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8章

“不给她点颜色瞧,她是不会说真话的,依君儿看,张敏瑜也该扒皮灌水银。”君儿唇角扬起一抹微笑,根本没有一点小孩子该有的畏惧。

听到他这么说,齐云敬也弯起了嘴角,哼笑了一声,似觉得自己的儿子果真是不一样的,也就只有君儿,随了他。

“一国之君,是威严的代表,是明智的证明,岂能是听凭三言两语就定罪的,若真如此,整个国家都将沦陷。”在冰冷的石道间,他们的脚步声异常的清晰。

“君儿明白。”君儿点了点头。

地牢的门是铁门,铁链取下来的声音是那么的刺耳,许嬷嬷在后面被侍卫带了过来,一路上都鬼哭狼嚎的。

“皇上!老奴都说,老奴什么都说!”还没等到被架在木桩上,许嬷嬷已经挣脱了侍卫跪在地上磕头应声。

“晚了,朕的时间是很有限的。”齐云敬没有听,等侍卫搬来了椅子,这才慢慢的抱着君儿坐了上去,看向地上的许嬷嬷。

“皇上听奴婢说,皇上!”许嬷嬷浑身发着抖,看到侍卫手里的尖刀和一盆水银,许嬷嬷哽咽了一下。

“老奴在宫中也是生活了几十年的,在礼部,接触的官员,见过的官家世道也不少的。瑜贵妃!这一次是瑜贵妃做的,但是柳妃也的确是插了一脚,再则!老奴还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老奴把所有的都告诉皇上,还请皇上饶了老奴一命。”

“秘密?说来听听,朕会考虑。”齐云敬来了兴趣,很想知道许嬷嬷嘴里的秘密是什么。

“老奴之所以和张家有来往,是因为张家的管家是老奴的旧相识。做了礼部的管事嬷嬷,也是因为靠了张家,但是此后,老奴为张家做了不少的事情!通过礼部,老奴偷看过鲍大人那里的接待诏书,能够第一时间知道谁要来齐国,亦或者是谁要离开齐国!而且,前不久!张将军和江文江大人有过来往,并且还让老奴拿了礼部的通关文牒,然后联系上了犹国,趁亲礼节之际,有犹国的人混进了皇城,张家要反,因为老奴送张家嬷嬷进宫的时候听到,他们欲要让丽妃的孩子......”

齐云敬眉头轻蹙,不知道在想什么。

可他惊讶的是,到现在才开始忍不住了么?他还以为,张孺壹会再等等!看来,他要提前让风镇海出关了。

“皇上,皇贵妃还在等候。”方青义走了过来,小声提醒着。

“让她回去吧。”已经不需要问话了,齐云敬站起身,看了许嬷嬷一眼,然后带着君儿离开了。

“皇上饶命啊!”许嬷嬷还在后面大叫着。

方青义跟侍卫使了使眼色,侍卫明白了意思,把许嬷嬷关进了一间牢房里。

“放张敏瑜回去,朕突然觉得她还有点用处,再多给她几天的活命机会。”齐云敬挥了挥手,和君儿离开了宗令府。

“父皇会怎么处置张家?”上了马车,君儿问道。

“当然是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不然以后君儿的路就会很难走,父皇会帮你排除一切的。”齐云敬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当皇帝很厉害吗?为什么这么多人想要当皇帝?可是君儿看父皇,似乎每天都很累。”

齐云敬轻笑了两声,“皇帝,是一国的依托,同时,也是一国的统领着,至高无上,权力无边,但身上背负的责任,也是无际无边的。”

“那,父皇把这件事情交给君儿处理,君儿日后就可以帮父皇了,这样就不会很累了不是?母亲马上就要生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如果父皇可以多一点时间陪她,母亲肯定会很开心的。”君儿说。

“真是好孩子,不过......君儿对这些事情还不是很明白,父皇会慢慢教你的。”孩子始终是孩子,虽然君儿机智过人,但对于他来说,还是舍不得让他接触这些事情。

毕竟,他还小,可那些老狐狸都是身经久战的。

“父皇是不是觉得君儿年纪小,其实父皇不了解我和妹妹,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君儿都懂的!”他不是懵懂的小孩子,从学习武的那天起,他就跑遍了江湖。

“是吗?君儿要答应父皇,今天的事情可不能让母亲知道。”马车渐渐的驶进了皇宫,轻车熟路的到了宣武门,下了马车,改为坐歩撵,去往桃安轩。

桃安轩的灯火暗了些,大概是兮儿也已经歇下了。

“皇上,王爷。”把守在桃安轩的侍卫见他们回来,行了礼。

齐云敬挥了挥手,然后牵着君儿的手进了桃安轩。

主屋门前,梨香和粉红还有雪丫头都站在门口候着,可能风若见完全好起来之前,她们都得轮流守夜。

“已经睡下了吗?”齐云敬问道。

三人身子一顿,福了福身,梨香应声:“娘娘和公主都睡下了。”

“嗯。”齐云敬嗯了一声,然后和君儿进房间去看了一眼,不过很快,他就牵着君儿的手通过桃安轩的密道回了王府。

刚出密道,鸣雍就等候在书房的门外。

打开门的时候,君儿惊讶的看着鸣雍,明明,他一直和父皇在一起,之前还让他去办事,可是他居然知道父皇一定会来这里,难道这就是默契配合了多年的关系吗?

“王爷。”鸣雍走了过来,先是行了礼,然后唤住了君儿,“驿站的那些人都休息了,没有一人提出过离开,但是明天都会离开。”

“嗯。”君儿嗯了一声。

齐云敬笑了笑,君儿做过什么,鸣雍早就通知他了,所以他才会那么放心的带着君儿去宗令府,至少,这个孩子,他没有太多的担心。

“皇上,和安公主先前跑到桃安轩要见娘娘,陆嬷嬷劝她回去了,可是公主说明天她就要走了,想要见娘娘一面,所以赤云炆将启程的时间改到了明天午后。”明知道,赤云炆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听从别人安排的,可是这一次和安公主刚好说到了他的痛楚上,最想见娘娘一面的,应该是他吧。

“她要见,就让她见,只要不打扰到溪谷休息。”齐云敬,又何尝不知道赤云炆的小心思呢?不过昨天他没有出现,让那些小喽啰传递消息,赤云炆能够忍到这个地步,他该高兴呢,还是要继续提高警惕呢?

“太后那里......”鸣雍突然想到了一个头疼的事情,尽管太后有的时候的确是不太喜欢娘娘,但是现在娘娘可不是一个人,为了那孩子,太后也变得紧张了起来。

“如实禀报就行。”说完,齐云敬到了花园,和君儿坐在了亭子里面,“把风镇海带来。”

“舅舅!”君儿眼尖的看到了小路上站着的那个人,月光下,拿着一本书正准备回房间的风翊。

“君儿。”风翊回过头去,露出了笑意,看到一个小身影向他跑来。

“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

风翊微微一抬头,看到了亭子里面的齐云敬,但是却没有看到兮儿和风若见的身影,不禁担心的问道:“母亲和妹妹呢?”

君儿酝酿了一下,有的事情不能说的,他也是害怕舅舅会担心,更何况,母亲已经没事了,师傅来了,绝对是不会让母亲有事的。

“今天参加婚礼去了,母亲和妹妹都累了,她们睡着了,我和父皇才有时间出来的。”君儿笑着说道。

风翊再次露出了笑意,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君儿也是个小孩子罢了,这么晚了,应该睡觉才对,这样才利于长高长大。”

“可是君儿想跟父皇一起。”君儿伸手指了指亭子里的人。

风翊只是笑了笑,并未说什么,然后牵着他的手向亭子走去,跟齐云敬打了个招呼,“皇上。”

“兮儿不是交代过你让你早点休息的吗,这都什么时辰了?”虽然他对无关紧要的人不是特别的在意,但是兮儿经常提起,他也被迫听了不少关于风翊的事情,主要还是,溪谷对他很在乎,那他怎么会让她为难呢。

“说起来,被兮儿管得死死的,身为舅舅,有的时候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些无奈。”他现在已经恢复得很好了,多亏了兮儿,不过这样的晚睡,也不是特别多,只是今晚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哪里都不舒服,所以才出来走走的。

齐云敬没有回答,风翊看了看花园里,没有侍卫,好像就只有他和君儿两个人,“皇上这个时候回王府是有什么事情吗?”

“嗯,朕要见风镇海。”说完,齐云敬有些不悦了,他这是在跟风翊话家常吗?对于他的提问,他居然还认真的回答起来了。

“父亲?”风翊微微蹙眉,似乎感觉到了不安。

这时,鸣雍已经把风镇海带了过来,不出兮儿的意料,风镇海果然站起来了,不过风镇海现在走起路来还有些跛,除了样子难看了一点,似乎能够正常行走已经是极限了。

“翊儿。”风镇海看到风翊,脸上居然奇迹般的露出了笑意,可是风翊怎么会和齐云敬一起在亭子里面?难道,他也打算让翊儿参与这件事情吗?

上一章第147章
下一章第149章
同类热门
  • 挥墨江山挥墨江山殊玉|古言穿越而来的展玉因缘巧合之下被沈桓救下,因此认识了红娘,沈桓看中了展玉的脸,威逼利诱使展玉为自己办事,并对她下了毒,展玉不得已担任卧底角色接近沈桓之弟沈天殊,发现他正是在凝香阁为她解围的男子,由此成了一对欢喜冤家。【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梦醉华生:丫鬟要上天梦醉华生:丫鬟要上天瓶姐|古言什么?权势滔天的丞相之女居然沦为丫鬟,还捕获了异国帝王的心?因为,上一世她的心千疮百孔,所以,这一世她再也不会向命运屈服。“皇上,奴婢给你剥橘子怎么样?”易禾悝狗腿的拿起橘子。“橘子哪有你好吃?”万倾抱起易禾悝走向龙榻。“给朕生个儿子?”“不要,不要啊!”
  • 风花雪月,空空罢了风花雪月,空空罢了凉情公子|古言风花雪月,惹人羡慕,最后回头发现,不过是空空一片……她是千年不死的雪山一脉的最后一人,生活没有追求,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但是她遇到了她这一生中的一个巨大转折点——裴翼珂。是这个小正太让她重拾生活的希望,可是他的父亲居然是当年她唯一一个朋友的血脉延续。九百多岁的差距,能否跨越?可当他知道她的身份后为什么一切都变了?他拿起她送给他的剑,亲手将她送入万劫不复的地域……
  • 本宫玩转高科技本宫玩转高科技雷佳|古言在现代坐拥千万粉丝的顶级网红苏映雪,穿越到一个虽然周边一切事物都是现代化的设施,但却依旧保留有封建制度的古代国家,成为这个国家后宫里的一个小小正八品采女。 且看苏映雪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待遇,利用自己多年的网红经验,如何在后宫里边玩转各种高科技,与后宫的娘娘们斗法,独得圣恩宠幸。
  • 君心如镜暖如阳君心如镜暖如阳骷梦|古言他是北国消失三年的战神北君华,一朝外出救下林中奄奄一息的女子。女子穿着西域的服装脚上竟然戴着摄魂铃,更让北君华想不到的是女孩醒来过后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而且竟然还是“哑巴”一场拍卖女孩成了他复仇的棋子。他是北国的皇上北君心,明知道他自己的亲大哥是为了报仇他只能任由他去。他是北国的乐师北君娄,一首曲子让他和她的命运紧紧的联系到了一起。他是北国的三王爷北君无,一生逍遥不问名于利却为了她去争夺天下。终于有一天关于隐世神族的事情大白于天下。是天下人的悲哀?或许也是神族人类的悲哀。
  • 周家有女名晓渔周家有女名晓渔轻舟移梦|古言周晓渔,作为一个特工,为了完成任务居然莫名其妙的穿越了?而且还先后遇见了各种男主:商人、皇上、王爷,为什么前男友也跟着来了?且看穿越女如何在古代生活~
  • 农门贵女:李家大郎娶小妻农门贵女:李家大郎娶小妻爱无边|古言本文一生一世一双人。前期在农村,后期男主加官进爵入京城。男女主身世都有大秘密。现代女子病逝莫名重生到了古代7岁乡村女娃娃身上。不过好在爹疼娘爱,整天过得跟千金小姐一般,更有独宠自己的青梅竹马未来夫君,钟安然小姐满意极了。只是人生似乎从来都不会一帆风顺,瞧!这不就是看自己太悠闲来添乱来了嘛! 李家闺女,向家小姐,这些都是眼馋自己未来夫君的,虽然自己还不是真的确定以后会嫁给未来夫君,但是夫君如此优秀,就是容不得你们惦记。我赶~ 苦熬多年,未来夫君李书凡终于封官拜爵,不想却牵扯出其厉害身世。钟安然无语望天,我吃饱喝足长肉肉的好日子你不要走啊~ 只是上天觉得待她还是不够好,原来她自己身世也不简单。钟安然再次无语望天~我想回农村~回农村~回农村~ 李书凡大手一捞把她捞进怀里就急急进了屋:回什么农村,你如今已经长大,还是尽快给我生个继承人吧!李书凡:还好我下手快准狠,不然小媳妇早就被别路的狗崽子叼走了~ 已经受到打击的各位女主倾慕者:都已经输给你了,为什么连个狼崽子都不给?狗崽子好怂的~ 李书凡大门一关,不理他们,从此女主过上了吃饱喝足生包子的不归路~
  • 阁主万安阁主万安墨忆安|古言金戈铁马不如一壶甜茶, 西风瘦马不如平瘫在家, 那么懒的姑娘谁呀? 风蔚阁主,顾绝兮。
  • 爆萌公主高冷皇帝求扑倒爆萌公主高冷皇帝求扑倒夏日浅夜|古言精灵古怪的她遇到了高冷的他,第一次见面打了他。第二次见面绑了他,但偷鸡不成蚀把米被他按在床上说:“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某女的脸全黑了,“迫不及待你个头!”一道和亲的旨意绑在一起。他们又会如何呢?小剧场:某男:“灵儿,我们有一千年的缘分我们是不是应该……”满脸狡黠,某女:“我们是应该……但……”还未来及把话说完就被扑倒。
  • 碎月之莲碎月之莲梦月精灵|古言末世降临,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为爱痴狂,需找生命中的她们何静没有什么远大的志向她只想安安静静的拥有三千后宫佳丽不要和她抢,性别不同怎么恋爱、当世俗无法束缚人类是,一切都将回归于零