”齐云敬嗯了一声,三人的身影往金銮殿走去。

路过桃安轩大门口的时候,鸣雍还特地多注意了一下,果然在不远处看到了楚若修的身影,他算是被他折服了,这人怎么这么倔强!

“皇上。”

鸣雍看向楚若修的位置,说道:“楚若修还在那里,其实他昨天就过来等着了,说是想见怜嫔娘娘。”

齐云敬突然停下了脚步,往那边看去,好像楚若修也看到了他们。

楚若修赶紧往这边跑来,用侍卫的礼仪行礼,“皇上!属下,属下想见见怜嫔娘娘!”

“你确定你的出现不会引起她的反感吗?”齐云敬皱眉,声音低沉的问道。

“我发誓,我就远远的看她一眼就好,我只想看看她还好吗,我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真的,绝对不会出现。”楚若修赶紧说出自己的意思,就生怕齐云敬会拒绝。

齐云敬不想理他,正准备走,可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嗯了一声,楚若修一惊,脸上渐渐露出了笑意。

皇上这是答应了吗?

“朕可以让你去见见若见。”齐云敬说。

可是楚若修似乎感觉到他会给他出一个难题,脸上的笑意也渐渐弱了下去,但是他一定要去见若见的。

“只是,现在赤云炆在桃安轩,如果,你能拦住他去见若见,朕就让你去见,无论你用什么办法。”说完,齐云敬就离开了。

楚若修站起来,捏了捏拳头,赤云炆,他们也算是老朋友了。

走得远了,一路都很安静,齐云敬突然开口问,“你们就不好奇朕为什么要这么为难他么?”

鸣雍和方青义没有回话,其实他们两个人的性格,齐云敬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他说的话吩咐的事,他们都会去办去处理,从来不会多问多说,犹如他的左右手。

而现在,他却主动去问他们,那就证明他的心里已经乱了,此时,不过是想要找一点话源罢了,因为,他担心受怕了一夜,到现在都没有休息,等会还要和张孺壹周旋。

一连串的事情,他真的有点累了,这个位置,给若见带来了伤害,给自己带来了麻烦,他想要的,也不过是和她厮守一生罢了。

上一章第149章
下一章第151章
同类热门
  • 情字绝穿越成瘾情字绝穿越成瘾显纪|古言冥界大殿上,一血衣女子大叫到;‘表哥为什么我进不了轮回门’,只见大殿上一男子似乎早就预料到一般,淡淡的说到;那是因为你前身所欠的怨念太中,你必须得回到你所欠之人魂魄现存的地点,时间,阻止她们再次被伤害,否则当她们回归地界时她们生的怨念将使你无法成仙,听了这些那女子无奈的说;‘表哥,勿笙明白了,可是我将怎样到那里立足‘,那男子笑了笑不语。深夜,某处宅子上空一阵紫光
  • 祸水佳人覆天下祸水佳人覆天下仙落卿怀.QD|古言她自称是呆然又爱神游的官家小姐,怎知,寄人与篱下,祸从天上来!他们的皇帝老叔利用权势,逼臣嫁女。或许是她那呆然的性格总让人觉得好被欺负,所以她的叔叔一脚将她踹入了侯爷府,成为了令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侯爷夫人。虽然他们是名义上未婚夫妻,但没事干吗总爱和她对着干,害她生平首次尝到阴沟里翻船的滋味,望着一番心血几乎差点付诸东流,让她忍不住对天大吼,要想成为她的夫,那可得先将他的性格练成和她一样……
  • 高冷王爷逗比妃:咱等着瞧高冷王爷逗比妃:咱等着瞧陌九沁|古言一场坑爹的穿越使夏梦锦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没有的王国-琉璃国当逗比王妃遇到高冷王爷时他们之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又会发生什么样的逗比事情…尽请期待吧!
  • 诗换花诗换花九鬼姑凉|古言“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恋君兮君不知。”女子站在桥边,浅浅低吟。忽地,下起了雨。男子奔来,撑起伞:“姑娘下雨了,容小生送你回家吧。”女子微微一笑:“小女子在此谢过公子。”这一遇,便是一辈子了……
  • 到古代找个好老公到古代找个好老公天远大|古言都市彪悍大龄剩女一心只想找个英俊多金还宠妻如命的好老公,无奈二十九岁过去了,依旧孑然一身。一朝穿成古代神力小萝利,没有相公不要紧,满地都是无人要的小萝卜头,捡几个回来养。某人过着种田养家奔小康的美梦,却实际上是带着一群孩子,艰难度日。数着身后的一二三四五个小萝卜头某人头疼的想,什么时候相公才长大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盛世帝宠:懒妃倾城盛世帝宠:懒妃倾城ioshy|古言自打我进宫以来,就独得帝王恩宠,我告诉王要雨露均沾,可王他就是不听,就宠我就宠我就宠我~众臣黑线:娘娘,后宫就您一个,您让王他沾哪?女主可逗比可冷血嗜杀可小白可腹黑可攻可受,男主清冷高贵杀伐果断,唯独对女主独宠温润如玉。
  • 殇绝决殇绝决慕烨云馨|古言她是21世纪的金牌特工,一朝穿越至历史上毫无记载的煊铖国。嗜血冷酷,成为‘幽京’的幕后掌控者,在外人称“冰叶”。他是南诏国的太子,外表玩世不恭,却深藏不露。淡漠一切,却宠她如命。--“能不能不要这么护短?我男颜吃醋了。”她放软语气说道。他邪魅一笑,“这个,真不行!”
  • 护短萌妻:谁敢欺负我相公护短萌妻:谁敢欺负我相公可乐丫|古言叶小小,吃货穿越迷一枚。穿越成新嫁娘?不怕,有吃就行。嫁了一个傻王爷?不怕,有吃就行。有人欺负我相公?没事!看姐,七十二变,爆你菊花。凌墨寒,痴傻王爷一枚。是不是真傻就不得而知了。“王妃,有人火烧厨房”“靠,带领全府的人,去他家吃饭”。。“王妃有人欺负王爷”“走,带上全府的侍卫灭了他”。。。
  • 倾城长公主倾城长公主悠悠小狼|古言她原本以为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乱世重生为一国长公主,男宠无数、帅哥随意挑,却不想,为救亲人,嫁入牢笼。一场江山争夺,一曲恩怨情仇,谁丢了谁的心?谁欠了谁的情?明知这爱恋是天堂亦是地狱,却宁愿飞蛾扑火,粉身碎骨。。。
  • 破封之路:妖孽王爷缠上身破封之路:妖孽王爷缠上身流炎若火|古言【已弃坑,请勿跳坑!】她,是21世纪的的孤儿,一家造满门追杀;他,是东晋国最尊贵的王爷,冷漠残酷有洁癖;她却只能和自己最信任的狐一起自爆而亡。在异界再一次重生的她,却被世人评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废材。居然连一个小小的奴才也敢欺负她,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她,身体中有着一个巨大的封印,到底是封印着什么?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这个妖孽就一直这么不要脸地缠上来。在这个与前世完全不同的世界,走出一条她自己的破封之路!看她如何手持帝焱之九尾炎狐闯天下!破解身世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